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十章 来自柴村的威胁

楚枫等人也为外出狩猎的叔辈们担忧,因为荒脉深『处』发生了未知的变故,使得那片地域的走兽与飞禽全都冲向了外围,这股兽『潮』不知道会波及多广的地域。

倘若外出狩猎的叔辈们遇到了兽『潮』,那将是无法想象的灾难,肯定会有伤亡。楚枫在渊龙古村四年,虽然前两年都是在昏『迷』中度过,但对于村中的人也有着深厚的感『情』,将他们当做了亲人看待。

一群人在这片水泽之地寻找,很快就发现了出口,这条出口同样是一片峡谷,连接到村子后方的山脉之下。峡谷中,几道大瀑布飞流直下,如银河倾斜,壮阔无比。

楚枫他们没敢耽搁,离开村子已经大半『日』,而今太『阳』都要下山了,村长等人肯定非常担忧,说不定会外出寻找。而村外并不安全,因为荒脉深『处』发生的变故,一些猛兽很有可能来到了村子周围。

峡谷连通着龙渊禁地,自古以来都没有猛兽出没,峡谷中只有瀑布的冲击声,除此之外一片静谧,非常安全。

楚枫等人顺利无阻,很快就出了这条峡谷,远远地看到了地理位置较低的渊龙古村。村中人头攒动,大部分的村民都聚集在村子中央的空地上。

由于距离太远,起码有数里,二虎子与鼻涕娃等人无法看清。可是楚枫的血脉复苏,目力过人,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也能看个大概,隐隐觉得村中出事了!

“我好像看到叔叔婶婶们都围在村子中央的空地上呀,他们在干什么呢?”

鼻涕娃惊叫,道:“呀,不会是找不到我们,全村的人都准备外出找我们吧?”

“我们赶紧回去,村子多半是出事了!”楚枫心中一突,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扛起李狗子,健步如飞,一个疾冲就是七八米,瞬间远去。

二虎子、二愣子、鼻涕娃等人听到这话,顿时就急了,拔腿狂奔,恨不得生出翅膀,立刻飞回去。

数里的距离,对于一群『肉』身素质强大的孩子来说并不算远,不过片刻时间就到了村子外,远远看到村民围成一圈,其中还传来妇人的哭泣声,这让楚枫等人的心猛然一沉。

“大姐,不用担心,你家汉子没有生命危险,修养十天半月便可痊愈。”

“娘!”楚枫刚到村口便听到了楚芸汐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他几乎是瞬间便冲了过去,那速度如猎豹在疾冲,快得让人眼花。

“楚枫!”村长等人转身望来,当看到楚枫与二虎子等人安然回来后,重重松了口气,以责怪的口气,道:“你们这群小子,跑哪里去了?如今荒脉深『处』发生巨变,村外充满了危险,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凶禽猛兽,以后不许乱跑!”

“村长,我们……”楚枫张了张嘴,让村长等人担忧,心中不免有些自责。刚想开口回答,却突然看到了人群中躺在虎易怀中的鼻涕娃他爹,身上全是血。在其小腹与右『胸』『处』有两个触目心惊的血『洞』,一看就知道是被铁矛所『洞』穿。

QuanBen5(cOM)【全本网】

“爹!你怎么了,爹!”透过人群的缝隙,鼻涕娃也看到了这一幕,眼睛顿时就红了,扒开人群冲了上去,趴在他爹的身边大哭起来。

“哭个『屁』!荒域男儿,流血不流泪,况且老子还没死呢!”鼻涕娃他爹虽然身受重伤,但依旧彪悍,道:“赶紧把眼泪给给老子擦干了,这点伤算个『屁』,十天半月后照样生龙活虎,到时候干死柴村那群狗娘养的!”

“爹……你都这样了还吹牛,呜呜……”鼻涕娃一把鼻涕一把泪,全都抹在了他爹的手臂上,这样的画面加上他所说的话让在场的人忍不住眼角抽搐。

楚枫与虎子等人没有说话,眼神逐渐冷冽,寒芒乍现,心中怒火滔天,双拳捏得喀喀声响。

渊龙古村与柴村相邻,距离不足六十里,这些年来因为猎物的事『情』没少发生冲突。两年前,柴村的青壮年埋伏在划分的狩猎边界,偷袭了村中的狩猎队伍,当时数人受伤。

那件事『情』,后来在柴村村长的赔礼道歉下化解了,而今他们竟然又一次出手,实在让村中的人们愤怒无比。

“虎易,你将鼻涕娃他爹背回去修养吧,这件事『情』你们切不可莽撞,否则我们将有大麻烦!”村长深深一叹,满脸悲愤,虽然心有怒火,可却也无奈。

“村长,这口气我虎易咽不下,那小崽子差点要了鼻涕娃他爹的命,而且还将我们的猎物全都抢走,当真以为我们村子好欺负吗?”虎易脸『色』铁青,牙齿咬得咯咯声响。当时要不是因为鼻涕娃他爹的伤势太重,必须尽快回村医治,他肯定会带着众人与柴村那群家伙大干一场。

“哎,如果只是柴村也就罢了,可是这背后还有李村的身影,最重要的是那个叫柴狼的少年是黎山部族看中的人才……”村长叹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像是苍老了十岁。

话落,村长又道:“好在鼻涕娃他爹并无生命危险,倘若柴村的人不再做更过分的事『情』,便就此作罢吧。若他们是在太过分,我们就狠狠反击,即便有黎山部族撑腰,也不能再三践踏我们的尊严!”

听到这话,虎易等人默默低下了头,一个个热血汉子的眼睛全都红了。同伴被人重伤,猎物被人所抢,却不能作为,这是一种耻辱!

可是,为了全村人的安全,却不得不息事宁人,尽量避免与柴村的人发生的冲突。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就连村中的妇人与孩子都满腔怒火,却又无可奈何。

“哎,形势比人强,谁叫柴村出了一位天才呢,周围的村子没有人能比得上那个叫做柴狼的少年啊……”村中一名老人深深叹息。

“谁说没有人比得上柴狼,他的潜力再大能比得过楚枫

吗?再过一段时间,楚枫肯定能轻易镇压那个家伙,到时候什么天才都只能被踩在脚下!”二虎子紧紧攥着拳头,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那个叫做柴狼的家伙撕成碎片。

“楚枫?”

众人听到二虎子的话,“唰”的将目光投向楚枫,脑海中立时就浮现出了先前他扛着李狗子飞奔而来的画面,心中猛然一跳。

“楚枫……你的身『体』……”村长那浑浊的老眼充满炽热,紧紧盯着站在楚芸汐旁边的楚枫,道:“孩子,难道你的血脉复苏了吗?”

不但是村长的眼神炽热,村中所有人的眼神都充满了炽热。世代生活在渊龙古村,通过祖辈传下来的的一些秘密,他们知道这个世上有太初真龙『体』的存在。

当年楚芸汐带着重伤的楚枫来到这里的时候,老村长就看出来了。身为渊龙古村的村长,他对龙血传承者有特殊的感应。

太初真龙『体』啊,这意味这什么?

村中的人虽然不了解这种血脉到底拥有怎样的威能与潜力,可是却也知道那是传说中的古老『体』质,定然强大无匹。若是楚枫的血脉复苏了,对于渊龙古村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喜讯,因为将来村中很有可能会走出一位极其强大的人物。

所有人都看着楚枫,充满了期待,就连他的母亲楚芸汐也睁着美眸看着他。

被这么多的目光注视,楚枫有些不自在地挠了挠后脑,而后从二愣子的怀中将血鹰卵拿了过来,道:“村长您不是问我们去哪儿了吗?前几月鼻涕娃他们在村外二十里的悬崖上发现了血鹰巢,今天我们趁着血鹰不在的时候将血鹰卵带回来了一枚。”

说到这里,楚枫有些懊恼地抓了抓头发,道:“可惜当时血鹰发现了我们,所以只来得及带走一枚鹰卵,还有一枚在鹰巢中,太可惜了……”

“这……是血鹰卵?!”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睁大了眼睛看着楚枫手中那颗头颅大的灰『色』蛋卵,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生活在荒域中,血鹰是怎样的凶禽谁都知道,敢去掏它的鸟窝,这比虎口夺食还要危险,简直太疯狂了。

楚枫将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听得老村长等人心惊胆跳。当听楚枫说到龙渊禁地的时候,老村长才明白楚枫的血脉为何能复苏了。

“这枚血鹰卵对于我们村子来说简直就是无价之宝,不过更重要的是你这娃,将来肯定能走出这个小地方,前往那些古『国』,威震荒域。”

“孩子,赶紧让我们看看你现在有多大的力量!”老村长『激』动得胡须都在颤抖,迫不及待要楚枫展示一番。

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楚枫单手抓起一个比圆桌还大的石墩,手臂轻轻一震,石墩离地而起,一下子被他举过了头顶,而且他脸不红气不喘,轻松而随意。

“这……”

众人震撼,就连楚芸汐的眼中都露出震惊与『激』动。而今的楚枫只有炼『体』秘境第二重顶峰,却能单手轻松举起五千多斤的石墩,足以比得上炼『体』秘境第三重的人了。

五千多斤的石墩,单手举过头顶,在血脉复苏之前,楚枫连想都不敢想,而今却轻松做到了。他举着石墩在村子中央迈步,每一步落下都让大地震动,隆隆声响,地面出现一个个浅浅的脚印。

“好!好啊!”

“神力,真是神力啊!”

村民们齐齐称赞,这等神力实在是太惊人了,要知道楚枫才炼『体』秘境二重天而已。若是将来修炼到炼『体』秘境第五重,单臂肯定能达到一万五千斤力,这可是自古以来都少有人能达到的高度。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