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十三章 神秘的白玉坠

楚枫犹如人形蛮兽,一冲十几米高,落地后如万钧震击,大片的地面都在脚下摇颤。好在此刻是深夜时分,大家都在熟睡中,否则定会被这样的动静所惊醒。

力量暴增的感觉让楚枫非常受用,他想要仰天长啸,一吐两年多以来压抑的『情』绪。

“苦尽甘来,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血脉复苏后,自身的潜力让楚枫震惊与兴奋,从炼『体』秘境二重顶峰突破到第三重,单臂至少增加了三千斤以上的力量,他觉得自己可以力拔山河!

“吼吼……”

突然,村外的林中传来低沉的咆哮声,楚枫猛然转身,虽然是在黑夜里,但是借着淡淡的月华,他看到了一头『体』型庞大的『独』角犀,正以凶狠的目光远远地注视着自己。

那是一头银灰『色』的『独』角犀,被楚枫弄出的动静惊醒。其『体』型比大象还要庞大,尤其那一根『独』角,锋利而尖长,在月华下闪烁冰冷的寒光,让人望而生畏。

“想不到已有猛兽来到村外了,正好拿来试手!”楚枫锁定那头巨大的『独』角犀,眼神充满了自信,露在空气中的上半身肌肤闪烁淡淡的宝辉,肌『肉』微微蠕动,便有闷雷般的声音响起。

“吼……”

『独』角犀似乎感觉到了楚枫的敌意,眼神更加凶狠了,巨大的犀牛脚开始在地上有节奏地蹬动,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这个时候,楚枫突然动了,迈步疾冲,如猎豹似的,眨眼就冲出了村外,直逼『独』角犀而去,其速度之快,带起一阵阵呜呜风声。

『独』角犀瞬间狂暴,庞大身『体』直冲楚枫而来,四脚踏在大地上,山动地摇,四方的古树哗啦啦摇动,落叶纷纷。

“轰!”

『独』角犀蛮力巨大,朝着楚枫直线冲撞,一路上数棵古树折断,满天碎木飞射,一片狼藉。那闪烁冰冷光泽的『独』角,宛如一根尖锥,在月华下泛动寒光,让人心悸。

『独』角犀的『体』型虽然庞大,可是冲刺的速度却一点也不迟缓,反而非常快速,眨眼间就冲到了楚枫的面前,眼看就要发生正面对碰。

面对这么一个『体』型庞大的家伙,楚枫自然不会傻到与它正面『硬』撼。就在与『独』角犀即将撞在一起的时候,楚枫运力于双脚,电射而出,如一支离弦的箭矢,瞬间冲到了『独』角犀的肚子下面,双手猛然抱住其右腿。

“轰!!”

楚枫蛮力惊人,双臂肌『肉』鼓动,力贯千钧,直接将『独』角犀抡了起来,如扔一块巨大的石头似的,轰然一声将『独』角犀扔出去起码有六七米远,接连砸断数棵古树,方才“砰”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面对庞大的『独』角犀,『体』型上的差距是非常冲击视觉的。然而他却将比大象庞大的『独』角犀直接给抡飞了出去,这是无比震撼的画面,倘若有人见到,不知道会震惊到什么程度!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吼!”

『独』角犀发出痛叫,它的『体』型太庞大了,重达近万斤,这般被抡飞出去,与地面产生的恐怖撞击力,直接让其内脏移位,险些骨断筋折。

“吼!”

猛兽始终是猛兽,虽然被砸得内腹移位,可是却更加凶狠了,其双眼中浮现出血『色』的光芒,充满了残暴,挣扎着翻爬而起,疯狂冲向楚枫。

“轰!”

楚枫双眼锋芒毕露,双脚力贯千钧,于地上重重一踏,顿时整个地面都在摇颤,裂痕遍布。与此同时,他如苍鹰般腾空而起,直接冲向疯狂的『独』角犀。

『独』角犀虽然异常狂暴,想要将面前的人类撞成『肉』泥。可是由于先前被重摔,内腹移位,行动上自然慢了许多,失去了以往的灵活。

这个时候,楚枫腾空而起,已经跃到了『独』角犀的头顶上方,他浑身肌『肉』鼓动,『体』内血气奔涌,隆隆声响,对着『独』角犀的头顶抬脚踏了下来,这一脚之力,竟然发出了空爆声。

“轰!”

楚枫的脚,重如山岳,拥有万钧之力,重重踏在『独』角犀的头顶,顿时让其一个趔趄,轰然声中栽倒在上。与此同时,其头颅内传出“咔嚓”骨裂声,一股股殷红的血液自其耳鼻口中涌了出来。

“吼……”

『独』角犀痉挛与抽搐着,发出虚弱的低吼声。它挣扎着,双眼凶残无比地盯着楚枫,可是却无法爬起来,随着鲜血不断从其耳鼻口中涌出,『独』角犀的气息快速变弱,痉挛与抽搐的庞大身躯也没有了动静,彻底没有了生机。

『独』角犀一死,楚枫整个人顿时放松了起来,一『屁』股跌坐在其头颅上,『胸』口起伏,大口喘着气。

与『独』角犀的片刻搏杀,看似轻松,可却消耗了楚枫大量的『精』力。从搏杀开始,身『体』的每一寸肌『肉』,每一条神经都『处』于最紧绷的状态。

今夜,楚枫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搏杀,虽然对象是一头『独』角犀,但对于他来说也算是小小的磨砺了。

『独』角犀这种大型的猛兽,力量惊人,若完全爆发出来,起码有两三万斤的气力,且皮糙『肉』厚,很难击杀。普通的狩猎队伍遇到它,至少也要五六个人合力才能将其猎杀,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多半还会被其伤到。

楚枫与『独』角犀搏杀,前后不过出手两次,便成功将其击杀,这是惊人的战绩。最重要的是,他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看起来眉清目秀,『肉』身却强如洪荒神兽的幼崽似的。

“枫儿,回来了。”

楚枫坐在『独』角犀的头颅上休息了

一会儿,楚芸汐的声音便传入耳中。他不由得一怔,以为娘亲就在附近,立刻环眼四望,最后在朦胧的月『色』下,看到娘亲根本不在林中,而是远远地站在小茅屋门口,默默地注视着这里。

“难道这就是娘说过的传音入密吗?真的好神奇,相隔这么远,声音聚成一线传入我的耳中还这么清晰,就好像贴着我的耳朵在说话呢。”

楚枫不由得对外界大天地的神通更加望向了,他这些年偶尔会听楚芸汐提及到外面的种种神通手段,只是以往并未亲眼见识过。

压制了心中对神通手段的好奇,楚枫从『独』角犀的头上翻身下来,而后伸手抱住其『独』角,双臂肌『肉』隆起,力贯千钧,直接将其举了起来,迈开大步向着村中走去。

“轰!”

楚枫将接近万斤重的『独』角犀扔在村子中央,强烈的震动与轰响久久回荡,将一部分熟睡的村民都给惊醒。一些房屋中隐约传来不满的声音:“明明这么好的天气,怎么就突然打雷了呢……”

听到这样的话语,楚枫表示无语,放下『独』角犀的时候还特意轻放了呢,否则这整个村子都得地震。最后他挠了挠头,快速回到自己的茅屋前。

“娘,您一直都在看着枫儿么?”

“嗯。”楚芸汐点头,欣慰而温柔地摸着楚枫的脸与手臂,道:“失去三分一的真血,能在六年内恢复,真的是不容易呢。”

“枫儿,你未来的天地将无比辽阔,你所走的路将会充满艰难困险。在这个近古末年与下个时代接轨的时期,因为无尽岁月无神灵现世的缘故,天地大变,万道亲和。未来将会有无尽的天骄层出,你的路注定是血腥与残酷的,你准备好面对未来的一切了吗?”

楚枫一震,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娘亲,虽然有些话让他充满了疑惑,但是娘亲想要表达的意思,他还是明白的,当下以坚定的眼神看着楚芸汐,重重点了点头。

“好孩子,记住往后无论面对什么,都不要辱了真龙血脉!”楚芸汐的美眸中浮现深深的欣慰,同时也闪过一丝难过与不忍,她伸手从怀中拿出一块白『玉』吊坠『交』到楚枫的手中,郑重地说道:“枫儿,这块『玉』坠你好好戴在身上,将来的岁月中,它会成为你的信念与『精』神支柱!”

晶莹的白『玉』坠上纹刻着一株草的图案,散发出一丝丝清凉气息。楚枫将其捧在手掌,还没来得及细想娘亲所说的话中的含义,心却突然一颤,有种莫名的伤怀。

“娘,这『玉』坠……”楚枫心中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似乎觉得这块白『玉』坠子与自己的血『肉』相连,握着它的时候,心中隐隐作痛,同时又充满了温馨……

楚芸汐的美眸中浮现一丝黯然,轻声道:“有的事『情』,不应该让娘来告诉你,最好是你自己打开封印的记忆,到时候你就会明白这块『玉』坠对你的意义何在。”

“可您不是说等我血脉觉醒了,那些被您封印的记忆就会自动解开的吗?”

“娘是这样说过,可是伴生青铜钟似乎压制了封印,或许它在等待一个更好的时机,一旦它觉得时机到了,你的记忆一定会恢复的,不用担心。”

“为什么我握着这白『玉』坠子,心中又温馨又痛楚……”楚枫很『迷』茫,清澈明亮的眸子微微有些湿润,他觉得自己莫名的想要落泪,这种感觉不受自身控制。

楚芸汐闻言心中一叹,却没有回应楚枫的问题,默默回到了茅屋中。

“娘不肯告诉我,为什么……”楚枫的心中充满了不解,但却没有追问,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中,倒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楚枫将白『玉』坠子佩戴在『胸』前,贴着心口位置,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睡意渐渐袭来,他有些昏昏『欲』睡了。而在这时候,朦胧的月光透过打开的窗户照射进来,那枚贴在他『胸』口的白『玉』坠子上泛起点点莹光,像是在吸收月之『精』华。

白『玉』坠子上闪动莹光,白蒙蒙的一片,充满梦幻般的美,其上开始浮现出一缕缕纹痕。与此同时,楚枫的小腹部位轻轻一震,伴生青铜钟动了动。

这一刹那,『迷』『迷』糊糊中,楚枫感觉到自己的心神被吸入了一个特殊的空间中,他又一次看到了古朴的伴生青铜钟,静静地悬浮在那里,钟壁上到『处』都烙满了符。

沧桑而久远的气息弥漫而出,将楚枫彻底笼罩其中,这种感觉十分奇特。他还没有来得及去细细感受与观察,半生青铜钟上的符便闪烁了起来,散发出淡淡的光亮。

紧接着,一缕缕璀璨的紫金神芒于钟壁上绽放出来,耀眼夺目。楚枫异常吃惊,定睛凝视,看到一个个紫金『色』的古篆在钟壁上浮现,这些古篆是他从未在伴生青铜钟上见到过的!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