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十二章 第一次淬体完成

楚枫拿着『独』脚夔后裔的宝血,兴奋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在血鹰的巢『穴』中,他得到了大量的凶兽『精』血,加上罐子里的宝血,能将『肉』身淬炼到什么样的程度,想想都让他充满了期待。

当楚枫的心中的兴奋平复下来,他又陷入了苦恼中。从血鹰巢中得到的『精』血被伴生青铜钟自主吸收了,此刻他却想不到办法将那些『精』血取出来。

“伴生青铜钟与我血脉相连,可我却不能控制它,这真是……”楚枫嘴角泛起一丝苦笑,空守着数百斤凶兽『精』血却无法使用,没有比这更无奈与苦恼的事『情』了。

楚枫上『床』盘坐下来,凝神静心,将整个心神都沉入丹田内,想要以此与伴生青铜钟取得联系。经过半个时辰的努力,楚枫最终失望了,长长一叹,直挺挺地倒在『床』上,看着屋顶久久无言。

“我的真龙血脉已经复苏,可是却无法沟通伴生青铜钟,难道是因为青铜钟并没有苏醒吗?”楚枫轻声自语,心中充满疑惑与不解。

片刻后,楚枫的心中逐渐平衡,虽然大量的凶兽『精』血暂时无法取出,可还有瓷罐中的宝血,即便只有两三斤,却也远远超过了那数百斤『精』血的价值。

而且,除了那些『精』血之外,楚枫还得到了一枚血鹰卵。他将头颅大小的血鹰卵抱在怀中,左右上下仔细打量,观察个不停。

楚枫抱着灰白『色』的血鹰卵,能清晰的感应到蛋卵内部在轻轻震动,有小生命即将破壳而出,而蛋壳上的裂痕也比初时见到的时候多了几道。

“我要将你孵化出来,将来我若要远行,可得靠你了……”

楚枫轻轻抚摸着鹰卵,脸上浮现一抹笑容,而后便将鹰卵放在一旁,拉过被褥将其盖起来,以保持适量的温度,加速雏鹰的孵化速度。

“枫儿。”

突然,外屋传来楚芸汐温柔而充满溺『爱』的声音。楚枫闻言正要翻爬起来,楚芸汐却已经进入了房中,快步走到『床』边,笑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娘,刚才没有跟村长爷爷说实话吧?”

楚枫一怔,脸『色』微红,挠了挠头,道:“娘,您怎么知道的啊?”

“你回来的时候,娘就感应到你的『体』内有凶兽『精』血的气息,还不从实招来?”楚芸汐温柔地看着楚枫,虽然说着这样的话语,可脸上却带着笑容。

“娘……”楚枫轻唤,声音拉得很长,随即一脸苦恼,道:“枫儿在鹰巢中发现了两大石缸凶兽『精』血呢,可惜『精』血被伴生青铜钟吸收了,现在枫儿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将那些『精』血取出来……”

“难怪你的『体』内有凶兽『精』血的气息,原来是这样……”楚芸汐微略有些惊讶,随即伸手贴在楚风的小腹上,整个人开始泛起淡淡的神华,可以清晰地看到一缕缕神纹浮现了出来,向着那只贴在楚风小腹上的『玉』手汇集而去,最后在那『玉』手上『交』织成一个个如蝌蚪般的符篆。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这一刻,楚枫只觉得一股暖流涌入『体』内,浑身舒坦无比,尤其是丹田内,那里暖烘烘的。正当他惊奇于娘亲的神奇手段时,突然感觉到丹田内的伴生青铜钟“嗡”震动了一下。

“娘,我感觉到伴生青铜钟好像与我血液共鸣了!”楚枫惊呼,满脸兴奋。

“摒弃杂念,将心神沉入丹田!”

楚芸汐叮嘱,双鬓间浸出一些细汗,那只贴在楚枫小腹的手上闪烁符篆更加密集而璀璨了。

“嗡!”

突然,楚枫只觉得丹田内的青铜钟狠狠一震,下一刻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抽离了出去,轰隆隆奔涌了起来。刹那间他就明白了,那是被伴生青铜钟吸取其中的凶兽『精』血。

楚芸汐香汗盈盈,贴在楚枫小腹上的『玉』手缓缓离开,一股殷红的血液如浓缩的河流般自楚枫的丹田内奔涌出来,汇集在她的手心中,化为一个血『色』的小湖泊。

这种神奇的手段让楚枫目瞪口呆,同时也向往不已。他知道这是神通手段,只有离开这片被封印的荒域天地才能修炼,身在这片世界是无法修炼这种手段的。

“枫儿,跟我来!”

楚芸汐以神力『交』织成符篆,于手心内构建出一片须弥空间,包裹凶兽『精』血,快速奔出了屋子。楚枫赶紧跟着她而去,很快就来到了一口大石缸前。

这口石缸有圆桌那么大,高一米左右,是平时沐浴所用。

楚芸汐将包裹凶兽『精』血的手掌倒翻下来,『精』血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几乎将郑口石缸都给装满了。

凶兽『精』血咕咕声响,像是被煮沸了似的,血浪翻腾,浓厚的生命『精』气溢出,夹杂着刺鼻的血腥味。

“枫儿,赶紧到石缸里面去,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直到『精』血中的生命『精』气被你的身『体』吸收殆尽为止!”

“嗯,枫儿知道了!”

楚枫没有犹豫,纵身跳入石缸内,浸泡在『精』血中。刹那间,他感觉到浑身的『毛』孔全都舒张了开来,一缕缕生命『精』气不断自『毛』孔中钻入『体』内,与此同时肌肤与血『肉』都如刀割似的疼痛,冷汗瞬间滚落下来。

“枫儿,疼吗?”

“嗯,好疼!”

“再疼也要忍住,倘若连这样的『精』血你都承受不住,如何能承受『独』脚夔后裔的宝血。”看着楚枫疼得冷汗滚落,五官都有些扭曲了,楚芸汐非常心疼,但她却不得不狠下心来。

虽说外界的修者从踏上修炼路开始,便没有这样的炼『体』过程。但既然来到了这片封印的天地,有了炼『体』的机会,楚芸汐怎么也要让

楚枫的『肉』身尽可能变得强大,为将来真正踏上修炼路打下坚实的基础。

“娘帮你加快吸收生命『精』气,经过这一次淬炼,你应该可以达到炼『体』秘境第三重,『肉』身将得到极大的加强,到时候才能以『独』脚夔后裔的宝血淬炼『体』魄,不然是承受不住的。”

楚芸汐并指连划,一缕缕火『色』的神纹自指尖透射出来,烙印在石缸的缸壁上,『交』织成光华闪烁的符篆。与此同时,石缸内的凶兽『精』血彻底沸腾了起来,生命『精』气快速溢出,霞光艳艳,瑞气沉浮,将楚枫彻底淹没在其中。

浓厚的生命『精』气几乎要化为实『体』了,千丝万缕不断自楚枫的『毛』孔中钻入『体』内,每一缕『精』气没入『体』内,都像是在他的身上割了一刀,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痛苦。

『精』血这种炼『体』的宝贵资源,通常是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或者以特殊的手段将其炼化,抹去凶兽烙印在『精』血中的杀气与意志,才能安全使用。

像楚枫这样,直接用来淬炼『肉』身,这个世界还少有人如此做。说来也是因为楚芸汐并不知晓炼化凶兽『精』血的秘法,所以无法完美地抹去其中的意志与杀气。

当然,以楚芸汐的能力是可以强行抹除的。可是那样做的后果,将会使『精』血中的『精』气大量流失,所以她宁愿让楚枫就这样浸泡在『精』血中,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但至少可以得到最大的好『处』。

浸泡石缸内的凶兽『精』血中,楚枫觉得整个人都像是要裂开了似的,仿佛有万仞在割裂着肌『体』,他的五官都因剧烈的痛苦而扭曲得变了形。

同时,楚枫的血『肉』、内脏、骨骼、经脉、筋络等等,在生命『精』气的淬炼下得到了很大的蜕变。在他的『体』内,有着很多的光点,那是生命神华在闪烁,就连肌肤都泛起一层宝辉,荧光流转。

一缕缕黑『色』的杂质自楚枫的『毛』孔中溢出,他的『肉』身在不断发生变化,浑身的肌『肉』自主蠕动,『体』内的血液奔涌,发出哗哗声,如小溪在奔流。

巨大的痛苦中,楚枫虽然坚持得非常辛苦,但同时也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在快速增强,这是一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

数个时辰后,楚枫的『肉』身完成了蜕变,这是整『体』的蜕变,并不是突破到炼『体』境第三重时的变化。而今他的境界依旧只有连『体』秘境第二重顶峰,但是血脉的潜力得到更好的『激』发,力量暴增!

“枫儿,现在你可以试着去突破了,引导那些吸收到『体』内的生命『精』气,用他们去淬炼筋络与骨骼!”到了这时候,一直默默守在石缸边的楚芸汐适时出声提醒。

“娘,枫儿知道了!”

楚枫咬着牙回应,这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因为他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剧痛,开口出声无比艰难。他按照娘亲的提醒,尽量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全力引导源源不断钻入『体』内的生命『精』气向着周身的筋络与骨骼涌去。

“喀嚓……”

刹那间,密集的骨裂声与筋络崩断的声音自楚枫的『体』内传了出来,无法承受的剧痛让他差点忍不出大叫。那些生命『精』气如刀刃般绞碎了骨骼与筋络,而后又溢出旺盛的生机,快速修复碎裂的骨骼与筋络,这个过程周而复始,不断循环。

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剧痛,除了楚枫之外,或许少有人『体』会过。修炼『肉』身的人,都是循序渐进,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逐渐蜕变。即便是那些大族与古『国』内同样使用凶兽『精』血的人,也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一点一点淬炼。

如楚枫这样,在极短的时间内,将自身的骨骼与筋络全都崩碎,而后再也『精』气中的生机强行修复,可以说几乎没有人这样做过,因为这实在有些疯狂。

就这样一直到了深夜,石缸中的凶兽『精』血已经彻底失去了『精』华,被楚枫的身『体』吸收殆尽了。直到此刻,楚枫所承受的痛苦才逐渐消失,苍白与因痛苦而扭曲的清秀五官也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他盘坐在失去『精』华的血液中,双眼紧闭,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似的,露在血液之外的双肩肌肤闪烁宝辉,充满线条的肌『肉』给人以强大的力量感。

此刻的楚枫,筋络坚韧,骨骼如晶『玉』,整个人几乎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他缓缓张开了眼睛,锋芒如利剑,双臂微微一晃间,石缸嗡鸣,血浪汹涌。

“轰!”

楚枫自石缸内一冲而起,直接冲破了房顶,腾空十几米那么高,如一只苍鹰盘旋在天穹上。随即身子一转,轰然一声落在地上,双腿深深陷入大地一尺有余,震得方圆数十米的地面都摇动不止。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