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十八章 狂揍天才

楚枫神力惊人,拔起大树横扫四方,一时间竟然无人能敌,惊得柴村一群人尽皆退避,不敢撄锋。

天才少年柴狼也被楚枫的手段惊到了,刚想要第二次开弓,可巨大的树木已经横扫到了身前,让他不得不退避。

此刻的楚枫,如蛮兽附『体』,小小的身躯蕴无穷神力,数十米长的古树被他抱在手中,仿佛轻若无物似的,随意挥舞。

“轰!”

古树横扫,方圆数十米内,所有的大树全都被崩断,残枝断木飞射,一片狼藉。而柴村众人则一片大乱,根本就没有机会对楚枫出手,一个劲地躲避着。

“一群成年人也不过如此!”

楚枫冷哂,眸光犀利,他将怀抱的大树猛然一杵,轰然声中,整片大地都在摇动,柴村那些青壮年刚爬起来就被震得几个趔趄栽倒在地。

就在这时候,天才少年柴狼那双狭长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整个人散发出森冷与残忍的气息,如苍鹰般腾空而起,避过了大地的震击,浑身泛起一缕缕莹白『色』的灵纹,手中的大弓在灵纹下仿佛都化为了『玉』质。

“咻咻咻!”

柴狼疯狂开弓,一连射出数箭,每一箭射出之后都分化为三道箭矢,铺天盖地射杀向楚枫,简直如同漫天箭雨倾落。

“轰!”

楚枫抱起大树横击,一下子将满天的箭矢全都震飞。与此同时,他迈步疾奔,脚步落下如山岳震击,四方大地隆隆摇动,像是地震了似的。

不过瞬息,楚枫便欺身到了柴狼的面前,一拳击向其『胸』膛。而柴狼的脸上却浮现出一抹『阴』冷的笑容,只见他伸手拍出一掌,掌心内莹白灵纹『交』织,冲出一头白『色』的狈的虚影,“吼”的一声,直扑楚枫而来。

“灵术!”

突然出现的狈的虚影让楚枫心中一惊,如此近的距离,如此突然,想要彻底闪避是不可能了。危机关头,他以最快的速度侧身,拳头顺势一转,击向那头灵纹『交』织的狈。

“轰!”

楚枫的拳头与灵纹『交』织的狈对碰,发出闷雷般的响声,他只觉得一股巨力贯入『体』内,整个手臂一阵发麻,『体』内气血翻涌,身『体』差点稳不住,险些被震飞出去。

这时候,天才少年柴狼的眼中杀意炽烈,探出抓出,五指成爪,直锁楚枫的咽喉,想要一击必杀。

“喀嚓!”

一道清脆的骨裂声自柴狼的手腕传出,在他即将抓到楚枫的咽喉时,被楚枫给锁住了手腕。铁钳般的五指,轻轻一震,其腕骨直接崩裂,钻心的剧痛让柴狼的手臂狠狠一抖,痛得五官都扭曲了起来。

“你……”

柴狼面目狰狞,以膝盖击向楚枫的小腹,然而楚枫手臂一震,柴狼整个人瞬间失衡,直接被抡飞了起来,砰然一声砸十米外的大地上。

“轰!”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楚枫身如疾风,电射而至,在柴狼刚落地的一瞬间就到了他的身边,抡起拳头砸在其下巴上,“喀嚓”一声,柴狼的下巴直接爆碎,鲜血飞溅。

“喀……”

楚枫探手落下,五指成爪,锁住其肩骨,运力一震,那里的骨头直接裂开。

“喀嚓!”

楚枫的手快速捏遍了柴狼的全身,传出一连串的骨裂声,其一身的骨头几乎没有完好的,全都被捏碎了。

“住手!”

这时候,柴豹等人方才反应过来,见到这样的画面,顿时睚眦『欲』裂,心头都在滴血。

柴狼天赋异禀,血脉还算不弱,是柴村数百年来的第一个天才,前些『日』子被黎山部族的使者看中,不久之后便有资格前往黎山部族总部,得到大力栽培。

可以说,柴狼是整个柴村的希望,他能让柴村在以后的百年里称霸方圆数百里,俯视其他的村落。可是他们眼中的天才与希望,如今却被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按在地上狂揍,浑身骨头都全都碎了!

“你说住手就住手吗?刚才他要杀我,你们也要杀我,我凭什么手下留『情』?”楚枫根本不为所动,心中怒火未平息,抡起巴掌狠狠抽在柴狼的脸上。

“啪!”

楚枫的巴掌何其重,这一耳光抽下去,柴狼的脸顿时鲜血飞溅,肿起老高,连牙齿都飞了出来。

“小崽子,我要将你撕碎!”

柴狼气得快要疯了,从小就是村中的天才,在方圆数百里内没有任何同龄的孩子能比他相比。可是今天却栽在一个比自己小三岁的少年手中,还被如此羞辱,简直让他想要吐血,『肉』身上的剧痛远远不如心里的刺痛与屈辱。

“撕碎我?”楚枫哂笑,抡起巴掌不断抽在其脸上,一边抽耳光,一边道:“让你说狠话,让你说狠话,来呀,撕碎我呀!”

“啪!”、“啪!”、“啪!”……

柴狼的脸彻底变了行,估计连他妈都认不出他来了,一张脸肿得比猪头还要大。

“你不是嚣张吗,不是要射杀我吗?”

楚枫站起身来,抬脚便踩,道:“让你拿箭射我,让你拿箭射我……”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眼角都忍不住抽搐。此刻,楚枫身上散发出的冷冽反而消失了,说到底他始终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只是觉得气不过,想要

发泄心中的怨气罢了。

柴豹等人黑着脸,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楚枫用脚狂踩,可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楚枫表现出的强大让他们感到无力,连灵术都对付不了,他们就算是再动手也是自找没趣。

最重要的是,柴豹没有在楚枫的身上感受到杀气,他知道楚枫不会杀害自己的儿子,所以也就没有阻止,若是阻止说不定反而会适得其反,『激』起了楚枫的杀意,那柴狼就更加危险了。

“呜呜……小崽子,我与你不共戴天……”

柴狼整个人都变了形,如今又被楚枫用脚踩,气得肺都要炸了,以不清晰的口齿放着狠话。

“让你放狠话!”

楚枫抬起脚丫直接印在其脸上。

“嗷!”

柴狼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脸都被踩得塌陷了下去,浑身痉挛。

“哈哈哈,踩死那个狗娘养的!”

“楚枫哥哥,你的脚丫大还是天才少年的脸大呢,赶紧再比比!”

“哟哟,天才少年呐,怎么成死狗了,哈哈!”

“我说那个啥天才少年,楚枫的脚丫子什么味道,是不是很『性』感很**?”

渊龙古村的孩子你一言我一语,气得柴豹身躯摇颤,差点栽倒在地,而柴狼更是一口浓血喷出,昏死在楚枫的脚下。

“小崽子,你给我住手!”柴豹终于忍不住了,见自己的儿子都因伤势与屈辱而吐血昏死了,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楚枫撕成碎片。

“一边儿去,小孩打架,大人『插』什么嘴,我还没玩够呢。”楚枫转头斜睨了柴豹一眼,气得柴豹身躯一抖,差点没吐血。

远『处』,渊龙古村的孩子与壮汉们全都哄笑了起来,他们知道楚枫绝对是故意的。先前被柴豹等人压迫,而今终于出了恶气,心中甭提有多舒畅了。

楚枫单手将因骨骼碎裂而软得如一团泥似的柴狼给提了起来,左捏捏右捏捏,玩得不亦乐乎,最后似乎是玩腻了,皱了皱清秀的眉『毛』,将其随手扔向柴豹,撇嘴道:“这条死狗一点都不好玩,还给你们!”

柴豹接住已经只剩半条命的柴狼,眼睛血红一片,柴村所有的人的脸都『阴』沉无比,有好几个人以凶狠的目光盯着楚枫,可是却不敢有任何动作。

“楚枫,回来吧,我们大**量,放他们一条活路。”虎易咧着大嘴,心中舒畅无比,他伸出蒲扇大的巴掌向着柴豹等人挥了挥,道:“柴豹,赶紧带着你的天才小崽子滚蛋,要是晚了,怕是会死在路上,到时候你可别哭鼻子哟。”

听到这话,柴豹差点一个趔趄,今『日』的事『情』是他所经历的最大的耻辱。本来想仗着有黎山部族使者的令牌而抢占渊龙古村的猎物,结果却落到这般田地,吃了个爆亏。

最重要的是,渊龙古村竟然出了这么个恐怖的少年,而他这个被誉为天才的儿子,现在已经成了半死不活的人,一身骨骼尽碎,想要恢复起码得数月的时间,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抓狂!

“嘿嘿嘿,你们这群狗『日』的,仗着有人撑腰,想要强抢我们的猎物,现在吃了爆亏了吧,赶紧滚蛋,从哪儿来滚回哪儿去!”

“还不快滚?滚去找黎山部族的人,向他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吧!”

渊龙古村内的汉子们你一言我一语,气得柴村的人肺都要炸开了,『阴』沉着脸森然地看了楚枫等人一眼,而后转身离去,很快消失在古老的密林中。

见柴村的人已经走得没有了踪影,楚枫方才返回村中,这时候一大群人快速围了上来,一个个笑得嘴都咧到耳根『处』了。

“好小子,总算给我们村子长脸了!”

“柴村那群狗娘养的,这次吃了爆亏,回去后不知道会不会吐血三升,哈哈!”

……

众人都很兴奋,鼻涕娃等人更是围着楚枫转个不停,满眼都是崇拜。

“这次我们或许惹上大麻烦了,要是黎山部族的人亲自前来,我们无法应付……”老村长一句话让这里的气氛瞬间凝重了起来,众人的笑容也都凝固在了脸上。

“事『情』应该有转机,黎山部族帮着柴村,说到底还是因为柴狼那小崽子的原因。如今楚枫的潜力远远超过柴狼,到时候黎山部族的人若是知道了,肯定会惜才,而我们村子也可无恙了。”虎易说出自己的看法,众人闻言相继点头,表示赞同。

“老村长,虎叔,你们放心吧,黎山部族的人不会对我们村子怎么样的。”楚枫开口说道,不想让村中的人为此而担心。且他说的也是事实,有他的娘亲在这里,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人敢来这里撒野。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