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八十章 强势霸道的执法弟子

楚枫对于黎山部族的执法堂虽然不算了解,但也知道执法二字的分量,这样的存在不管是权力还是实力都是不可小觑的。

没有想到的是,黎青并没有出面,而是让执法堂的人来对付自己,这样便不会落下口实,到时候自己若被打伤打残,他们也可以执法为挡箭牌,族长或许也不能在表面上太过维护自己。

“执法堂可是黎山部族内掌握生杀大权的存在,小子你摊上大事儿了。”熊孩子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呲牙笑道:“你要是束手就擒呢,多半会被修理得不成人样;你要反抗的话,那后果更严重,说不定他们会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击杀你。到时候,这么多弟子可以为他们作证,你是暴力抗法才被击杀,黎山都拿他们没有办法。”

楚枫沉吟,清秀的小脸上看不出半点波动,事实正如熊孩子所言,如今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束手就擒接受惩戒,要么以武力反抗。

可是,无论选择那条路,对于楚枫来说都会有麻烦。当然,楚枫绝对不可能束手就擒,那么唯一的选择只有武力反抗了。这样一来,楚枫的名字将会传遍整个部族,被无数的人关注,届时不知道会凭空多出多少的敌人,最重要的是执法堂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小子,你准备怎么办,那可是执法堂。”熊孩子问道,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心中却也在为楚枫的『处』境而担忧,他也没有想到,黎青还未出面呢,执法堂的人先出面了。

“不公的制度,无须理会,想要以势压人,恐怕就凭今『日』来的这些人还做不到。”楚枫平静回应,而后也不理会熊孩子,迈步走向大院的院门。

楚枫刚刚迈入大院,顿时便有许多双眼睛看向了他,有人立时惊叫:“楚枫回来了!他竟然真敢回来,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唔…他若不回来还能去何『处』,难道还能逃离部族不成,嘿嘿……”

大院内众多弟子的目光齐齐落在楚枫的身上,有幸灾乐祸的,有满脸讥笑与冷笑的,还有怨『毒』的。

院中的石桌旁,六个执法子弟“噌”站了起来,冷漠的目光一下子锁定了楚枫,满脸无『情』。而楚枫则从容镇定,一步一步向着大院中央走去。

直到楚枫距离大院中央的石桌只有数米的距离时,他放在停下脚步,熊孩子则站在远『处』,并没有跟上来。

“你就是来自渊龙古村的山野小子——楚枫?”执法长缓缓起身,由于他是成年人,比楚枫高大许多,这般看过来如同俯视,那冷漠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蝼蚁似的。

“不错,我就是楚枫。”楚枫微微点头,平静的与执法长对视,道:“不知道执法堂的诸位来此找我有何事?”

“休要装疯卖傻,你犯过什么事,自己心中最清楚!”执法长还未说话,其身边一名执法弟子便沉声喝斥,左手缓缓握住了腰间的剑鞘,一股淡淡的杀意弥漫开来。

QuAnBen5.CoM全本、网

“哦?”楚枫那张清秀而平静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以诧异的口气道:“我还真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诸位既然特意前来这里找我,不如就挑开说明了吧。”

执法长静静地看着楚枫,眼神始终冷漠,他觉得眼前这个山野小子看起来与其他村落里的少年有很大的不同。在这样的『情』况下,楚枫竟然能如此从容自若,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忐忑与不安,这种坚韧与沉稳根本不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能拥有的。

“小子,你太狂了,我等执法堂的弟子在此,你竟然还不主动认罪束手就擒,那可是罪加一等!”先前说话的那个执法弟子的眼神更加冷漠,道:“身为部族弟子,当知族规。你被分配到这座外围的山峰,就应该遵守这里的规矩,听从管事弟子的安排。可是你非但不听从安排,还敢仗着自己有几分实力,以下犯上暴打管事,简直无法无天,你可知罪?!”

“我还真不知道我有什么罪,管事弟子既然负责这座山峰上所有弟子的事宜,理应公平公正。可是他却以公徇『私』,给我安排的杂务足足相当于别人的千倍,难道我也要听从不成。”楚枫的脸上逐渐有了冷意,继续道:“管事弟子行事不公,这是在给部族抹黑,我出手教训他也不过是在维护部族的声誉,以正族规罢了。此时到了你们口中却成了罪行,难道执法堂的人就能颠倒黑白扭曲是非了吗?”

“放肆!”那个执法弟子陡然沉喝:“你一个刚刚入门的小小弟子,竟敢质疑我们执法堂!犯下了罪行,非但不知罪,还强词狡辩,任你巧舌如莲也无济于事。既然我们来了,就必须严惩你这个以上犯上暴打管事的恶徒,给这里所有人一个『交』代!”

听到这话,楚枫的脸上逐渐有了笑意,道:“这就是执法堂,果真是强势霸道呢,任何事『情』从你们口中手出来,那都是理,即便是颠倒是非也说得义正词严。”

“楚枫!”执法长终于说话了,他微眯着眼睛,瞳孔内有丝丝冷光绽放,道:“无论这件事『情』的起因是什么,以上犯上,以普通弟子的身份暴打管事,那就是大罪,必须要接受惩『处』。至于管事弟子以公徇『私』的事『情』,我们执法堂自然也会『处』罚他。现在你还有何话可说,是否承认自己的罪行?”

“呵呵……”楚枫笑了,伸手摸了摸下巴,道:“先前你们避开管事以权压人的事『情』不谈,而抓住我对他动手的事『情』不放,不过就是想对付我罢了。现在你说要惩罚管事,我倒想知道要如何惩罚,能否让我满意?”

“你要怎样才满意?”执法长的眼神更冷了,道:“你不过就是一个普通弟子罢了,我们执法堂惩戒弟子,自然按照族规来执行,管事弟子的做法虽有不对,但却并未伤到你,不过就是警告与面壁几『日』罢了。”

“既然他只是警告与面壁,那么你们要如何惩罚我?”

“你以下犯上本是不该,又将管事打成重伤,最后还将十余名杂役弟子打伤,对于你的惩罚,我们需回到执法堂审议裁决,现在你就跟我们回去吧。”

“我若是不跟你们走呢?”楚枫平静地看着执法长,语气平和,听不出半点针锋相对的意思,可是整个大院的气氛瞬间沉寂了下来,落针可闻。

大院中的弟子们全都惊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楚枫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不是明摆着要与执法堂对抗吗?

黎山部族传承至今,这么多年来还没有几个人敢如此挑衅执法堂,仅有的几个也是很有身份的人。如楚枫这种刚入门的普通弟子,竟然敢如此,实在是让众人震惊。

“哼…小子你最好乖乖束手就擒,到时候不过就是在『床』上躺个一两月罢了,倘若你敢暴力反抗,我们便将你就地格杀!”一名执法弟子冷声说道,眼中闪烁杀意。经过先前的对话,他也算是对楚枫的『性』子有了些许了解,知道楚枫是不打算束手就擒,所以便故意出言相『激』,目的就是让楚枫暴力抗法。

“管事弟子有错,你们给他警告,让他面壁思过就算了结,而轮到我时,却要让我在『床』上躺上一两月,果真是霸道的执法堂,当真以为在部族内一手遮天了吗?”

“执法长,这小子冥顽不灵,嚣狂自大,完全未将我们执法堂放在眼中,还再三质疑我们的公正,我建议直接拿下他,带回去重罚!”先前说话的那个执法弟子说道,左手握紧了剑鞘,右手缓缓伸向剑柄,这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此刻,大院内的所有人都看着楚枫与执法堂的弟子,他们知道只要执法长一点头,立刻就会爆发一场战斗,以楚枫先前的一系列表现,他绝对不会束手就擒的,那么就有好戏可看了。

“嘿嘿,山野小子真是狂得够可以,竟然真的要与执法弟子对抗,他这是在找死呢。”

“谁说不是呢,束手就擒也就躺个一两月,但暴力抗法被就地击杀的话,可是连命都没有了。”

“什么天资惊人,我看不过就是从穷乡僻壤走出来的一个自以为是而又愚蠢的小子罢了,倒想看看他有什么本事与执法堂的弟子对抗!”

“山野小子,狂妄自大,刚入门就暴打管事,锋芒毕露,这种人早些死了好!”

“你们说待会儿他被镇压在地上的时候会不会跪地救饶,哈哈哈!”

大院内,众多弟子低声议论,个个冷嘲热讽,一脸冷笑的表『情』,巴不得立刻看到刚来就出尽风头的楚枫被镇压。

“执法长老,是否动手擒住这个狂妄的小子?”那个执法弟子又一次出声询问。

“给我拿下楚枫,带回执法堂听候发落!”执法长终于下达了命令。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那个出声询问的执法弟子“锵”的一声拔出了长剑,三尺青锋遥指楚枫,剑『体』泛动冰冷的金属光泽,一股子冷冽的气息弥漫开来,整个大院内的气氛更加的紧张了。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