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九十二章 给你交代

黎山的出现彻底化解了楚枫的困境,同时也相当于拯救了数千人的『性』命,否则在楚枫不顾后果使用蕴含神通力的『玉』佩之下,除了黎峰与黎歆之外,其他人都不能活命,对于黎山部族来说也将会大伤元气。

众弟子全都惊愕,而后以无比妒忌的目光看向楚枫,他们不明白楚枫明明杀了那么多部族弟子,连执法堂的人都杀了那么多,到头来反倒成为了对部族有贡献的人了,族长还以凶兽『精』血为奖励。

同时,弟子们也明白了,楚枫敢做出这些事『情』,无所忌惮地反抗执法堂,杀死执法堂弟子,都是因为有族长撑腰的缘故。想到这里,众弟子背脊直冒冷汗。

楚枫受到族长的庇护,他们这些弟子在其面前根本不够看,要是将他惹火了,说不定直接出手将他们也都杀了,到时候谁都没有办法为他们撑腰,死了也就白死了。

到了这个时候,众弟子心中也有了决定,『日』后不管做什么,他们都应该保持中立,千万不能站错了阵营。身为部族弟子,内部的事『情』虽然不算很了解,但也知道一些。

楚枫的事『情』看似个人行为,但演变到最后不过就是族长与大长老之间的博弈罢了,在这种『情』况下,乱站阵营,多半只有悲惨的结局。

“看来族长不会再放任大长老的势力不断壮大了,将凶兽『精』血奖励给楚枫便是他表现出强势与权威的第一步。”

弟子们心中都这样想,他们知道从此以后部族内部将不会再平静,曾经那些表面上的平和都将难以保持,要被彻底打破了。

四长老与五长老的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而黎青更是咬牙切齿,本来还想着将楚枫擒回去后狠狠羞辱呢,不曾想却是这样的结果,他真的想吐血。

黎青的身边,黎姗姗静静站立,她的脸『色』很冷漠,看不到任何波动,可是眼底深『处』却有一缕缕凌厉的杀机闪现。在他们的身后,来自柴村的柴狼则是睚眦『欲』裂,双眼充血,一双拳头捏得啪啪声响。

“族长,弟子不服!”柴狼自黎青与黎姗姗的身后走了出来,双眼如『毒』蛇般盯着楚枫,充满了无边的怨恨与森然的杀机,道:“楚枫穷凶极恶,曾夜入我柴村,残杀村民数十人,我的父亲也死在他的手中。如今我与他同为部族弟子,族长您应该为弟子做主,惩罚这个恶徒,让他给我们柴村死去的人一个『交』代!”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全都落在柴狼的身上,充满了惊愕。柴狼虽然有些天赋,但也只能算是普通弟子中的佼佼者,并没有什么身份地位,这般当众与族长说话,实在是有些胆大包天。

再者,所有人都知道族长要庇护楚枫,连两个长老都难以改变什么,可是柴狼却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让众弟子都有些发呆。

QUAbEn5.COm【全本5】

“你说楚枫曾经夜入你们村子,杀死数十人?”黎山看了看柴狼,而后转身看向楚枫道:“孩子,他说的可是真的?”

“族长……”

“别叫我族长,叫我山叔。”

“山叔,此人名柴狼,他所说的是事实。”楚枫回应,而后将渊龙古村与柴村的恩恩怨怨详详细细说了出来,最后他看向黎山道:“山叔,既然柴狼要我给他一个『交』代,那么今『日』我便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他『交』代。”

“嗯,去吧。”黎山点头,虽然不知道楚枫准备怎么做,但是无论他做什么,对于黎山来说无妨。

“楚枫!你残忍无比,杀我村中那么多人,现在你说要给我个『交』代,你准备怎么『交』代?难道是道歉吗,你以为杀了那么多人,道个歉赔个礼就能了事了吗?”

柴狼双眼通红,睚眦『欲』裂,五官都扭曲了,看起来异常狰狞,特别是他的眸子,散发出冰冷的光芒,杀意森森,恨不得立刻将楚枫撕碎。

听到柴狼的话,众人不禁再次愕然,先前楚枫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得十分清楚,柴村的人根本就是咎由自取。可是柴狼却还一副自己站在理字上的姿态,仿佛只能他们村子欺压周围的邻村,而不许别人欺压他们甚至是反抗。

倘若柴狼在部族内有大人物撑腰也就罢了,可是他分明就是一小小弟子,此刻却摆出这样的高姿态,众人不由得摇头叹息,觉得他的脑袋多半是被门缝给夹了。

“我楚枫说了给你『交』代,就一定会给你个『交』代,并且让你以后不用因此事而记恨我。”楚枫平静的说道,并且迈步走向柴狼。

“你是要给我跪下磕头忏悔吗?”柴狼狞笑,目光森冷。他知道自己奈何不得楚枫,只能在言语上羞辱,同时也期待着楚枫要给自己怎样的『交』代。

“我现在就给你『交』代!”楚枫于柴狼身前两米停下了脚步,目光瞬间变得冷冽无比,手中的龙纹黑矛“嗡”的一声横扫而去。

“噗!”

锋利的矛尖划过柴狼的双膝,如切豆腐似的,差点将其两只小腿给切了下来。剧痛瞬间传遍全身,柴狼双腿一软,噗通跪了下来,还未等他发出痛叫,龙纹黑矛如蛟龙出『洞』,在他的瞳孔中快速变大,瞬息而至。

“噗!”

又是一道飙血声,鲜血溅起很高,古矛『洞』穿了柴狼的『胸』膛,矛锋自后背透了出来,鲜血嗒嗒滴落。

“哗——”

数千弟子一片哗然,随即便寂静无声,落针可闻,楚枫的强势与杀伐果断的手段让他们感到害怕。

“这就是我给你的『交』代,从此以后你便不用再记恨我了。人活在仇恨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帮你解『脱』,下辈子投胎做个明事理有良知的人。”

楚枫的声音在空中回

荡,萦绕在众人的耳畔,语气是那么的平静与淡漠。他高举长矛,将柴狼的尸『体』挑在矛尖上,任由血液嗒嗒滴落,这让所有人都变『色』。

黎青看着这样的画面,脸『色』都忍不住变得苍白。楚枫的手段真的让他感到发寒,这种冷漠的杀戮,是他所不能做到的。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平静而从容地『洞』穿了柴狼的『胸』膛,这心『性』与意志也少有人可以比拟。

四长老与五长老也忍不住眼角微跳,他们越来越觉得楚枫是个危险的人物,将来若成长起来,多半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麻烦。

楚枫的身后,族长黎山与二长老黎渭以及黎峰与黎歆的脸上也都惊『色』。就连他们也没有想到楚枫是如此的果断与强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将柴狼给杀了。

“任何事『情』种下因,就必须承受果,我楚枫不想多说什么,将来会以行动来了结这些因果!”楚枫的声音铿锵有力,一身冷傲骨。,以冷电般的眸子凝视四长老与五长老以及黎青,道:“洗净脖子,留着『性』命,待他『日』我从灵境试炼天地归来,便是你们奉上头颅之时!”

霎时,整个场面更加寂静了,四长老与五长老以及黎青冰冷注视楚枫,他们并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但是眼中的杀意是炽烈的,不加以掩饰。

“孩子,我们走吧,自今『日』开始你便住在山叔的主峰之上,平『日』里也有峰儿与歆儿相伴。”黎山看了众人一眼,这般说道,而后拉着楚枫离开了这里,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他们的身影刚消失,这里立时一片哗然,彻底沸腾了起来,各种议论声不绝于耳。楚枫的强势与霸道简直超乎众弟子的想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言将来要取两大长老与天才弟子黎青的头颅。

这话要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肯定会被嗤笑,可是从楚枫口中说出来就不同了,因为众人知道,未来的楚枫有这个能力!

听着众弟子的议论声,四长老与五长老以及黎青和黎姗姗的脸『色』都非常『阴』沉,他们冰冷地看着楚枫离去的方向,神『色』『阴』晴不定。

“想要我们的头颅?”黎青的脸上浮现出『阴』冷的笑容,道:“可惜,你没有机会成长起来,注定要夭折在这条成长的路上!”

五长老看了黎青一眼,道:“你赶紧回去吧,姗姗跟我们走,去见你爷爷,今『日』的事『情』得立刻让他知道。黎山今天的行事作风与以往大不相同,看来是准备打破表面上的平和了。”

……

楚枫带着熊孩子跟着黎山离开了这座山峰,一路上熊孩子都在沉默,变得异常老实。楚枫早已发现了他的变化,知道这家伙心有愧疚,否则岂会如此安静。

今『日』若非黎山到来化解了局势,楚枫就不得不使用娘亲赠予的『玉』佩。然而熊孩子并不知道楚枫拥有『玉』佩,离开的时候他在想,要是黎山没有及时赶来,那将是怎样的后果?

如果楚枫真的因此而血溅山崖边,熊孩子觉得自己肯定会愧疚,所以他一言不发,变得老实了。直到黎歆伸手去捏他那婴儿肥的脸蛋时,他才从那种心境下走出来,龇牙咧嘴,拿眼睛目瞪黎歆。然而结果却是黎歆的手揉捏得更加厉害了,气得熊孩子想吐血,最后不得不奔到黎峰的身边去求救。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