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八章 【血光之灾】

第八章 【血光之灾】他拍拍我的肩膀,用最诚恳的声音道:“怎么样?陈先生,你试试吧。

我不会骗你的……这东西的确有效果的。”

我立刻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他急了:“我也是对这里的市场完全死心了,早早把手里的这套东西卖了,我也好离开这里,回公司总部去了。”

“多少钱?”我尝试问了一句。

他立刻报出了一个数字,把我吓了一跳!看着我的脸『色』,他脸上有种“不出所料”的笑容:“我知道您一定是买不起的。

现阶段我们也并不指望这个产品被市场接受,所以我们的策略是,对于没有购买力的客户,以租用的方式进行推广。”

租用?“我说了,这个产品还『处』于试用阶段,我们必须对第一批投放市场的产品进行跟踪调查,找出产品上的弊端,还要进行必要的完善和改造。

所以,我说的租用,并不要您掏一分钱,但是作为条件,您必须每个月根据我们的要求发出一份调查报告给我们。”

有这种好事『情』?不过我立刻再次警惕起来。

为什么?很简单,当一个骗子用和蔼可亲的语气对你说:“我不要你的钱……”这种时候,你更要小心捂紧你的钱包!“哼,对我这么好?”我不信。

瘦高男笑得很狡猾:“我都说了,对于有购买力的顾客,我们当然不会拒绝了。

对于你这种没有购买力的顾客,既然我们无法从你这里得到钱,那么我们总要得到点别的什么吧?做生意,没有回报的事『情』谁会干?您说呢?”嗯,这个……好像也有几分道理……瘦高男看看天『色』,站了起来,不由分说把那枚劣质廉价戒指往我手里一塞:“好了,这枚戒指现在暂时属于您了。

不过请您记住,每个月的一号,请按照规定的地址将调查表认真填写发送过来。”

他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叠纸,递给了我,笑道:“这是说明书和调查表,上面有发送地址。”

说到这里,他连拖带拉把我送出了天台,走到了电梯门口。

等我走近电梯,他对我微笑鞠躬,道:“感谢你,陈『阳』先生,我终于完成了我的销售任务,托您的福,我也可以会总公司去了。

唉,公司研发的这种产品销路实在很艰难,我回去之后会建议公司是否有必要进行其他产品的开发,放弃这种没有前景的产品了。”

我忍不住问道:“可是,你开始说的租房的事『情』……”他脸上带着狡猾:“陈『阳』先生,我说了,只有购买本公司产品,您才能成为正式会员,享受会员待遇。

我们的会员待遇不仅仅包括住房,还有每个月的『精』美礼品,以及每年的免费出『国』旅游等等……遗憾的是,您只是租用了本公司产品,并不能享受到这些待遇。”

QUAbEn5.COm(全。本*网)

大概是怕我生气,他叹了口气,深深看了我一眼,正『色』道:“不过最后,出于对您的感谢,我可以免费赠送您一个建议……”“?”“唉……”瘦高男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架,然后用一种平稳的,专业的语气飞快说道:“身为一个资深的运气产品销售人士,我看你面相上红黑不明,但印堂发光,可见你最近运气不错,只是间杂或许会遇到小人碍事,但是你只要用心行善事,都会顺利渡过。

不过你最近大运之中有小灾,近期可能会再见血光之灾!不过都不要紧,只是小问题。

我言尽与此,最后送你几句话:二十功名只辛苦,家财万贯只等闲,一朝走上青云路,切记小心阿谀言。”

什么?血光之灾?我脸『色』古怪……靠!这家伙到底是搞销售的,还是***算命的江湖骗子?可是我没有机会说话了,电梯已经关上,载着我一路下降到了一楼。

走出大厦,我都感觉自己有些恍惚。

我到底遇到的是个骗子,还是一个疯子?说他是骗子吧……可他却没有从我这里骗走任何东西,反而我手里还塞了一枚戒指。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我摇摇头。

“哼,说我近期有血光之灾?靠!胡说八道!”我忍不住抬头往大厦上看了看……忽然,一个东西从天而降,在我的视线中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靠!是一个花盆……这是我最后的念头。

砰!一声清脆的碎裂声,我脑袋上飚出一道鲜血,一头栽倒。

『日』……血光……血光之灾……#822;疼!疼!不是一般的疼!我躺在病『床』上,面前一个相貌严肃的医生正在给我『处』理伤口。

尽管打了麻『药』,可是我依然疼得满头大汗。

这里居然是我昨晚来过的这家医院……而给我『处』理伤口的这个医生,也是昨晚给我治疗的同一个人。

“唉,我说你们年轻人,都是好勇斗狠,喜欢打架?”医生脸上虽然带着口罩,不过我依然能认出他来——他的脑袋上是极具特『色』的地中海发型。

他显然也认出了我:“昨晚就被打破了头,今天又被打破了头,你的运气还真好……”我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张开嘴勉强道:“医生,我怎么到这里来的?”“你运气好,被人送来的。

不然你躺在路边死都没有人管。”

『处』理完了伤口,他扶我坐了起来,笑道:“你运气好,只是一点外伤,不过头部受了重击,都会有一些头晕,过一两天就好了。”

我一照镜子,才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我的头发!!”镜子里的那个脑袋,头顶正中间的头发被全部剃光了,只留下四周的头发,形成了一个标准的地中海……“你叫什么叫!”医生不满意了:“你头上两次重击,我给你『处』理伤口的时候,当然要把头发剪掉的。”

说完,他已经站了起来,拍拍衣服:“你稍微休息一会儿吧,哦,对了,外面有人要见你,好像是送你来这里的人。”

不多片刻,病房外走进一个人。

四十多岁,大脑门,小眼睛,眼睛里满是『精』明的目光,穿着一件深『色』的西装。

他刚走进来我就感觉到这人的目光转来转去好,好像是在躲闪什么一样。

“你好。”

我对他点头笑了笑:“听说是您送我来医院的?真的非常感谢了……治疗的费用一定是您帮我支付的吧?我会马上还给你的。”

看着我似乎要套钱包,这个人忽然挥手制止了我,他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这个,陈『阳』先生,是吧?钱的事『情』不着急……我想先问问您,您……这个……嗯……您是怎么会在哪里受伤倒地的呢?”一听这个,我心里一把火腾的一下就冒出来了,怒道:“那个大厦上掉下一个花盆,不偏不倚正砸中我脑袋了!靠!这件事『情』我不会就此罢休,明天我就去找那栋大厦的物业公司!”我忽然发现这家伙面『色』更加不自然了,扭捏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脸上带着几分尴尬:“陈先生……你看,这件事『情』,能不能『私』了算了?”“『私』了?”“是的。”

他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我。

我扫了一眼,微微皱眉,抬头看着他:“你就是那栋楼盘的物业公司的?”他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这件事『情』是我们管理不善……下午的时候我们正在二楼进行装修,手下人违规工作,结果不小心把一个花盆从楼上掉下去了……嘿嘿,这个实在是对不住了。

这样,您的医疗费用,我们会全权负责的!只不过,这件事『情』,就没必要宣扬了吧……”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心里有些不太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会如此。

大概是看我不说话,对方认为我不肯同意,他犹豫了一下,咬牙道:“这样吧,陈先生,我们不仅支付你的全部医疗费用,对于您的误工费,我们也会一力承担……还有,如果您还有其他的什么条件,也可以提出来……这个,只要不太过分的要求,大家都可以商量嘛……”这下轮到我意外了……还有这么好的事『情』?看现在的『情』形,根本就是这家伙把脑袋伸出来让我宰吧?的确,我受伤应该是他们的责任,可是也没必要表现得这么软弱吧?我脸上不动声『色』,心里飞快的转动念头。

“一万。”

这家伙看我还是不说话,一咬牙一跺脚,报出了一个数字:“除了您的医『药』费之外,我们愿意赔偿您一万元的误工损失费,您看怎么样?”还没到底价!我忽然心里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清了清嗓子,用一种从容不迫的语气道:“这个么……你看看我的脑袋……好好的被剃光了头顶的头发!这走出去,别人还不认为我未老先衰?这种形象,你们让我怎么出去见人?拜托,我还要泡MM的,现在这个形象,人家多半都会认为我是『脱』发!没有MM会愿意和一个『脱』发男『交』往的!”这家伙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汗,吸了口气:“两万!多出来的一万,算是我们给您的形象损失费。”

“还有今后,我的脑袋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哦……万一将来有个头疼脑热的,或者脑震荡什么的,我还要不停的来医院复诊……唉,你也知道,这个人脑的构造是很复杂的……”“……三万!我们再加一万,算是对您今后医『药』费用的一种延伸。

可以了吧?”我叹了口气:“还有我的衣服……您也看见了,我的衣服上都沾了血!唉,我这可是世界名牌啊,质地和面料都是一流的,染上了血,洗都洗不干净的……”这家伙恨恨的撇了一眼我身上的“世界名牌”,咬牙道:“可是……我看您的这套衣服,似乎越看越像工作服……”说到这里,忽然看见我脸『色』沉了下来,他不敢再犹豫,赶紧道:“好!我再加五千!算是赔偿您的衣服……”我又叹了口气,这家伙一听我叹息,脸都绿了,苦笑哀求道:“陈先生,您别叹气了……您再叹气,我都要哭了……头上被砸了一下,就砸出三万五千块来。

这样的事『情』,换做是我,我都愿意天天被砸一次的。”

差不多了。

我知道没有什么油水可榨了,准备见好就收。

忽然,心里又想起一个事『情』来,脸上露出亲热的微笑:“对了,你们物业公司手下负责的,恐怕不止那一栋楼盘吧?事『情』是这样的,我最近正好想租一套房子……”足足过了半个小时,这家伙走出我病房的时候,满脸晦气。

而我则躺在病『床』上愉快的舒了口气。

最后我开出的条件,他答应帮我在他们公司附近的楼盘里找一套房子租给我使用,租金不得高于市面平均价格的三分之二。

同时还答应了免除我一年的物业管理费,停车费,清洁费等等一切费用……最后我才和他签了一分把这件事『情』『私』了的简单协议。

其实我心里还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家伙会送上门来愿意给我宰……在我的印象中,所有的物业公司,都是牛气哄哄的。

后来我才知道:今天我去的那个楼盘刚刚竣工不久,正在全力招商。

如果这个时候爆出新闻,有人在大门口受伤见血……对这个楼盘的招商是非常不利的。

现在很多商人都很『迷』信,尤其是开业不久大门口就见血……这样的事『情』曝光出来,恐怕很多商人都不会再考虑租这里的写字楼了。

摸着依然还在疼痛的脑袋,我忽然想起了那个疯子给我的戒指。

被砸了一下见了血,却莫名其妙发了笔小财,还解决了我的住房问题。

这到底算是走运呢,还是倒霉?`【你不砸票我惨叫,你不收藏我撞墙……】`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