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十二章 【没人反对吧?】

第十二章 【没人反对吧?】【放心啦,绝对一天两章,晚上还有一章的!】一号包间是金壁辉煌夜总会里最大的一个豪华包间。

在平『日』里,这里通常是不开的。

只有遇到很有来头的客人,我们才会把包间清理出来。

当然,我们内部开会,一般也设在这里。

和往常一样,我坐在最中间的沙发上,今晚夜总会里的四个主管都到齐了,除了阿强之外,另外两个主管就坐在我身边。

虽然大家平『日』里不说,但是都心知肚明,这里虽然有四个主管,但真正的话事人是我。

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我是欢哥的人。

看看人都到得差不多了,四个带服务员的领班坐在左边,四个妈咪坐在右边,还有两个管后场仓库和厨房的,也被拉来了。

阿威黑着一张脸,站在我身边,一双满是老茧的手不停的在裤子上蹭来蹭去。

他当年也是个很『硬』的家伙,因为打架把人打成重伤坐了两年班房,后来因为表现好放出来了,手下『硬』的很。

脸上还有一道伤疤,是被刀子刮出来的。

原本这家伙平『日』里就算微笑,看着都像是屠夫的狞笑,现在黑着一张脸,更有些吓人。

几个妈咪都不敢正眼看他。

我故意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手里夹着香烟,面前桌子上放着一瓶啤酒,眯着眼睛,也不说话。

另外两个主管进来的时候想和我打招呼,看我脸『色』不善,都下意识的把话咽了回去,不声不响坐下来闷头抽烟。

十分钟后,小凤和阿强两人才进来。

看见气氛有些沉闷,小凤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不过她都是***场上滚过来的人了,立刻挤出一丝笑容来,扭着腰走到我身边,笑道:“哎哟,小五哥,你今天不是休息么,我还和几个姐妹说了,晚上要去看你呢。”

我抬起眼皮,冷眼瞧了她一下,她被我冰冷的目光刺得退开半步,眼看我面『色』『阴』沉,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然后悄悄坐下了。

阿强缓缓走到我身边,我看出他脸上的镇定九成是装出来的。

他『屁』股刚贴上沙发,我冷不丁的开口了:“谁让你坐的?”“啊?”阿强有些心虚的看了我一眼。

我缓缓坐直了身子,就任他这么矗在这里,然后压低了嗓门,缓缓道:“今天开会,想必大家都很奇怪。

场子一直生意不错,这是大家的功劳。

公司也从来没有亏待过大家,这点大家心里也应该明白。”

说到这里,我飞快的看了阿强一眼,一双眼睛眯了起来,故意用一种淡淡的语气道:“大家要赚钱,公司要发展,一切都要讲规矩。

破坏了规矩,出了事『情』,大家都会受到影响,这个道理,不用我小五多说,在坐每个人都明白吧。”

说到这里,我已经坐直了身子,双手撑着桌子,用一种俯视的目光看着众人。

qUAnbEn5.Com全本、网

所有人都面无表『情』,而其中有几个在这里时间久的,熟悉我的人,眼神里露出几分惧『色』。

“好,既然大家没有异议,那我就直说了。”

我看了坐在靠近门口的一个带着眼睛面『色』白皙的年轻人,道:“阿看,你是管公司财物的,我要您做的东西,你带来了吧?”阿看点点头站了起来,拿过一份东西递到我面前。

他是公司的财务,专门管帐的,如果说公司里谁和欢哥最近,除了我之外,就算是他了。

我拿起手里的东西,看了一眼,用冷冷的语气念道:“上个月,有人用职务之便,报公司花帐报了六万多……好大的手笔啊!”我看了阿强一眼:“强哥,你解释一下吧。”

阿强已经完全反应过来了,明白今晚这场面是针对他,他毕竟也不是才鸟,脸上略微慌乱了一下,就掩饰过去了,提声道:“小五,你凭什么这么问我?大家都是公司的主管,我签单多少,报帐多少,也不用你过问吧?再说了,主管都有签单的权力,你就没有?”我哼了一声:“我有!我上个月签单不比你少,我一共签单报帐有五万多。

可是我都是签给了大客户,其中签给马老板就有一半多,可是马老板上个月在公司一共扔了四十多万下来!你呢?阿强,你的客户上个月销售了多少?四万都不到!”阿强脸『色』有些白了,不过他立刻回过气来,喝道:“小五,你这是摆明了挑我『毛』病!我上个月签单是多了点,那也是为了讨好客人,客人高兴了,自然下次就会来捧场!这个道理也不用我多说了!你想对付我,不用摆这么多花花道道的!我知道你是欢哥的人,可是这家场子,也不是欢哥一个人的!不是你小五就能只手遮天!”听着他的话,我脸上非但没有怒气,反而一分一分露出淡淡的笑容来,缓缓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阿强吓了一跳,不过看我只是拍他肩膀,没有其他动作,就没有躲闪。

“很好。”

我笑眯眯道:“强哥,你说的没错,我今天就是要对付你。

不过你都说错了一点,我并不是要只手遮天。

我小五的手也没那么大!不过我今天都说得很明白了,在公司做事『情』,都要讲规矩。”

我把手里的那份帐单轻轻放在他面前,低声道:“签单的事『情』,回头我们再慢慢算,现在我再问你一件事『情』。

上个月,场子里有人开‘嗨包’,这事『情』没错吧?”阿强脸上表『情』一僵!“嗨包”是一种简称,意思一般是指有人带着摇头丸,到夜总会里开包间,然后叫了几个小姐,关上门一起磕『药』,玩儿『淫』乱派对。

这种事『情』,很多娱乐场子里都有,尤其是一些不太入流的小迪厅和低档次的夜总会。

不过一般档次稍微高一点的地方,都拒绝客人来玩这个。

原因是,这种“嗨包”是警方严厉打击对象,而且本身很危险!本市就曾经有过在集『体』磕『药』开『淫』乱派对中,有人磕『药』过量导致死亡!而喜欢磕『药』的人,一旦玩疯了,根本就没有自制力的。

况且,这么危险的事『情』,我们开夜总会的,也不能多赚什么钱,还要凭空担这么大的风险,所以现在很多高档的场子,都不会允许客人进来磕『药』。

大家老老实实做生意,已经足够赚了。

在我们的场子里,欢哥就曾经立下规矩,不沾摇头丸,不沾白粉,这两样东西,虽然很来钱,但是这钱赚得太烫手。

而且当小姐的,也大多不愿意陪客人磕『药』……是人都知道这东西一旦沾上,祸害无穷,『毒』品这东西一旦沾上,轻则倾家荡产,重则家破人亡!阿强眼珠转了转,咬牙道:“小五,你别冤我,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

我知道,他是死撑,不过我的确没有证据,因为开嗨包的那几个晚上,我都不在。

而且参与的小姐都是小凤手下的,慑于小凤和阿强的『淫』威,也没有人敢说出来。

我前段时间也是太过松懈了,居然场子里出了这些事『情』都没有察觉!幸好,还没出什么乱子。

我依然面含微笑:“强哥,我的确没证据。

不过我们又不是警察,不是什么事『情』都非要证据不可的。”

我脸上依然带着笑,却忽然一把拧住了他『胸』口衣襟,用力把他往下一拽!同时膝盖顺势往上猛力往他脸上一顶!阿强惨叫一声,脸上顿时爆出一团血花,整个人软了下去,双手捂着鼻子。

我把他拎了起来,旁边阿威走上来,抓住他的双手摆在桌面上,把手指一根根放直。

阿强拼命挣扎,可是在五大三粗得阿威手下,却并不比一只待宰的『鸡』更有效果。

我拍了拍阿强放在桌面上的一只手掌,轻轻吸了口气,拿起酒瓶,一头砸了下去!阿强仿佛杀猪一样惨叫一声,我面『色』不变,手里抓着酒瓶,又狠狠砸了下去!“我再问你一遍,开嗨包的事『情』,有没有?”阿强只是惨叫,却顾不得说话。

我笑了笑,手起瓶落!“强哥,我等你话呢,有还是没有?”我的语气柔和得简直没有半分杀气,说完,又砸了一下。

桌面上阿强的一只手掌已经血『肉』模糊,鲜血横流!周围坐的一圈人一个个都面如土『色』,其中几个虽然眼中有几分不忍,不过都不敢说话。

坐在这里的,都算是场子里的管事人,都不是普通人,类似的场面,他们也不是没见过。

我手里的酒瓶砸到第五下,阿强已经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身子软得好像一滩烂泥:“……有,有有……”我耸耸肩膀,看了看众人,笑道:“大家看,我都没有冤枉他吧。”

说完,我又抬起酒瓶狠狠砸了下去,伴随着阿强的惨叫,我脸上露出一丝狞笑:“那么,我听说你有强逼手下公主下水,是不是真的?”“有!有有!”阿强脸上鼻涕眼泪全部都流了出来,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小五哥,你……饶……了……我吧!”我摇摇头,和颜悦『色』道:“阿强,不是我不饶你。

公司的规矩,是欢哥定下的。

谁也不能坏了规矩,坏了规矩,就要受到惩罚!这个道理,你进来第一天就该明白的。”

说完,我举起酒瓶,重重拍在他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酒瓶碎裂,碎玻璃四射,酒水混合着他头上的鲜血眼泪鼻涕,滚滚流下。

我喘了口气,示意阿威等人松开他,阿强已经无力动弹,软软的滑倒在地上,连哼都哼不出来了。

我飞快的擦了擦刚才飞溅到脸上的几滴血珠,顺手拍了拍衣服,然后从阿威的手里接过递来的一枝香烟,点燃,先吸了一口,这才缓缓的坐了下来,看着众人,淡淡道:“今天的事『情』,就是这样了。

各位,不是我小五心狠。

只是怪他坏了规矩。

我说了,我不是只手遮天,但是有人坏了规矩,就要小心自己的手!如果让我知道有人背后做什么小动作……”我说到这里,故意深深看了小凤一眼,小凤脸『色』煞白,身子抖得仿佛打摆子一样,然后才缓缓道:“那么就不要怪我小五翻脸不认人了。

至于逼手下『女』服务员下水的事『情』,我说了,如果人家自己愿意下水赚钱,我不管。

如果是用其他手段强逼么,哼,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谁惹下了麻烦,公司就会找谁!大家做生意赚钱,和气生财,别弄得都不开心,就不好了!”顿了顿,我脸上才重新露出笑容:“都是公司的人,只要好好为公司赚钱,守公司的规矩,那么公司就一定罩你。”

随后我站了起来,笑眯眯的看着众人:“我的话说完了,大家……没人反对吧?”【唉,推荐票稀少啊……恳请大家浪费几秒钟时,点击几下鼠标,砸砸票嘛……】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