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四十七章 【周荆的邀请】

第四十七章 【周荆的邀请】

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一件事『情』比你看见一个『女』人的裤子上有“那个”侧漏出来的印记还要更尴尬……那么就是我现在遭遇的这种『情』况了!

仅仅是一层隔板,距离甚至不到半米!就在隔壁的洗手间隔间里,清晰的传来男人『女』人嘶声喘息,男人粗重的低吼,『女』人的呻吟……

甚至两人的动作过于『激』烈,把隔板撞得砰砰直响!

我和仓『玉』几乎完全僵『硬』了,仓『玉』脸上的表『情』仿佛都快哭出来了,一张粉脸红得几乎就要渗出血来。不知不觉,她死死的抓住了我的手臂,原本的动作仿佛是为了推开我,保持两人的距离。

可是不知不觉中,她越抓越紧,眼睛里也闪过越来越异样的目光。

“金~!快~!快~!”

“A~~~~”

“O~~~~”

“E~~~~”

(以上并非英文,请按照汉语拼音发音自行想象……)

上帝作证,原来我感觉金部长身边的那个『女』明星看上去挺娇弱的,似乎很安静的样子,却没想到居然是一只如此疯狂的“小野猫”!

仓『玉』拼命屏住呼吸,生怕发出一点声音,她瘪得很辛苦的样子。

老实说,足足二十多分钟过去了,旁边的那对男『女』却似乎没有停止的迹象……我几乎从传来的声音,就可以想象到,这两个家伙看来很有经验!他们一定是那种喜欢追求刺『激』的人,大概常常在这种场合偷『情』,所以两人绝对是充分利用了厕所里狭小的空间!

因为我从他们发出的声音,可以判断出,这两个家伙换了好几种姿势……至于具『体』的,可以参照很多『日』本A片……

二十多分钟内,因为身『体』不敢动,生怕弄出一点声音,保持一个姿势站了二十多分钟,仓『玉』似乎身『体』有些发软,有些力气不支,忽然脚下一软,就要跌倒。我赶紧伸出手臂环住她的腰。仓『玉』吓了一跳,瞪了我一眼,我赶紧拉住她的手,在她的掌心用手指写道:“我怕你跌倒。”

她的目光这才稍微柔和了一些。

终于,隔壁的声音渐渐停息下来,再一声仿佛老牛一般的粗重喘息之后,一切终于平静下来……

然后是衣服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纸巾……上帝,我竭力不让自己去想他们拿纸巾擦什么地方……

然后是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对话,尽管我并不想听,可是那些话仍然传入耳朵里:

“哦,亲『爱』的你真是太棒了!刚才我还一直担心,怕有人会进来。”

“晚会才刚开始,这里暂时不会有人来的,不过你这个小荡妇,今晚居然没有穿内裤哦!”

……

…………

我竭力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旁边那对男『女』终于整理完毕,然后一先一后的走出了洗手间。

我实在忍不住佩服这个金部长了!他显然是一个偷『情』老手,居然还从容的在水池边洗了洗手,还用整理了一下头发,这才从容的出去。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要知道,这里可是『女』厕所啊!!

终于,就剩下我和仓『玉』两个人了。我才感觉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仿佛空气的温度都上升了不少。仓『玉』垂着头,似乎不敢看我,忽然咬牙恨恨道:“禽兽!他们一定要在这种地方……做……做……”

我故意压低声音笑道:“这是一种特殊嗜好。”

仓『玉』横了我一眼。我咳嗽了一声,苦笑道:“对了,仓『玉』,你刚才要对我说什么来着?在他们两人进来之前?”

仓『玉』似乎有些恍惚,眼神里有些茫然,努力想了想,涨红脸摇摇头:“算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只是要你小心点,你最好不要打方楠的主意!”

我笑了笑:“你放心,她只是我的老板。”

“哼!”仓『玉』语气有些不悦:“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两人……嗯,算了。”她看了我一眼:“也许我介绍给你这份工作,是一个错误。”

我倒是没在意这些东西,忽然问道:“那个周荆……就是……”

不等我说完,仓『玉』已经点头:“是的,他是上面派来的,现在已经接手了这里的一切。我想就算我不说,你也应该猜到的,他在组织里,和欢哥是对立的。”

“欢哥现在在哪里?”这是我很关心的。

“不知道,好像是去东南亚了,组织里派他去做另外的事『情』。暂时来说,他的策略是韬光养晦。现在我们『处』于劣势,还是不要张扬的好。”

我眯起眼睛:“你刚才说‘我们’,你也是欢哥的人,对吧。”

仓『玉』横了我一眼:“你以为呢?不然的话,我为什么要这么照顾你?还给你请『私』家护理,为你找一份工作!”

我点点头:“你是欢哥留在这里的一个钉子?”

仓『玉』哼了一声,忽然她脸上浮出一片红晕,咬牙低声道:“你、你的手!”

“哦!”我发现自己的手臂还搂着她的腰,赶紧松开,仓『玉』似乎呻吟了一声,身子晃了晃:“我的腿麻了。”

我忍着笑:“你要不要在这里坐一会儿?”

“哼!”仓『玉』有些恼羞成怒,不过她毕竟不是普通『女』人,随即就冷静下来了:“我先出去,你在这里。免得有人看见我们一起……我出去之后,你等几分钟才出来。”

说完,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深深吸了口气,推门出去。

我运气不错,走廊上没有人,等我走进宴会厅的时候,音乐已经变化成了稍微轻快一点的舞曲,有些类似小拉那种风格的。

仓『玉』已经回到了座位上,方楠依然坐在那里。让我惊讶的是,她们两人正在和人聊天。

对方则是金部长和他的那位『女』明星!

我走过去的时候发现仓『玉』明显有些魂不守舍,眼神到『处』飘,始终不敢落在金部长的身上。大概是刚才厕所里的一幕给她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吧!

金部长神『色』很镇定,一身得『体』的西装,一看就价值不斐,而他的那位『女』明星,则穿着拽地的长群,容光焕发的样子,双颊略微有些『潮』红。我心里恶意的想:这『女』人大概是被滋润得很好吧……

看着她那紧窄的长群,我忽然想起了刚才偷听到的那句话……

这『女』人今晚没穿内裤……靠!

“嘿!我们的『赌』神回来了!”看见我过来,金部长立刻大笑着站起来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脸上表『情』丝毫没有任何不妥,仿佛老朋友一样和他寒暄了两句,坐下之后,我看了一眼他的『女』伴,微笑道:“您今晚很漂亮。”

『女』明星笑了笑:“谢谢。”

老实说,听着她略微有些沙哑的嗓音,我心里却忍不住在回想刚才这个『女』人一边呻吟一边大叫:“用力”的那种声音……

“陈『阳』,昨天晚上我一直在想我们打牌时候的事『情』。”金部长笑道:“老实说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你这么厉害的『赌』术高手!我刚才和方楠还在谈起你,我们找个机会好好再切磋一下如何?我会找两个高手和你好好打一场。那场面肯定很有趣的。”

我含糊应付了两句,仓『玉』却看了我一眼,笑道:“陈『阳』,我都不知道,你居然是一个『赌』术高手?”

仓『玉』是看过我打牌的,至少那天晚上在『赌』场里的一个多小时,是她陪着我输光了那些筹码。

金部长明显是一个很豪爽的男人——老实说,其实我对于他刚才在厕所里偷『情』的事『情』并不太反感。

大家都是男人嘛,有的时候,很多事『情』心照了。凡是男人,偶尔都会有些刺『激』的『性』幻象,这家伙胆子挺大,很有个『性』!

不过仓『玉』却似乎有些『情』绪不高,完全是『处』于礼貌的姿态。看上去这位金部长也是『赌』场的常客,也认识仓『玉』。

过了几分钟,周荆走了过来,仓『玉』立刻站立起来,介绍了一下双方。

这次我又察觉到了一些微妙的东西。

金部长对这位『赌』场的新当家人,似乎不是那么热『情』,只是简单的说了两句,然后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我身上,我们约了找时间一起再打球,我答应教他打牌,而他则愿意教我打桌球。看着我们热烈的聊天,周荆脸『色』很平静,丝毫没有被冷落的不满。

直到过了会儿,金部长起身告辞,我站起来和他握手,然后趁机在他耳边低声道:“老兄,你的衬衫领子上有唇彩!”

“哦!”他眉『毛』一扬,却并没有慌张的举动,只是飞快的抽出一张纸巾,假装擦额头的汗水,然后顺便把衣服领子那里带了一下,一切动作行云流水,潇洒之极!

我再次肯定了心中的猜测:这家伙看来常常偷『情』,经验充足!

“谢了,老弟。”他对我挤了挤眼睛,然后携着『女』伴离去。

我知道,我已经和这个家伙建立了一定的良好关系。

有的时候,男人之间的友谊,就是这么简单。

周荆忽然看着我笑道:“陈『阳』,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休息室里抽支雪茄?这里感觉有些气闷,我想『女』士们应该不会介意的。”

他想干什么?

我先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后我立刻露出笑容:“求之不得。”

周荆已经站了起来,他耸耸肩膀,笑容优雅:“『女』士们,先失陪一会儿。”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