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六十九章 【强抢民女】

第六十九章 【强抢民『女』】我们一路开车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军人俱乐部,这地方在南京相当有名气。

一般来说,这里是附近省市最大的图书市场,无论是各种市面上正流行的书籍,还是一些港台版本的杂志,这里基本上都能淘到,俱乐部里面有一栋大楼,弄得好像大型商场一样,全是书商的摊位,从诸子百家到主旋律著作,还有什么教学教材,小说杂志,金庸古龙到现在流行的网络小说,这里算是应有尽有……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全是盗版。

一般『情』况下,很多中学生都会跑到这里来淘最新的台湾言『情』小说,还有一些『日』本的漫画,什么猎人海贼王之类的,每天下午都能看见一溜一溜的学生在这里进进出出。

当然,那些书商在台面上放的大多都是正版书,可如果你过去悄悄问一问,价格谈好了,就会有人跑到后面仓库去把你要买的书给你拿出来。

我之所以对这里还算熟悉,是因为阿泽曾经带我来这里买过两套香港的《龙虎豹》除了小说漫画之外,这里周围还有一排大大小小的音像店。

兜售各种光碟,游戏地,音乐的,电影的。

写真的,应有尽有,自然不用说,也都是盗版地。

这些音像店就和五星家电商场隔着一条小过道,常常有人买了一套家庭影院之后,就跑到这里再淘上十几张盗版美『国』大片回家。

而同时,这里还有几家小餐厅,小酒吧,另外还有一家本市著名的练歌房。

当然,整个军人俱乐部在学生群『体』里最著名的。

则是这里有一家曾经是全南京市最大的市内溜冰场。

溜旱冰这种活动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在中『国』曾经风糜一时,据说是中学生阶级的年轻人最喜欢的一种娱乐活动。

那个时候军人俱乐部里的“长城”溜冰场每天都『处』于爆满状态。

平时一对对小鸳鸯都趁着溜冰的时候,堂而皇之的手牵手来回晃悠,当然,也有很多小太妹小混混在这里打发时间。

这个地方算是鱼龙混杂,时常都有一帮帮十几岁『毛』还没长齐全的小年轻大打出手,甚至动刀都有,溜冰场地后面一条小巷子里。

经常成为“摆场子”的最佳场所(摆场子:南京话,意思是双方带齐了人马群殴)。

总而言之,就一个字:乱!一个溜冰场里,都被迫养了几十号保安!否则根本就镇不住场面!不过现在溜冰地风『潮』早就过去了,现在的年轻人也渐渐不再流行这种娱乐活动,可是长城溜冰场作为南京市小年轻们的聚集场所却依然保留了下来,生意也还算不错。

我们开车进军人俱乐部的时候,门口有些拥挤,等我们开到练歌房的时候。

门口的停车位已经满了。

几辆妆饰得花里胡梢的艇王摩托车横在汽车停车位上,很嚣张地样子,车身上镶了很多改装上去的花花绿绿的车灯。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几个年轻小杆子围在旁边抽烟。

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嘴巴里说着嚣张的粗口,不时的对着走过的漂亮MM吹口哨。

让我注意的是,我看见倪朵朵的其中一个同学正站在这几个小杆子地身边,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神态有些献媚的样子,手里捧着一盒香烟。

这是一个看上去最多十七岁地小子,穿着校服,头发弄得乱七八糟好像鸟窝一样,我示意乔乔停车,然后对说:“你找地方停车,我到练歌房大厅里等你们。”

说完我先开门下车了。

走过那几个小杆子,眼角瞟了倪朵朵的那个同学一眼,仿佛听见他用讨好的语气道:“大哥,今天我带了她们过来可费了不少力气……”我微微一皱眉,快步走进了大厅。

大厅了全是年轻人在晃悠,还有从一个个包间里传出来的鬼哭狼嚎一样的歌声,我走到柜台前,问里面的一个穿着廉价旗袍的『女』服务员:“有几个穿着校服的,进了哪个包间?”服务员愣了一下,面带难『色』:“先生,这个我不清楚……”我打断她:“就在刚才,应该有四五个人,都穿着校服,有男有『女』,是中学生打扮,其中有一个爆炸头,应该很好认的。”

服务员皱眉:“先生,您要找朋友的话,可以自己打电话给她们……”我有些不耐烦,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粉『色』大钞票压在柜台上推了过去:“她们在几号包间?”“三一九,三楼左边第二间就是。”

服务员飞快的伸手在柜台上一扫,然后顺势就把钞票扫了回去,不动声『色』的飞快说了一句。

“好,你给我开个包间,我要她们隔壁的一间。”

服务员有些异样的扫了我一眼,大概感到我这个人很古怪吧,不过我看我一脸冷淡的样子,她也没说什么,飞快的给我开了单子,我『交』了钱回到大厅门口等阿泽和乔乔。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口哨,乔乔和阿泽两人昂首走上台阶推门进来,乔乔还回头对着外面竖了一个中指。

“怎么了?”我问。

乔乔一脸不屑:“几个小杆子,对老娘吹口哨。”

我笑笑,没说什么。

这种事『情』很正常的,换在平常。

这几个小杆子恐怕就贴上来了,大概是看乔乔和阿泽两人穿着打扮都不像普通人,还是开车高档车来地,所以才没轻举妄动吧。

我们上了三楼。

进了包间,进门之前我悄悄在外面看了看隔壁的包间里面。

包间的大门是花『色』玻理,看得不太真切,不过里面隐约有四五个人,从穿着上看正是倪朵朵那帮同学,隔着门就能听见里面传来震天价响的劲爆音乐,包间里灯光调暗了,好像这帮人在跳舞。

“陈『阳』,我们就在这儿傻唱?”乔乔扬眉:“我可有『日』子没K歌了,这儿有什么意思啊?”阿泽却不管这么多。

随便点了首歌拿着话筒就开始嚎叫。

我拉着乔乔坐在我身边。

我坐地地方靠近门口,这里的包间都是凹形的。

从我坐的地方,可以正好看见隔壁包间的大门,倪朵朵那里包间有人进进出出,我都能看得见。

我点了枝香烟,低声道:“先坐着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自己找乐子呗。”

乔乔翻了个白眼:“切。

早知道今天不跟你出来了。

陪你晃了一个上午了,没泡到MM,尽开车给你当司机了。”

我陪笑:“行了,就当帮朋友了……老实说我是找你们陪着给我壮胆的。

我没和这种小姑娘打过『交』道,而且你是『女』孩子,说不定有些事『情』要你帮忙了。

一会儿那个小姑娘出去上洗手间的时候,你帮忙跟着她,我刚才在外面听到她的一个同学和几个小混混说话,可能会有什么事『情』。”

乔乔一下眼睛就亮了:“有事?那还差不多!怎么了?今儿我们要在这儿开打吗?”我看了她一眼。

心想也就这个疯丫头的生冷不忌的『性』子了,听见打架眼睛就放光,唯恐天下不乱地地模样。

看她这模样,就恨不得上房揭瓦了。

坐了会儿,我看见隔壁走进了几个人,正是刚才在门口看见的那几个小混混和倪朵朵地那个同学。

随后隔壁的音乐声又更响了几分,时不时还传来几声呼哨声音。

我坐着喝了杯可乐,就看见隔壁门推开,倪朵朵和两个『女』同学走了出来,我立刻对乔乔说:“你去吧,你在洗手间里弄点『情』况,别让她们太快回来。

我要办点事『情』。”

“弄什么『情』况”乔乔瞪着一双杏眼看我。

“唉,那还不简单?随便你发挥嘛!和她们搭讪,调戏调戏小MM。”

我满不在乎道:“你平时不都是这么做的么?”“靠!就这个几个小妞?”乔乔一脸不屑:“看不上眼!我乔大小姐也不是什么『女』孩都看得上的!切!我是宁咬仙桃一口,不吃烂梨一筐!”我叹了口气:“妈的,为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泡个MM嘛?又不是要你勾搭男人!上次我不是还帮你装黑社会吓那两个玻理么?”乔乔无奈:“算你狠,就当我还你那份人『情』了。”

说完乔乔起身跟了出去,我又推了阿泽一把:“别愣着啊,你也去。”

“我?”阿泽苦着脸。

“她们三个人,我怕乔乔一个人搞不定,你去帮忙,你对『女』孩不是最有一套么?”阿泽还想拒绝,我已经飞快道:“大不了下次你家里安排你和同『性』恋相亲,我也帮你一把就是了。”

说完我已经把他推了出去。

等阿泽出去了,我把音乐声音关掉,走到门口,头贴在墙壁上听隔壁的声音。

这种低档练歌房里包间的装修都是廉价地隔板,隔音效果很差的,隔着墙板就能把隔壁的声音听个大差不差的。

正好隔壁的音乐也关掉了,我音乐就听见里面有男人说话的声音。

“老大,行不行啊?这样会不会惹麻烦?”我听出这是倪朵朵的那个男同学的声音。

“你要是怕就他妈滚蛋!”一个恶声恶气的声音低声骂道:“妈逼地,不就是几个小妞嘛,你他妈以前没干过啊!”“可是……倪朵朵那个小盼西(注:盼西,南京话,就是小妞的意思)好像有点背景的!”倪朵朵地同学有些犹豫:“以前有人打她的主意,结果后来几次都被人海扁了一顿。

还有一个家伙给打断了一条腿呢。”

“废什么话!”另外一个声音嚣叫道:“不就是一个小中学生么?老子就不信她有什么背景,上了再说!”那个恶声恶气的声音忽然笑了笑,下面的声音有些猥琐,大概是压低了声音说话。

听上去有些模糊:“老子……拿了……西班……苍蝇……六颗……Hi大了……带走……”我越听心里越火大,虽然听地不是很完整,却大概明白了里面的意思了!这几个家伙大概是准备下『药』把倪朵朵『迷』翻了带走,至于“西班牙苍蝇”这个名字,我当然是熟悉的,这是一种催『情』『迷』幻『药』,很多小混混都用这种『药』物在迪厅里面泡MM,那种小太妹晚上在迪厅里面喝多了,瞧瞧给她们下一颗『药』,然后『迷』昏了之后。

想带到哪里就带到哪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别说被『迷』『奸』了。

被轮一遍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把香烟掐灭了,然后顺手拿起桌上的一枝啤酒瓶推门出去。

推开隔壁的房门,就看见沙发上坐着那几个门口见过的小混混,一个个撇着腿,吊儿郎当的抽着烟,房间里烟雾缭绕,雾气蒙蒙。

我一眼就看见桌面上放着一个半透明的塑料小包包……这东西我见多了。

当时我心里一股火腾就上来了!几个小混混忽然看见我这么个陌生人推门进来,都是愣了一下,不过立刻的,其中一个反应最快地已经飞快的把桌上地那包『迷』幻『药』抢着收了起来,坐着最靠近门口的一个家伙已经站了起来,恶声恶气的喝道:“干什么!你跑我们包间里来干什么!出去出去!!”说着走过来就要推我。

我一只手负在身后,提着啤酒瓶,面无表『情』嘴里随意敷衍:“哦,我走错门了。”

眼看那个家伙手到了我面前。

我猛的伸手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另外一只手里的啤酒瓶用力就砸了下去。

砰!这家伙哼都没哼一声,当场就软了下去。

其他几个小混混一下全跳了起来。

“『操』你妈!”我满脸煞气,一把揪住最先冲到我面前的一个家伙,抓住他地头发把他往下一按,同时抬膝盖,一个膝撞下去,这家伙惨叫一声,捂着脸就倒了下去,脸上鼻涕鲜血眼泪混成一团,这时另外两个小混混居然从腰间掏出刀来了!我靠,现在的小混混真不得了,出门在外居然随身都带家伙了!我心里稍微感慨了一下,对面一个看上去最瘦的家伙已经一刀捅了过来。

我侧身让了一下,夹住他的手臂,稍微一用力,就把他的关节卸掉了,然后一拳砸在他的下巴上面,这家伙疼得当场“翱”的一嗓子,可是一条手软绵绵的垂着,另外一只手却也不知道是该捂脸还是捂胳膊,我顺手抄过他丢掉的刀,然后指着剩下地两个家伙,喝道:“来啊!”最后两个混混有些胆怯,看我举手投足就收拾了三个家伙,脸上都有些惊慌的模样,手里拿着刀子,却有些犹豫不敢上来。

而倪朵朵的那个同学,则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这种小混混,我早年混地时候见多了,都是欺软怕『硬』的土狗。

你比他们狠,他们就软了,他恶,你别他们还恶!然后就可以随便捏他们!我随手丢掉手里的半截破啤酒瓶,根本不理会面前拿刀的两个家伙,走到墙角一把拎起了倪朵朵的那个同学,直接把他从墙角拖了过来,看着他吓得鼻子眼睛缩成一团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恶心,抬手一个巴掌“啪”的一声就扇在他脸上,一巴掌就把他的鼻血都打出来了,我不解气,正正反反七八个耳光掴了过去,这家伙开始还想抬起手护住自己的脸,结果我一瞪眼,喝道:“不许躲!”他吓得身子一软,连动都不敢动了。

我几个耳光打完,这家伙已经满脸鲜血,两边腮帮子高高肿了起来。

我丢下他,看着两个拿刀的小混混,他们依然满脸惶恐,不敢上前,其中一个身子都有些发抖了。

“拿刀?”我轻蔑的骂道:“给你把『枪』又怎么样?”这是地上地那个挨了我一啤酒瓶子的家伙动弹了几下。

似乎要爬起来,我冷笑一声,走山上对着他的背后就一阵猛踩猛踢,踢得这个家伙又痛又叫。

在地上打滚,然后才饶过了他。

那两个拿刀的家伙始终不敢动,就这么看着我殴打他们地同伴。

直到我停手了,其中一个才怯懦的开口:“朋友……你……”我眼睛一瞪:“谁他妈是你朋友?”他吓得闭上了嘴巴,不敢说话了。

我目光『阴』沉,盯着两个家伙:“刚才是谁说,要上了倪朵朵的?自己站过来。”

两个小混混手里拿着刀,似乎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该怎么办,听了我的话赶紧都摇头:“不是我!”我上去一脚就先把一个家伙踢翻了,另外一个被我一瞪眼。

手里的刀也掉了在地上。

我拿刀指着他,冷冷道:“自己打耳光。

打!”“啊?”“打!”我眯着眼睛:“你不打,我来帮你打!”他在我的眼神逼视之下,沉默了几秒钟,终于抬起手……房间里传来啪啪的声音,我瞪了一眼刚才被我踢倒在沙发上的另外一个:“还有你!”这个家伙看上去年纪稍微大一点,大约有二十多岁,脖子上挂着一条金链子。

耳朵上穿着耳环,他看了我一会儿,忽然用惶恐的语气试探道:“你……我认识你……你是小五哥吧?”我眉『毛』一竖,眼神里有些凶光:“你怎么认识我?”这家伙吓得又往后缩了缩:“我……我表哥在金壁辉煌当保安的……你是金壁辉煌地老大……我见过你。”

“妈的。”

我上去又拎着他起来,一个耳光掴了过去,打得他不敢往下说了。

我这才往中间地桌子上一坐,手里的刀扔掉了,自己抽出一枝香烟,点上。

看了一眼那个自己扇自己耳光的家伙,已经停下来看我,我立刻一瞪眼:“我叫你停了吗?”他吓得赶紧抬手继续啪啪啪的打自己耳光。

两边脸蛋都打得红肿了,却不敢停。

我盯着那个认识我的家伙,眯着眼睛:“你认识我……那好,今天你们是不是要打倪朵朵的主意?”这时候就算是傻瓜也明白了我是为倪朵朵那个小丫头出头了,这家伙吓得头一缩,赶紧道:“不敢了不敢!我不知道她是小五哥你的马子,我再也不敢了!”“谁他妈是我马子!”我怒道:“告诉你!倪朵朵是我妹妹!你他妈再敢动她地心思,老子随时废了你,你信不信?”然后我伸手:“拿来。”

“啊?”他愣了一下。

我眼睛一瞪,没说话,他立刻会意,赶紧把怀里的那包『迷』幻『药』掏了出来。

我全部扔进烟灰缸,然后拿起桌上的纸巾擦了擦手上的血,扔进烟灰缸里,用打火机点燃。

火苗窜了几下,那包『迷』幻『药』随着纸巾一起烧掉了。

看着火苗,这家伙脸上露出几分心疼的表『情』。

我知道,这种『药』物价值不便宜,这么一小包最少价值好几百。

不过这会儿他当然不敢说什么。

我冷冷的吸了两口烟,然后随便在脚下的一个人的脸上按灭了,那个家伙原本躺在地上哼哼,被烟头一烫,立刻就是惨叫一声。

我已经自顾自站了起来,拍拍衣服,回头看了那个家伙一眼:“别让我再看到你了。”

他赶紧连连点头。

我又看了倪朵朵的那个同学一眼,正坐在地上捂着脸哭,我脸上露出恶心地表『情』,上去又一脚把他踢躺下。

老实说,我真想当场剁了这个小王八蛋……居然带着外人来祸害自己的同学!我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刚出去,就看见走廊上倪朵朵火气冲冲的跑了过来,身后却只有乔乔一个人跟着。

我们两人在走廊上朝了相,她愣了一眼,竖起眉『毛』喝道:“怎么又是你?你跟着我干什么?有病啊!”说完就从我身边快步走过,进了自己地包间。

我先看了看乔乔,乔乔苦着脸,做了个手势,那意思是:“不是老娘不努力,只是这丫头不是同『性』恋『爱』好者。”

我点点头:“阿泽呢?”乔乔翻了翻眼皮:“在后面呢,这妮子的两个同学被阿泽『迷』住了,今晚阿泽看来要弄一出双飞燕了。”

语气里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我想起那个脸上穿了很多环的『女』孩,不由得出了点冷汗。

这时候身后的包间里已经传来了倪朵朵的一声惊呼,我对乔乔点了点头,转身重新走进包间里,却看见倪朵朵勃然大怒就往外冲,看见我在面前,立刻对我吼道:“是你干你?!谁他妈让你打我朋友?你他妈谁啊!凭什么管我的事『情』?”我冷冷的看着她,等她一口气骂完喘气的时候,冷冷说了一句:“他们在房间里商量给你下『药』,你知道么?”……”倪朵朵愣了一下,眼神有些松动,不过随后却依然倔着『性』子骂道:“那也是我的事!我又不认识你!要你管我的事『情』?!”我根本不和她吵,然后弯腰一下就把她抱了起来,扛在肩膀上,这丫头吓了一跳,立刻大声呼叫起来,对着我的后背又捶又打。

只是她这点力气,就算再怎么挣扎又哪里能抵抗得了我?我扛着她进了包间,几个家伙看我进来,吓得连腿都软了,其中一个赶紧道:“刚五哥!我没刚才没说什么!真的没说!”我不理他:“倪朵朵的包呢?”几个人愣了一下,我有些不耐烦,又问了第二遍,这才有一个反应快的赶紧拿起一个书包递了过来。

我接在手里,转身出门。

对走廊上的乔乔打了个招呼:“先闪了。”

然后走到走廊的另外一头,却看见阿泽苦着一张脸,正在努力应付身边的两个妖怪一样的『女』孩,愁眉苦脸道:“我还有事『情』……先走了……哎呀,你别拉我啊……别乱摸……”我走过去,一把扯开面前的一个『女』孩:“阿泽,把车钥匙给我。”

阿泽愣了一下,看着我扛着一个人,大约有些意外,倪朵朵还在挣扎,我却浑然不理会,这丫头又叫又抓,我只当给我挠『痒』『痒』了。

反正现在是冬天,我穿的衣服厚,也不怕她咬我。

拿过钥匙,我丢下阿泽不管,一路走出了练歌房大厅,一路上人见到我扛着倪朵朵,都仿佛见了鬼一样,看着我满脸煞气,都远远躲开,门口负责拉门宾的服务员看着我走来有些犯傻。

我看了她一眼,微微笑了笑,语气平和:“我妹妹,小孩子离家出走,我带她回家。”

“哦!”她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有些理解的眼神看了看我,还很友好的帮我拉开了门。

我走到停车场,一路上倪朵朵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挣扎,在我后背上不知道捶了几百拳,我只当她给我挠『痒』『痒』,远远的拿车钥匙打开了汽车的电子锁,把倪朵朵先塞了进去,锁上车门,然后钻进驾驶座上,给她绑上安全带,看她还想挣扎,我冷冷喝道:“你老实坐着!再乱动,我就不客气了!别逼我用绳子捆你!”倪朵朵老实了一点,但是眼神依然桀骜不驯的样子:“你他妈到底谁啊!你喝海水长大的?管得倒宽!”我不理会她的挑衅,发动汽车,开出了军人俱乐部。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