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八十八章 【神啊,救救我吧……】

第八十八章 【神啊,救救我吧……】“这是什么?”方楠皱起眉头。

她身上套了一件很宽松的袍子,头发也吹干了,简单的挽了一个结,懒洋洋的垂在脑侧,使她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慵懒娇媚的味道,脸颊上的红『潮』还没有完全消退下去,一双眸子眼神有些躲闪,似乎不敢和我对视的样子。

她的目光落在了面前的茶几上,这是一张银行的存卡。

我叹了口气:“你还记得那次……我回家电梯事故入院之前的晚上,我们参加了的那个慈善拍卖会。

有两件东西,你放在了我这里,一件钻石『胸』针,还有一枚戒指,两件东西都是那个周荆拍下来送给你的。

原本你让我第二天还给那个周荆的,可是……后来那两样东西,我一直没有给你。”

方楠眼神略微慌了一下。

气氛有些尴尬,我们两人心里都明白,之后我住院,方楠来看了我的那一次,就匆忙走掉了,接下来我们就没有再见面……事『情』也就一直耽误下来了。

很明显,她是在躲着我。

至于原因,不说也罢了。

有些东西,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我看着方楠的眼睛,虽然感觉到她在目光闪躲,可是我依然用很诚恳的语气道:“现在我必须向你道歉,很郑重的道歉!因为那两样东西被我弄丢了。”

说到这里,我忽然心里慌张了一下。

老实说,这里面有一个关节不太好解释……也就是,我之所以肯定是那个电梯管理员偷窃了东西,是因为知道了他依靠戒指的作用中了大奖,并且随后就遭到了副作用的反噬……可问题是,这点我没法向方楠解释!不过方楠的心思似乎也没有放在这上面,她的眼神明显是散的,没有焦距,似乎在出神。

我咳嗽一声,她才回过神来了,看了我一眼:“嗯……什么?丢了……嗯,我知道了……”语气平淡,带着一点紧张和无措。

我低声道:“这卡里面有六百万,算是我的赔偿吧。”

“……”方楠愣住了,她眼神里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惊奇,仔细看了看桌上的那张XX银行的卡,然后抬起头来审视着我,轻轻咬了咬嘴唇:“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的?”随后不等我回答,她却又问出了一个更让我哭笑不得的问题:“陈『阳』!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去找仓『玉』了!这些钱是不是仓『玉』借给你的!”仓『玉』?和仓『玉』有什么关系啊!看着方楠眼神里那一丝毫不掩饰的酸意,我忽然有些无力感,这一丝眼神里的酸意,让我有些不敢往深『处』想……“不是。”

我挪了挪『屁』股,稍微坐直了一些:“这些钱是我自己的,嗯……准确的说,是我刚刚赚回来的。”

“怎么赚的?”方楠依然一副不信的眼神:“陈『阳』,你是给我工作的!你有多少收入,难道我还不知道么?”“我中奖了。”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我飞快的说了一句:“就在昨天,一共是八百多万,扣除税收,进帐六百多万,大部分都在这里了。”

“中奖?”方楠噗哧笑了,瞪着眼睛看着我:“你中大奖了?”“嗯。”

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很诚恳一些。

心里却有些荒唐的感觉……我明明说的是真话啊!“这个……方楠,我弄丢的那两件东西,价值多少我很清楚,那些东西,是我亲眼看着周荆花钱拍下来的,所以这钱我必须还给你。”

方楠还是摇头:“陈『阳』,别骗我!你到底哪来的这么一大笔钱?”“我真的中奖了!”我从怀里掏了半天,拿出昨天在福利彩票中心的一些文件票据,方楠看了会儿,眼神里才相信了我,不过却把银行卡往我面前推了推:“我不要。”

“可这是我欠你的!”方楠笑了,她没说什么,却忽然站起来,走到一边拿起电话。

“喂……钱盼?我方楠……嗯,嗯,哦,我和他见面了,嗯,是的,他来见过我了……”说到这里,方楠瞥了我一眼,似乎有些心虚的样子,不过随后她就调整了过来:“有件事『情』你帮我『处』理一下……嗯,是这样的,你帮我立刻从帐上划六百万出来……支付给周荆……嗯,对,就是那个周荆!不用……你什么都不用管,直接把钱划过去就行。”

随后方楠挂了电话,施施然走到我面前坐下:“这事『情』你不提的话我自己差点都忘记了……嘿!”她忽然笑了笑:“你知道么?我去韩『国』这几天,那个周荆居然每天都送花到公司来,甚至后来他知道我在韩『国』,也不知道怎么居然弄到了我住的酒店的房间号,直接定了花每天送到我房间里。

这家伙也算费了不少心思了。”

我没言语。

方楠看我不说话,似乎也失去了说下去的兴致,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陈『阳』,这钱你拿回去吧。”

“不行!”我拒绝得很干脆:“我不喜欢欠别人的——我已经欠你很多了!还有上次我出的那个车祸,你帮我赔了三十万,也在这里面,一并还给你了。”

方楠脸『色』黯然了下来,她表『情』有些难看,想了想,低声道:“陈『阳』……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她的目光闪亮,炯炯盯着我,让我一句话噎在喉咙里,忽然感觉有些很难说出来。

不过我毕竟已经事先想过很久了,还是『硬』着头皮咬牙说了出来:“方楠……我想……辞职。”

“……”她看着我,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眼神里闪过一丝悲伤:“辞职……哦……你要辞职。”

语气平缓。

没有我预料中的恼怒,没有我预料中的生气。

方楠就这么凝视着我,那目光仿佛蕴涵千均之力,让我几乎都抬不起头来了。

良久,她才提高了一点声调:“你要辞职,是么?”“……是的。”

“是我对手下不好?还是给你的待遇不能让你满意?”方楠的声音轻飘飘的。

“都……不是。”

我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直视着她:“我……”说到这里我忽然有点心烦意乱,烦躁的从口袋里摸索了会儿,却想起身上没有香烟了。

而在我摸索的时候,方楠却无言的从茶几下拿出来一筒熊猫,眼神很温柔的看着我。

“谢谢……”我拿过取出一枝送进嘴里,可是打火机打了半天,却只有火星不见火光,我一烦躁,干脆站了起来,冲进厨房里打开灶台,凑过去点燃香烟,然后从厨房里出来,站在哪儿对着方楠大声道:“不是!不是!不是的!不是你对我不好,也不是你给我的待遇不好……现在的问题是……你对我太好了方楠!太好了!”或许是说话太快,又或许是心『情』复杂,我这个老烟『枪』居然被香烟呛住了,猛烈咳嗽起来。

方楠站起来走到我身边,伸出手轻轻的拍我的后背,帮我顺气。

我的身『体』立刻僵『硬』……然后仿佛触电一样迅速超后弹开。

“不行的,方楠。”

我叹了口气,看着她。

“什么不行?”……这『女』人在装傻。

“你知道的。

你心里明白。”

我板着脸。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方楠眼神里藏着一丝挣扎。

“我……”我有些着急了,抓了抓头发,猛吸了口香烟,看着方楠的眼睛,肃然低声道:“不行的,方楠,不可能的。”

这次不等她反驳,我已经飞快的接着道:“你我心里都很清楚这点……我陈『阳』是什么人?我甚至对你公司里的业务一窍不通,你却放手让我掌管一个部门……为什么?别告诉我你是看中了我的什么潜力!你公司里有大把人才可以胜任这个位置,而我,现在都弄不明白很多专业的问题。”

方楠没说话。

“还有你给我的薪水。”

我苦笑:“八千一个月,还有额外的提成奖励,这份薪水算不错了,我听说年底的时候所有中层管理人员还有额外的红包,我算了一下,我在你这里干一年的话,你要支付给我十多万!可是我不认为我值这么高的薪水!”“我是老板,我觉得值就值!”方楠咬牙,闷闷的说了一句。

我长叹。

叫我怎么说?难道叫我说:美『女』,咱们是不可能的!所以让我们把这段感『情』扼杀在萌芽中吧!这样说?老实说,我有点说不出口。

“方楠……我真的要辞职。”

“那就给我一个理由!”方楠寸步不让。

我无奈,重新走到沙发前坐下,然后低声道:“问你一个问题……你只是想把我留在身边是么?”“是的。”

出乎我意料的,方楠居然毫不掩饰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为什么?”“不为什么。”

她的回答有些『赌』气的成分。

“总得有个理由吧?”“需要么?”“不需要么?”“需要么?”“打住!STOP!”我感觉自己真的快崩溃了。

可方楠仍然一副坚决的大无畏架势。

我决定单刀直入:“方楠,从我刚开始认识你,为你工作的时候,你就对我另眼相看,对吧?”“……”她不说话,那就代表默认了。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小心翼翼道:“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很像某个人?”“……”她还是不说话,那是不是就代表又默认了?我心里尽量很小心的组织语言:“方楠……我想我或许可以试着去理解你的想法……嗯,我长得很像你从前认识的某个人……那个人在你心里可能有一种很特殊的地位,对吧?嗯……你看见了我,对我另眼相看,我很感『激』你……可是,我觉得……”我一下感觉呼吸有些艰难,咳嗽了一声:“我觉得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有些感『情』上的错觉,我们应该有清晰的分辨能力,你说呢?”我抬头,用充满希翼的眼神看着她……然后,我傻住了!方楠在哭!两行清泪在她脸上无声无息的流淌,原本她的眼睛就有些红肿,此刻眼神更是充满了哀怨,脸上写满了伤心。

她一个字都没吭,就这么无声的流泪,静静的,仿佛一尊雕像一般。

她那娇媚动人的脸庞,加上凄婉的眼神,一下就好似一把锥子,狠狠的从我内心的某一块最柔软的地方狠狠扎了下去!狠狠的!我慌了,真的慌了!我并不是那种一见『女』人哭就会手足无措的菜鸟,可是看见一个美丽的惊人的『女』子,站在我面前,用这种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我,脸上写着无言的伤心……况且我还对她充满了愧疚!这种时候,我真的很难保持内心的镇定了。

我手忙脚乱的从茶几上抽出纸巾来递给方楠,她却不伸手来接,依然站着流泪。

我只能走到她身边,拿着纸巾亲手给她轻轻擦拭脸颊上的泪水。

这一擦,可就坏了!眼泪仿佛一下全部涌了出来!刚才还只是无声的流泪,现在却已经变成了小声的啜泣了,最后则感觉一把抱住了我的胳膊,呜呜咽咽的哭了出来。

我身上的西装衣服被她拉过去擦脸蛋,方楠最后整个人都在我的怀里了。

我不敢动,张开手,却不知道往哪里放……一般『情』况下,男人遇到这种场面,一个对自己颇有『情』义的绝『色』美『女』在自己怀里痛哭,多半都会温柔的伸出双臂,然后给对方一个拥抱……可是我不敢抱啊!或者说,不是不敢,而是,我抱不起!我只能放任自己仿佛一个僵化的机器人一样,甚至连站的姿势都不能有丝毫变动,任凭方楠在我怀里流泪。

“陈『阳』……你是不是认为我错了?你是不是认为我把你当成别人的替身了?”方楠终于哭到了一定时候,抬起头来,看着我。

美人香腮带泪,犹如梨花带雨,眉宇之间蹙着无限深『情』和忧郁……上帝,老天爷,随便什么神灵,求你显个灵救救我吧!我保证吃一个月的素!我心里胡思乱想……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