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八十九章 【逼出来的啊!】

第八十九章 【逼出来的啊!】我心里求佛请菩萨,方楠却已经轻轻握住了我的手,然后从我手里把那截燃烧得只剩一小半的香烟拿了去。

她退后了半步,仰视着我,然后缓缓吸了一口烟,再慢慢的喷出来。

青『色』的烟雾之后,她的眼神朦胧,目光闪烁。

“我是个『女』人。”

方楠终于开口,因为哭过的原因,她的嗓音有些沙哑,还带着一点鼻音:“而且我不年轻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一过三十岁,是一个恐怖的事『情』。”

我没说话。

方楠靠在墙壁上,抱着双臂,脸上的表『情』很柔弱,有种让人忍不住心疼呵护的感觉:“陈『阳』……你知道一个超过三十岁的『女』人,心里是什么感觉吗?”“……不知道。”

我很坦然的承认。

“很艰难。”

方楠的小嘴里吐出这这么三个字来,随即她的眼神落在天花板上,她仿佛还轻轻笑了一下,只是这笑容里却没有半点愉悦:“我每天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可是只有我自己每天晚上给自己卸装的时候才知道,我眼角又多了一点鱼尾纹,尽管我给自己一切都是最好的……可是我这样的『女』人,还能留住几年青春?”“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尽管如此。

我甚至一到天黑的时候就害怕,有的时候,想方设法的找借口回家。

我宁可在公司里待到没有人了,才最后一个离去。

因为我知道,家里是空的,就算我坐上一个晚上,也没有人会过来和我说一句话!晚上的时候,我坐在这里,就觉得全身冰凉!那种凉,是从心底里透出来的!是从骨子里出来的!我会拼命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把电视机,音响,全部都打开!开一个晚上!每个房间!然后我就坐在沙发上等……”她忽然苦笑了一下。

然后摇摇头,低声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等什么。”

“陈『阳』……我已经超过三十岁了……留给我的青春已经很少很少了……或许不用多久,不……应该是说现在!现在我走在路上,有的小『女』孩已经会喊我阿姨!而不是喊我姐姐!可是我有的时候想想,我三十岁了,却还是一个人,没有人疼我。

没有人会陪我,没有人来4我开心,哄我睡觉……半夜我做噩梦醒来的时候,身边连一个让我安静下来的怀抱都没有!你知道吗……”她看着我的眼睛,眼眶里闪动着泪水:“常常晚上我做噩梦之后,就抱着被子坐到天亮……”我已经完全说不出一个字了!如果一个『女』人,她肯在你面前展露出她所有的软弱和无助……那么你还能说什么?“你的确长得很像一个人。”

方楠叹了口气,眼睛里滑过一丝奇异的目光:“我记得我和你说过的,你长得很像他……就连『性』格都很像,一样的倔强。

QUaNbEn5.com(全。本*网)

刚强,不肯低头,有些『硬』脾气。

但是你饿眼神里,偶尔留露出来的,却是很温柔的目光……这点也和他很像,很像。”

我还是说不出话。

“第一次见你。

我就有些……就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方楠摇摇头:“还记得那天下午,我让你来我家里帮我做的那些事『情』么?”“……记得。”

我点头。

方楠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羞涩和愧疚:“那天,我原本是想了一个晚上。

才决定带你回来的。

我……我原本有一个计划……或者说做出了一个让我自己都觉得羞愧的决定。”

“啊?”方楠深深吸了一口气,满脸红晕,一字一颤道:“我……打算勾引你。”

嗡!我脑子里几乎一下炸开了!她……打算勾引我?她打算……勾引……我?方楠满脸羞愧,脑袋几乎垂到『胸』口,用很细的声音道:“我……是不是很无耻?很不要脸的『女』人?”当她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眼角又流下泪珠:“我也觉得自己很下贱……我想了一个晚上……我实在忍不下去了,我受不了啦!我只想能的到一次温暖一点的怀抱,有一个人能在我身边细细的呵护我。

对我好一点……哪怕只有依次,我就够了!够了!”她伸出手来,轻轻捧住我的脸:“而且你长得太像他了……太像了方楠我心里忍不住就在想,哪怕只能在你怀里待一会……就一小会,我也很满足了。

……对不起陈『阳』……对不起,我知道我的想法很肮脏,很卑鄙……可是我真的忍不下去了。

我不想每天晚上醒来之后,都是坐到天亮!”尽管没有镜子,可是我却能感觉到,我现在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终于,方楠叹了口气:“可是……那天,你来了之后,我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

她忽然用力抱住了我,嘶声道:“我不是个下贱的『女』人!我不是的!不是的!”随后方楠似乎失去了力气,软倒在我怀里,我赶紧伸出双臂托住她,柔声道:“要坐下么?”“不要。”

方楠在我怀里轻轻道:“让我……抱一会儿,就一小会儿,可以吗?”我叹了口气,收紧双臂。

方楠低低的呻呤了一声,脑袋伏开心在就好我手打的肩膀上,低声继续诉说,她的声音很『迷』离,有些好象梦呓一般:“那天下午你在这里,帮我做了那么多事『情』……我就在后面看着你,看着啊,看着啊……眼前一会儿是你,一会儿是他,可是变来变去,我心里的决定就一分分饿崩溃。

陈『阳』……你知道么?自从我住在这里以来……你……”她抬起头:“你是第一个走进这所房子的男人。”

“我相信。”

我立刻点头。

“恩……”方楠轻轻哼了一声:“那天下午,我喝了点酒,有点晕晕的,可是我没醉……当时我想,算了吧。

堕落就堕落这么一回了……反正啊,这辈子我也不会再遇到什么真心疼我的人了,不会再有谁了……就这一次吧,就一次吧……”她忽然笑了一笑,仿佛嘲弄一样:“那天下午……你以为我真的醉了么?我没有……我其实是知道的,我当时还是有意识的。

你抱着我上楼,我当时还在想,你是不是忍不住了……你果然后外面的那些男人一样,不是好人,只想着怎么把『女』人弄上『床』吧……我想。

算了吧,就这么一次吧,哪怕多一次温暖点的美好回忆,让我今后一个人的『日』子里,少作点噩梦也好。

其实我还是很胆小的……我不敢主动,就干脆把自己『交』给你了,当时你如果想对我怎么样,我不会抗拒的。”

说到最后方楠的声音冷了下来:“可是也只有一个,如果你那天真的做了什么,第二天我就会让你离开。”

“然后呢?”我忽然问了一个很傻瓜很白痴的问题。

方楠忽然笑了一下,抬起头。

这么近的距离,看方楠的微笑,真的很好看。

很『迷』人。

她的眼睛弯弯的,好象月牙一样,微微往上挑的眼角,很妩媚,很风『情』的样子。

“然后……恩……当时你抱着我上楼,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以为你会抱我进房间的……可是没想到你这个家伙。

抱着我上去了一圈,又下来了。

我差点就装不下去啦……当时我对自己说,你这个人真奇怪。

难道事到临头,你忽然又胆小了么?”她眨眼,有些茫然的样子:“你们男人,不都是会很冲动的么?”我张了张嘴巴,头上有了点汗水:“那个……那天我真的是没有想别的邪念,我只是想抱你上去进房间,让你躺下去休息。

没想到别的………天地良心!”方楠点点头,眼神里尽是温柔:“我……信你!”“那天……你真的没醉?”我嘴巴里有些发苦。

“有一点。”

方楠淡淡笑了笑:“虽然保留了一点清醒但是也真的有一些『迷』糊了……”“『迷』糊到什么程度?”“『迷』糊到……我可以壮起胆子让放纵自己那样做。”

我无语……“陈『阳』……谢谢你。

幸好你那天没有碰我。”

方楠随后收敛起所以的笑容,很认真的看着我:“因为你那天没有碰我,才会让我有机会慢慢的感受到现在的这种感觉……或者说是,折磨。”

“恩……”我说不出话。

“那天,你没有碰我,可是后来你出去给我买要,然后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真的支持不住了,脑子很晕,很想睡……”方楠脸红道:“后来,你抱着我在沙发上睡了一个下午……其中我当时有那么一会儿是醒着的,我已经过了酒劲了。

心里有些后悔,很想推开你……可是我舍不得。

我已经很久没有睡得那么安稳过了,你在后面抱着我,扶着我,不让我掉下去,我感觉很有依靠,原来还有些忐忑和不安,后来却睡得异常塌实。

我对自己说,你是一个好人……一个好男人。”

我感到自己脸上也有些火烧。

其实那天整个下午,我怀里抱着方楠,一直都在天人『交』战啊!“后来晚上,我身『体』……恩,身『体』很不舒服,你很照顾我……我已经很久没有被人那么照顾了。”

方楠眼神里充满了感动:“你还记得我对你发脾气么?为了仓『玉』……我当时心里很酸……忽然有种小孩子一样的脾气从心里冒了出来,就好象是一种害怕……害怕自己刚看中的一个很喜欢的玩具,就要被别人抢走了一样!”“你还记得晚上我们从晚宴出来,在车上我对你发脾气么?其实我心里知道我发脾气很没道理,说的那些话也很孩子气的……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方楠脸红红的垂着头说:“其实『女』孩子都这那样,我就是想故意发脾气,故意不讲理……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感受那种被你哄的感觉……结果你就真的好言好语来哄我了。

其实和你斗嘴挺好玩儿的,尤其是看着你那么温柔的语气来哄我,当时我都快哭出来了……”我:“…………”大姐!拜托,你是我老板啊!我端着你给我大饭碗。

不说点软话哄你能行么?当然,这种话现在是绝对不能说的了!“后来,你带我去吃消夜……那种很破旧的路边小店,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去过了!”方楠眼睛里放着光:“平时别人请我吃饭,都是订的那些很高档的餐厅,你却带我去吃那些烤『肉』,我却觉得很有趣啊,用手抓着『肉』串啃,很好玩啊。”

说到这里,她语气一沉:“后来遇到那些流氓。

他们说话侮辱了我,你就站起来和他们打架……”她忽然凝视着我:“还有,当时你把我拉到你身后。

用你的身『体』挡在我前面……”方楠忽然用力抱住我:“陈『阳』,你知道后来你被警察带走之后,我是一路哭着回去的么?我甚至违背了自己的誓言,打电话动用的……他们的关系求助!我已经忘记了有多久……有多久我没有为一个男人哭过了!”她咬着嘴辰,死死盯着我:“认识你后,我哭的次数简直比这些年全部加起来都多得多!”“我……”我刚开口,方楠已经伸手堵住了我的嘴巴,阻止我说下去。

“我愿意!”方楠很坚决的说道:“我愿意的!这些都是我自愿的!那天晚上,我宁愿你送我回家。

那是因为我只想能和你在一起多待一会儿,就一会儿也行!”“可是……”“没有可是!”方楠眼神里忽然露出一种前所未见的光芒:“我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不年轻了!我有的时候想,是不是老天可怜我,终于把你这么一个人送到我身边……那天晚上你送我回家之后,我在门后面站了好久,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就想冲出去追你……”我心想:幸好你没出来,否则就会看见我和吴刚两人打架了……“我想了一个晚上。

再做出的决定……我决定这次不能放手,我决定试着抓住你!”方楠忽然眼神猛的暗淡下去:“可是第二天,知道了你出了事故……等我赶到医院……看见你的……『女』朋友……”她脸上露出了惨然的笑容。

轻轻道:“你知道么?我当时连死的心都有了……我终于看见了一点点希望,你却活生生的在我面前把它掐灭掉!”“对、对不起。”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

方楠幽幽道:“我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才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再去医院看你,你知道么?我去韩『国』的每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都会想起你……都会想起你那天把我护在身后,我脚伤了之后你抱着我出来的场面……我每天都打电话给钱盼,向她询问你的事『情』。”

眼前的这束目光是我无法承受的沉重,又是我无法拒绝的柔『情』。

我几乎是用了全部的意志力才挪开了自己的眼睛:“方楠……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心里的震撼……恩……”“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方楠咬呀道:“你想说你有『女』朋友了,然后想说不可能,不行,然后再对我说对不起,是不是?”我很想说“是”,可是面对方楠,这个字却怎么也无法冲口中蹦出来。

“陈『阳』……”方楠的呼喊仿佛带着无限深『情』,听得我心中忍不住一荡,方楠已经伸手勾住我的脖子:“我不要你做什么……我也不会要求你怎么样……我只求你能留在我身边……别走出我的视线,让我能时时看到你,行不行?”“……”“我真的不要太多……我不会和你『女』朋友抢什么。

我也不想扰乱你的生活……我只要你留下!留下就行了!”方楠几乎是开心用就好祈手打求的语气了:“你不要走好不好?无论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愿意答应你!只要你给我留下最后一点希望,别把它完全带走,好不好?”老实说,我的心已经完全软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百炼钢变绕指柔!此『情』此景,一个如此动人的美『女』,神『情』跨款的在你怀中对你诉说衷肠……夫复何求啊!况且。

一个如此柔弱无助的『女』人,我忍心伤害她么?“其实……其实我不是什么好人。”

我支支吾吾说道。

“我知道!”方楠忽然眨了眨眼,低声道:“那天我醉倒在沙发上,就在这里,你以为我睡着了,不是还对我说了一句什么‘幸好已经退出江湖了,否则你就会把我……’…………呵呵,那些话说明,其实你还是一个挺好的人。”

看着我终于不说话,方楠忽然眼神里闪过一丝奇异地目光。

勾住我脖子的双臂轻轻收缩,那张娇艳的脸庞带着无限羞涩缓缓向我靠近……靠近……终于,我的嘴巴品尝到了一股柔软幽香的芬芳……那感觉…………是甜的……我大脑迅速陷入空白当中。

双臂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她………………我感觉自己脑袋空荡荡的,一片茫然,有些飘飘呼呼的头重脚轻的感觉。

心底有一丝甜蜜,意思欣喜,一丝愉悦,还有一丝不安。

我甚至已经想不起我是具『体』怎么走出方楠家的细节了……只记得,在一个连我都快要窒息的长吻之后,方楠已经软得仿佛一滩春水一样,倒在我怀里,一双眼睛几乎要滴出水来了!我立刻意识到自己必须马上离开!否则的话,我恐怕自己的自控能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然后呢?恩……然后,好象是方楠抱着我的双臂,送我出门,临走之前还满脸羞涩。

仿佛少『女』一般,掂起脚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陈『阳』……明天来接我上班吧”我是怎么回答的?哦……对了,我当时说的是:“好。”

站在方楠家的门外,被风一吹,我才清醒了过来,忍不住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蛋。

妖『精』!绝对的妖『精』啊!我几乎就已经被『迷』得连自己是睡都不知道了!转身看着关上的大门,可是我却无法鼓动勇气去敲门了。

用力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无奈走上汽车,发动,上路离去。

一路上我有些心慌意乱的,几次差点闯了红灯。

而还有两次则在等红灯的时候想事『情』想出了神,等后面的车不耐烦的按喇叭催我的时候,我还一肚子火气把脑袋伸出去大骂:“按什么按!你有喇叭老子没有啊!按!”然后在骂骂咧咧的开动。

开了会儿,我忽然觉得自己好想找个人说说话,我需要找个朋友好好说说这件事『情』,于是我把车开上了一条偏僻点的小路,停在路边,掏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号码。

乔乔……恩,算了,她好象正对我不爽呢。

阿泽……这个大嘴巴,不能和他说,万一传到颜迪那里,我就完了!木头……还是木头好……嘴巴严实啊!波动电话,木头在那头喂了一声,我立刻叹了口气:“木头,我遇到大麻烦了!”随后,我把下午在方楠家里的一番遭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就连最后那个深『情』一吻,犹豫一下也说了出来。

当然,不小心撞破方楠洗澡的事『情』,我迟疑了一下,终于没有说出来。

木头在我叙述的整个过程都没有说一个字,就知识听,静静的听。

终于等我说完,木头在那头冷不丁蹦出来一句:“颜迪是个好『女』孩。”

“我知道!”我有些不耐烦:“所以我才烦恼!这种一脚踏两船的事『情』,我不想干!”“这个方楠也很好。”

“……我也知道。”

我大声道:“我他妈不是找你评价人家『女』孩好不好!我需要你给我点建议!我该怎么办!!”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天,木头说话了:“凉拌。”

我一下就火了,大怒:“我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今天原来是想找方楠了解这事『情』的!可是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你以为我愿意么?你以为我想弄成这种场面么?你以为我脚踏两只很好玩很有趣,很***爽是不是!!”我气急大声抱怨:“人啊,都是***逼出来的!!逼出来的!!!!”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忽然木头的声音流畅而清晰的传了过来!这家伙居然难得的多说了两句!只听见电话里木头的声音很清楚的说道:“逼出来的,并不是全部……作为医生我纠正你一点,也有不少人是剖腹产。”

“…………”我:“%¥……*#……”“好了,明天你不是要去接方楠上班么……别迟到。”

电话就此挂掉,留下我呆在那里。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