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九十一章 【偶遇?】

第九十一章 【偶遇?】我愣住了,方楠催促了一声,我才茫然的开门上车坐了进去“我们要快点了。”

方楠没发现宁燕,而我再朝那个方看去的时候,宁燕已经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发动汽车,开出停车场,才无奈的想起来……是我让宁燕在下面等我的!是我让她过会儿打电话把我叫出来的!“曝光!这下曝光了!”我心里反复想着这几个字。

“怎么了?你脸『色』有些不太好。”

我摇摇头,含糊说了句“没什么”,可心里却有些些嘀咕起来。

宁燕看见我和方栖亲热的动作了!如果这件事『情』从她的口中传了出去……那就完蛋了!至少全公司的人都会知道!然后在大家的眼里,我和方栖就变成了『情』侣关系……恩,说不定我还会被当成是贪图方楠的财富的小白脸……***。

不过我倒并不是在意这点。

我在意的是,我和方楠的关系,我不恩让它曝光!不恩让所有人知道!因为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或者说我还没塔恩出一个巧妙解决问题的办法。

如果现在曝光出去,那就『黄』泥巴进裤档,不是便便,也是便便了!心不在焉的开车,连方楠叫了我两声都没听见,直到第三声,我才回过神来:“恩?你说什么?”“你刚才开错路了,应该转弯的。”

“恩………啊?”我定了定神:“对了,我们去哪里?”我看起来真的有些乱了方寸,车子开出有好几分钟了,才能感想起来问这个问题。

方楠略微有些皱眉:“陈『阳』。

你真的没事么?”“没事。

“我决定不告诉她:“我们住哪儿开?”“城外….恩,东郊外的那片『私』人会所区?你知道吧?”我心里有些些惊讶,忍不住扭过头看了她一眼:“东郊外的『私』人会所区?”那岂不是就是『赌』场那里!“金部长这次来就住在那里。

刚才电话里他特意要求我一定把你带去。

陈『阳』……恩,我能求你件事『情』么?”我心里有些乱,随口道:“什么?”“那个金部长。

他似乎对你青眼有佳,这次韩『国』的生意我们公司很重要,公司里很多人都为这条线付出了很多努力,现在关键就在他们韩『国』公司的身上了,金部长在他们公司说话很有分量……现在他对你很有好感,所以……”“我明白了。”

点了点头,我笑道:“你放心,我现在是公司的一员,我会好好和他打『交』道地,我有分寸。”

话是这么说。

可是我眉宇间依然带着几分忧虑。

去蜡场………真的没事么?别的不说,仓『玉』和欢哥都已经让我远离那个***了……现在去『赌』场那里,总觉得心里有些怪怪怪地。

还有……唉,宁燕。

她不会说什么吧?我在前面的一个路口转弯掉头住东郊开去,一眼看见路边有个便利店,开过去停下,想了想,低声道:“方楠,你能帮我进去买包香烟么?”方桶怔了怔,温柔一笑,对于我的支使非但没有不快。

QUaNbEn5.com【全本5】

反而很愉悦的样字,欢天喜地的开门下车去了。

我叹了口气,赶紧拿出手机拨打宁燕的电秸。

电话响了几声。

对方掐掉没接。

我心里一沉,又打了遍,宁燕依然掐掉没接,不过随后发来一条短信:“?”没有别的,就这么一个问号。

我想了一下,发了一条短信过去:“你能不要说出去么?”随后宁燕发来:“可以。

不过等你回来,我们谈谈。”

我发了一个“OK”过去,正好方楠也回来了。

我把手机收好。

随后接过方楠递过来的香烟,看了一眼,是一盒极品苏烟,八十块一盒的那种。

方楠眼神里还有几分不安:“店里最好的就这种了,你看行么?”我哭笑不得……方楠看来真地是好像变成了一个刚刚落入『情』网的少『女』『情』怀了,一门心思只想讨『爱』人的欢心似的。

“这烟很贵地,我一般能有二十块一包的‘南京’,就不错了。”

我笑笑。

方楠立刻很紧张的样子:“啊?你喜欢抽‘南京’?我马上去你去换。”

“不用了。”

我按住她,同时发动汽车:“这烟很好.谢谢。”

我心『情』稍微好了点,至少确定了宁燕不会把看到的场面说出去。

我相信宁燕答应了我就一定会做到的。

秘密既然保住了,我离开把心思放在了此行的目的上。

“金部长要见我,难道是想和我再打一场牌?”“我不知道。”

方楠摇摇头:“不过……恩,反正告诉你也无所谓啦,反正那开个心人就会好所手区打里,有一家不对外开放的会所式酒店,里面有一个地下『赌』场,陈『阳』,这事『情』你不要住外面说,知道么?”“我知道……”方楠看了我一眼:“不对……你原本就知道地!对吧!认识仓『玉』,仓『玉』就是在会所里工作的,所以你早就知道那里有『赌』场!”我没说话。

方楠说的是实『情』,而我也不想对她说假话骗她,只好保特沉默了。

这样既不肯定也不否定,等于不表态。

方楠犹豫了一下:“陈『阳』,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你到底是怎么认识仓『玉』他们地?你和她很熟么?你之前告诉我,你到你只她见过两次面……那么你知道仓『玉』在会所里是做什么的吗?”“我…和仓『玉』真的只见过两次。”

我想了想,小心翼翼道:“我和她真的不是很熟.只是因为之前我工作的地方,我的老扳认识仓『玉』,我也就和他认识了。

然后我失业了,仓『玉』偶然之中遇到了我,知道我当时没有工作,就介绍我到你这里的……纯粹是一个巧合吧。”

说出这些话来。

我说的也些不安,不过随后我安慰自己,我说的也不是假话。

只不过隐去了很多细节罢了。

方楠毕竟也是个很聪明的『女』人,看出了我语气里有些语言不详的味道,眼神在我脸上转了两转,不过她没有细问下去。

我开车出了市区前往东郊,然后开上了通住会所的那条公路。

虽然这只是我第二次来这里,可是一个多月前,上次来这里地那次经历,实在给我留下了太深太深的印象!往左是一片『私』人高档别墅住宅区,右边顺着道路住下,就行驶到了会所区。

白天这里看来风景比上次晚上来看到的要好多了。

旁边的紫金山上一片青戴『色』。

天气很不错,汽车缓缓驶会所区,门口的保安看到方楠出示的会员卡就放行了。

原来方楠也是这里的会员。

不过想到方楠背后神秘的背景,我并不奇怪。

白天穿过会所区。

这里的面貌看上去无疑更清晰了。

前面是一个完全欧式的雕塑喷水池,周围有四五条岔路口,指示牌显示分别通往跑马场,高尔夫球场等等……而那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地『私』人酒店,就在前方!那天晚上,世欢哥就在这里带我走进了一个远离我生活阶层的另外一个世界,而今天,我又来到了这里……当然。

我提自己,现在这里巳经不属于欢哥了,我要多小心。

“就是这里。

开进去吧。”

方楠指着酒店的地下停车通道。

在门口的时候出示了一张白『色』地卡片,穿着黑衣的保安立刻退到路边躬身放行。

一路住下,方楠随口报了一个停车位的号码。

我记得欢哥和我说过,这里的地下停车产的车位都是固会员的,而方楠报的那个停车位的号码,居然是最里面地那辛个单『独』的小车库!这点让我颇有几分震撼。

看来方楠在这里的会员地位是相当地高啊!从电梯上了酒店四搂,这里是一个咖啡厅,不过看来很少人的样字。

进门就看见了金部长和两个男人坐在那里聊天,没人手里夹着一枝雪茄,而同桌的还有两个『女』人,年轻、很漂亮,打扮得很『精』致,穿得是很名贵得『体』的衣服,一副高贵优雅的姿态。

“方小姐!”金部长老远看见我们,立刻站了起来.随后他着着站在方楠身边的我:“哦,我们的『赌』神也来了!”说完他伸出双臂,居然过来热烈拥抱了我一下。

我有些惊讶,这个金部长的热『情』有些出乎我地意料了。

这家伙开依心然就眼好晴手一打副很爽直的样子,脸上挂着笑容,棱角分明,一双眼睛很有神,『精』力充沛了。

只听他对我说:“我可是等了你很久了,一直想再和你切磋哦一下!”然后他几乎是丢开了方楠在一边,拉着我对另外两个男人笑道:“我来介绍一下…扑龙大,我的朋友,也是在济州岛『赌』场里有名的高手哦!我这次可是特意带着他来中『国』观光的!”我看了他一眼,这是一个相貌很平凡的男人,三十多岁,中等身材,从外表上看不出有什么特点,唯一让我稍微注意的。

就只是他那双眼睛里偶尔闪过的一丝『精』光。

而他是韩『国』人,看来不懂中文,只是对我点了点然后和我握了一下手。

“这位是我的一位故友,没想到他也在中『国』大陆来旅游,昨天刚和我见面。”

金部长指着最后的一个男士笑道“嘿!你怎么还坐着?别藏着了?像个『女』人一样羞涩么?来来来!”他一把拉起那个男人,而我只看了他一眼却楞住了!身材高大修长,一副标准的男模一般的身材,面目俊郎,丰神如『玉』,眉宇之中带着一股从容淡然的微笑……这人居然是李文景!李文景看着我,面『色』却很平静:“你好,陈『阳』,我们又面了。”

然后对我伸出手。

我已经回过神来:“你好,李先生。”

和他握了一下手。

“你们居然认识?”金部长有些惊奇。

不过随后这家伙大笑一声:“不奇怪!你们都是中『国』人,又都是『赌』术高手,认识也不稀奇嘛……唉。

不过李文景,你有这么一位牌技高超的朋友,为什么早不介绍我们认识呢?”李文景眯着眼睛看着我,眼神里有一丝玩味:“我并不知道陈『阳』会打牌……我们也是刚认识没多久。”

随后李文景已经转身面向方楠,他看着方楠明艳动人的美态.眼神里微微恍惚了一下.随即镇定下来,嘴角扯出一丝笑意,淡淡道:“您好.『女』士。

我是李文景。”

方楠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淡道:“深蓝娱乐,方楠。”

金部长似乎『情』绪高涨,措着手笑道:“好了好了。

现在我们人到齐了,难道有这么多牌技高手,今天可要好好的切磋一下!”方楠抿嘴一笑打断他:“金部长,你不会叫我过来就是为了打牌的吧?我们还是先谈正事吧。”

没想到这个金部长眼神里露出狡猾的意味来,笑道:“时间还早,还早!事『情』么,可以慢慢谈,不着急地。

你说呢,方小姐?”李文景着着我,笑道:“陈『阳』。

我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到你,你这两天都没有来找我喝茶啊!”我苦笑:“太忙、俗事缠身。”

“不过,我倒是真的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位牌技高手……你别忙着否认,我们金部长可不会随便说假话地。”

金部长立刻笑道:“不错不错!老实说吧,我和陈『阳』切磋过一次,那次和他对局的场面。

现在想来,都让我一头冷汗啊!我从来都没有输得那么惨过!”随后金部长又介绍了旁边的两个美『女』。

这两位都是韩『国』美『女』,从刚才我们进来就一直站在一旁。

很安静的等我们寒瞳完了,听见金部长的招呼才走上来一步,脸上丝毫没有被冷落的不快.都是一脸笑意。

听说韩『国』是一个父系社会习气很严重的『国』度,看来果然如此。

『女』人的地位远远低于男人啊!介绍了一下,这两位美『女』都是金部长公司里的人,一个负责演艺培训的,另外一个则是负责公关地。

着着这两个从相貌到化妆都很『精』致的美『女』,明明都是容出众的『女』人,可是却偏偏让我感觉……很奇怪。

恩,我忽然心里一动,听说韩『国』的美『女』大多数都是整容整出来的,这两个多半也是人工返修过的吧……可是我刚仔细打量了两个韩『国』美『女』两眼,旁边的方楠立亥眼神里冒出几分酸意来,我赶紧收回目光。

李文景一直笑得很平和,不过我已经对这个家伙有了一些了解,他绝对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

“李先生,你喜欢打牌么?”我笑着问他。

李文景还没说话,金部长已经用力拍了拍李文景的肩膀:“他?他是个变态!骑马打球品酒雪茄到园艺下棋,凡是玩项目,这家伙居然没有一样是不会的!至于打牌,他是亚洲桥牌协会的白金会员!你说他会不会打牌!”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