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31章 先天真火

明白了柳向天的意图,杜飞云便以心神『『操』』纵着九龙鼎,蛮横无匹地朝白『玉』生疯狂撞击。九龙鼎速度极快,比起白『玉』生和秦万年两人的飞剑更要快上接近一倍,在杜飞云的『『操』』纵下四『处』冲撞,速度快如闪电,让人防不胜防。

『『操』』纵九龙鼎来回追逐对方,杜飞云又忽然想到,这九龙鼎既然能够随意变换大小,那他何不尝试将九龙鼎变的更大一些,这样撞起人来岂不是更加威力十足?

想到就做,杜飞云心念一动,那一尺见方的九龙鼎果然顺着他的心意,瞬间变作三尺见方大小,犹如一块巨型陨石,在场中呼啸奔突。

白『玉』生之前便被九龙鼎反震所伤,『体』内元力运行不畅,闪避腾挪都很不便。此时,遭到柳向天和杜飞云两人联手的针对攻击,顿时被『逼』的手忙脚『乱』,好不狼狈。

仅仅十几息的时间,白『玉』生便强撑着心神刺痛和内腑的不适,纵跃腾挪六十多次,几乎拼了老命。可饶是如此,他仍旧没能躲过两人的攻击,被柳向天刺中两剑,被杜飞云的九龙鼎击中一次。

他的左肩头有一道拳头大小的血『洞』,白森森的肩胛骨都『露』了出来,鲜血汩汩地往外冒。在他右腿的大腿『处』,也有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同样是鲜血淋漓。

这两个血『洞』,都是拜柳向天所赐,在他闪避不及时,被柳向天的飞剑所刺中的。『精』纯元力包裹之中的飞剑,锋利到极致,斩金断铁不费吹灰之力,他的血『肉』之躯自然无从幸免。

他后背上也是一片血『肉』模糊,衣衫更是破碎不堪,这是杜飞云见机得空『『操』』纵九龙鼎撞上一记所导致的。肩头,大腿和后背传来的那撕心裂肺的剧痛,使得白『玉』生的脸上肌『肉』抽搐,青筋暴跳,冷汗不住地往外冒。

照这般『情』况来看,白『玉』生此刻元力耗费过半,内腑与周身更是遭受重创,几乎丧失大半战斗力。只要杜飞云和柳向天再联手给予他一次重击,那么他便会被彻底瓦解战斗力,再也不能对两人构成威胁。

尽管秦万年很努力地挽救帮助白『玉』生,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受伤而无能为力,心中也是邪火大冒。他自然清楚,倘若再不能找到破解的办法,今天白『玉』生只怕便要饮恨当场。

至于他自己,最不济也能够安然逃走,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只不过,逃跑那是下下之策,他的目的本来是截杀杜飞云一家人,如今竟然要考虑逃走,这实在让他不能接受。

几乎是刹那,秦万年心中便下定决心,必须要马上做出应对之策,才有逆转战局的机会。想到这里,他陡然大喝一声,浑身腾出炽烈的金『『色』』光华来,『体』内元力勃然爆发。他的右手剑指瞬间划出数十道玄奥轨迹,那飞剑的剑芒瞬间变作一丈长,携着开天辟地的威势,朝着杜飞云当头斩下。

QuAnBen5.CoM全,本网

“白『玉』生,用绝招!”

白『玉』生不蠢,相反,他还很聪明。听到秦万年的话,他也瞬间明白过来,继续纠缠下去他很可能当场丧命,唯有爆发绝招,使出最后一击,将柳向天和杜飞云两人击杀一个,这样才能扭转战局。

显然,柳向天和杜飞云两人之中,只有杜飞云实力最弱,最是容易击杀。

是以,白『玉』生也是浑身光芒大作,以秘法将『体』内残存的元力全部爆发出来。他的右手剑指瞬间划出六六三十六道圆润的轨迹,正是剑诀之中最为强大的一招。

“庚金开山!”秦万年右手一指,那一丈长的金『『色』』剑芒瞬间高高举起,如同一把开山巨斧一般,狠狠地朝着杜飞云当头劈下。

“流星落!”面『『色』』惨白的白『玉』生,『体』内元力全部『激』发,脸上现出一抹病态的红晕。那青『『色』』的飞剑变作一团璀璨耀眼的光芒,飞临至杜飞云头顶,瞬间划出三十六剑。三十六道璀璨剑芒,犹如小型的流星雨一般,坠落至杜飞云头顶,将他囊括其中。

白『玉』生与秦万年两人,一人在左,一人在右,以夹击之势将杜飞云包围其中,势必要一击斩杀杜飞云。不仅仅如此,两人在『『操』』纵飞剑攻出最为强大的绝招之后,身躯也瞬间飚『射』至杜飞云身前,意『欲』以近战招式格杀杜飞云。

实力达到炼气期境界,最为强大的攻击方式自然是『『操』』纵法器来进行攻击,但是这不代表炼气期修士便舍弃了近战招式。危急关头,炼气期修士的近战威力依然是不可小觑。

头顶,左侧是白『玉』生的绝招流星落,右侧是秦万年的绝招庚金开山。

身前,左侧是奔袭而来的白『玉』生,他的双拳闪烁着璀璨青光,直奔杜飞云咽喉。右侧,是横扫而来的秦万年,他的双腿腾出锋锐至极的金『『色』』光芒,直奔杜飞云的『胸』口。

九龙鼎只有一尊,而敌人的攻击却有四道,即便杜飞云能够挡得住其中一式,却仍旧难逃被击杀的下场。而且,柳向天虽然反应够快,及时地『『操』』纵飞剑直奔白『玉』生『胸』口而去,却速度稍慢,无法阻止对方的攻击。

怎么办?

这是杜飞云有生以来第一次面对如此严峻的危机,两个炼气期修士的全力夹击,即便是柳向天也难逃一死,更遑论刚刚晋阶炼气期的他。

那一瞬间,杜飞云眼睛微微眯起,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以心神『『操』』纵九龙鼎迅即返回身前护持,他脚下踏着行云步,瞬间爆退三丈远,以期能够躲避对方的杀招。

也幸亏杜飞云两世为人,有着足够多的阅历和经历,心态足够稳重成熟,所以才能在危急关头冷静下来,做出正确的判断。

行云步果然『精』妙无比,杜飞云的身影好似流光一般,瞬间带出数道残影,眨眼间便闪开三丈远。看起来,似乎只要杜飞云再退开三丈远的距离,便能『脱』离两大杀招的范围,能够侥幸逃生。

眼见杜飞云逃生有望,柳向天高高悬起的心才渐渐放下,不过当他瞥到白『玉』生和秦万年的表『情』时,却是心中咯噔一下。因为,他分明看到白『玉』生和秦万年两人正带着得逞的笑意。

暗叫一声不好的柳向天还未开口提醒杜飞云,便只见那漫天撒下的如流星雨一般的剑光骤然加速,瞬息间突破数丈的距离,在杜飞云的身前爆裂开来。秦万年发出的那开山裂石一般的金『『色』』巨剑,也倏地一个转折,突破数丈距离,朝着杜飞云『胸』口刺去。

如流星雨一般爆裂开来的青『『色』』剑光,锋锐至极的金『『色』』巨剑,瞬间就出现在杜飞云的『胸』前,眼见不足三尺远。而白『玉』生和秦万年两人,此时也已经并排冲到杜飞云身前,攻击即将临『体』。

完了!!柳向天的心倏地沉了下去,暗道一声糟糕。在这般『情』况下,他自问连自己也无法幸免,杜飞云的下场更是不言而喻。

柳向天判定杜飞云这下是必死无疑,秦万年和白『玉』生自然也是如此认为,两人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得胜的快慰笑意。

然而,就在两人正在暗暗得意之时,却骤然见到面前出现一片巨大的幽暗『洞』口,那黑黝黝的『洞』口好似无边无际,黑暗到让人窒息。

这一方圆数丈的黑暗『洞』口,瞬间出现在两人身前两尺『处』,好似择人『欲』噬的深渊,在两人还未来得及看清这是何物事时,便已经将那璀璨剑光和巨大剑芒吞噬进去。

不仅仅如此,那巨大黑『洞』在吞噬掉秦万年和白『玉』生的绝招之后,还将飚『射』而来的两人也吞了进去。

自始至终,秦万年和白『玉』生两人都没能想明白,这突兀出现的黑『『色』』『洞』口,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又会忽然出现在他们身前。

两人只是见到这个黑『『色』』『洞』口出现,仅仅一刹那的时间,还没能反应过来,便已经一头冲进去,就此再也不见踪影。

正在疾驰飞掠的柳向天瞬间愣在原地,惊愕地张大了嘴巴,瞪大双眼望着身前的景象,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在他身前数丈之外,只见一尊三丈方圆的黑『『色』』巨物横倒在地上,三丈方圆的巨大黑『洞』犹在散发着令人心悸的黝黑光华。

那是……那是一尊三足鼎!!

片刻间,柳向天便从惊愕中醒来,看清了那黑『『色』』庞然大物的真面目。正是这个通『体』黝黑,刻画着九条黑龙的鼎,骤然出现,将秦万年和白『玉』生给吞噬掉。

这不是杜飞云的小鼎么?怎么会瞬间变这么大?它怎么会有这般威力,瞬间就将两个炼气期修士毫无抵抗地吞噬掉?

无解,想不通,柳向天心中充满疑『惑』和震撼。

随后,在他的视线中,只见那尊黑『『色』』的巨鼎内腾出熊熊的烈焰,冒出赤红『『色』』的炽热光华,整整持续数息时间。

望着那鼎内突兀生出的赤『『色』』透明火焰,柳向天的后背瞬间冒出一片冷汗来,眼眶暴跳,心中满是震撼惊愕。

那是先天真火!!!那绝对是先天真火!!

尽管柳向天只是听说,从未见过先天真火的模样。可是他身为炼气期修士,见识自然有一些,是以在看到那赤『『色』』火焰的瞬间,便无比确定,那就是先天期修士才能发出的先天真火!

柳向天倒吸一口凉气,心中砰砰『乱』跳,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随后,在他的目光中,那三丈方圆的黑『『色』』巨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很快变作一尺见方。

这时,只见杜飞云自小鼎后显现出来,他浑身上下毫发无伤,正一手托着黑『『色』』小鼎站在原地。

“秦万年和白『玉』生呢?”柳向天忍不住开口疑问。

“在这里呢!”

杜飞云左手揭开小鼎的鼎盖,右手托着小鼎翻转向下,那小鼎的鼎口『处』顿时倒出一蓬黑灰来,飘飘洒洒地落在地面上。

…………

仍旧是坚定地求收藏,求推荐票!诸位读者大大们,新书急需您的支持,还请您将本书加入书架,顺,小何无比感『激』啊!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