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39章 至死不休【求收藏】

原来,在危急关头,还是薛让出手,直接抓住了那瘦小黑衣男子的飞剑。否则,杜飞云定然难逃被飞剑刺穿『胸』膛的下场。

飞剑被薛让牢牢地握在手中,那瘦小少年顿时大惊,数次以心神『『操』』纵飞剑,意『欲』『脱』离掌控,却始终不能如愿,反而被震『荡』的心神摇曳。

如今,杜飞云以九龙鼎一举击杀了九师弟,将那位领头的六师兄『逼』的闪开,瘦小黑衣男子也被薛让拿住了法器飞剑不得动弹,杜飞云总算『脱』离危险。

接下来,有薛让这位高手在场,那两位黑衣男子再也无法得逞,杜飞云一家也安全了。想到这里,杜飞云心中微微松一口气。

今夜若非有薛让出手相助,只怕他就要当场丧命的,连带母亲和姐姐也很难幸免。

然而,那闪避到一旁的领头黑衣男子却是未曾逃走,反而双手持着长剑,携着三尺余长的璀璨剑芒一跃而来,朝着杜飞云当头劈下。

“杜飞云,纳命来!”那黑衣男子怒极,怒喝声中含着滔天怒火,双眼几近一片赤红。

原本他意『欲』偷袭击杀杜飞云一家,却不料有人横『『插』』一脚,坏了他的复仇大事,就连他的九师弟也被杜飞云害死。如此一来,报仇不得反而损失惨重,他怎能不急怒攻心,怒火滔天?

“大哥,我来助你!”那瘦小男子眼见大哥发动攻击,竟然舍弃了飞剑,双手之间迸出青『『色』』光华,凝聚成一双青『『色』』拳影,朝着杜飞云的后背砸下。

“杜飞云,去死吧!”

不管是杜飞云还是薛让,都不曾想到,这两个黑衣男子陷入劣势时,竟然不思逃走,反而回身反扑。看那架势,似乎是抱着两败俱伤的心态,哪怕是身受重伤也要将杜飞云斩杀于此。

对于这两个黑衣男子的狠辣,薛让也是心中稍感震惊,不由得暗叹,双方之间必然隐藏着血海深仇。

然而,杜飞云此时关心的却不是这个问题。在那瘦小少年呼喝出口时,他便觉得口音十分熟悉,心中略微一回忆,瞬间便想起来,这个瘦削少年,正是秦家的天才少年秦守正!

如此以来,那个领头黑衣男子自然是秦守正的大哥秦守楠。

他没想到,秦守正当初被他在擂台上击伤,如今伤势已经痊愈,而且还因祸得福晋阶至炼气期。他更没想到的是,秦万年的大儿子秦守楠竟然也出现在这里,而且实力达到了炼气后期境界!

心中瞬间确认对方身份,杜飞云便不难想到为何两人如此狠辣地以命换命地搏杀他。只是,他现在浑身元力耗尽,再也无法施展,对于秦守楠和秦守正的夹击也是无从闪避。

秦守楠双手持着数尺长的璀璨剑芒,好似劈山断岳一般对杜飞云当头劈下,剑气凌厉,剑光锋锐至极,将空气也撕裂开来。

QuanbEn5.COM全本、网

秦守正双拳光华大炽,携着呼啸破空声,势如猛虎地朝杜飞云『胸』口袭来。

眼看着,杜飞云本能地向后退去,却远远不及剑光与拳影的速度,下一刻便要横尸当场。

见到杜飞云虚弱不堪,根本无从抵挡两人的夹击,薛让眼睛微微眯起。他脚下向前踏出半步,右手翻转,『『操』』纵着青『『色』』飞剑爆出绚烂的青『『色』』剑影,朝着秦守楠攻去,瞬息间便刺出数十剑。

与此同时,他的左手幻化出一只硕大的手掌,快如闪电地朝秦守正的胳膊抓去。

薛让看出来杜飞云已经『脱』力,所以这一刻他毅然发动双重攻击,替杜飞云拦下秦家两兄弟的攻势。

秦守楠双手中的金『『色』』巨剑狠狠地劈在一层青『『色』』剑影上,顿时发出叮当的爆响,那层层叠叠的青『『色』』剑光顿时被劈碎,好似雨点一般迸溅开来。

只不过,他的剑势力道也被卸去大半,最后劈中薛让的青『『色』』飞剑时,也被那庞然的反震力给震的倒飞出去。

尽管将秦守楠的攻击当下,并且将之击退,可是薛让的青『『色』』飞剑也无力地弹飞出去,掉落在院墙边。他的心神也受到震『荡』,闷哼一声,嘴角便溢出一丝鲜血来。

薛让的左手未曾停歇,瞬息间便突破数尺距离,咔嚓一声抓住了秦守正的右手手腕,然后将他向自己身边拉扯,右脚闪电般踹出。

就在这时,一直向后退去的杜飞云忽然动了,只见他双目瞪着秦守正的右肩,口中一声轻喝。

“九龙鼎,去!”

一直停留在地面上的九龙鼎,在这一瞬间变作三尺见方,倏地飞起来,带起一抹黑『『色』』乌光,眨眼间就冲到秦守正的身前。

此时,秦守正右手腕被薛让拉着,身不由己地向前冲去,那如磨盘大小的九龙鼎却是径直朝着他的右肩撞来。如果他躲闪不开,那么势必会被沉重无比的九龙鼎给撞成『肉』饼。

这一刻,身子还在半空中向后倒飞的秦守楠双目瞪大,脸上尽是暴怒,他无比痛惜地眼睁睁地看着秦守正被九龙鼎击中,却无能为力。

“咔嚓!”一阵脆响在小院中响起,清晰可闻。

尽管秦守正察觉到不妙,心神大骇之下他爆发出所有元力以期挣『脱』薛让的大手,可是,九龙鼎还是径直撞在了他的右臂上。

万幸的是,在这短短瞬间他向一旁跨出半步距离,否则就会被九龙鼎撞中『胸』口,撞成『肉』饼。

不幸的是,九龙鼎势大力沉地飞来,带着呼啸破空声,径直撞击在他的右臂上。他的右肩遭受巨力拉扯,顿时崩裂开来,骨头折断关节『脱』离的声响顿时响起,血水瞬间喷涌出来。

“啊!”秦守正顿时『脱』离薛让的擒拿,整条右臂被薛让扯了下来。他身躯踉跄地向一旁倒下,左手捂着鲜血喷涌的右肩,张口痛呼出声,声音撕心裂肺痛苦至极,听得秦守楠瞬间双目赤红。

九龙鼎无力地栽倒在小院中,杜飞云使出『体』内榨取的最后一丝元力,也是身躯一歪便软软地倒下去。唯『独』薛让左手提着一条还在喷涌鲜血的手臂,站在杜飞云身边,脸『『色』』略显怪异。

秦守正面孔扭曲着,额头后背沁出大片的冷汗,浑身肌『肉』剧烈地抽搐着,肩头剧痛传来几『欲』使他昏『『迷』』。他身躯扑到在地翻滚着,喉中还在发出含糊不清的痛呼。

秦守楠终于止住后退身形,双脚在院墙上一点,连忙落到秦守正身边。只见他右手二指并拢,腾出一道光华来,在秦守正的肩头和『胸』前连点数下,尔后一把抱起秦守正,一跃而起落在院墙上。

跃上院墙之后,秦守楠抱着重伤的秦守正,回过头来,双目赤红地瞪着院中的杜飞云,咬牙切齿地,一字一顿地说道:“杜飞云,我秦守楠此生势必要将你千刀万剐,至死不休!”

柔和夜风拂过,带起浓浓刺鼻血腥味进入众人口鼻中。那秦守楠面上的黑『『色』』蒙面巾早已『脱』落,此时脸『『色』』扭曲着,尽是无边的暴怒与杀机。

他双眼狠狠地瞪了一眼杜飞云和薛让,将两人的面孔身形牢牢记在心中,尔后头也不回地向外奔去,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薛让望着秦守楠消失的方向,眼中神『『色』』复杂,不知在想些什么。在他身边,杜飞云无力地瘫软在地,望向秦守楠逃走的方向,脸上现出一抹遗憾的表『情』。

诚然,他的确有些遗憾,遗憾今晚没能把秦守楠和秦守正也杀掉。

秦家与他之间血海深仇不共戴天,秦守楠的实力又强过他太多,这样的敌人存活一天,便对他和家人有着生命威胁,他怎能放心?

只不过,他现在浑身『脱』力,根本没办法留下秦家两兄弟。而薛让出手的话,或许有机会将两兄弟留下。只是,薛让能够仗义出手救他一家人『『性』』命,他已是感『激』不尽,又怎能奢望薛让帮他追杀仇敌?

“薛大哥,你还要提着那手臂到什么时候?”片刻后,恢复了些微力气,杜飞云面带笑意地望着正在想心事的薛让,调侃地打趣。

“飞云小子,你该换地方了。”薛让却是不理会杜飞云的调侃,目光深邃地望着他。

当然,一边说这话时,他也把那条手臂抛在了墙角。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