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48章 冰雪宫殿

山中崎岖难行,杂草丛生,荆棘遍布。

身着浅『黄』道袍的『女』子,脚步却是极快,行走之间脚底似乎不沾地面,似有一股无形之气托着,身形很是灵动飘逸。

见那『女』子似乎丝毫没有迁就他放慢速度的意思,杜飞云只好暗中运气行云步,紧跟在那『女』子的身后。

“谢谢你刚才救了我,对了,还未请教道友名讳?”从头到尾,这『女』子始终一言不发,杜飞云只好率先开口找个话题。

“宁雪薇。”正行走在前方的宁雪薇头也不回,速度丝毫不见减慢,声音也是不咸不淡。

原本杜飞云还想打听一下关于薛冰的事『情』,不过,见宁雪薇面『『色』』冰冷只顾着赶路,他只好将话咽了回去。

在群山之中七绕八拐,行进了两个多时辰,约莫两百多里的路程,两人来到一『处』幽深的峡谷里。峡谷中灵气浓郁,水雾蒸腾翻涌,四周景象若隐若现,好似险境一般。

只见宁雪薇来到一『处』巨石前,自袍袖中取出一枚长条状的『玉』简,以元力灌输其中,那『玉』简顿时发出氤氲光亮。随后她在巨石前,踏着玄奥灵动的步伐,身影闪动之间,绕着三尺方圆之地来回穿梭数次。

旋即,她陡然停下身影,立在原地,泛着元力光华的右手,将那『玉』简投降巨石。

让杜飞云微微感到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包裹在白光之中的『玉』简,落在巨石上,便迅即消失不见。

紧接着,那巨石竟然从中间分开,『露』出一道门户般的『洞』口。『洞』口内漆黑毫无光亮,看不清到底有多深,也不知其中是何景象。

宁雪薇当先迈步跨入『洞』口,杜飞云犹豫瞬间,尔后也跟着进入『洞』口。两人进入『洞』中,『洞』口『处』的巨石便缓缓合上,那晶莹的『玉』简又凭空出现,被宁雪薇伸手收回。

她手持着『玉』简,灌输一丝元力,那『玉』简便散发出温润的白『『色』』光华,照亮两人周身三丈方圆,充当照明。这时,杜飞云才看清,这里是一条长长的甬道,深不见底不知通向何『处』。

跟随着宁雪薇的脚步,杜飞云在甬道之中连续行走了约莫一个时辰,这才见得一丝亮光。

这甬道有些狭窄,堪堪容纳三人并行,且一路都是向上。杜飞云在心中暗暗揣测,这甬道可能便是通向那藏雪冰峰的暗道。

果不其然,当杜飞云随着宁雪薇走出『洞』口,面前赫然开朗,看清周身的『情』景时,心中顿时确定,自己现在正身『处』藏雪冰峰的山顶。

顾名思义,藏雪冰峰自然是一座山峰。这座山峰足有近两千丈高,山势陡峭,悬崖峭壁众多。最让杜飞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整座山峰上覆盖着皑皑白雪,许多地方还悬挂着冰凌,气温低的好似酷寒严冬。

换做是普通人,在这山峰中呆上半天便会被冻成冰渣。也幸亏杜飞云身上有法衣保护,自动散发着丝丝温润气息,这才不至于冻得哆嗦。

QuanBen5(cOM)。全*本*5

他明明记得,此时还是夏末,即便山中气温偏低,却也不至于冰天雪地。他又环顾四周,望见四周远『处』隐藏在云雾中的山脉,并非冰雪覆盖,这才明白过来,这座山峰定然有特异之『处』。

若非是山峰中有异宝存在,便肯定是有高人布下法阵改变这整座山峰的气候温度。

若是后者,那高人的手段也实在是恐怖,端的是手段通天。

山峰上,到『处』覆盖着洁净无瑕的白雪,数条青石板铺就的大道笔直通向山顶。从半山腰『处』至山顶,稀稀落落地点缀着上百个房屋庭院,隐隐有人影走动。

宁雪薇轻车熟路地在大道上纵横穿『『插』』,一路向上行去,杜飞云只好一言不发地跟上。与此同时,渐渐接近山顶那『处』最为宽阔辉煌的院落时,杜飞云才发现,这一路上山而来,遇见的几乎都是『女』修士,没有一个男修士。

而且,那些『女』修士大多都与宁雪薇差不多,面『『色』』平静冰寒,不苟言笑,神态矜持而冷漠。

终于来到山顶,入眼所见便是一『处』极为开阔的空地广场。广场后,是一座冰雪雕砌的宫殿,房屋鳞次栉比,起伏有致,很是端庄大气。

“这是什么地方?”事实上,杜飞云心中已经有了一丝猜想,只是没得到确认罢了。

“冰雪宫。”宁雪薇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越,回答也是简单直白,绝不肯浪费丝毫言语。

广场有几波路过的年轻『女』修士,皆是面带恭敬地朝宁雪薇打招呼,复又将疑『惑』复杂的目光投向杜飞云,只看得杜飞云莫名其妙。

这一路行来,几乎每一个看到杜飞云的『女』修士,都是脸『『色』』怪异,目光带着疑『惑』。原本杜飞云心中有些不解,但是见到藏雪冰峰之上全是『女』修士,唯『独』只有他一个男修士时,心中隐隐有些明白了。

宁雪薇迈步走过广场,来到那高大宽阔的大殿前,走上前去与大殿内值守的『女』修士低声『交』谈几句,这才回到杜飞云身边,开口说道:“跟我来。”

随后,杜飞云又跟着宁雪薇穿过大殿,来到一『处』宁静别致的庭院,走到一『处』清幽的冰雪房屋前,对着房门弯腰作揖行礼,高声开口通报。

“冰师姐,雪薇前来求见。”

那以冰块堆砌的房屋很是晶莹剔透,却无法看到其中的景象,倒是有几分玄妙。宁雪薇的话音落下之后,过了片刻,那房屋中传出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带着一丝疑『惑』。

“雪薇你不是去后山采『『药』』了吗?为何又折转回来?”

“回禀冰师姐,这里有一个男子持着信物前来求见您。”宁雪薇望了杜飞云一眼,尔后开口答道。

就在这时,杜飞云敏锐地察觉到一丝异样,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凝视着他,心中生出这种感觉,他的后背不禁有些发冷。

“哦,知道了,你下去吧。”片刻之后,当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消散之后,杜飞云便听到那清脆悦耳的话音响起。

宁雪薇行礼告辞,尔后转身离去。待得宁雪薇走出庭院之后,那冰块房门自动打开,随后走出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身材高挑,玲珑有致的『女』子,身上穿着一袭雪白长袍,一头及腰长的乌黑长发披散在脑后,随着她的走动而轻轻摇摆。

她有一张如白『玉』般剔透的脸庞,毫无瑕疵,容颜清丽『脱』俗,令人心中倾慕。薄薄的白『『色』』袍子下,她那雪白如羊脂『玉』的温润肌肤微微显『露』,一双修长而晶莹的柔荑好似柔若无骨。

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脸庞清秀出尘,举止优雅端庄,浑身都洋溢着一股飘逸出尘的气质。任谁一眼见到这个『女』子,心中都会生出一抹不敢亵渎的敬畏和倾慕来。

只不过,这个『女』子的一双翦水秋瞳之中,犹如止水般平静,毫无波澜,表『情』冰冷,隐隐有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疏远感。

“冰雪仙子么?”杜飞云的眼神打量着那『女』子,心中低声嘀咕着,惊艳于此『女』子靓丽『脱』俗的容貌之外,又暗暗猜想,这个『女』子大概『『性』』『情』冷淡,不苟言笑。

之前宁雪薇称呼她为冰师姐,此刻看来,这个『女』子便是薛冰无疑。一想到这里,杜飞云心中又不禁揣测着,这个薛冰的容貌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与薛让又是什么关系?

“自我入主冰雪宫以来,你还是第二个来到这里的男子。所以,希望你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否则,你今天也不必下山了。”

一身白『『色』』长袍拖曳在地面上,薛冰静静地俏立在房檐下,平静地望着杜飞云,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却是如此森冷。

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这是杜飞云两世为人之中掌握的一个最基本的『处』世技巧。他毫不怀疑,若是与薛冰这样的冰雪美人浪费口舌的话,下场定然很凄惨。

是以,他朝薛冰行了修士之间见面礼之后,便将薛让给他的『玉』牌拿出来,开门见山地将来意说了一遍。

甫一见到杜飞云手中的『玉』牌,薛冰的眼神便被吸引住,落在那『玉』牌上再也挪不开。尽管薛冰眼中那『激』动的神『『色』』很快敛去,却依然被杜飞云敏锐地察觉到,他能够猜想到,薛冰那平静的神『『色』』下,心中只怕已思绪翻腾了。

果不其然,杜飞云正在讲述来意,薛冰便是素手轻抬,一股柔和的力道传来,他手中的『玉』牌便自动飞到她手中。

一边听着杜飞云的讲述,薛冰低着头,细细地摩挲着手中的『玉』牌,眼中的神『『色』』很是复杂。

杜飞云将来意说明之后,薛冰的脸『『色』』渐渐柔和许多,神态也不复之前那般清冷,挥手请杜飞云进入屋中,又详细地询问事『情』具『体』经过。

杜飞云又将自己认识薛让的过程,以及被仇敌追杀,尔后离开千江城,花费两月时间苦苦寻找流云宗山门的事『情』,全部娓娓道来。

薛冰眼中的神『『色』』渐渐有了变化,偶尔望向杜飞云时,眼中还会『露』出一抹赞许。

终于将全部事『情』讲完之后,薛冰便是微微颔首,尔后樱唇轻启道:“既然他嘱托你来此,那我自然会保你拜入流云宗门下。”

“现在,你拿着我的手令去寻宁雪薇,她会带你办妥一切。”言毕,薛冰的手中闪出一道白光,一块『玉』牌落入杜飞云手中。

杜飞云拿着『玉』牌,道谢之后便出门离开,去寻宁雪薇。

屋内恢复宁静,薛冰安静地坐在那宽大的冰雪座椅上,摩挲着手中的『玉』牌,脸上『露』出一抹忧虑的神『『色』』。

“也不知他是否已离开千江城,若是青山剑宗的人再去寻仇,只怕他便危险了。奈何我无法离开冰雪宫,否则我还能亲自往千江城走一趟……”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