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四章 救起父亲

如果是十六岁的丁红星在这里,他一定会惊惶失措,被淹没在这滔滔江水中的,可是现在他的灵魂是那个三十多岁,阅历丰富,还历经了生死的丁红星,在这样的生死关头,丁红星反而沉下心来,他缓缓积蓄着力量,细心感受水流的变化,终于,他觑准了一个机会,用力划水,挣脱了漩涡的束缚,他的身体浮上了水面,又游向了岸边。

看到三人的头再次从风浪中露了出来,岸上再次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

如此几次三番,丁红星在水中曲折前行,几次被浪头推回江心,又几次继续游向岸边,让堤上的人群时喜时惊,最终,丁红星游近了岸边,一手抓住了岸上几个人伸过来的一根长木棍,几个人合力将三人拉了上来。

此时,他们上岸的地方离丁红星下水的地方已经有几百米之远了。

人们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一群人跑向了丁红星,大家都想看一看这位能够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下从长江中救人的好汉。

龚景天也在人流之中,他的眼眶里依然噙满了泪水,不过这一次的泪水是高兴的。

徐东成也在下属的簇拥之下走了过来,他的胸膛不住起伏,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让一向沉稳的他也是激动不已。

丁跃进一直抓住的那个人现在已经昏迷了过去,虽然丁跃进水性好,经验也丰富,在水中一直注意把他的头托出水面,可他还是呛了几口水,加上体力不支,他跌入水中不久就已经失去了知觉。

丁跃进倒还是清醒着,不过他浑身已经一丝力气都没有了,他一上岸便张开四肢,连一根小手指都不想动了。今天这次堵管涌的经历,让他从心理上到生理上都极度透支了。

丁红星与丁跃进的举动一模一样,他同样也是四仰八叉的平躺在了地上,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虽然他在虚拟空间里不知道训练了多少次,可是真的到了真实的长江里,手上还拖着两个人,对他的体力消耗确实太大了,这短短几百米的路程,几分钟的时间,几乎已经将他的体力耗尽,如果刚才再有一个浪头把他推远,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上岸了。

今天的长江,实在太狂暴了,丁红星再也不想在这样的天气下下水了。

虽然丁红星的生理上异常疲惫,可是在心理上他却异常满足,今天他能够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救回了父亲的性命,这种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

人群围拢了过来,徐东成也到了,他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三人,转头对下属道:“快送他们去医院,用我的车,他们都是英雄!”

随着他的话音,几位膀大腰圆的武警战士动作麻利的背起丁跃进两人,向江堤下跑去,徐东成的车就停在了那里。徐东成的秘书李深也跟在了他们身后。

当一位武警战士想要背起丁红星时,丁红星已经缓了过来,在虚拟空间里严苛的训练,让他的恢复力十分惊人。

丁红星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需要去医院,不过龚景天对他道:“红星,还是去一下医院吧。”

徐东成也对丁红星道:“小同志,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丁红星从旁边人对徐东成的态度上便知道他一定是市里的主要领导,既然他这么说了,那倒不能不给他面子,再说他也想要跟着到医院里去看看父亲的情况,于是他点头道:“好吧。”

那位武警战士要把丁红星往背上背,可是丁红星执意要自己走过去,最后,那位武警战士也只能依了他。

丁红星走下江堤,他一眼便看到徐东成的车是一辆上海牌小汽车,车牌是一号车,他立刻明白,徐东成多半便是市委书记了。

桂城只是一个县级市,在这个年代,市委书记能够坐上上海汽车,已经相当不错了。

来到市人民医院,李深叫来院长,让他安排给三位抗洪英雄检查身体,院长不敢怠慢,连忙安排最好的医生给三人检查身体。

这年头,医院里的体检设备还很匮乏,不过三人的身体也并无大碍,只不过是体力透支过甚而已,丁红星更是已经缓过来了,不过有市委干部陪同,院长还是安排了一间最好的高干病房给三人休养,并且给丁跃进和那位昏迷过去的人挂上了葡萄糖。

等医生护士都出去了,李深和几名市委干部也在护士的要求下离开了病房让三人休息,恢复了一些体力的丁跃进小声对丁红星道:“红星,我和你妈不是不让你去玩水吗?你怎么会玩水的?”

桂城地处长江之畔,每到暑假,桂城的少年们都喜欢到江水中戏水消暑,这显然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所以家长们都严令自家的孩子,不许私自去玩水,也就是游泳,不过这种事情也很难禁止得了,每年暑假,总会有一两起玩水的孩童被江水吞噬生命的惨剧,让人唏嘘不已。

丁红星“嘿嘿”一笑,并不答话。

丁跃进笑骂道:“你小子,看来我和你妈说的话,你全当耳旁风了啊!不过看在你今天的表现份上,我就不追究了。”

其实在这一点上,丁跃进还真是冤枉了丁红星,丁红星在这一点上还是很听话的,他学会游泳还是在考上大学之后的事情。

丁跃进虽然对丁红星水性如此之好有一些意外,不过也没太觉得诧异,他自己水性就很好,如果不是体力不支,他也能游回岸上,他只认为儿子天生水感好,才练出了这一身好水性。

而且他明白,今天自己这条命确实是儿子救的,他满心都是欣慰,看来儿子确实是长大了啊。

丁红星看着父亲的脸,只是“嘿嘿”的傻笑,他终于亲手拯救了父亲的生命,改变了这操蛋的命运,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父亲的脸是一张平常的中年男人的脸,可是这张脸丁红星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见过了啊!

就在父子二人说话的时候,旁边**那人也醒了过来,他发出了一声呻吟,丁跃进扭头一看,高兴的叫道:“这位兄弟,你醒了!”

那人三十出头年纪,此时脸上一脸虚弱之色,不过看得出来,平时他应该还是一个精悍的汉子。

丁跃进与他同时跳入水中参与了堵管涌,又在他体力不支将要被江水冲走的时候抓住了他的手,又一起被丁红星救上了岸,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人的名字,可是已经有了同生共死的情谊了。

那人刚刚醒过来,显然还有一些迷糊,他茫然的四处打量了一下,又看向了丁跃进,他定了定神,认出了丁跃进,他感激的对丁跃进道:“大哥,今天是你救了我吧?救命之恩,无以言谢,今后你就是我亲大哥了!”

丁跃进笑道:“兄弟,刚才我也没力气了,要不是我儿子跳下去,估计咱俩都没命了。”

丁跃进将那人昏迷之后的情形告诉了他,他听说是十六岁的丁红星救了他们两人,有一些不敢置信,不过他知道这种事情丁跃进也说不来假话,于是又向丁红星表达了谢意,对他赞不绝口。

丁红星的心理年龄比这人还大,应付这种场面当然是颇有余裕,不过在父亲面前,他也只能表现得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所以他只是憨笑着,并不说话。

那人跟丁跃进互通了姓名,原来他叫孔昭强,是城关派出所的副所长。

一听孔昭强的名字,丁红星便想了起来,这人便是在他的前世和父亲同时牺牲的那个人,两人同时被追认为烈士,原来他还是个派出所副所长。

丁红星已经颇有阅历,他马上便明白,今天市委书记在排险现场,孔昭强一定是想在领导面前图表现,这才跳入了江水之中,当然,即使是这样,他的行为还是颇为英勇,值得敬佩,在这样的天气下,能够跳入汹涌的长江里,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丁跃进是在红星机械厂担任一个车间副主任,孔昭强开玩笑的道:“丁大哥,那你可是领导啊!”

红星机械厂是省直企业,属于处级单位,丁跃进这个车间副主任相当于副科级干部,而桂城只是一个县级市,城关派出所副所长只相当于副股级干部,因此孔昭强有此一说。

丁跃进摇头道:“我算什么领导啊,就是个工头而已。”

两人有了这层救人与被救的关系,倒是聊得很亲热,就像是真正的兄弟一般了。

聊了一阵,两人都有些倦了,毕竟这段时间都在江堤上抗洪,没怎么休息,今天又是体力透支过甚,因此他们不知不觉都睡着了。

他们刚刚睡着,小宝的声音在丁红星的脑海里响了起来:“亲爱的宿主,今天你成功从长江里救起了你的父亲,这是一项很不错的成就,让我获得了一笔能量,同样,你也获得了五十个属性点,可以用来提升你的属性或者技能。”

丁红星听了,连忙问起了这能量该如何获得的问题,这可关系到他今后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