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74章:我喜欢你

月听灵昏昏沉沉的,身『体』觉得很难受,浑身无力,感觉不断有寒气侵蚀着她,原本还想继续沉沉的睡着,不愿意醒来去面对疼痛和寒冷,但耳边的叫喊声让她不得不醒来,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呢喃的低吟,“嗯……”

因为醒了过来,疼痛和冰冷立刻席卷全身,让她觉得又痛又冷,难受至极,宁愿继续沉睡,也不愿意醒来。

但是已经醒了,不愿意也没办法。

风天泽听到回应声,开心的笑了,不管自己手腕上的伤,将她搂在怀中,继续喊着她,“灵儿,灵儿……你醒醒,灵儿……”

她没死,她还没死,这就说明他昨天晚上没有杀她。

这是他第一次变成血煞魔鬼之后没有杀掉身边的人,奇迹,真是奇迹。

“咳咳……”月听灵一开始还没能适应,喉咙难受的干咳着,一咳就扯动手臂上的伤,痛得她直邹眉头,更难受了。

看到她如此的痛苦,他心疼不已,轻抱着她,自责道:“灵儿,是不是我伤了你?”

就算不是,她也是因为他才受伤,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灵儿——月听灵原本不想睁开眼睛,更加不想动,但听到这个亲昵的称呼,而且是从一个她从来都不奢望会这样叫她的人的嘴里喊出来的,心里满是惊讶,于是提起劲,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人,看清了他的样貌,认出了他,接着对他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俏皮道:“没想到你也会这样叫我,我不是在做梦吧?不过真的很好听,感觉很舒服,我喜欢你这样叫我。”

她做梦都没想过冷漠无『情』的南冥王会这样亲昵的叫她。

“如果你喜欢,以后我都这样叫你,只要你没事就好。”他承诺道,一只手掌轻放在她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心底满是感『激』,感谢她还活着。

他从来都没有如此在乎过一个人的生死,就连自己的生死也都没那么在乎,但是现在,他非常在乎她的生死,他不想她死,他想她好好的活着,健健康康的在他面前不断的喊他‘小风’,他更忘不了昨夜所发生的一切,她没有因为他是个魔鬼而丢下他离去,而是抱着他,陪他到天明。

按理说『私』闯后山的人,他绝对不会放过,但是对她,他却不忍心下手,看到她受伤他已经心痛不已,更别说是杀她了。

不知不觉的,她在他心里已经稳稳的站住了叫,他根本就推不开她。

“这是你说的哦,以后都这样叫我,好不好?”她虚弱的跟他撒娇,虽然身『体』很难受,一点劲都没有,但是看到冷冰冰的他会露出难得温柔的一面,所以想多感受一下,免得以后没有了。

“是,这是我说的,以后我都这样叫你。”他再次承诺。

“也不要在我面前自称‘本王’,我不喜欢这个。”

QuAnBen5.CoM全本、网

“好,在你面前,我不再自称‘本王。”

“还有,不可以不理我,我不喜欢你不理我。”

“好,我以后不会不理你。”

不管她提出什么要求,他全都答应,只为让她能坚强的活下来。此刻,他甚至愿意拿自己的命去换她的命。

“我喜欢现在你的。”月听灵笑得很开心,即使脸『色』很苍白,但还是无法掩盖她发自内心的笑容。

她忘不了在他在和魔教的人拼斗时,还时刻呵护她的那种感觉,那种感觉,跟现在的感觉一样,好温暖。

我喜欢现在的你——省略掉三个字,就是‘我喜欢你’。

她喜欢他,她真的喜欢他吗?

“你真傻,为什么不好好的待在北楼里?只要你不出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你真傻。”风天泽想到她喜欢他,『情』绪更加的『激』动,突然加重了一点力道,抱紧她。近几年来,每当月圆之夜他都把自己锁在这个石壁室里,这样就不会出去乱杀人,所以在山顶之巅上南明王府的人才能安然的活到现在。怎么多年来,都是他一个人待在石壁室里,那种孤单、无助、痛苦,只有自己一个人承受。

但是这一次,却闯入了一个她,一个陪他度过孤单、无助、痛苦的她。

“我本来是想在北楼里好好呆着的,可是你的喊声把我叫来了。听到你痛苦、无助的喊声,我的两条腿根本就不受我的控制,自己跑到后山来了。”月听灵声音越来越低,想是用全力把这句话给说出来。

她的话,给他无比的温暖,让他不知不觉的笑了。

“呵呵,小风,你温柔的时候真的好,你的笑容很……『迷』……人,我,我喜欢。”她吃力的伸出手,想去摸他的脸。

然而手才伸到一半,已经无力再往上,最后支撑不住,掉落下来,眼皮慢慢的闭上,像是残烛将灭了一般,没了生息,身『体』越发冰冷。

“灵儿……灵儿……”看到她的手落下,眼睛闭上,他吓得心惊胆战,抱着她拼命大喊,但不管他怎么喊,怀里的人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宛如死了一般的沉静。

“灵儿,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听到没有,你不准死。”风天泽惊慌的下命令,心里满是害怕,一只手抱着月听灵,一只手举起,将小指放到嘴边,轻轻的吹出了声音。

没多久,一只小白雕从山壁的裂缝里飞了进来,脚上绑着钥匙,可见它是来送钥匙的。

风天泽把钥匙解了下来,快速的将身上的铁锁打开,然后抱着怀里的人飞快离去,根本不顾自己手腕和脚腕上的伤。

石壁外面,满地的羽箭,还有一群猛虎守着,可见这里有过一场乱斗。

难道是她吗?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躲避得了怎么多箭和虎群?

不可能。如果不可能,那她又为什么会出现在石壁室里?

虽然他有很多的疑问,但现在最主要的是把她救活,等她醒了,所有的问题都可以问清楚。

风天泽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疑问,抱着月听灵快速赶回王府,一进院子就直接往东楼冲,一边冲一边大吼的下令,“把百草居士叫来。”

“是。”侍卫听到命令,还不知道什么『情』况,赶紧跑去请百草居士。

月听灵宛如死人、奄奄一息的被南冥王抱回王府,消息立刻传开,很多人『私』下都认为是南冥王昨夜变成血煞魔鬼把她给杀了。

但这样的话语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没有一个人敢乱说。

春暖、夏凉同样得到了这个消息,吓得根本不敢去东楼照顾自己的主子,生怕去了会被魔鬼杀掉,所以只好躲在北楼里不出来。

这已经是第四任南明王妃被杀了,第五任是谁,没人知道。

谣言,有时候还真是谣得厉害,只是风吹草动就可以是毁天灭地的效果。

风天泽自然知道府里的人会这样想,但他现在没空去理会,只想救『床』上躺着奄奄一息的人,大夫才刚检查了一小会,他就忍不住的问『情』况,“百草居士,她怎么样了?”

一个文雅的中年男子,胡子长过了下巴,整个人透着一种与世无争的气息,将搭在月听灵脉搏上的手收回来之后,起身站着,恭敬的回答:“回王爷,王妃手臂被利爪抓伤,因为没能及时『处』理伤口,以至于感染发炎,再加上她一个晚上身『处』寒气太重的地方,身『体』被寒气入侵,所以染上了极重的风寒,需要赶紧『处』理伤口,不然病『情』会恶化。”

“那你就赶紧给她『处』理伤口。”她一定是在石壁室里呆太久了,所以才会得了风寒。

“王妃金『玉』贵『体』,属下岂敢冒犯,不如让婢『女』来清理伤口吧,属下会把事宜『交』代清楚,而且王妃衣衫已破,沾染了血渍,需要更换。”

整个南明王府的男人,除了南冥王之外,只怕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敢轻易的去碰王妃的身『体』。

“本王来给她『处』理伤口,你马上把『药』物准备好。来人,去北楼将王妃的衣物取来。”风天泽坐到了『床』边,慌急的下命令,两眼只盯着『床』上的人,半刻都不移开。

“是。”所有的人,急忙听令办事,一时之间,东楼里的人都忙得不可开『交』,一件一件的把事『情』办好。

百草居士没有即刻离去,而是低沉的提醒道:“王爷,您的手腕和脚腕上都受了伤,也需要治理,不如属下先给你『处』理伤口吧。”

“本王的伤不碍事,你马上去给王妃配『药』,命人煎好了送来。”风天泽根本就把自己的伤放在心上,心疼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小心翼翼的检查她的伤口。

从伤口上来看,这是被虎爪抓伤的,可见她昨晚被虎群攻击了。

娇弱如水的她,在万箭穿射和虎群的包围之中还能存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了,然而更让他震惊的是,他变成血煞魔鬼的时候,居然没有杀她,这才奇怪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没有杀她?

这个问题他一定会弄清楚。

这时,婢『女』将热水端了进来,还有衣服和『药』,并排的站在『床』前,捧着手里的东西,一动不动,两眼无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见了当没看见,像是木头一样,没有灵魂。

此时,『床』外几步远的帘幕已经放下,百草居士坐在帘幕外面,等候命令。

帘幕里,除了南冥王一个男人,其余的都是『女』人。

风天泽先是用剪刀把月听灵手臂上那些被血渍粘着的衣服剪掉,然后再慢慢的把她的衣服给『脱』下来,但没有及时给她换上干净的衣服,而是用被子盖住她的身『体』,只让她那只受伤的手臂露出来,一点一点的给她『处』理伤口。

伤口很深,已经弄得血『肉』模糊,而且里面还粘着布块,他必须把血块弄掉,才能拿走那些布块。但弄掉血块,过程肯定奇痛无比,他担心她太娇弱,忍不住这股痛,所以只好一点一点的来。

没人敢相信冷血无『情』的南冥王,居然会如此温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一点都不敢相信。此时此刻,他不是传说的血煞魔鬼,而是柔『情』似水的男人,真男人。

“啊……”月听灵因为疼,在昏『迷』中忍不住低吟轻喃,眉心紧邹,但却没有醒过来。

风天泽听到了她的轻喃声,立刻停止手中的动作,俯身而下,哄着她,“忍忍就好,忍一忍就不痛了。”

听到这样的哄声,月听灵紧邹的眉头慢慢松开,平静的躺着,似乎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他的说法,暗含着一种相信他的意思。

看到她舒展了眉头,他微微一笑,继续小心翼翼的给她『处』理伤口。

伤口上的血块被拿开之后,鲜血再次流出。

看到她流血,他那颗千年寒冰似的心,都在震动了,他感觉到了什么是心疼,这种感觉,让他宁愿流血是他自己。

“『毛』巾……”

婢『女』一听,立刻将温热的『毛』巾递上。

风天泽拿过『毛』巾,一点点的将月听灵流血的伤口清理好,然后把被鲜血染红的『毛』巾丢给婢『女』,整个过程始终没有移开过视线。

『毛』巾一丢,立刻有人将止血『药』送上,几个婢『女』,动作利落熟练,即使不说也知道主人需要什么,按时送了上去。

伤口被『处』理好之后,不再那么疼了,月听灵安静的沉睡着,脸上没有半点痛苦,反而还有一抹淡淡的温笑。

风天泽『处』理完完一切之后,就拿起干净的亵衣给她穿上,然后坐在『床』边不动,静静的看着『床』上的人发呆,回忆着和她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心里矛盾至极,温暖中又带着冰冷。

他说过要忘掉她,将她从心里抹去,然而经过这件事,想要把她当成什么都不是的人,对他来说真的很难了,因为他忘不了昨夜她所做的一切,忘不了她给他带来那种奇怪的感觉,忘不了那种不再孤单。

他希望她是一个简单的『女』孩,一个对他没有任何企图的人,因为她越是简单,他就越不用排斥她,不排斥她,就可以将她好好的留在身边了。

但是经过昨夜的事,他无法不怀疑她,而且他很确定,她不是个简单的人,就因为不简单,他才那么的痛苦。

她,到底是谁?

婢『女』将脏水端出去之后,同时也把帘幕给拉了起来。

得手灵泽。百草居士看到一切都弄好了,再次走过来,发现南冥王看着『床』上的人发呆,因为担心他手腕和脚腕上的伤,只好大胆的打断他的沉思,提醒道:“王爷,您手腕和脚腕上的伤必须得『处』理了,不然会伤到经脉,这样对王爷您的健康有极大的影响。”

风天泽沉默不语,再看了『床』上的人几眼,这才慢慢的收回视线,站起来,冷漠道,“到外屋去『处』理。”

说完,又回头看了月听灵一眼,这才转身往外堂走去。

百草居士即刻跟上,早就已经把『药』准备好,尽心尽力的做事。

南明王府里的十八奇士,只为南冥王效忠,这是他们十八个人一致认定的事。

这时,林成走了进来,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到内屋里,看了一眼,然后才继续往前走,来到风天泽的面前行礼,“属下叩见王爷。”

“本王要你查的事,查清楚了吗?”风天泽坐着不动,让百草居士给他治伤,嘴上却冷漠威严的询问想知道的事。

他现在比之前更强烈的想知道月听灵的一切。

“回王爷的话,属下已经查清楚了。三年前王妃落水,并不是意外,而是一件有预谋的事,主谋就是王妃的姐姐月听雨。”

月听雨——听到这个名字,风天泽脑海里立刻想到这个『女』人因为害怕嫁给他而跟别的男人『私』奔,从此落下了一个不洁的污名,因此他对她的印象极其不好,对于这个『女』人厌恶至极,光是想都无法接受,更别说是和她接触。

“姐姐为什么要谋害妹妹?”

“因为一个男人,也就是她们的表兄,许景明。月听雨长王妃三岁,此时已经二十有二,至今还无婚嫁。三年前,她芳龄十九,已到了适婚之龄,虽然求亲者诸多,但都被她回绝。传言,月听雨眼光极高,一般的富家子弟都瞧不上眼,唯『独』对她的表兄许景明『情』有『独』钟,然而许景明较为中意丞相的二千金,也就是王妃,三年前曾跟月丞相提亲,月丞相以王妃年小之由,退了这门亲。月听雨得知这个消息,怀恨在心,所以大半夜的把王妃约出来,趁着夜下无人,将王妃推到水中。还好当时有一名下人半夜起来小解,这才救了王妃一命。落水之后王妃失了所有的记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更别说是其他事,所以根本不知道是谁预谋要害她。”

听了这件事,风天泽震怒之下,一掌击在旁边的桌子上。

砰……

一声巨响,桌子瞬间报废。

即便如此,百草居士还认真的帮他『处』理伤口,林成依然的站着不动,没有因为这个桌子的报废而退却半分。

南冥王虽然喜怒无常,但没有惹到他的人,他不会轻易出手,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他在生月听灵的气,自然不需要退却。

风天泽震坏了桌子之后,两眼里满是怒火,嘶吼的质问:“王妃和许景明的关系怎么样?”

这话中明显的带着酸味,醋劲十足。

林成听出了其中的醋劲,但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回答,“三年前王妃和许景明的关系还算不错,两人经常在一起玩,但是自从王妃落水被救上来,失去记忆之后,和许景明的关系似乎不怎么好,王妃甚至还有意的避开他,想和他保持距离,许景明因此心灰意冷,转而跟月听雨走得很进。但月丞相似乎不怎么愿意招许景明为婿,即使月听雨二十有二了,也许配给他。”

听了这个答案,风天泽心里那股莫名其妙的火气顿时消失了,整个人也舒服了很多。

只要月听灵跟那个许景明没关系就好,他不喜欢她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就好比上次在皇宫里看到她和北进王亲昵的待在一起,他火了很久,如果不是因为这次月圆之夜的事,只怕他现在还在气着。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到可以看出另外一件事,一个三年前就已经失忆的人,在这三年之中忙着重新熟悉一切,那就不大可能有什么心思谋划一些不利于他的事。

“王爷,伤口已经『处』理好了,您这是新伤加旧伤,如果不能好好调养,继续这样下去,只怕这经脉会受到很大的损害,还请王爷注意。”百草居士已经『处』理好伤口,然后站起来,把事『情』说清楚。

每个月十五之后他都会为王爷治理手腕脚腕上的伤,然而旧伤准备好了,又来新伤,周而复始,以至于伤口无法愈合。

风天泽对于这点小伤并不多在意,伤口一『处』理好,立刻站起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冷言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了,都退下吧。”

林成也有点担心,所以大胆的进言,劝说道:“王爷,您要保重身『体』啊!”

“本王心里有数,你们退下吧。”

“是。”

百草居士和林成不敢多说,只好退下。

两人一走,风天泽立刻回到内屋,来到『床』边,然后坐下,继续看着『床』上的人发呆,看着看着,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触她的脸,眼里的冷漠和煞气全无,被温柔覆盖着了。

他对她总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一种奇妙的感觉,暖暖的,很舒服,就算这样静静的看着她,他也觉得很开心,为什么?

开心——十五年来,他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开心过,甚至已经忘记了开心是什么样子。然而现在,她让他重新找到了开心的感觉。

这时,一股热流忽然在他身『体』里乱串,杂乱无章。

风天泽有点『欲』火难耐,忍不住的俯首而下,将自己冰冷的双唇,倾覆上了她的『诱』人的小嘴。

这不是他第一次偷偷的亲她,他不喜『女』『色』,为何会这样不君子的趁人之危呢?umvg。

想到趁人之危,风天泽立刻把唇收回,平直的坐好,不敢再看『床』上的人,努力的强忍着『体』内的燥热,不想这样的欺负她。

就算要她,也要光明正大的要,何必这样偷偷摸摸?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