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79章:放眼远看

风天泽一听到怀里的人发出闷吭的痛叫声,心里立刻绷紧,担忧的问:“灵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胃疼,最近一直都没有正常饮食,所以胃疼有些频繁了。”月听灵没有隐瞒,心里很明白自己的病『情』怎么样。

三年前她就知道自己有胃疾,所以爹娘一直都很注意她的饮食,只要她不吃一餐,他们就急得团团转。因为饮食正常,所以这些年来胃部很少犯疼,但自从嫁给南冥王之后,这饮食就成了个大问题,胃痛的『毛』病也跟着来了。

“来人啊,马上备膳。”他知道她有胃疾,刚才过于高兴,差点就忘记让她进食了。

“我要吃烤『鸡』。”一听到备膳,她很兴奋,立马『脱』口而出自己想吃的东西。

只可惜被拒绝了。

“不行,百草说了,你病还没好,伤口也还在愈合,要吃点清淡的东西。想吃烤『鸡』,等你的伤和病好了再吃。”他带着宠溺,威严的提醒她,说不给吃就是不给吃。

“我的病已经好了,伤口也差不多好了。”她抗议道,只想吃香喷喷的烤『鸡』。

“你敢说你现在头不晕,你敢说你手臂上的伤口一点都不疼了吗?”

“我……”

她仔细的感受了一下,发现还真的有点点头晕,手臂上的伤口就更不用说了,当然疼。

没办法,看来这烤『鸡』是吃不成了。

不过他关心她、『爱』护她,这种味道比烤『鸡』还美味,总得来说还是赚了。只要赚了就好,赚多赚少不是主要问题。

风天泽微笑的看着她,突然想起了北进王,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没有了,严肃的问:“灵儿,你还没告诉我当时为何与北进王走得如此之近?”

他因为这件事气了怎么久,不弄清楚不行,不然他心里犯疼。

月听灵窃喜一笑,慢慢的解释道:“小风,我跟你说哦,那个北进王被我耍得团团转都不知道呢!他想从我的嘴里套出南明王府在哪里,结果让我给骗了,我厉害吧。”

“什么,他问你南明王府在哪里?”他『阴』沉道,对此满是怀疑。

这个北进王,到底在谋算着什么?

“他也没有直接问,只是问我南明王府旁边有什么景物。我月听灵不是笨蛋,当然知道他是间接的问我南明王府在哪里,所以我就跟他瞎掰,说我是被蒙着双眼带到南明王府,什么都不知道。”

笑而自没。听了她这些话,他释然的笑了,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轻逗着她,“你这个鬼灵『精』。”

“我『精』着呢,想要在我月听灵身上使计,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美男计对我没有效果。小风,我警告你哦,我这个人只接受一对一的感『情』,我不管你们男人怎么看待三妻四妾的想法,只要你多娶一个『女』人,我立刻消失,我绝对不会跟另外一个『女』人分享我的丈夫,不然我『情』愿一辈子一个人。”她突然想到古代男人的三妻四妾,于是严厉的警告他,半点不像是在开玩笑。

QuanbEn5.COM全本、网

他轻抿一笑,逗着她,“才刚学会走路,你就想跑了吗?”

“我这叫放眼远看,稳赚不赔,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是赔本的买卖,谁愿意做?”

“你把对我的感『情』当成买卖来看待吗?”他有些郁闷,不想他们之间的感『情』如此轻浮。

“我不是把我们的感『情』当买卖来看待,我是当一个『赌』局来看待,『赌』注就是我的一辈子,如果明知道『赌』小会输,我难道还会买小吗?别的『女』人或许能接受自己的丈夫三妻四妾,但是我不行,不管我有多『爱』这个男人,只要他接受了另外一个『女』人,我就不会接受他。”

月听灵把问题说得非常严肃,像是在说一件严重的事。

风天泽认真的对待,承诺道:“只要你不背叛我,我对天发誓,你月听灵是我风天泽唯一的妻子,唯一『爱』的『女』人。”

只要她不背叛他,他可以把她当成所有的唯一。

听到他的誓言,她满意的点点头,将食指放到他的嘴上,带着一股邪气,坏笑道:“小风,要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哦,不然有你好看的。”

他握着她的食指,温柔的笑着,再次加重承诺,“如果有一天我违背了这个誓言,甘愿死在你的手中。”

“呸呸呸……不要说什么死不死,好不吉利啊!”她没有抽回自己的手,心里已经得到了想到的答案。

她相信他是个重承诺的人。

“灵儿,我真的很好奇,你一个大家闺秀,居然知道『赌』场里的买大买小,稀奇啊!”他玩味的跟她开玩笑,其实并没有因此怀疑她什么。

据他所知,她是个好动的人,经常往外跑,会知道外面的世界,很正常。

然而她却不然,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于是强烈的争辩,“谁说大家闺秀就不能知道『赌』场的事?”

她已经做了三年的月听灵,只怕回去无望,那就继续做下去吧。

“我没说不能,只是说稀奇。”

“哼。”

这时,仆人将食物端了进来,一一摆放在桌子上。

月听灵一看到吃的来了,立刻下『床』穿鞋,想跑过去吃东西,结果因为弄得太急,刚站起来就觉得头部眩晕,差点又倒坐了回去,好在后面有人及时的接住她。

风天泽一看到她要倒下,赶紧起身抱住她的腰,没让她给摔回来,温柔的训斥道:“没人跟你抢,急什么?”

“我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只想早点解决肚子问题。”她尴尬的解释,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并没有因此而再难为『情』,看着桌子上的菜,垂涎三尺,忍不住喃喃自语,“一会我要大开吃戒。”

“……”他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将她横抱起,亲自把她送到餐桌前,将她放到凳子上,然后坐在她旁边,陪她一起吃。

她毫不客气的开动,也不在乎吃相,一心只想把肚子填饱,一举一动天真自然,毫不掩饰真实的自己。

他看着真实的她,突然觉得比看那些做作的大家闺秀顺眼多了。原来自然一点,不做太多的掩饰,做真实的自己,是那么的『诱』人。

她看到他不吃,然后给他夹菜,“小风,你也吃啊,一个人吃饭怪没意思的,一起吃吧。”

“好。”他拿起筷子,慢慢吃,边吃边看着她,食『欲』大开。

然而就在两人吃得正起劲的时候,落木面带慌『色』的走了进来,恭敬道:“王爷,刚得到消息,皇上昨晚遇刺,而且还受了伤,好在只是轻伤,并无大碍。”

风天泽听到这个消息,表『情』立刻变得很严肃,眼里暗含着怒火,放下筷子,严寒的问:“刺客是何人?”

“刺客穿着夜行衣,而且个个武功高强,皇宫里一般的侍卫根本就挡不住,所以皇上才会受伤。那些刺客刺杀不成,便逃离而去,没能抓到一个审问。”uoef。

“饭桶,连几个刺客都抓不到,养这些禁卫军有何用?”风天泽震怒的拍打桌子,把正在吃饭的月听灵吓了一跳,于是抱怨道:“小风,你那么用力拍,万一桌子报废了,你叫我吃什么呀?”

“……”他沉默不语,把手收回来,没再去打桌子,而是冷漠的对落木下命令,“『交』代下去,本王现在就进宫一趟,需要些时『日』,王府里的事由百草居士做主,如有重大之事,差人到皇宫来告知本王。”

“是。”落木接下命令,立刻去办事。

月听灵一听到他要进宫,食『欲』没了,带着一点无奈,轻声道:“小风,你要进宫吗,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其实她一点都不想去皇宫,但没办法,她更加不想离开他,所以只好跟着去。

“灵儿,你还是呆在王府比较安全,此行前去恐怕会遇到刺客,而且还会有一场『硬』战,我担心你会有什么闪失。”风天泽不想她去冒险,劝着她留下。

“那我就更要去了,我说过,不求和你有福同享,但会跟你有难同当,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犯险。再说了,你手腕和脚腕上的伤还没好,万一我不在你身边,你又耍酷不上『药』,那怎么办呢?不管,我非去不可,你不让我去我就自己去,大不了死在你设的那些什么机关陷阱里。”

“我现在就要进宫,你的身子还没好,跟着去会影响到你的病『情』。”

“皇宫里的御医应该挺多的吧,这不是什么问题。”

“皇宫里有太多的尔虞我诈,我担心……”

“我还不算太笨,想要算计我,没那么容易。小风,你怎么不想带我去,是不是想到外面去拈花惹草?”

她是铁了心的要去,他说什么都没用。

“……”

他有些拗不过她,犹豫片刻之后,只好答应下来,“好吧,你吃饱之后让婢『女』梳妆好,我们就出发。”

他南冥王天不怕地不怕,如今却有点害怕一个叫月听灵的『女』人,说出去只怕没人相信吧。

“好。”她点头回答,继续吃东西,心里因为能降服南冥王而感到高兴。

谁说魔鬼收服不了的,她现在不就是收服一个了吗?

亲们,求月票啦,支持依依的亲们赶紧投月票啦吧,偶无耻的求月票!为求月票,今天加一更,凌晨先送上两更,下午再加一更,(*^__^*)嘻嘻……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