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91章:飞影追魂

次『日』一早,宫『女』太监们早就已经将洗漱要用的东西准备,端着站在前帐外面,等着伺候主子们梳洗更衣。

月听灵这个时候还睡得很香,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像是正做美梦,根本就没有起『床』的打算。

风天泽习惯早起练武,更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一睁开眼睛,稍微的缓了缓就掀开被子起『床』。

然而被子一掀,眼前的场景让他有些疑惑,眼眸里闪过一抹厌恶之意,不过很快就消失了,柔和了许多。

这个『女』人还说什么楚河汉界,结果自己都过界了,而且还夸张的把脚垮在他身上,抱着他睡觉,这睡相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所谓的大家闺秀,就是这个样子吗?

他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

“嗯……”被子掀开之后,有些凉意,月听灵觉得有些空凉,于是嘤咛的叫了一声,随手吧被子一拉,重新盖好,继续抱着身边的男人睡大觉。

“……”风天泽无奈的摇摇头,再次把被子掀开,不管抱着他的『女』人,直接起身下『床』。

外面站着的宫『女』太监一听到动静,立刻走进来服侍,看到『床』上的像只四角抓鱼一样,趴在上面,虽然很想笑,但却不敢笑,小心翼翼的服侍着,不敢有半点掉以轻心。

月听灵身上穿着亵衣,软趴在『床』上,半眯着眼睛看眼前的男人穿衣漱口,睡意浓浓的抱怨,“小风,你起那么早干什么啊,我还没睡够呢?”

『鸡』才刚叫完就起『床』,这也太早了吧。

“你可以选择不起。”风天泽用很无所谓的语气回答,冰冷的气息不显自露,浑身上下威严得让人觉得害怕。

即便如此,对于某个人来说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继续抱怨,“你都把我吵醒了,我还能睡着吗?”

她根本不把他的冷漠放在眼里,甚至觉得那是很正常的事,如果有一天他不冷漠了,她或许就得带他去看大夫了。

他不冷漠的时候,尤其是温柔的时候,简直就是完美好男人,只可惜那种温柔很少见,就算有,也很短暂,只有在他不正常的『情』况下才会表露出来。

“你自己看着办吧。”他拿着热『毛』巾擦了擦手,直接往外走,连头都没回过。

“喂,你干什么去啊?今天说好了要去我家的,你不准反悔。”她对着他的背影大喊。

然而他却没有任何回应,此时已经走出房门,到院子练武去了。

“想耍赖,没门。”月听灵此时没了睡意,只想出宫,于是起『床』梳洗,刻意找了最简便的衣服来穿,快速的整理好之后就追出去。点家见眼。

但才刚走出房门就看到一只白雕飞到风天泽的手上,白雕的腿间还绑着一个信筒,可见是来送信的。

风天泽将信筒取下,放飞白雕,然后拿出信筒里的信条,简略的看了看,眉宇间没有半点改变,让人无法从他的表『情』从猜测出是好事还是坏事。

QUAbEn5.COm全,本网

月听灵走了过来,伸长脖子去看信条,忍不住念了出来,“今『日』午时,老地方见。小风,谁要约你啊,是敌是友?”

“师父。”他简略的回答,惜字如金。uxze。

“啊,就是那个混……”她差点想骂‘混蛋’,但是话都嘴巴,立刻吞了回来,改了个说法,“就是你那个天遥师父啊!”

“对。”风天泽说走就走,一点兆头都没有。

月听灵不让,将他给『硬』拉了回来,“哎哎哎……你说过今天要陪我回家看爹和娘的,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师父已经五年没有主动要见我,想必一定有什么大事,我必须得去,明天再和你回丞相府。”他冷言道,说完就抽回自己的手臂,直接走人,背影显得很冰冷,仿佛回到了以前的样子,只是用词改变了而已。

她站在原地不动,无奈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虽然有些失落,但并不是太伤心,更没有被他的冰冷打击到,自我调节了一下,又恢复原来『精』力旺盛的样子,兴奋的自言自语,“你不跟我去,那我就自己去,反正我又不是不认识回家的路。”

“王妃,您要去哪里呢?早膳已经备好,还请王妃用膳。”宫『女』走了过来,弯腰低头,恭敬的说道。

“我今天早膳想吃王婶的汤圆,就是街东四角那里,我自己去买就好,拜拜。”月听灵挥手跑开,根本不给宫『女』说话的机会。

宫『女』没办法,只好任由她去,毕竟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此时皇宫里的人都知道南明王妃是谁,更知道她和南冥王的关系不错,所以做事都给她三分面子,连守宫门的侍卫也不例外,问都不问,直接让她出了皇宫。

一出皇宫的大门,月听灵就觉得怪怪的,于是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低声的自言自语,“没搞错吧,出宫怎么容易?”

“管他呢,反正出来就行,很久没回家了,先回家一趟。”

“不对,这个时候爹应该在上早朝,回去也见不到他,不如先去见见师父,再回家看爹娘,到时候他们两个都在,就不用等啦!对,就这样。”

月听灵一个劲的自言自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想通之后就直接往前走,走着走着,又觉得有问题,再次停下脚步,继续自言自语,“如果我这样的走去见师父,这一来一回的,起码得花上大半天,太浪费时间了吧。”

“怎么办呢?”

这时,旁边传来了小贩的叫卖声,“衣服,漂亮的衣服,大家快来看看啊,漂亮的衣服。”

“有了,改装。”月听灵贼兮兮的笑着,然后走到小贩面前,拿出一定银子,“老板,你这里有没有适合我穿的男装,如果有的话,这定银子就是你的了。”

“有。”小贩一看到钱,眼睛立刻发亮,想都没想就快速的回答。

“那好,你现在就给我一套男装。”

“好。”小贩翻找了一下,找出合适的衣服,塞到她的手里,然后主动的将银子拿过来。

月听灵看了看衣服,还算满意,于是就找了一家客栈换装。

走进客栈的是一个穿着华丽的富家小姐,走出客栈的却变成了一个白面书生,下巴上还贴着点小胡子,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悠哉的走在大街上,只可惜个子太小,就算贴了胡子,也不大像个男人。

因为不像,所以惹来了很多人奇异的目光,让她有点不自在,于是拉了一个路人来问,“喂,你笑什么?”

“姑娘,你一个『女』人,干嘛打扮成一个男人的样子呢?”

“我,我不像个男人吗?”

“不像。”路人嘲笑的离开。

月听灵有些受打击了,气呼呼的看着周围的人,视线不经意间落在了路边的乞丐上,脑袋里又想到了一计。

“既然扮男人不像,那扮乞丐应该像吧。”

没多久,白面书生没了,却多了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小乞丐,脸上满是煤灰,脏兮兮的。

重新改装之后,奇异的眼光不再有,倒是多了点鄙视和嫌弃的眼光,不过这对于她来说无所谓。

“这下总没人能认得出我来了吧,月听灵,你果然厉害,够聪明。走,去看师傅。”

自我臭美了一番,然后快步的往前走,然而才走了几步就听到前面传来大吼声。

“让开……让开……”

几个穿着华丽的贵公子,骑着马在大街上乱闯,还拿着马鞭乱打旁边的路人,让他们闪道。

很多人担心被马撞着,即使是丢下东西也立即闪开,大街上顿时乱成一团。即便如此,骑马的人还还继续横行,“让开……让开,听到没有?”

一个小孩子拿着冰糖葫芦,站在路中间,看着眼前飞奔而来的快马,吓傻了,根本就不知道闪躲,只能傻呆呆的站着。

月听灵原本已经闪到路边,但是看到路中间的小孩子,无法见死不救,立刻飞身而出,抱着小孩子,起身飞到旁边。

她和孩子是安全了,但有的人『情』况却不太好。

骑马跑在最前面的男子,马因为差点撞到人而受惊,于是扬身大叫,直接把马背上的人给摔了下来。

“哎呦……”

跟着他一起的另外两个男人,看到出事了,只好停下,赶紧下马来扶人,“俊武兄,你没事吧。”

“我没事,但是我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惊扰了我的马的人。”

月听灵听到这句话,赶紧把怀里的小孩子往人群里推,不让他成为这些公子哥报复的对象,打算一个人去面对。

反正一会打不过就跑,溜了之后再换装回来,没人知道她是谁。

一个酒楼上,坐着两个人,都惊讶的看着下面街上的小乞丐,满脸的不可置信。

“二师兄,这个小乞丐刚才用的飞影追魂,对不对?”白香寒用怀疑的眼神盯着月听灵看。

魏子明也一样,猜不到她到底是谁,“没错,的确是飞影追魂,这是逍遥宫祖师爷自创的轻功,除了逍遥宫入室弟子之外,不可能有人会。”

“入室弟子除了你和我,就只有大师兄,不会再有别人了啊!”

“先看看再说。”

亲们,依依最近有些事在忙,更新少了点,等依依忙完之后一定补回来,抱歉抱歉~~~~~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