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92章:最真实的

月听灵不知道自己成为被人观察的目标,此时注意力全都在那三个贵族子弟身上,等着他们一会的仗势欺人。

按照这样的『情』节发展,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接下来就该是很常见的事『情』发生,那就是以权或者以钱压人。

果然。

摔马的男人等疼痛缓解之后,立刻走到月听灵面前,指着她,嚣张跋扈的质问:“好你个臭乞丐,居然敢弄惊本少爷的马,害得本少爷从马上摔下来,识相的就乖乖给本少爷磕头道歉,再学狗叫,围着爬一圈,本少爷可以考虑放过你。”

“你是谁?”月听灵两手抱『胸』,一副挑衅的样子,根本没把这个什么少爷放在眼里。

“这可是罗大将军之子罗俊武,罗少将军,你居然不认识,简直就是井底之蛙。”

“像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乞丐不认识俊武兄也是很正常的。小乞丐,只要你按照罗少将军刚才说的去做,我们可以不跟你计较今天的事。”

跟着罗俊武一起的两个贵公子也是一副仗势欺人的样子。

月听灵不屑一笑,继续挑衅道:“哦,原来是什么罗大将军的儿子少将军啊,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那么可以从其子看其父咯,我看那个罗大将军的本事也不咋滴,不然他的儿子怎么会连点马儿受惊都弄不好,进而摔下马呢?”

此话一出,周围的老百姓都捏了一把冷汗,为这个小乞丐祈祷。平常人遇到这事肯定是跪地认错,祈求相安无事,可是这个小乞丐,居然跟这些人对着干,看来离死不远了。

罗俊武受不了月听灵这些话,用食指指着她,命令她道歉,“臭乞丐,本少爷再给你一次机会,立刻给我跪地磕头道歉,否则本少爷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事,干嘛要跟你道歉?倒是你,骑着马在大街上横行,万一撞到人怎么办?你刚才就差点撞到了一个小孩,你知不知道?”月听灵很是愤愤不平,根本不把什么警告放在眼里。

她就是看不惯这种平『日』里仗势欺人的贵家公子,好像这些达官贵人的子『女』还真没几个是不欺负人的。

不知道是谁的悲哀啊?

“好你个臭乞丐,你活腻了是吧,本少爷成全你,送你去见阎王,给我打,直接打死。”

罗俊武的命令一下,跟着他一起来的两个人立刻出手打月听灵,本以为这个娇小的乞丐好对付,可是没想到却被对方狠狠的修理了一顿。

月听灵一个轻巧的翻身,跳到这两个人后面,将他们的头狠狠的撞在一起。兄才以点。

因为速度太多,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撞得头昏眼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你……”罗俊武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人,深知这个小乞丐有点本事,于是亲自出手,好好教训她。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殊不知,依然不是她的对手。

月听灵身子娇小,轻功又妙,几个闪避就已经把罗俊武累得气喘吁吁,发现他只是个三脚猫,于是不再闪避,直接站在他面前,用两只手指去戳他的眼睛。

“啊……”罗俊武被『插』疼了两只眼睛,痛得哇哇大叫,根本就睁不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只好用嘴大骂,“臭乞丐,有种就把姓名留下,本少爷一定不会放过你。”

“去你的本少爷。”月听灵一觉踹在他的『屁』股上,将他踹得趴在地上,然后一只脚踩着他的背,豪爽的说道:“罗什么的少将军,你听好了,大爷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姓吴,口天吴,单名一个明字,本大爷叫吴明,知道了吗?改天要找本大爷报仇,可得找准了,别抓一些阿猫啊狗的去充数,滚吧。”

“吴明,你给本少爷等着,等着。”罗俊武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只手捂着『屁』股狂跑,那狼狈的样子还挺滑稽的,看了让人忍不住笑了出来,但没人敢笑出声,生怕惹来什么麻烦。

月听灵根本不管,发现罗俊武的马还在,干脆就占为己用,于是就骑上马,打算离去。uzmo。

但才刚要走,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突然从上面飞了下来,拦住去路,优雅有礼的打招呼,“小兄弟且慢。”

“你是谁啊?”

才刚问完,一个蓝衣的『女』子也飞了下来,身姿轻妙优美,但眼神却有些轻蔑,似乎有点瞧不起人,还有点自以为是,让原本清丽『脱』俗的外表染上了一点污渍,简直就像是一颗老鼠屎弄坏了整锅汤。

月听灵看待人和物都很细微,甚至可以从一个人的眼神之中看出她的品『性』,所以白香寒那股傲人之气自然逃不出她的法眼,不过她并不在乎,依然以平常的态度跟她说话,“这位姐姐,你又是谁啊?”

这两个人绝非一般的人物,那个男人气质非凡、温文儒雅,眉宇间没有任何污气,可见是个好人;至于那个『女』的,虽然不是个坏人,长得也不错,但却有点自命清高,目中无人,总『体』来说马马虎虎吧。

“你别管我们是谁,告诉我们,你是谁?”白香寒有点自傲,似乎不太屑于跟如此污浊之人说话。

魏子明听出了她语气中的自傲,于是赶紧圆场,“小兄弟,我们并无恶意,只是想和小兄弟认识认识。”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姓吴,叫吴明。”月听灵把视线从白香寒身上拿开,放到魏子明身上。

她不喜欢跟太自傲的人说话,累。

“如果在下没有猜错的话,吴明、吴明其实就是无名,你根本就没有说出自己真实的名字,对吧。”

“不错嘛,居然能理解出这层意思,我应该夸你聪明呢,还是应该说那个罗俊武太笨了?”

“你少在这里绕弯子,快点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懂得飞影追魂?”白香寒没有耐『性』像魏子明一样跟对方和和气气的说话,只想拿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走人。

她可不想让一个乞丐弄脏了她的衣服。

魏子明有些不悦,轻柔的训斥道:“师妹,不得无礼。”

“二师兄,何必跟这种肮脏之人说那么多,直接问不就好了吗?一会我们还要去见大师兄呢,我把自己打扮得怎么漂亮,可不想让这个乞丐弄脏了我的衣服,把我身上的香气给熏走了。”

“师妹,众生生而平等,你岂能如此轻看?就算他是个乞丐,但终究是个人,我们应以礼相待才对。”

“二师兄,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什么都不讲究的个『性』。算了算了,我不想和你浪费时间说这些,让我来问吧。”白香寒不想再争辩这个,再次自傲的问月听灵,“你到底是谁?快点说,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月听灵无奈的摇摇头,拉好马绳,用同样的态度回答,轻蔑道:“瞧你长得还算挺漂亮的,没想到内涵怎么差,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姐姐,不要只注重外在美,人的内在美才是最重要的,外在美会随着年龄而衰退,但是内在美不会,回去不要只顾着照镜子,多看点书,让自己成为一个有内涵的『女』人吧,这样会赢得更多男人的追求。这位白衣哥哥不错,温文儒雅,字字带敬,我特别喜欢你那句‘众生生而平等’,由此可见,你是个『性』『情』中人,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一定会有个懂你、知你的『女』人在等着你。”

听了这番话,魏子明对眼前这个乞丐更为佩服,正想和她好好说几句话,谁知旁边的人却发飙了。

白香寒受不了月听灵对她的评价,忍住心里的怒火,反过来批评她,“你一个低等下贱的臭乞丐,有什么资格对本姑娘品头论足,你再乱说,我就撕烂你那张嘴。”

“姐姐,这人啊,不要只听好话,有时候坏话才是最真实的,才能让你去改进。你不认为众人生而平等无所谓,但是你要切记,风水轮流转,今『日』你风光,他『日』未必。”

“臭乞丐,我今天非撕烂你这张嘴不可。”白香寒气大了,想动手教训人,但是魏子明不让,拉住了她,“师妹,不可鲁莽。”

“二师兄,你没听到她刚才说的那些难听的话吗?你能受得了,我受不了,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教训她不可。”

“师妹,你忘记师父『交』代的事吗,不可惹是生非。”

“现在不是我惹事,是有人要惹我,你放开我,我要去教训这个乞丐。”

“师妹,我觉得这位小兄弟并没有恶意,只是心直口快,比较坦率而已。”

“二师兄,你的意思是认同这个乞丐说的话,对吗?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是不是?”白香寒更气了,想不到一直宠她、让她的二师兄今天居然为了一个乞丐跟她唱反对。

“我没这个意思,你涉世未深,不懂江湖人、江湖事,别太莽撞了。”

“我不管,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乞丐不可,我……人呢?”白香寒转头看回来,发现只有马,没有人,很是惊讶。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