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06】委托(上)

之后几天我一直活在忐忑当中,阿呆失去了联系,手机号也成了空号。贝贝也消失了,虽然阿呆说他没跟着走,但这几天也没见到人。光头那我也每天都去,幸好有他女朋友照顾他,所以我每次去只是陪着聊会天。

阿呆留给我的房子我去看了,很大,装修的很好。看的出花了点钱,谁让他老爸是有钱人。但我没听阿呆的住在那里,虽然阿呆说老跟人挤在一起不好,但我还是不习惯自己一个人住,怪冷清的。

而且我觉得宋青和齐齐也不希望我搬出去,毕竟我也是见证了他们坎坷爱情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讲我这叫媒人。

虽然没搬到阿呆地方去住,但是阿呆那的电脑却被我搬回了宋青家,宋青还问我哪来的电脑,我就说是朋友赞助的,把宋青给羡慕的,硬诬赖我说是被人给保养了,当然大家都知道这只是开玩笑。

我把电脑放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忙活了一天从宋青的屋里拉过了网线,又是在墙上打洞又是穿线的,真觉得自己长大了,以前这种事情都是找家里人弄的,现在自己都可以解决了。

话说阿呆的电脑性能真是好,一杀毒能杀出号几百个病毒,但是开网页的速度还是跟飞一样。后来我总算知道哪来那么多病毒了,网页的收藏夹里都是未成年人不能观看的网站。整整60G的D盘里放满了日本产的爱情片。

后来无奈把系统重新装了下,然后把硬盘格式化,毕竟这么多病毒在电脑里实在不放心。当然事先把那些片子都浏览了一遍,美其名曰中日文化交流。

这个礼拜六我去看了小海,小海过的很好,看到我依旧很开心。但我觉得似乎没了以前的热情,可能是我想多了。我和小鸥已经成了真正的普通朋友,不再暧昧。因为我知道我已经没了这个资格。

所有的事情仿佛都恢复了平静,直到今天我再次去看光头的时候才知道,这几天其实并不平静,只是我自己麻痹了而已。

一进病房,病房里安静的可怕,平时进去都能听到光头和他女朋友在打情骂俏的,所以今天这样的安静让我觉得一丝不安。

光头躺在**,面无表情,看到我进来也不向往常一样热情的打招呼。我搬了把凳子在光头床边坐下,对面光头的女朋友起先是低着头,见我来了才抬头看我,眼睛红红的,看样子是哭过。

“王彪!”我小心的叫着光头的名字。

光头眼珠往我这边移动,但头没有动,就这么看着我。看了一会从床边拿出一封信,然后递给我。

我疑惑的看了王彪一眼,然后再看看信,灰褐色的信封上盖着红色的章,“XX市XX监狱”。

监狱!两个刺眼的字一进入我的视线我就不由的大口倒吸一口冷气,心猛的揪了一下。我知道,肯定是出事了,难道是阿呆被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