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06】委托(上)

之后几天我一直活在忐忑当中,阿呆失去了联系,手机号也成了空号。贝贝也消失了,虽然阿呆说他没跟着走,但这几天也没见到人。光头那我也每天都去,幸好有他女朋友照顾他,所以我每次去只是陪着聊会天。

阿呆留给我的房子我去看了,很大,装修的很好。看的出花了点钱,谁让他老爸是有钱人。但我没听阿呆的住在那里,虽然阿呆说老跟人挤在一起不好,但我还是不习惯自己一个人住,怪冷清的。

而且我觉得宋青和齐齐也不希望我搬出去,毕竟我也是见证了他们坎坷爱情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讲我这叫媒人。

虽然没搬到阿呆地方去住,但是阿呆那的电脑却被我搬回了宋青家,宋青还问我哪来的电脑,我就说是朋友赞助的,把宋青给羡慕的,硬诬赖我说是被人给保养了,当然大家都知道这只是开玩笑。

我把电脑放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忙活了一天从宋青的屋里拉过了网线,又是在墙上打洞又是穿线的,真觉得自己长大了,以前这种事情都是找家里人弄的,现在自己都可以解决了。

话说阿呆的电脑性能真是好,一杀毒能杀出号几百个病毒,但是开网页的速度还是跟飞一样。后来我总算知道哪来那么多病毒了,网页的收藏夹里都是未成年人不能观看的网站。整整60G的D盘里放满了日本产的爱情片。

后来无奈把系统重新装了下,然后把硬盘格式化,毕竟这么多病毒在电脑里实在不放心。当然事先把那些片子都浏览了一遍,美其名曰中日文化交流。

这个礼拜六我去看了小海,小海过的很好,看到我依旧很开心。但我觉得似乎没了以前的热情,可能是我想多了。我和小鸥已经成了真正的普通朋友,不再暧昧。因为我知道我已经没了这个资格。

所有的事情仿佛都恢复了平静,直到今天我再次去看光头的时候才知道,这几天其实并不平静,只是我自己麻痹了而已。

一进病房,病房里安静的可怕,平时进去都能听到光头和他女朋友在打情骂俏的,所以今天这样的安静让我觉得一丝不安。

光头躺在**,面无表情,看到我进来也不向往常一样热情的打招呼。我搬了把凳子在光头床边坐下,对面光头的女朋友起先是低着头,见我来了才抬头看我,眼睛红红的,看样子是哭过。

“王彪!”我小心的叫着光头的名字。

光头眼珠往我这边移动,但头没有动,就这么看着我。看了一会从床边拿出一封信,然后递给我。

我疑惑的看了王彪一眼,然后再看看信,灰褐色的信封上盖着红色的章,“XX市XX监狱”。

监狱!两个刺眼的字一进入我的视线我就不由的大口倒吸一口冷气,心猛的揪了一下。我知道,肯定是出事了,难道是阿呆被抓了?

我伸手过去接过光头手中的信,我明显感觉自己的双手在微微颤抖。我极力控制着自己心情,调整着呼吸,以至于不会看上去如此失魂落魄。

打开信封,一张单薄的信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用蓝色圆珠笔写的字。

光头,我是贝贝,我知道你现在很吃惊,但我希望你静下心来听我说。我进去了,我觉得你应该明白。但我没什么遗憾,我是自首的。我知道警察没这么容易就罢手,必须有个人出来担着。所以我骗阿呆让他去外面避避风头,我说我过几天就出去,不过现在我去不了了。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外面的兄弟,这就是我写信给你的目的。我希望你好了以后可以替我照顾外面的兄弟,我不希望大家就这么散了。当然我知道你一个人肯定不行,你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所以请你拜托晓枫,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希望你们能坚持到阿呆回来。光头你也别跟兄弟们说事实,就说我跟阿呆去外地一段时间,我不想兄弟们为我担心。大家都是一起从刀山火海里走出来的,谁都见不得谁出事。就这样吧,几年没拿笔了,写那么多字还真不习惯,呵呵,有空来看看我,我会想你们的。

信读完了,没有分段,没有日期,就连落款都没有。有的只是一份对兄弟的执着,有的只是读的人满眶的眼泪。

我一眨眼睛,一滴眼泪滴落在信纸上面,很快渗透进纸里,就像贝贝这份兄弟情渗透到我们心里一样。

咚的一声巨响,我抬起头,看见光头一拳敲在了**。光头眼里也是眼泪,皱着眉头。我知道光头很疼,他的伤口还没完全愈合,有些还缝着线。我正要安慰,光头开始连续又用力的敲击床沿,边敲嘴里边埋怨自己,“都是我,都是我,该去坐牢的应该是我啊!”说着光头的声音哽咽了。

“王彪你冷静点,别那么大力,伤口要裂开的!”光头的女朋友站起来压住光头的身体。但是她的力气哪比的上光头,光头根本不顾自己女朋友的劝阻,继续敲打着床沿,像是在宣泄自己心里的怨怒。

我站在床边没有立马组织光头,因为我理解光头的心情,别说光头,就连现在的我都想找个地方发泄。

没多久,光头的病服上出现了斑斑血迹,看样子是伤口裂开了。我慢慢冷静下来,如果再不阻止光头可能情况会更糟,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的身体又要变的伤痕累累。

“啪~”一声脆响。光头安静了,张着泪眼看着我,光头的女朋友也抬头看我,似乎不相信这一巴掌是我打的。

和光头对视五秒,我说道,“你现在是怎么样?想把自己弄死吗?不知道要早点好起来去照顾外面的兄弟吗?”与其说是说,道不如说是喊,我的声音很大,我相信外面走廊上都可以听到。

光头哭了,一滴眼泪随着眼角划落到枕头上,紧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光头哽咽着道,“可是~可是晓枫哥~”

我明白光头的心情,我也知道光头要说什么,于是吐了一口气,平缓了一下心情,开口道,“放心,我等下就去看贝贝!”

光头不再说话,点了点头,每点一下眼泪就会往下滴落一滴。女孩连忙拿出纸巾帮着擦干。

陪着光头坐了一个多小时,没有说话,病房里跟我进来时候一样的安静。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气氛,站起身跟光头说了再见,然后就出去了。

出了医院我没有回家,而是直接打车到了监狱。我该去见见贝贝,见见这个比阿呆还让我佩服的男人。

到了监狱,发现大门紧闭,这还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好有个门卫室,上去一问,才知道今天不是探监日,说什么要先填表格,等到探监日那天才能见犯人。

我突然觉得有种见某企业总裁的感觉,居然还要预约的。

填好了表格我问什么时候是探监日,门卫说这个礼拜天,算算日子今天才礼拜三,还要等几天,于是扫兴回到家。

(书五月一号就要上架了,套用一个作者的话说就是上架是每个作者必经的过程。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有多少读者在看我的小说,所以希望朋友们多多支持多多给花多多收藏多多订阅。

关于订阅的问题我很想说下,虽然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可能有些人一看要钱就不看了,说什么我们作者只为赚钱而已。其实我想说并不是这样,可能大家并不知道行情,我们这些新人新书其实并没什么钱拿的,一个人看一千个字是三分钱,三分钱的一半是给网站的。比如我一天跟5000字,那么一个读者一天只要花一角五分钱,一角五分算什么?上个公厕还不够吧。那好,一个读者一天一角五,一半是给网站一半给作者,可是会有几个读者看?根绝别人的经验第一天是各位数,第一个礼拜不会超过30,一个月不会超过100。可想而知作者一个月靠书的收入只是可怜的三位数,而且还是1或者2开头的。

所以钱根本就不是问题,难道你们觉得我连续通宵两个多月码字就是为着两百块钱?真正的问题是大家的订阅是作者写下去的动力。我坚持了两个月,三十万字,成绩平平,一天只有50朵花,其中20朵是三个人送的。但我知道有不只三个人在支持我,所以我继续写下去。但上架以后,如果订阅是0,那我就真的不知道该靠什么坚持下去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还是有那么几个朋友愿意无偿的支持我的。

还是那句话吧,订阅是每个作者写下去的动力,希望大家多多给我动力,我也很想一天三更早点完本,每天通宵身体有点吃不消了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