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52】烫手山芋!

不知道什么时候,左诗诗送走了左洋回到了我的床边,见我正在发呆好奇的问道,“喂!你在想什么呢?”

我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左诗诗身上,心中突然燃起一股渴望。面对左诗诗,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的说道,“你能叫我一声哥吗?”

“什么?”左诗诗显然没明白我的意思。

“你能叫我一声哥吗?”我重复了一句。

这次左诗诗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我,里面包含了疑惑,还有……

“哥~”出乎我意料的,左诗诗真的叫了一声,也许是她从我渴望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吧。

我闭上眼睛,幻想着露西就在我旁边,轻轻拉着我的手,再我耳边呢喃着这个字,“哥~”不知不觉,脸上感到一丝凉意,然后是左诗诗吃惊的声音。

“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我慌忙睁开眼睛,笑着摇了摇头,“没事!高兴的!”

“我真是越来越不懂你这个人了!”左诗诗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一个月后我出院了,这一个月真是辛苦了好多人,白天是左诗诗和御姐,晚上是咪咪,偶尔还会有阿呆和大龙过来客串。等我回到娱乐城上班的时候顾宁已经不在了,正如大龙说的那样,他很识趣的离开了。

我重新回到娱乐城上班的第一天,咪咪来到我的休息室找我,推开门,咪咪情深意长的对我笑了笑,然后从身后拿出一个粉红色的小保温桶!

“这是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咪咪边朝我走来,边解释说,“在医院的时候有你姐姐和左诗诗每天给你炖汤喝,我都没有什么机会表示!不过现在有机会了,来尝尝我的手艺吧!”咪咪边说边把保温桶放在桌上,打开盖子,顿时一股香气扑面而来。

“真看不出来你还会这个啊!真不简单!”

可我以为是夸奖的话到了咪咪耳朵里却变了个味儿,咪咪小嘴一憋抱怨道,“你姐和左诗诗会煲汤就算正常,我煲个汤就叫不简单啦?你也太小看人了!”

我慌忙解释,“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左诗诗第一次煲汤那会连你一半的水准都没呢!”

“噗~”咪咪一笑,反问道,“真的假的?”

“真的!千真万确!那难喝的呦!差点要了我的小命!”为了报答咪咪的救命之恩,我只能残忍的把事实说了出来。

咪咪一听笑的更开了,又问道,“那和你姐姐比呢?”

咪咪这么一问还真是让我为难了,左右衡量后只好说道,“不相上下!”

“不行!我不要这么敷衍的答案!我一定要你选一个!”

我一头的黑线,“小姐!我姐姐的醋你就不用吃了吧?”

“不嘛!不嘛!人家就是想知道嘛!”咪咪居然用起了小女人常用的招数对我撒起了娇!

咪咪怎么说也是个极品美女,撒起娇来更是耐人寻味,能抵挡住的男人已经不能叫男人,要嘛叫同志,要嘛就是已经成仙。当然我不是同志,我也不可能成仙,所以我很快就惨败在咪咪的攻势之下,昧着良心道,“好了好了!你好,你最好!”说完我的背后不经冒出冷汗,好在这话御姐听不到。

咪咪心里一美,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迅速弯下腰在我的脸上湿湿的一吻,就是这么一吻,顿时把我的理智都换了回来。我这是在干什么啊,虽然我打心底很感激咪咪,但不是说好找个机会就和咪咪把话说清楚的吗?我现在这么做不是只能让咪咪越陷越深!

想到这里我慌忙严肃了起来,正色道,“咪咪!不要这样!”

咪咪则很不以为然,笑着说道,“怎么了?你还害羞啊!”

咪咪的态度让我有些觉得大事不好,她可能已经默认了我和她的关系,所以才会这么大胆的做出这样的举动。也怪我,人家好好的送个汤来,我干嘛没事招惹人家啊!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我一定要快刀斩乱麻,找个机会把话跟咪咪说清楚。不如就趁现在?我在心里盘算了一会,说道,“咪咪!我有话对你说!”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咪咪笑着很爽快的应和道。

我开始严肃起来,认真的看着咪咪,酝酿片刻,刚要开口,但咪咪可能从我的眼神和表情中察觉道了什么,抢在我前面一步说道,“不行!我不听!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听!”咪咪一边摇头一边用手捂住耳朵。

“咪咪!你别这样!我们好好的谈谈!”

虽然咪咪捂着耳朵,但还是听到了我说的话,“有什么下次再说吧,我累了,我要去休息了!你好好把汤喝完!”咪咪说着慌忙逃出了房间。

面对着咪咪连关都没有来得及关的门,我坐在椅子上暗自叹了一口气。就在这个时候,从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还以为是咪咪想通了,头也不抬的说道,“咪咪!我就知道你会明白的!”

“明白什么啊?”这个声音吓了我一跳。

我慌忙抬起头,却发现左诗诗正站在门口。

“怎么是你?”我奇怪地问。

“那你以为是谁?咪咪?哈哈哈!”我不明白左诗诗在笑什么,所以干脆不去理会她无厘头的笑。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这里当然是找你啦!不然呢?”左诗诗一本正经的说道。

“找我?不会又想让我陪你去唱歌吧!我现在在上班可没时间哦!”

“不是啦!我是来带你去见一个人的!”

“见一个人?”

“恩”左诗诗点了点头。

“谁?”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说完左诗诗快步走到我面前,一拉我的手就把我拽了出去。

我被左诗诗拉着一路小跑来到了一个包向前,然后左诗诗打开门把我拉了进去。当我看到里面的人时差点没吓的跑出来。

只见头发花白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左老爷子拄着拐杖依旧挺拔的坐在那里,旁边站着一个青年,正是左诗诗的哥哥左洋。左老爷子从我一进门就一直盯着我看,还没等我开口就站起身走到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