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十三章 天下第一美男

第三……

-------

长须老者不禁释然,原来这小子是根本不认识老夫。

“老夫乃须灵子,初级炼『药』师!”须灵子报了自己名号,轻捋着胡子,笑眯眯地等着韩云膜拜了。

韩云平静地拱了拱手道:“原来是须灵子老前辈,久仰久仰,没事晚辈告辞了!”这客套话还是敷衍居多。须灵子不禁傻了眼,这小子脑难道没炼『药』师的概念,无奈地道:“你拿了那《初级炼『药』术》是想学炼『药』?难道你不知道学习炼『药』术没有人指导是学不来的么?”

韩云一愣,摇了摇头,这他还真不知道。须灵子这下得意起来,侃侃地道:“炼『药』一道博大『精』深,荆棘丛丛,没有坚定的恒心和毅力是不行的,当然,重要的是有一位名师指导……从辨别『药』『性』,分析成分,到火候掌控,无一……嗯,你明白么?”

韩云正听得入神,不禁点点头道:“须前辈说得很通俗易懂,简明扼要,继续啊!”

“哼,你以为老夫有空跟你这小小炼气三层弟子谈论炼『药』之道么?不自量力!”说完转身向『洞』府走去。韩云不禁无语了,他二爷的,好像不是小爷扯着你说了大半天,这老头太不厚道了。

韩云郁闷地转身离开,那“不动法阵”再次打开,须灵子老头冒出头来,叫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韩云!”韩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须灵子老头把头缩了回去,捋着胡子道:“这小子倒是有趣,能听懂老夫的长篇大论,知音啊!”说完砸了砸嘴,好像还说得不过瘾一般。

韩云回到住『处』,把那《初级炼『药』术》拿出来仔细地读了一遍,上面介绍了炼『药』的必要准备以及一些很显浅的『药』理,还有一两道作为例子讲解丹『药』制作,那一品止血丹,一品返气散就其,须灵子老头还标了炼『药』心得和注解等。

韩云看得心『痒』『痒』起来,不过自己既没有炼丹用的丹鼎,也没有火炉,只好放弃了。不过那《初级炼『药』术》一天之内被韩云背个滚瓜烂熟。

第二天一早,韩云开始给自己的十亩灵石翻土,灵田种植之前必须翻土,『阳』光下晒足三个月以除去对灵稻有害的物质。正韩云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那聂封竟然找上门了,静静地站灵田边很久韩云才现他。

“聂师兄,你这是……?”韩云抹了把汗走过来道。聂封虽然长得不是很帅气,不过那冷冷的气质给人一种『独』特的感觉。

“我听吴品说你达到炼气三层,过来看看!”聂封淡淡地道。韩云没想到聂封会这么直接,愣了一下才笑道:“那聂师兄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你是一个一丝不苟,『性』格果决,心细如的人!”聂封口吐出一连串四字词。

韩云大汗,这聂封跑来不会是专程拍马『屁』的,讪讪地笑道:“聂师兄不会是专程来忽悠小弟!”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聂封面『色』依旧冷冷的,淡淡地道:“我已经这里看了你两个多时辰!”聂封一指那已经翻了大半的灵田,续道:“你翻的灵田每条线都那样直,而且都是一脚宽的距离,一丝不差,后一行的土刚好把前一行的坑给填平。另外你两个多时辰没抬起过头来,半个时辰甩一下右臂,还有就是……”

聂封蹲下来捡起地上两只被踩扁了的白壳虫,只见两只拇指头大小的白壳虫都是头部的位置被踩烂了,聂封盯了韩云一会才道:“你几乎没放过一只白壳虫,都是一脚踩头部!”

白壳虫是专门噬咬灵稻根部的害虫,灵稻刚长出根系时如果遭了白壳虫就很容易枯死。

韩云瞳孔微缩,这聂封才是真正的心细如,观察入微。韩云嘿嘿一笑道:“聂师兄过奖了!”

聂封竟然露出一丝微笑,有点戏谑地打量着韩云,略带调侃地道:“我还看出另一秘密!你想不想知道?”

韩云心一凛,这心细如的聂封面前,韩云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韩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剥光了站对方眼皮底下一般。

“什么秘密?”韩云装出漫不乎的样子。

“呵呵,老大说你是天下第一美男子,起初我们都嗤之以鼻,现我有点信了!”聂封裂嘴笑了起来。

韩云差点晕倒,柳小小竟然说自己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就自己那黑炭模样?韩云虽然知道自己长得不丑,但这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头衔轮上千万遍也轮不到自己头上来。

“聂师兄,你就别埋汰小弟了!”韩云哭笑不得地道。聂封摇了摇头,认真地道:“我是说真的,这是聂某观察了两个多时辰的结果,即使是绝『色』大美人,定定看上两个时辰也得然无味,不过我看韩师弟却没有这种感觉,反而是韩师弟,初看觉得不咋的,但是越看越觉得耐看……”

“呃……聂师兄这次来不光是为了拍小弟马『屁』!”韩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听着一个男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总有点怪异的感觉。

“滚蛋,老子从来不拍人马『屁』!”聂封忍不住爆粗道。韩云嘿嘿地笑了起来,不觉对聂封亲近了几分,韩云有点觉得自己是不是贱骨头了,喜欢别人骂。

聂封又恢复了冷酷哥的模样,拿出一块『玉』简扔给韩云道:“这东西适合你,我留着也没用!”

韩云接过一看,差点高兴得跳起来,原来竟是初级木系术法《春藤术》和《木刺术》。韩云达到了炼气三层,正准备找木系术法,问过那『奸』商刘汉,听说木系初级术法竟然要一千灵石,还只是一招《春藤术》。眼下竟然一下子得了两门术法,可把韩云高兴坏了,不过转念一想,天下没免费的午餐,这人『情』也太大了点。

“聂师兄,这一共多少灵石?我以后还你!”韩云实舍不得把『玉』简还给聂封。

“滚犊子去,谁要你还!”聂封骂道。

“可是……”

“别可是了,这东西我也是意外得到的,没花一块灵石,你要是觉得要还,两千灵石,以后你狩猎的分成扣!”聂封摆了摆手,转身走了。

韩云捏紧手的『玉』简,心里暖洋洋的,或许这聂封是自己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哼!别人施点小恩小惠就巴不得掏心掏肺相报是不是?”一把沙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韩云转过身去,只见二胡子站不远『处』,面带讥诮地望着自己。韩云早就习惯了二胡子的神出鬼没,嘿嘿一笑道:“我又不是笨蛋,聂封才不会白送我东西呢,只不过看出了小爷天赋异禀,『日』后成就无可限量,才故意和小爷『交』好罢了,嘿嘿,不过那有什么坏『处』,只要他不使坏心眼,这朋友还是值得『交』的!”

二胡子冷哼一声,暗道:“这猪货倒不是笨蛋!”

“天赋异禀,我看是天级大草包!”二胡子毫不留『情』地打击道。韩云无所谓地耸耸肩,得意地道:“见过像我这样的草包么?”

二胡子目光一寒,突然一闪身到了韩云跟前,手一伸捏着了韩云的右手腕,韩云连反抗的机会都没。

二胡子扫了韩云的右掌一眼,韩云要反抗时已经飞身后退到丈外。

“二胡子,你什么神经!”韩云有点心虚地骂道。二胡子面『色』狐疑地盯着韩云,韩云心里惴惴不安,二胡子不会现了那瓶子的秘密?

“匹夫无罪,怀壁有罪,你懂不懂?”二胡子冷冷地道。韩云心狂震,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眼神『迷』茫。二胡子当初一直没有怀疑韩云,不过韩云这突飞猛进的修炼速又让二胡子起了疑心,想起当初自己受伤昏『迷』时只有这小子碰过自己,有可能是他把瓶子掉了包。不过一名普通的凡人少年怎么可能有这见识,而且还必须事先准备好一个一模一样的瓶子,这几乎是不可能。

“那瓶子是不是你拿了?”二胡子突然道。韩云『迷』茫地摇了摇头,不解地问:“什么瓶子?莫明其妙!”

看韩云的神『情』不似作假,二胡子面『色』放松了些,心道:“看来这猪货是另有奇遇了!”

“拿去,以后低调点,免得惹来杀身之祸!”二胡子扬手抛来两枚『玉』简。

韩云伸手接住一看,一枚『玉』简上竟然是《春藤术》和《木刺术》,还有一招《木盾术》,而另枚『玉』简却是一门叫《潜灵术》的功法,是教人如何隐藏修为的。韩云抬起头呆望着二胡子,傻傻地问:“二胡子,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快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二胡子心微颤,对啊!我为什么对这猪货那么好?

“哼,你有什么值得我利用的地方么?”二胡子冷声道。叶钧一愣,也对啊!二胡子好像不缺灵石,修为也比自己高得多,好像没什么要求自己的。

“你救过我一命,我不想欠你的!”二胡子扔下一句,转身走开。韩云嘿嘿一笑:“既然这样,二胡子你就好人做到底,借我五灵石好不,下月临淇坊市,我想买一头二级战斗座骑……还有一套雪蚕套装……”

“去死!”二胡子头也不回地道,不过还是扬手扔了一个灵石袋过来。韩云一愣,还真借啊!伸手接住一看,里面竟有两多灵石。

“嘿嘿,二胡子,我『爱』死你了!”韩云老实不客气地把灵石塞进储物腰带。可就这时,悲剧降临了!一道黑影迎面扑到,蓬!当『胸』挨了一脚!韩云凌空飞起,人还没落地,『屁』股上又挨了一记猛踹,腰上一松,储物腰带已经被拿走了。

韩云痛得差点岔了气,幸好二胡子下手有分寸,要不这两脚非重伤不可。

“二胡子,干什么?你大爷的!痛死了!”韩云怒不可竭地站起破口大骂。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