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七十一章 金丹对峙

第一

----

韩云等到天黑才从藏身的地方钻了出来,烈火仍然熊熊燃烧着,出噼里叭啦的声响,那些怪藤已经不再出鬼叫一样的厉啸。

韩云走到火海旁,滚滚热浪扑面而来,吉吉缩韩云的怀,眼还带着一丝恐惧,显然吓得不轻。韩云轻轻拍了拍吉吉的脑袋,拿出一块木灵石来,这小家伙马上来了『精』神,抱着木灵石大块剁颐。

韩云看了一下吉吉背上的伤口,竟然完好如初了,好像根本没受过伤。韩云甩了一头,定眼一看,果真伤口都不见了,这恢复能力实是强悍。韩云敲了一记吉吉,笑骂道:“还给我装可怜!”

吉吉抬起头啾啾地叫了两声表示抗议,韩云看了一眼那熊熊燃烧的大火,正准备离开。

噗!火海弹一块东西出来,地上滚了几滚,正好滚到了韩云的脚下。那东西竟像能动一般,迅速地树立起来,长成一株小苗。

噗!噗……

火海不时弹出几粒东西,滚落韩云不远的地方,无一例外地长起,瞬间就变成了一株指头高的小青苗。

韩云心一动,这东西难道就是灭仙藤的幼苗?韩云拔出小刀连带泥土挖起两株放入纤碧暖『玉』盒。这种东西虽然怕火,但无疑极为强悍,要是以后自己『洞』府前种上两株,既可以保护『洞』府,又能避免一些妖兽来打扰。

**********

今天是第四天了。

韩云终于找到了“筑基果”生长的所,可是『情』况却是极为不妙。

韩云梦都没想到,“筑基果”竟然是长一株巨树上面的,两枚『鸡』蛋般大小的暗红『色』果子就那样孤伶伶地长巨树的树顶上,着蒙蒙的毫光,五丈高的巨树只长了两边树杈,两边树杈上各有一枚果子,两片树叶!看起来怪异之极。这株巨树就长悬崖边上,下边就是万丈深渊。

韩云进退两难地坐巨树的一『处』树杈上,只要轻轻一跃就能把那两枚果子给采到手,但韩云现却是一动不敢动,一动弹就死翘翘了。

三名金丹期修者正以巨树为心相隔着数米对峙,谁都不敢先动手,三人倒是有两名是韩云认识的。一个名就是惊虹一剑的『黄』衣『女』子,另一名却是刚进谷时遇上的那名红衣老者,还有一名是个质彬彬的年男子。

三人一言不,神识都锁定了树顶那两枚“筑基果”,没人去看韩云一眼,仿佛韩云就是一只攀附树上的蝼蚁,三人都不屑一顾。韩云紧张得心脏都被蹦出来了,被三大金丹高手围着的滋味可不好受,随时都可能被一招秒掉。金丹期高手面前,自己的隐身衣毫无作用,韩云早就现出身形了。

“李旦道友!筑基果只有两个,不如你我各一枚如何?”红衣老头扬声道。

那质彬彬的年修者应该就是红衣老头口所说的李道友了,只见他好整以暇地打开一把铁骨折扇摇了摇,瞟了一眼冷若冰霜的『黄』衣『女』子。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黄』衣『女』子裙裳飘飘,双手下垂,一张绝美的俏脸跟她背上那把长剑一样冰冷,自然散出来的杀气悄悄地潜入空气之,仿佛周围的空气也因为『黄』衣『女』子那冰冷的杀气而凝固了。

“嘿嘿,李道友难道看上了这南辰娘们?嗯,这俏模样,老夫看着都心动,只要你跟我合作,老夫可助你擒下她,让她作你的的双修炉鼎如何!”红衣老头嘿嘿地笑起来,续道:“不过前提是这两枚筑基果得给全部归我!”

李旦不禁犹豫起来,他第一眼就看了这名『黄』衣『女』修,不过对方也是金丹初期的修为,可不是任自己捶扁捏圆的,要是能用两枚筑基果换来一名金丹期的炉鼎倒也是值了。不过那驭兽宗的蔡老头狡诈如狐,断断不得就这样信了他。

“嘿嘿,李道友,机会难得哦,老夫听说你近年来修为难以寸进,要是有了这名金丹期修为的炉鼎,定能年之内突破瓶颈,晋级到金丹期!”蔡老头『诱』惑道。

李旦不禁有点心思动摇起来,这多年来,他抓来的炉鼎可不少数,也有不少『女』修自动找上门来给他作炉鼎,换取他的庇护。不过这些『女』子都是筑基期的,而且红丸还保存完好的寥寥无几。

多年来,他的修为还是没有达到金丹期。眼下这名『黄』衣『女』修不仅修为跟自己相仿,而且容貌绝美,肤惹凝脂有光泽,眉目细密凝而不散,花丛老手的李旦,一眼就看出此『女』还是『处』的,实属来之不易。这样的『女』修,要是别派早就被派的老不死抢去做炉鼎了。

蔡老头见李旦还犹豫,不禁微恼道:“李道友,不要贪得无厌了,要不咱换转来,这娘们给我,那两枚筑基果给你如何?老夫正好想尝一下鲜!”这老头算准李旦肯定不愿意换才这样说的。

果然,李旦被说动了,折扇一合,目带『淫』邪地看了『黄』衣『女』修一眼,简单地说了两个字:“成『交』!”

这两人光明正大地讨论怎么『交』易,『黄』衣『女』修却是无动于衷,始终如万年寒冰一样静立半空,目光从来没离开过巨树顶上的筑基果。

“道友,我们的话你都听到了!”李旦手持折扇轻敲着手掌,像看一件艺术品一样看着『黄』衣『女』修,真是越看就看喜欢,越看就越赏心,要是能和这样的美人儿合藉双修真是妙到极点了,不过要对方心甘『情』愿跟自己一个金丹期修者合藉双修是不可能的。

这种级别的『女』修眼界都极高,只会找元婴期以上的男修双修,这样的『女』人只有强大的男人才配征服她,同时能好地帮她提高修为,给她强大的庇护,达到利益的大化。

所以自己只能用强,逼她作炉鼎。合藉双修的叫双修伴侣,双方都是自愿的,双方都有利,而炉鼎则不然,作为炉鼎的一方只是为另一方提供修炼的便利,对自己的修为没有一点好『处』,甚至还会修为倒退,说白了就是做别人的垫脚石,说难听点就是『性』奴。对方什么时候要自己,就得乖乖把衣服『脱』光躺下,任人驰骋!

“听到了!”『女』修淡淡地道,那声音也是冷冰冰的,一字一顿,像从嘴里蹦出来的一块块冰粒,掷地有声。

李旦不禁微抖了一下,折扇啪的打开,上面画着一幅“月夜吹箫图”,风月无边。

“道友要是自愿就好了,省得下用强,伤着了你的脸蛋,我李旦可要心痛死了!”李旦『淫』『淫』一笑,飘身向着『黄』衣『女』修接近,那边的蔡老头也从另一边压迫过去,两股雄浑的压力把『黄』衣『女』子困间。

“你们这是找死!”『黄』衣『女』子这才收回地目光,猛地一扭头对上李旦,眼闪过两道诡异的绿光,李旦心神剧震,闷哼一声向后飞退,表『情』极是痛苦!

噌!一声清越的龙吟!

剑光乍起,『黄』衣『女』子背后的长剑倏然出鞘,如惊雷破空,快如电闪,一剑劈向飞退的李旦。同时,身前出现枚法盾,急速地旋转。

轰!

红衣老头的飞剑这时也正好砍到,被法盾挡了回去。那边的李旦面『色』苍白,咬着牙折扇一横,叮的一下挡住那凌厉的一剑,扭头便逃。看来是让『黄』衣『女』子开头那一记绿芒刺伤了神识海。

红衣老头见李旦竟然逃了,不禁气得暴跳如雷,大骂道:“竖子,不足与谋!”

『黄』衣『女』子飞剑倒飞回来,跟红衣老头的飞剑叮当叮当地对砍起来,那爆的强劲气流吹得巨树上的韩云都有点抓不稳。

噗!噗!那两枚筑基果终于受不了那树枝的剧烈摇晃,『脱』下了枝头,向着下边的深渊掉了下去。

韩云一咬牙,冒着被一剑砍了的危险,弹身扑了出去,接住两枚筑基果,身『体』缩成一团,向着崖下坠去。

“小杂种敢尔!”红衣老头大喝一声,右手一指,一道红光向着韩云『激』射而去,那凌厉霸道的红光要是轰韩云身上,肯定是击穿一个大血『洞』的红结果。

『黄』衣『女』子娇吒一声,同样也是右手一指,一道绿光后先至!

轰!一红一绿两道光芒撞一起,空爆开!瞬间半边悬崖都被轰得坍塌了,连带那株巨树也倒下,向着崖底坠去。韩云被那爆炸的风暴扫冲,只觉『胸』口一闷,一股鲜血不由自主的喷了出来,整个人像流星一般冲向崖底。

靠!这样摔下去,非摔个粉身碎骨不可!头项上那棵巨树,连带着山石紧跟韩云身后,就算不摔死也得被砸死。

嗖!嗖!一红一『黄』两道光影绕过巨树,同时向着韩云扑去。

两把长剑叮叮当当地斗一起!

嗖!嗖!

韩云只觉腰间一紧,一左一右地被两道捆仙给拦腰缠着,两边一力,韩云痛得差点晕过去,看两人的样子像要把自己扯成两段。

“你大爷的!死老头,抢你大爷啊……呀……臭『女』人……快松开!要被扯成两段了,你想当寡妇啊!”韩云破口大骂。『黄』衣『女』子脸『色』一黑,正想力把这无赖泼皮给扯成两段。韩云手寒光一闪,两条捆仙竟然让他手的蛇形小剑给割断了。

“小爷不跟你们玩了!”说着扬手把两个果子向着两下方猛扔了出去。

『黄』衣『女』子和蔡老头一人一边向着那果子扑去,韩云趁机放出紫凰,一个俯冲卸力,然后拉杆提升,恰恰避开那紧跟身后的巨树和岩石块,一刻不停地拼命急飞逃命去了。

“可恶!小兔崽子!假的!”崖下传来红衣老者气急败坏的怒吼!

轰!那巨树和小山般大小的断岩被一剑轰毁,一红一『黄』两道光影从崖下冲天而起,向着韩云的方向追去,两人还一边追,一边互砍着。

原来韩云扔下去的两只果子是吉吉摘来玩的,正好是红『色』,韩云猛地向下一扔,红衣老头和『黄』衣『女』子都以为是筑基果,一人抢了一个个,结果现是假的,两名金丹期高手让一名炼气五层的蝼蚁给耍了,真个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