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七十二章 交易

第二

-------------

韩云知道自己逃不远,所以两道神识扫过来之前便收起紫凰,一头扎入密林当,快要撞到树木的时候,伸出指探入早就握手的古纹葫芦,嗖的没了踪影。

古纹葫芦咚咚地撞地上,东弹一下,西撞两次,滚了几滚,滚入荆棘怪石丛不见了踪影。两道强大的神识正好扫了过来,来回扫了几次,没有现目标,两道神识蓬的撞一起,竟然『交』起锋来。这种神识『交』锋是危险的,稍有不慎就得变成白痴。

『黄』衣『女』子长飞散,双目紧闭,身上的衣裙鼓荡,对面相距数米的蔡老头红袍猎猎,面『色』凝重,头顶上凝结出一团云霞,显然已经拼命了。

『黄』衣『女』子俏脸仍然沉凝似冰,本来鲜艳『欲』滴的樱唇微微白,看样子也不好受。两道神识反复冲撞争斗,整座山峰的树木像被无形的手推动着,一时齐齐歪向『黄』衣『女』子一侧,一时又歪向蔡老头的一方。

蓬!那些树木终于抵受不住两边的压力,轰然粉碎,漫天落叶碎木屑向着四面八方飞散,瞬时间像飞起了无数的飞蛾,强劲的气浪带着碎屑飞出数里开外,地上,树顶上铺了厚厚的一层。

“算你狠,这笔帐,老夫记下了!”红衣老者飞身急退,一下子跑得没了踪影!

『黄』衣『女』子身上像结了一层万年寒冰,凝天空之,双目仍然紧闭,突然娇吒一声,背上的长剑骤然飞出,气势无匹地斩向虚空一『处』。

轰!

光芒爆散,露出了一人的身形,竟是一开始逃走了的李旦,李旦架开飞剑,弹行退出老远,眼神犹疑不定地,紧盯着双目紧闭的『黄』衣『女』子,心如翻江倒海:“怎么可能,她跟蔡老头神识相斗,不可能没受伤,她这是『硬』撑?”

『黄』衣『女』子突然睁开双眼,眼绿芒暴射,李旦吃了一次亏,早就有准备了,双眼微合上,不去看『黄』衣『女』子的目光。

“死!”『黄』衣『女』子冷喝一声,那柄长剑无声无息,轻飘飘地向着李旦刺去,没有一点气势,轻得如同一根羽『毛』飘落的感觉,但那速却是惊人!

李旦面『色』大变,这反常的一剑,让生『性』多疑的他骤然起了疑心,身形急射退走。

『黄』衣『女』子却是一个趔趄,嘴角溢出一缕鲜血,顺着光洁的下巴滑下。

嗡!

鲜血化散护『体』罡气之,竟有一种凄美之感!

李旦大喜,原来她真的是死撑,不退反进,返身而上,折扇潇洒地一挥,啪的打开,光芒暴涨,挡住那轻刺来的一剑。

那一剑果然软绵绵的没有一丝灵力。

“哈哈,果然不出……呀!贱人使诈!”李旦怒喝一声,抽身飞腿,『胸』口『处』了一剑,鲜血淋漓,不过看样子『插』得并不深。

原来『黄』衣『女』子那长剑竟暗藏了一把小剑,这种剑被称为“鸳鸯子母剑”,使用这种剑的修者,往往神识比同等修为的人高得多,因为这样才能同时御使两把剑。

QuanbEn5.COM。全*本*5

李旦后悔得要死,难怪这贱人跟蔡老头比拼神识竟然赢了!

嗖!一大一小两把剑向着李旦身后疾追而来。

李旦没办法,一咬舌头,喷出一股血雾,化作一抹血光遁走了!竟然使用了伤身的“血遁大*法”。

『黄』衣『女』子一招手,那两柄飞剑倒飞回来,空相撞一下,变回一把长剑,长剑空一转,噌的收回剑鞘当,干净利落。

“噗!”『黄』衣『女』子这才张口喷出一股鲜血,飞身向着下边的山林扑下去。。

“滚出来!”『黄』衣『女』子对着一『处』荆棘丛冷喝一声。等了一会不见动静,明眸闪过一丝杀机,背上的长剑隐隐有『脱』鞘而出的趋势。

“再不滚出来,一剑把那破葫芦砍碎!”『黄』衣『女』子柳眉倒竖,显然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韩云本来还存了一点侥幸心理,这时见人家把“葫芦”都叫出来了,想赖着不出去都不行。

绿光一闪,韩云荆棘从垂头丧气地爬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古『色』古香的葫芦,左手却是暗暗握着那把鬼头小刀,必要时就算杀不死对方,也让对方流点血。

“嘿嘿,前辈,你找下做什么?筑基果已经给你们了!”韩云『硬』着头皮道。

『黄』衣『女』子扫了一眼韩云手里的葫芦,面无表『情』地道:“拿来!要想活命的,把你的左手上的东西给收起来!”

韩云面『色』一僵,这『女』人实太厉害了,自己一点点小动作也逃不过她的双眼。

韩云干脆很光棍地把鬼头小刀拿『胸』前,同时把那枚灵盾给放了出来护住自已,冷冷地盯着『黄』衣『女』子。

“嘿嘿,想小爷兜里嘴里掏食,想你都别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受了重伤,眼下只是外强干罢了!快点把身上的储物腰带扔过来,然后马上滚蛋,否则小爷便辣手摧花了!”韩云扬了扬手的鬼头小刀,这刀正好戳死了一名筑基期修者,现的攻击力相当于品灵器。

『黄』衣『女』子竟然气得笑了,那一笑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却如同春暖花开,大地燕归,冰天雪地瞬间融化,艳丽的山花开满的枝头,韩云仿佛听到『黄』莺的叫声。可是『黄』衣『女』子笑脸一收,所有的灿烂春花瞬间雕谢,重归冰封,气温变得冷了一般。

“那你去死!”『黄』衣『女』子口蹦出几个字,背后的长剑慢慢地『脱』鞘而出,剑身上的寒芒让韩云机灵灵地打了个冷颤。

“停!算我怕了你,筑基果给你了!”说完把两个筑基果给扔了过去。『黄』衣『女』子暗松了一口气,接住两枚筑基果,心里暗叫侥幸,这黑小子要是胆子大些自己就惨了。其实还真让韩云胡说撞了,『黄』衣『女』子确实是受了重伤,『体』内的灵力勉强能提起一成,绝对挡不住韩云鬼头小刀一击。

“把那只葫芦也扔过来!”『黄』衣『女』子收好两枚筑基果,淡淡地道。韩云无奈地把葫芦也扔了过去。

『黄』衣『女』子拿着古纹葫芦打量了一下,冷冷地问:“怎么用?”

靠!韩云恨得牙『痒』『痒』的,把自己的法宝拱手给人,还要教对方用法,真个憋屈死了。

“把指伸到葫芦口就行了,快滚!”韩云带点火气地道。『黄』衣『女』子面上闪过一丝怒『色』,要是平时有人敢对自己这样不敬,早就一剑斩了,可眼下却是有心无力,这狡猾的家伙身前还有一把灵盾,那鬼头小刀时刻保持着将未的态势,让『黄』衣『女』子暗暗捏了把汗。

“小子,跟你做个『交』易如何?”『黄』衣『女』子淡淡地道。韩云一愣,愕然地道:“什么『交』易?”

“筑基果我只要一枚就够了,另一枚可以让给你,不过你得负责把我带出“『迷』瘴谷”!”『黄』衣『女』修淡定地道。

韩云心一动,不动声息地道:“前辈修为盖势,难道不认路?要让下带你出谷?”

“小子,别想打鬼注意,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我是受了伤,不过要杀你还是易如反掌,把你手里的东西收起来!”『黄』衣『女』子冷哼一声。

韩云轻咳一声,这『女』子面前,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韩云本来想『赌』一把的,一下子让对方拆穿了,不禁犹豫起来,对于『黄』衣『女』子的强悍实力,韩云印象极为深刻,要是自己估计错误就死翘翘了。

“好,我可以带你出谷,但如果事后你说话不算数,反而一剑把小爷给砍了怎么办?小爷可不是你一合之敌!”韩云诚恳地盯着『黄』衣『女』子的双眼道,希望对方也拿出点诚意来。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么跟我『交』易,要么死!”『黄』衣『女』子,背上的剑噌的弹了出来,悬半空,随时都会砍劈下来。韩云心里『毛』了,不知这枚灵盾挡不挡得金丹期修者的一剑之威,估计很悬。

“你大爷的,我认栽了!”韩云光棍地收起灵盾和鬼头小刀。那柄长剑亦自动收回剑鞘。

“放心,我向来说话算数,出得谷去自然给你一枚筑基果!”『黄』衣『女』子把古纹葫芦扔回给韩云,淡淡地道:“你先进去!”她还是有点不放心这狡猾的家伙。

韩云接住葫芦,把指探入葫芦口,一下子就消失掉了。『黄』衣『女』子噗的又吐了一口鲜血,这才拾起那葫芦飞奔了一段路,寻了个隐秘的地方把葫芦藏好,伸出一根秀气的指探进葫芦,这才觉得这动作有点怪怪的,来不及多想,绿光一闪便进了葫芦内部。

“明天这个时候你才可以出去!”『黄』衣『女』子淡淡地吩咐了一句,便盘腿坐下,周围布了一个复杂的阵法,拿出一瓶子『乳』白『色』的液『体』服下,便打座疗伤起来。

韩云仰面躺远『处』,心暗暗盘算着:“要不明天出去后假装带着葫芦走,然后寻一『处』悬崖把葫芦给扔了,可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我岂不是白白损失了一枚筑基果和一只宝间葫芦法宝!”

韩云心『潮』起伏,终还是决定到时找机会把葫芦给扔了,因为要是那『女』人说话不算话,后给自己一剑,那时恐怕不见的是自己的小命。

-------------

p:大周末的,求点收藏票票!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