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七十三章 绿玉牌子

第三

----------

韩云正胡思乱想,『黄』衣『女』子突然抱着头痛呼起来,全身像痉挛一般抽搐着,那张脸白得吓人,银牙紧咬,嘴角渗出一缕鲜血。

韩云见『情』景诡异,急忙抱着吉吉躲得远远的,『黄』衣『女』子突然双脚一蹬,两手像僵尸一样抬起前伸,十指弯屈,拼命想抓住点什么,挣扎了两下便仰面躺倒不动了!

韩云一下子傻了眼,就这样挂掉了?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只见『黄』衣『女』子脸上酡红如火,嘴唇娇艳『欲』滴,『胸』口一起一伏,显然还活着。韩云看了一眼,不禁有点蠢蠢『欲』动的感觉,这寒冰一样的『女』人,竟然也有这么动人的时候,眼下面若三月桃花般红艳艳的,双目微闭,长长的睫『毛』盖眼帘上,樱唇有点微微上翘,还偶尔出一两声呻吟。

“啾啾……叽噜……”吉吉突然飞了过去,轻易如举地穿过了『黄』衣『女』子布下的法阵。

“吉吉,回来!你想干什么?”韩云轻呼道。

吉吉回头啾啾地叫了两声,两只小锤子般的手按自己脑门上,两团绿光便从吉吉那对纯净的的大眼睛射出,打『黄』衣『女』子的眉心『处』。『黄』衣『女』子马上停止了燎人心思的呻吟,面『色』也渐渐地恢复了正常。

韩云不禁摸了摸鼻子,原来吉吉这小家伙救助『黄』衣『女』子。没想到这小家伙还能治疗神识海创伤,究竟是什么灵兽呢?而韩云气愤的是,这小家伙竟然不经过自己同意就救人,吃里扒外,枉自己这么疼它,以后一个月不给它灵石吃!

隔了半个时辰,吉吉才摇摇晃晃地飞了回来,看样子是累极了,邀功地叫了两声。韩云还想给它点脸『色』瞧瞧的,这小家伙竟然一头栽倒韩云的怀睡着了。

韩云哭笑不得地敲了它一记!

“你叫什么名字?”那『黄』衣『女』子突然睁开眼睛站了起来,语气没了冷冰冰的气息,多了两分平和。

“韩云!”韩云头也不抬地道。

“嗯!我欠你一份人『情』,『日』后如果有需要,拿着这块『玉』牌来找我,只要不过分,我都可以替你完成!”说着一扬手,一面绿『色』的『玉』牌和一只“筑基果”轻飘飘地飞了过来,落韩云的跟前。

韩云刚想问一下她叫什么名字,上哪找她,『黄』衣『女』子已经消失了,想来是出了葫芦空间了。

韩云拾起“筑基果”和那绿『玉』牌子,只见那牌子一面写着“枯木”,另一面刻着一棵参天古木,下边是一个“君”字。

韩云只觉得这幅古木图案看起来极是眼熟,不知哪里见过,突然心一颤,摸出自己那块黑『玉』牌子一对照,两棵古木还真的一模一样。韩云瞬时傻了眼,心脏不可头竭止地狂跳起来,呼的冲了出去。

只见夜『色』弥漫,凉风习习,天空星光点点,哪里还有那『黄』衣『女』子的身影。

韩云猛吸了几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

qUAnbEn5.Com全本、网

跟韩云身世有关的唯一线就是那块黑『玉』牌子,现突然出现了一块跟黑『玉』牌子相似的绿『玉』牌子,韩云哪能不『激』动。

父母的概念韩云心的感觉很淡很淡,小时候看到村里同龄的孩子都有父母,除了一点点羡慕或偶尔猜想一下自己的父母到底是怎么样的,便不往深『处』想了。他们既然狠心把自己放一块巨叶莲上自生自灭,那从自己活过来的那一天起,自己就跟父母不再有任何关系。所以韩云一直不想去弄清自己的身世。

现突然觉得有希望知道自己的身世,韩云心却是翻起了一股强烈想弄清自己父母是谁的念头,他们是生是死?或者质问他们为什么要把自己放入河飘走,任自己自生自灭……

“啾啾叽噜……”吉吉不知什么时候竟然醒了,抬头睇了韩云一眼,拍了拍肚子『舔』了『舔』嘴,这是典型的讨吃动作。

韩云见状揉了揉它的脑袋,正想返回葫芦,前面突然传来一声惨叫,还有法符爆炸的声音。那惨叫声听起来有点熟悉,韩云把吉吉往怀一塞,收起地上的古纹葫芦,披上隐身衣向着声音出的地方潜了过去。

只见一『处』开阔的地方正燃着一堆熊熊篝火,数人倒血泊当。一名白衣少『女』正被一名脸『色』『阴』戾的青年逼到了一株树下,白衣少『女』手持长剑挨树身上,一截裙脚破了,露出一部分雪白的大腿。

“嘿嘿,小贱人!竟然敢伤吾『体』,等会本少一定要好好地疼一下你!保证你『欲』仙『欲』死,求哥哥用力点儿!”『阴』戾青年抹了一下面上的血迹,恶狠狠地道。只见他本来瘦削的脸上被剑锋割了一下,皮『肉』都翻卷起来,显得十分的憎狞可怖。

白衣少『女』出奇的镇静,剑尖斜指地面,双目冷冷地盯着『阴』戾青年。

突然,躺地上那名大汉弹身跳了起来,出奇不意地死死抱着『阴』戾青年的腰间,喉咙『处』不停地滴着鲜血,出拉风箱一般的呼呼声,隐约可以听到他喊:“月妹子,快逃……快……找韩云去……郝大哥……不……能再保护你了!”

“郝大哥!”白衣少『女』悲呼一声,长剑向着『阴』戾青年当『胸』刺去。

“给我死!”『阴』戾青年肘子猛一力!

蓬!

那大汉被一肘子撞脸上,骨折的声响起,整张脸都塌了下去,脖子都歪到后边,眼看是死得不能再死了,双手仍然紧紧地抱着『阴』戾青年不放。

哧!玄月的长剑刺『阴』戾青年的『胸』口,却是怎么也刺不进去。『阴』戾青年厉笑一声,竟然一伸手拽住玄月的剑身,用力一折!那长剑被折成了两截,接着两手电闪般抓向玄月的『胸』口,口『淫』笑着道:“先看看货『色』!”

嘶!那件品法器级别的防御装竟被他撕开一道口子,露出里边的抹『胸』来。

玄月飞身向后急退,蓬的撞入了一个人怀,不禁大惊失『色』。

“别怕,是我!”一把熟悉的声音耳边传来。玄月狂喜,猛地转过身去,先是一愣,接着紧紧地搂着那黑袍人呜呜地痛哭起来。

韩云叹了口气,轻轻地拍着玄月的粉背,安慰道:“哭,痛快地哭一场,那样会好受点!”

“郝大哥……他们……他们都死了!呜……”玄月抱着韩云放声地大哭起来,眼泪把韩云『胸』前的斗蓬都打湿了。

『阴』戾青年举起一只白莹莹的手,手上戴着一只手套,显然不是凡品,不惧刀剑!

“嘿嘿,哪里来的垃圾野种,竟然敢管本少的闲事?我是御兽宗的白殿风!识趣的把你的怀的美人留下,马上滚蛋!”『阴』戾青年一边掰开郝大通的手,一边冷冷地喝骂,后一脚把郝大通的尸『体』踹开,还狠狠地踩了两脚,把郝大通的头都踩爆了。

一股怒火从韩云『胸』口升腾起来,手鬼头小刀猛然射出!

“噗!”一股血花从『阴』戾青年的喉咙『处』爆开!

『阴』戾青年猛地抬头盯着韩云,喉咙『处』的鲜血汩汩而出,出咕嘟咕嘟的声响。一双三角眼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自己已经报上了御兽宗的名号,这人竟然还敢动手杀人。

“你……你……死定了!”『阴』戾青年费力地抬起右手指着韩云,扑通的倒地上,一股血光从那身上飞了出来,没入夜空不见了。

玄月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哭泣,见到韩云竟然杀了白殿风,面『色』瞬时惨白。

韩云见状,轻笑道:“怎么了?这人不该杀?”

“快走!这白殿风是御兽宗席长老的孙子!他的本命蛊逃走了,很快就有人杀到!”玄月惊慌地叫起来。韩云愣了一秒,飞扑过去扯下白殿风的储物腰带,收回鬼头小刀,扯着玄月急急逃开。

韩云前脚下刚走不久,两名金丹期修者便破空而至!当看到白殿风的尸『体』时,惊得全身都起凉来。

“追!”其一人怒喝一声,化作一团火云顺着韩云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另一人扬手放出一团焰火,瞬时间,八团同样的焰火不同的地方射起。八道强横的神识以先升起焰火的地方为心拉网式地扫了过来,这个范围内的修者都被牢牢锁定了,逼着向心靠去。

韩云本来想骑着紫凰逃出“『迷』瘴谷”的,见到升起的团焰火,当机立断地扯着玄月进了古纹葫芦当,葫芦刚好掉落一条湍急的小河上,一股神识这才扫了过来。

玄月全身都着抖,嘴唇冰冷惨白,紧紧地搂着韩云的腰不放,泪眼『迷』蒙地低泣道:“韩云,都怪我……都怪我……我是害人的灾星!”

韩云摸了摸鼻子,轻叫道:“玄月,别怕!他们找不到我们的!”

玄月突然仰起头来,搂着韩云的脖吻了上来。韩云只觉嘴唇一冷,已经被玄月吸住,一条火热的舌头破关而入。

韩云一惊,一把将玄月推开,玄月却像疯了一般又缠了上来,两眼泪汪汪的,还不停地道:“韩云,我们就要死了!我要死之前把自己完整地『交』给你!”

韩云又好气又好笑,手上一用力,玄月双眼一翻便软倒韩云的怀,那对软软的峰峦压『胸』口『处』,让韩云心猿意马了很久才舍得把玄月给推开平躺一侧,从这个角看去,玄月『胸』口那对娇挺显得特别的挺拔。

韩云『舔』『舔』嘴唇,有点心虚地伸出手去,正犹豫是不是摸上两把的时候。

“啾啾叽噜……”吉吉揉着脸从韩云怀钻了出来,一对纯净的眼睛睇着韩云,『舔』了『舔』嘴儿。韩云急忙把手收了回来,轻咳一声骂道:“吃货,就不能迟点再出来!”

掏出一把灵石,恶作剧一般放玄月的『胸』口上,嘿嘿地笑道:“吃!”

吉吉欢叫一声,跃了过去,一『屁』股坐一边山峰上捧着灵石吃起来。韩云侧着身,一手支着脑门,羡慕地看着吉吉大块剁颐。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