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03 满月之宴

003

满月之宴()

就在莫青卫的手还未完全放下时,‘砰’地一声巨响,大门被粗鲁地推开,接着一个不明物『体』从门‘飞’过来,砸在莫青卫旁边。

厅内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当然,除了莫子风。

莫青卫下意识地看向‘飞’过来的不明物『体』,原来是个人,不,确切地说是个死状极惨的尸『体』,毕竟也是见惯大场面,很快就镇定下来,抬头望过去,只见从大门外走进来四个分别穿着青、玄、白,红衣服的三男一『女』走了进来,而原本守在门口的手下早就去见了阎王了,而再看一眼脚边死状极惨的尸『体』,这一看,饶是见惯大场面的他也惊得双脚发软,脸『『色』』惨白,只因那人赫然便是纵横黑道的龙兴会老大。

“你们……你们是谁?”莫青卫强装镇定大声问道,心里明明害怕到极点,能不动声『『色』』地把龙兴老大干掉,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得到的。

‘涮’地一声,本来指着莫子风的『枪』口全都转过来对准那四个看起来十分危险的男『女』。

“老大。”进来的四人看都没看莫青卫一眼,也没将那十把『枪』放在眼里,直接走到莫子风身边,恭敬道。

莫子风微微一颔首,斜了眼眼睛瞪得跟铜铃大的莫青卫,依旧轻笑散慢道:“莫先生,现在,你还准备怎么不给我活路啊?”顿了一下,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道:“您还不知道吧!今晚,就在今晚,黑道上最大的帮会龙兴会没了,‘轰’,就这样一声彻底从这个世上消失了,哦,对了,很巧,您老的青华集团从今『日』起,已被莫氏集团正式收购了。”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对于莫青卫来说却无异是轰天之雷,连忙掏出手机,拔出一串号码,询问了几句,颓然垂下手,‘砰’手机从手中滑落,摔成粉碎。

“你……你,莫子风,你毁了我,好,好得很。”莫青卫睁着血红的眼,怒极冷笑连连,手一挥,嘶吼道:“给我毙了他们。”

话音刚落,‘砰砰砰砰……’数声『枪』声同时响起,在莫青卫还没缓过神之际,在场的所有黑西装男子连板机都来不及扣便倒地而亡。

“啧啧啧,朱雀,真搞不懂,就凭这群废物,还号称黑道前十名『枪』手,哎,后继无人啊!”身着白衣的男子轻吹了手中的手『枪』『枪』口,看着躺了一地的尸『体』,摇头叹息道,语气甚是婉惜。

一听朱雀,再看他们的身手,莫青卫心中一个咯噔,语不成句地指着他们颤抖:“你们……你们是……天极门……门……”

天极门仅仅成立十年,其势力盘根错觉,遍布全球,一跃成为世界黑道之首,神秘莫测,没有人知道它的总部在哪里,首领是谁,成员是谁,或许你卧塌之侧便是天极门人,无人得知,唯一知道的是,天极门首领之下有四位堂主,每堂之下有八个分舵,个个是天才级人物,不管是好事,坏事,只要他们感兴趣的事,他们都会做。

QUAbEn5.COm【全本网】

他们是天极门的人,那莫子风?他们刚刚叫他老大?

“哈哈哈……”莫青卫突而一阵仰天长笑,眼角流下两行清泪,不知是为了自己的失败还是因大笑过头而流的。

莫子风看着似疯了的莫青卫,皱了皱眉,她知道他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但没想过他会是这个反应,心中似有一丝不忍闪过。

笑了半响,莫青卫才渐显平静,抬着头看向莫子风,目光复杂难懂,轻叹了口气,似自语又似在说跟她听般道:“我错了吗?『女』人除了生子无一是『处』,这个认知错了吗?呵,错,大错特错,我最看不起,认为为没用的『女』儿比我聪明,不,比世上任何人都聪明,都厉害,错了,错了……”

听着喃喃自语的‘错了’,莫子风的眉头皱得更紧,有种很陌生的『情』绪在『胸』腔里泛滥。

“子风,爸爸错了,你能原谅爸爸吗?过来让爸爸好好看清你吗?”正当莫子风努力地想弄清那陌生的『情』绪是什么时,莫青卫突而开口道。

望着那满含期待与疼惜的眼眸,子风征征地看了半响,大厅里一时静得只听见呼吸的声音,所有有人都看着莫子风。

不知过了多久,莫子风动了,慢慢地向莫青卫走过去。

‘砰’!世界在这一刻完全静止了,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直到那个嘴边依旧挂着慵散笑意的人慢慢地倒下,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人恍过神来,连忙一个箭步冲上去,扶住即将倒人之人,眼神一冷,同时出手。

“哈哈哈……我莫青卫不会输,莫氏家族的掌权人是我,是我,莫子风你该死,你……呃……”手持手『枪』,疯狂大笑着的莫青卫突而瞪大着眼睛,倒地而亡,死不瞑目,连死都不知自己是怎么死的。

“老大,老大……”

艰难地睁开沉重的眼皮,恍忽中是她那四个忠心的属下,均是一脸的沉痛与哀伤,呵,至少,她还有真心待她的人,但,请原谅她的失信,她要离开了,以后天极门还有爷爷留下的莫氏集团就『交』给你们了,相信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身『体』渐失感觉,她这就要死了吗?死在自己父亲的手下?呵,无声一笑,带着解『脱』。

到了此刻,你才真正绝望了吧?在意识消失的那一刻,莫子风问着自己,答案是无言的自嘲,呵,不绝望还能怎样,在向所谓的父亲迈出那一步时,她便明白,终究她还是渴望着亲『情』,渴望着爸爸的宽厚的手掌慈『爱』着抚着她的头,渴望着所谓的父『爱』,不论她有多洒『脱』,告诉自己有多不在意,但心早就背叛了理智,明知是飞蛾扑火,却为着那虚假的‘温暖’奋不顾身跳进去。

亲『情』!她终还是为了这两个字失去了生命,但她不后悔,只愿来世,以倾身所有换来今生渴求不到之『情』!

龙极殿,是龙麟皇宫内最宏伟的建筑,气势恢弘,重檐庑顶,檐角斜飞,白『『色』』宫墙,绿琉璃瓦屋脊,黑『『色』』覆瓦,大红漆柱,赭『黄』斗拱,整个大殿气魄宏伟,严整素净,仿如巨龙凌空而降,雄浑大气,厚重而壮丽,此时,更是红绸披挂,为庄严的大殿增添的不少喜庆。

要问发生了何喜事?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今『日』正是龙麟『国』三皇子的满月之喜,皇帝下旨在龙极殿摆宴,百官同贺,同时下旨免税一年,大赦天下,普天同庆。

宴会还未开始,龙极殿中百官齐聚,围成一堆堆的说说八卦,拍拍上司马『屁』,寒喧寒喧,更多的是讨论皇帝这次破天荒为三皇子开满月宴之事,那可是开天辟地第一回啊!可见这三皇子有多受宠。

“张大人,可有听到宫里传言,都说皇上要立三皇子为太子,你说会不会是真的?”其中一位官员低声地问首身旁的另一名官员。

“李大人,你这话是听谁说的?三皇子才刚满月,而且他的母亲还是个……大皇子如今九岁、二皇子七岁,两位皇子都聪慧异常且血统高贵,怎么轮都轮不到三皇子。”被称为张大人吃了一惊反驳道。

“张大人刚回京述职,难怪会不知,自三皇子出世以来,皇上的眼中就再也看不到大皇子、二皇子,对三皇子的宠『爱』简直是到了难以形容的地步,单看就只为庆三皇子满月之喜,皇上竟在龙极殿摆宴,连六『国』都派使者前来祝贺,而且还下旨大赦天下,这可是从未听到的事,照我说,立储之事,十有**是真的。”张大人旁边的一个官员肯定地说。

“王大人言之有理,这事啊!……”越来越多的官员加入讨论,这三皇子刚出世便在后宫掀起了大风波,如今看来这风波已开始蔓延到朝廷上来了。

“下官见过丞相大人……”有个眼尖的官员一眼看见走过来的丞相杜恒,立即谄媚着脸道。

其余官员一听到丞相大人,立即停下来,纷纷拱手问好,不敢再多说一个字,倒是这位丞相大人笑呵呵地开口道:“刚刚众位大人的话本相都听见了。”众人一听立即煞白了脸。

但杜恒就像没看见大家的局促一样,依旧笑容满脸的抚着胡须道:“皇上圣明,三皇子纵然得宠,然而自古以来,便有立谪不立庶的规距,众位大人以为呢?”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