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10 调戏侍读

010

调戏侍读()

哇……美男,小美男啊!青竹锦缎袍子,『玉』冠束发,眉如翠羽,眼若明星,肌如白雪,文质彬彬,当真是颜如宋『玉』,貌比潘安,比那些所谓的美『女』明星还要美,呃,虽然他是男的,但如果他扮起『女』孩来,绝对倾『国』倾城,西施要都靠边站了。

倾狂不停地幻想眼前小美男打扮成『女』生的倾『国』样子,她前世今生无其他『爱』好,只有一样,『爱』欣赏美人,无分男『女』,这也是她的一个致命弱点,只要有美人出现在她眼前,她都会出现短暂花痴,五官感知即时罢工的症状,幸好能入她眼的美人不多,加之她的死敌不知她有这个弱点,否则都不知死多少回呢!

但前世那些所谓的美人,都不及眼前这个少年郎的十分之一。

就在她‘旧病复发’的时候,‘铁血太傅’和小美男已经进得亭来,一跪,朗声道:“微臣(文鸿)参见皇上,参见芸娘妃妃,参见三皇子。”

哇,声音也那么好听,珠圆『玉』润,如清泉滴石,缓缓流入心田,击在心口,让人听着舒服啊!不好了,‘病『情』’加重了!

“平身。”莫龙恺瞥了一眼直呆住的倾狂,暗中得意:小子,以后有得你苦受的了,看你还狂不狂。

“谢皇上。”杨大学士不卑不亢地站起来,微抬起头,眼眸一丝不明『情』愫闪过。

“杨卿家,狂儿生『『性』』顽劣,你以后可要多费心了,朕相信你。”此话,莫龙恺说得诚恳,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这是他最后的筹码了,如果连杨大学士都无法教好狂儿,让他真的得好好考虑,是否能将万里河山『交』到狂儿手上?

“皇上言重,三皇子之『『性』』子,微臣略有耳闻,今后定当竭力教导皇子,让其成为有用之才。”温和如水的声音却铿锵有力,让人信服。

“好,有『爱』卿这句话,朕便放心了。”莫龙恺抚掌一笑,转过头,对着未免太过安静的倾狂道:“狂儿,来,见过杨卿家,从今『日』起,他就是你老师。”

“啊!哦,狂儿拜见老师。”看美男看得正爽的倾狂,忽听得她皇帝老爹的话,神志尚未清醒,话便已出口,正经八百了行了拜师礼。

如此听话的莫倾狂,倒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莫龙恺最先做出反应,宽厚的手掌『摸』上她额头:“狂儿啊!你不会被气疯了吧!”他的狂儿不会因被他摆了一道,而气疯了吧!要不,就是有什么『阴』谋?怎么可能会乖乖拜师?他可是做好了,她会耍浑的准备了,却没想,她会给他来这一招。

楚芸烟也是一副担心的模样:习惯了狂儿耍浑的‘流氓’样,如此有‘皇子’样的狂儿倒让一时觉得陌生了,不会真的被她父皇给气疯了吧?

“父皇,你很奇怪耶!刚刚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现在好了,我很听话地正正式式地拜杨大学士为师,你倒以为我疯了,这样我很难做耶!”倾狂歪着头看着莫龙恺,很是苦恼地说。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呃!莫龙恺语结,噗!楚芸烟轻笑,两人同时心里想道:这才是我的儿子(『女』儿)。只是打死他们也不相信,她会是因为听话而拜师!

杨大学士的表『情』却很是奇怪,却只是瞬间而已,那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却没注意到。

“咳,好了,狂儿,既然你认了杨卿家为师,今生就要好好听老师的话,认认真真地读书,知道吗?”莫龙恺轻咳了一声,威严道。

“知道。”才怪,如果有美男在身边陪着,那就另当别论了,可惜……咦?这个小美男刚好像说是杨大学士,哦,不,杨老师的公子,既然会一起进宫来,那么应该也会有用『处』吧!不可能丢在一边不管,呵,倒在看看皇帝老爹还有什么花样没使出来。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倾狂刚在想,莫龙恺就已将注意力移到一直在旁当隐形人的杨公子身上。

“『爱』卿,这位便是令郎杨文鸿吧!闻名京都的神童,『爱』卿,你好福气啊!”莫龙恺一见杨文鸿便打心眼里喜欢,深觉得如果狂儿有他一半的气度文采,他就可以烧高香了。

“皇上谬赞了,犬子愚笨,神童二字,万不敢当。”

“当得当得,文鸿,过来,让朕看看。”莫龙恺招了招手,温和中带着天生的王者之气道。

“遵旨。”自进亭来便一直低着头的杨文鸿低声道,走到莫龙恺身前,微抬起头来。

“嗯,不错,不错,相貌俊秀无双,气度更是不凡。”抚掌浅笑,甚是满意,转头对楚芸烟柔声问道:“芸儿觉得这孩子如何?”

楚芸烟虽不知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也挺喜欢这个略带腼腆稚气的小少年郎,满眼带笑地轻了点头。

倾狂在欣赏美人之余,怎么觉得这场面很熟悉,就像电视上演的——相『女』婿!

“好,文鸿,从今『日』此,你就是三皇子的侍读,帮朕好好督促三皇子读书。”见楚芸烟也觉得这少年好,莫龙恺一锤定音,开怀道,心中打着小九九:弄个神童在身边,一向目中无人的狂儿一定会深受刺『激』,进而奋发图强,毕竟好胜之心,人皆有之嘛!可惜,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侍读?哈哈哈……皇帝老爹咱们真是心灵相通啊!倾狂『摸』着下巴,明里是在欣赏美人,实则……嘿嘿,皇帝老爹你心里的小九九,恐怕要失望哦!而且大失所望,后悔莫及,我莫倾狂是那么容易被摆道的吗?

“文鸿领旨,定当不负君望。”杨文鸿恭敬地跪下领旨,低下头的瞬间,一滴冷汗滑落,不是因为‘皇恩浩『荡』’,而是感觉到那道从他进亭来就『射』在他的身上的灼热视线,再一次『射』在他身上,让他有种即将掉入狼窟的感觉。

刚站起来,猛在被人抱在怀里,一时惊吓过度,‘呀’地一声叫出来,待看清抱着他的人时,却愣愣地征住了:好个钟灵俊秀的人儿啊!五官『精』致,柳眉飞扬,透着张狂的味道,尤其是那双灵动深邃的眼眸如磁石般夺魂摄魄,一望之,似是连魂魄也被吸进去,加之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都似带着魔力,令人无法抗拒地想亲近。

如此人儿,真的如外界所传,是个‘神憎鬼厌’的‘灾难皇子’,不学无术的‘草包’?

就在杨文鸿失神间,就在所有人因倾狂这个突兀的举动惊得动弹不得时,倾狂嘿嘿一笑,做了一件一直就想做的事,骇得刚回过神来的众人再次如石像般死死定住,眼珠都快瞪出来了…

倾狂本只是想上前抱抱这个即将与她一起读书的‘同窗’,表示友好之意,真的没有多想什么,她虽喜欢美人,但也只限于欣赏而已,不过在这一抱之后,看到大家那错愕的表『情』时,才恍然想起,这在古代,两个‘男人’搂搂抱抱成何『体』统,即使他们年纪小。

见皇帝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一时控制不住『体』内的恶劣因子,伸出魔手,『摸』上可怜‘小绵羊’的脸庞,灵动的眼眸不动声『『色』』地将所有人的神『『色』』变化尽收眼底。

哇,『摸』起的手感真是特棒,比上等的绸缎还要嫩滑耶!真是让人『爱』不释手,忍不住一『摸』再『摸』。

这边倾狂『摸』得上瘾,那边她老爹老妈的脸『『色』』已是越来越看了,杨大学士的脸『『色』』也白了又白。

倒是杨文鸿整个得一点反应也没有,就像个木头人一样,动也不动,孰不知,他是正惊骇于自己竟不讨厌于这个小皇子的触『摸』,反而还有点喜欢,有点『『迷』』恋,她柔嫩的小手『摸』在他脸上,让他有种幸福的感觉。

倾狂见大家只是脸『『色』』难看,没怎么大的反应,觉得可能是这样的视觉效果不够刺『激』,想了想,伸出食指,轻佻起杨文鸿的下巴,凑近,邪恶一笑,却用无比天真的声音道:“文鸿哥哥,你的皮肤好滑,『摸』起来好舒服啊!我喜欢,一想到以后可以天天跟你在一起,随时『摸』到这么嫩滑的皮肤,我就好开心啊!呵呵……”

听到她说喜欢他的话,又因她的靠近而清晰地闻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新的幽香,更因她的动作,杨文鸿脸上顿时烫热如火,两抹红晕染上了俊秀脸庞,连耳根子都泛着红,身子颤抖了一下,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害羞。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