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17 野蛮女友

017

野蛮『女』友()

皇宫最西边的冷宫触目皆是一片荒凉与萧瑟,尤其在夜幕之下更显『阴』森恐怖,龙麟『国』历代皇帝都是仁君,因此冷宫一向形同虚设,自也不会有人把守,也久无人问津。

但今晚,一抹小小的身影降临于此,快迅地掠过,直朝最里间的房间而去。

推开快要掉下的门,倾狂踏着小步走进去,在墙脚『处』,她前晚‘带’回来的黑衣刺客还昏『『迷』』不醒,身上多『处』的伤痕,在她不甚用心的‘『处』理’下还渗着殷红的血迹。

“‘睡’得挺香的嘛!”倾狂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提起放置在一边的水桶,对着黑衣刺客当头泼下。

‘哗啦’一声,冰冷的水一冻,加之裂开的伤口一遇到冻水刺痛不已,黑衣刺客猛然惊醒,如鹰眸般的眼眸咻地直视笑得不怀好意的‘凶手’,陡然浑身一颤,他不明白,眼前之人虽然武功十分厉害,但也不过是小孩子一个,为什么他会怕她,这种怕是从心里而延生出来的恐惧,绝不是因为她昨晚对他刑加的酷刑,比起他以往受过的苦,这点身『体』上的伤痛又算得了什么呢!但对她的恐惧却是真实存在,甚至连首领都没让他产生过这种恐惧,或许是因为她那双如有魔力般『惑』人心神的眼眸总是以看猎物般看他吧!

“怎样啊?刺客老兄,对本人的招待可还满意,如果不满意,咱还有新花样。”倾狂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一脸坏笑地靠近黑衣刺客笑道。

黑衣刺客眼『露』恐惧,下意识地向后挪了挪,但抵着墙脚的他却是退无可退。

将她的惧意看在眼里,倾狂嘿嘿一笑,伸手快速地扯掉他的上衣,『露』出黑衣刺客伤痕累累却均匀健美的上身,轻吹了下口哨,小手『摸』上他的『胸』膛,痞痞笑道:“身『体』不错啊!”

如果不是夜『『色』』太暗又是在屋里,倾狂一定会看到他刚毅的脸颊红得跟猴子的某个部位有得比,连耳根都熟透了,心里有丝怪异的感觉在滋生,此时的他特鄙视自己,因为他不仅不厌恶她的碰触,甚至还挺欢喜的,看着她‘灿烂’的笑容,『阴』暗的心里顿时向注入了一缕『阳』光。

正当他傻楞着鄙视自己的时候,伤口『处』传来的剧烈的灼痛令他忍不住地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啊……”疼,疼入骨髓,疼入心肺,不止伤口『处』,全身的经脉都像在撕扯般的疼。

“很疼吧?嘻嘻,这瓶‘彻骨香’,你是第一个试用的,反应不错,勉强达到预期效果。”倾狂扬了扬手中的小瓷瓶,满意地看着疼得脸部扭曲的黑衣刺客,笑道。

‘彻骨香’?没听过,是『毒』『『药』』吗?撒在伤口上,竟比泼上盐水还疼上百倍。

“没听过啊?哈哈,这也难怪,这是本人才刚刚研制出来的疗伤圣『『药』』,名字取自‘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就你这一身的破伤,不出十『日』,伤口即可愈合,就是上『『药』』的时候有点疼,忍忍也就过去了。”倾狂一副‘打广告’的样子,笑容可掬道,就差来一句‘居家旅游,必备良『『药』』’。

QUA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有点疼?黑衣刺客听倾狂如此说,在抽痛的同时流下几点冷汗,他刚刚怎么会觉得她的笑容很『阳』光,那分明就是魔鬼的笑容,杀了人还要说自己帮人家早死早超生的魔鬼。

倾狂邪恶地笑看着痛苦不堪的黑衣刺客,任何伤害了她皇帝老爹和娘亲的人,她都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即使是她欣赏的人,不过她也没骗他,这确实是她研制的疗伤圣『『药』』,不过同时也是折磨人的‘『毒』『『药』』’。

“你……你到底想……想干……干什么?”黑衣刺客粗喘着气,断断续续地咬着牙道,他只不过来皇宫里行刺而已,怎么会惹上这么个恶魔呢?

“刺客老兄,你终于肯开尊口了。”倾狂一拍手,愉悦地笑道:“我没想干什么,就只想问你几个问题而已,还有有点事跟你商量商量。”

“什么……什么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还有……”眼眸倏地凌厉起来,直视着黑衣刺客:“还有,是谁派你们来皇宫行刺的,你们的老大是谁?”

黑衣刺客瞬间戒备起来,鹰眸般的眼眸微闪着,透着倔强。

“不说?呵,我可是还有十八般酷刑没用上哦,要不要逐一试个遍?”倾狂更靠近黑衣刺客,邪肆一笑道。

黑衣刺客眼眸中一闪而过一丝惧意,但还是紧咬着牙,不发一言,撇过头去,不再看倾狂。

伸出小手,钳住他的下巴,强『硬』得将他的头掰过来,倾狂笑得十分无害道:“喏,这样吧!看在你为我‘试’那瓶『『药』』的份上,咱来打个『赌』,如何?”

『赌』?黑衣刺客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这点好奇心还是有的,瞪着眼睛无声的询问。

“呵呵,没错,『赌』,『赌』我能不能让你亲口一一地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我输了,我就放你走。”在对方不可置信的眼神下,倾狂狡狤一笑,继续道:“但如果我赢了,从今以后,你就跟我混,如何?”

黑衣刺客的表『情』可不止用错愕能形容得了了,虽然他听不太懂那个‘混’是什么意思,但大概也知道,就是她要让他『脱』离组织,从今以后跟着她,天啊!这个小孩也太狂傲了吧!但她太小看他了,比起背叛组织后果,任何酷刑都只是小巫而已。

“我是狂妄,因为我有这个资格。”灵动的眼眸闪着慑人的幽光,倾狂勾了勾嘴角,自傲道。

浑身一震,望着对方深邃而闪着诡异妖光的眼眸,黑衣刺客只觉得自己的魂魄被吸进这双有魔力的眼睛里,思绪渐空,有种被人『『操』』纵着的感觉,他想挣扎,可那双眼眸却紧紧地锁住他,让他挣『脱』不得,突然,一个带着蛊『惑』的声音响起:

“你叫什么?是什么人?”

“我叫叶影,是幻炎楼的四级杀手。”他不想回答,但话就这样不受控制地说出口。

“幻炎楼是一个杀手组织?”魅『惑』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

“那是谁让你们来杀皇帝的?”

“首领。”

“他是谁,为什么派你们来刺杀皇帝?你们怎么进得了皇宫,是不是有接应?”

“不知道他是谁,没见过,不知道为什么要刺杀皇帝,幻炎楼的杀手均熟知各『国』皇宫地形,没有接应,也可轻松进入。”

停了一会,那声音又响起:“幻炎楼在哪里?”

“元都。”

“很好,现在,你累了,可以睡了。”随着轻柔声音的响起,他真的觉得很困,很想睡。

见叶影空『洞』的眼眸渐渐闭上,倾狂轻呼了口,站起来,抹了抹额头的汗珠,这家伙的意志力真强,如果不是这两天身心的折磨让他心神俱疲,还真的控制不了他。

摄魂术,顾名思义,摄其魂魄,利用『精』神力控制别人的意识,获取自己所要知的信息,亦或让对方为自己做事,是她用上一世学过的催眠术加上混元天诀改造而成,唯的一缺点就是耗神太大,尤其是对付这种意志力极强的家伙。

扫了一眼沉睡中的叶影,倾狂陷入的沉思:幻炎楼?看来不单单只是个杀手组织,会是天元王朝用来对付各『国』的吗?还是其他『国』家的?看来得想个办法探查探查这个幻影楼了,敢来派人来刺杀她皇帝老爹,那么就有被毁灭的认知。

只是,以她现在的身分和年纪,别说远去千里之外和元都了,就是出龙麟『国』都是个大问题。

在思索着如何去元都的问题中,倾狂『『迷』』『『迷』』糊糊地睡过,压根忘了她还明早还要去给小王爷‘道歉’的事。

翌『日』,倾狂还在『『迷』』『『迷』』糊糊之中,就被她皇帝老爹塞进马车,前往并肩王府负荆请罪去了。

当看到那个躺在『床』上,‘面目全非’的小王爷莫羿轩时,倾狂才算真正清醒过来,,她这是来给这个‘手下败将’道歉来着,可是不管是上一世,还是来到这的九年时,她从来就没跟谁道过歉,这该怎么道啊!说对不起,说不出口啊!说请原谅,我不该将你揍成‘猪猫混合『体』’,可是他当时的样子确实欠扁,不揍他不爽啊!……

正当倾狂在那纠结着道歉这门学问时,那个‘猪猫混合『体』’一听到她来,倒是十分『激』动地从『床』翻身而起,将所有人都赶出去后,热『情』地拉着她的手,兴奋道:“三皇子真的是你?你来看我了,哈哈……我太高兴了。”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