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24 刺客事件

024

刺客事件

“啊!刺客……有刺客,快来人啊!救驾……”天元百官边高喊着边争先恐后地往外跑,竟没有一个所谓的忠臣良将挡在皇帝面前护驾,幸好那些刺客不像是要来刺杀他的,否则就凭那几个抖得连刀都拿不稳的侍卫,早死上几百回了。

“啊!二皇兄救命啊!……”一个美姬刺客举剑刺了过来,倾狂脸『『色』』惨白地大喊了一声,抓起桌案上的琉璃盏就丢了过去,‘叮’正中美姬刺客的额头,直接把她给砸死了,不得不让人感叹,‘运气’真好。

“三皇弟小心。”莫倾廷堪堪避过一剑,见倾狂有危险,急忙伸手将她保护在身后,一副护弟心切的样子,心里却是恨得牙『痒』『痒』:如果不是因那句‘好好照顾你三皇弟,朕要她毫发无伤地回来’,他会保护她?哼,让她死在这些刺客的手中最好,可是该死的,如今她竟还得出手保护她,保护这个他恨不得立即在世上消失的人。

将怨气都发泄在刺客的身上,莫倾廷下手快狠准,然而他毕竟只是一个三阶高手,对付普通高手还行,对付这些高阶刺客,只有待宰的份,很快身上便挂了彩,别说保护倾狂了,自己能自保都成问题。

没了莫倾廷的‘保护’,倾狂在混战成一团的大殿中抱头鼠蹿,看似狼狈不已,却没有人能碰得到她,那些并肩王派来保护她的侍卫十分郁闷地边竭力地抵挡刺客,边懊恼地满大殿地追着保护她,内心不约而同的哀嚎:主子耶,您乖乖站着不动,让我们保护你行吗?

然而他们内心的呼喊,倾狂是没听到,就算听到也当听不到,继续‘逃蹿’地不亦乐乎,这一蹿,便蹿得无影无踪。

天元皇宫的侍卫全是些废物,刺客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像砍菜一样一剑一个,不到半响,尸『体』躺满地,而剩下的侍卫再也不敢上前,只围在殿外。

而那些刺客的目标明显是各『国』的皇子王爷,诺大的正殿中,只见各『国』侍卫围在自家主子身边,奋力抗敌,血染大殿,各『国』皇子王爷也非如天元皇朝王公大臣一样,是废物,他们或高或低也都是内外兼修的高手。

其中武功最高的竟是凤尧『国』的凤梓月,竟是个五阶巅峰高手,再加上对敌经验丰富,已连杀数个五级刺客,其次,齐月『国』的月钧枫、楚云『国』的云玄天也是四阶高手,但毕竟嫩了点,被杀得步步后退,其他人就不用说了,如果不是有忠心护卫守着,早就见阎王去了。

果然不在同一个等级就是不一样,暗『处』中,倾狂边观察边暗暗在心中估量着每个人的底线,她之所以明知今天会有刺客而不想办法将消息透给他们,就是想在这种死亡边缘将他们隐藏的实力给引出来。

现在也差不多了,再不出手,那个什么楼主的『阴』谋就要得逞了。

Www.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脱』下身上的锦服,从怀中『摸』出白面巾往脸上一遮,抽出让叶影找来的软剑,剑光一闪,无形的杀气在大殿散开,带着死亡的气息。

大殿中,正打斗的双方均因这突如其来的凛冽杀气所震住,好强的杀气,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掐住他们的咽喉,掐得他们透不过气来,一种濒临死亡边缘的绝望瞬间涌了上来,连幻炎楼这些杀人如麻的绝顶杀手都因这种恐怖的气息而紧握手中的剑。

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倾狂抖着剑,身形一闪,如鬼魅一般游走在各刺客之间,众刺客只觉眼前白光一闪,还未反应过来,喉间血柱喷涌而出,剑峰过『处』,刺客无声倒下。

战局急转直下,剩下的四个美姬刺客眼『露』惊恐、绝望、疑『惑』地注视着执剑立于龙椅背上的白衣蒙面人,天下间何时有了这样的高手。

莫倾廷等人也围在一起,深皱着眉头不解地看着突然出现的高手,但也放下心来,不管此人是谁,明显是来救他们的。

“警告你,少管闲事。”其中一个美姬刺客执剑指着倾狂,沉着声警告道,毕竟是高级杀手,很快就反应过来。

“如果本尊就是喜欢管闲事呢!”倾狂轻弹了下手中的软剑,斜睨剩下的美姬刺客,慢条斯理道,低沉的声音里带是目空一切的狂妄。

“哼,找死。”冷哼了声,四人齐齐攻了上去,剑光过『处』,真气外涌。

脚步微移,倾狂眯着眼,真气一提,飞身迎上去,当头的美姬刺客一剑横刺过来,倾狂左手剑诀斜引,宝剑横过,画个半圆,平搭在美姬刺客的剑脊之上,劲力传出,对方只觉剑登时一沉,剑峰一过,手腕传来的巨痛令她握不住手中剑,下一瞬间,咽喉一寒,魂断奈何桥。

另两个美姬刺客从两边斜刺过来,倾狂抖腕翻剑,剑尖一划,剑气过『处』,血如柱涌,倾狂一鼓作气,回剑圈转,‘啪’的一声,与剩下的美姬刺客双剑相『交』,各自飞身而起,两剑不住颤动,发出嗡嗡之声,良久不绝,美姬刺客还未站定,却不料倾狂竟在半空中弯剑回弹,一剑贯穿她咽喉。

飘然而落,不染丝血迹的倾狂宛如小天神般直立在龙椅背上,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没有人会相信如此灵气『逼』人的‘仙人’会是刚刚那个散发出如此恐怖气息地狱修罗。

在场所有人眼睛都看直了,每个人都在心中自问:如此绝世人物为何从未听过,‘他’是谁?

看着完全傻住的所有人,倾狂嘴角轻勾,衣袂轻飘,不带走一片云彩地消失在大殿之中。

凤梓月最先反应过来,冲着来去无影的人消失的方向高喊:“敢问高人高姓大名?”她现在是满心『激』动,那一套剑法,真是太奇妙了,身为武痴的她纵览天下武学,却从未见过如此绝妙的剑法。

“哈哈……本尊的大名,你们还不配知道……”遥远的天际传来清灵的大笑声,带着无比的狂妄嚣张,让呆愣的众人回过神来,由惊叹改为愤恨,身为天之娇子的他们,什么时候敢有人在他们面前说这么嚣张的话。

“三皇子呢?”莫倾廷捂着受伤的胳膊,扫视了一周,怒问保护在他身边的侍卫,虽然很想那个人死,但如果她死在这里,他也别想活着。

“不……不知道……”侍卫颤抖着回道,他们也害怕,如果三皇子出事,他们这些一同来的人怕是全都得陪葬,但是触目所及,皆是血流如柱的尸『体』,恐怕凶多吉少。

“那个废物不会死在哪个角落里了吧?”云玄天捂着受伤的伤口,凉凉地开口道,但眼眸中却隐藏着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担心。

“云太子。”月钧枫责怪地斥了一声,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担忧。

‘叮’地一声细微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皆吓了一大跳,寻着声音向大殿角落边的桌子走过去,刚刚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叮’地一声细微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皆吓了一大跳,寻着声音向大殿角落边的桌子走过去,刚刚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谁在那里?”云玄天一个跨步过去,边掀起桌布,边威喝道。

“啊!不要杀我啊!……”一个如杀猪叫的求饶声在桌面被掀起的同时从桌底传出来。

所有人弯下腰一看,桌子底下某个人小小的身子圈成一团,双手抱着头,颤抖得如秋风落叶般。

轻蔑、不屑、冷笑、宠溺……种种目光汇集在一起,『射』向那个抖得不停的人儿。

“倾狂皇子,已经安全了,快出来。”月钧枫宠溺一笑,柔声哄道。

倾狂慢慢地『露』出一双水汪汪如受惊小鹿的眼睛,眨了眨几下,眨得在场所有人那个心脏啊,仆通仆通地跳个不停,真是我见犹怜啊!

“二皇兄,杀……杀人……我怕怕……”倾狂慢慢地爬出来,紧紧地抱住莫倾廷的胳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得浠沥哗啦,完全一副孬种的样子。

莫倾廷厌恶地看着将鼻涕眼泪全往他身上抹的倾狂,表面却一副大哥哥的样子温柔地安慰她。

云玄天突然摇了摇头,双手环『胸』,嘲弄笑道:“胆小鬼,你丢不丢人啊?”看着她那么无助弱小的样子,让他有种拥在怀里安慰的冲动,真的好想……天啊,云玄天,你在想什么?

“你才是胆……胆小鬼,我……”倾狂嘟着嘴,昂着一头,一副明明怕得要死,却又不想被人看扁样子冲着云玄天反驳道,眼角一瞥到满地的尸『体』,突而大叫起来:“啊!死人了……”然后华丽丽地晕了。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