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37 明宗学派

037

明宗学派

‘嘀嘀嗒嗒……’一阵细微的马蹄声传来,倾狂微抬起眼透过车辕厢前的薄纱看过去,目力极好的她,只见尚离队伍有三里之外有匹快马直朝他们冲过来,马上之人神『情』慌张,显然是控制不住失控的马匹。

转瞬间已冲入北巡军中,神态萎靡的北巡士兵大受惊吓,下意识地纷纷向两边躲开,任‘疯马’往车辕冲了过去,倾狂却没有动手的准备,慢悠悠地抿了一口葡萄酒,神态慵散得就像没事发生一样。

而叶影早在‘疯马’冲入队伍的时候,就纵身跃到车辕前护卫,眼见就要撞上车辕,马上之人认命地闭上眼睛。

就在叶影正准备拦住‘疯马’时,意外发生了,一道藏青『『色』』身影从天而降,坐在‘疯马’上,勒紧缰绳,‘吁’……在千钧一发之际,疯马’终于停了下来。

坐在前方的少年也就刚刚骑马之人余惊未消地拍了拍『胸』膛,转过头,对着后面的藏青衣男子,绽开一个灿烂讨好的笑容道:“表哥。”

被称作表哥的男子回以一个不羁的笑容,佯装生气地笑骂道:“早叫你不要逞能,就是不听,你看,差点出事了吧?”

磁『『性』』中带着慵散的声音像是有魔力般震得车辕里的倾狂握着夜光杯的手抖了抖,微坐起身子向马上的人看过去,只见坐在前边是一袭白『『色』』锦氅,整个小脸几乎要埋入狐『『毛』』里的清秀少年,只一眼,倾狂便知那个少年是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而她的后面……

是他,真的是他,即使相隔十年,她依旧如此清楚地记得那抹充满『阳』光的慵散笑意,即使在如此冷的气候下,他依旧只是一袭藏青衣袍,清亮的眼眸此时同样带着『阳』光的笑意看着坐在他身前的‘少年’。

紧握着手中的夜光杯,狂喜的心『情』在那样的眼神下莫明地烦燥起来,重重地将夜光杯放在软塌前的小桌子上。

‘砰’地一声响让车辕外的李将军等北巡军士回过神来,纷纷将马上两人围起来。

“你们是何人?好大胆子,竟敢冲撞北巡钦差大人的军队,不想活了吗?”李将军立在车辕前喝道。

藏青衣男子懒懒地看了李将军一眼,扶着‘少年’先下马,自己才跳下马,无视李将军,冲着倾狂所在车辕,微一拱手,咧开嘴笑道:“舍弟无意马术不『精』,并非有意冲撞,请钦差大人恕罪。”语气无点惶恐,依旧是如此地慵散与随意。

被他那懒懒的眼神所震住,李将军微愣了一下才恍过神来,尴尬地指着他,刚想开口喝斥他的无礼,却被车辕里发现的响声给阻止了。

所有人包括藏青衣男子和‘少年’都齐齐地看向车辕,可等了一会,也不见车里的人开口说话,却见站在车辕上的侍卫靠着微低着头跟车辕里的人在说些什么。

Www.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看着金丝制成的帷帘后隐隐晃动的人影,藏青衣男子心中有种熟悉的感觉一闪而过,却来不及抓住那种感觉,便听得站在车辕上的侍卫淡着声问道:“主子问你们是何人?为何闯入官道?”

“你主子就是车里的大人?干嘛不自己问,哼,是不是觉得我们不配跟‘他’说话?还是‘他’是哑巴?”‘少年’昂起头,倔傲而带点蛮横道,漂亮的眼眸是带着不屑。

“大胆,放肆。”李将军怒喝一声,周围的卫兵立即举着长矛『逼』近,叶影利眸一『射』,握剑的手一动,杀意渐起,如不是传入耳中的那一声密音‘影’,他一定会杀了眼前这个无礼的‘少年’。

“‘舍弟’少年无知,请大人和这位将军怒罪。”藏青衣男子将‘少年’拉到身后,示意她不要说话,随后笑着拱了拱手道,无视『逼』到眼前的长矛,跨前一步,瞥了叶影一眼,傲然地看向帷帘后斜卧着的‘大人’,再次微拱了下手道:“在下凌傲尘,是明宗子弟,随师宗至雪兴城讲学,今『日』与几位好友出城游玩,‘舍弟’一时控制不住这匹烈马,才会冲入官道,以至冲撞了大人,实属无心之失,请大人勿怪。”磁『『性』』的声音依旧带着随意的慵散,就像是在平述一般,无半点敬意与惶恐,反而让人感觉他更高人一等,却又不反感,那样的贵气浑然天成。

“明宗学派?”李将军一声惊呼,眼『露』崇敬,而拿着长矛对准他们卫兵也在听到‘明宗’这两个字时眼『露』敬意,不自觉地收回长矛。

明宗学派是于数十年前年诸候割据,天下七分之时兴起的一个学派,以‘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为教育目的,主张‘非战,和平,大同’,即反对战争侵略,宣扬和平,建立一个大同的社会,人人相亲,人人平等,天下为公。

短短数十年,明宗学派已成为凤天大陆三大学派之一,仅次于源远流长的儒宗学派,但是它的思想却不被各『国』当权者所采纳,毕竟不扩充军备,一味只是要和平,别说想要逐鹿中原了,就是被‘吃掉’也是早晚的事,因而它的信奉者多是社会下层百姓,长期深受战『乱』之苦的人们极其迫切地希望和平,也十分向往明宗学派所宣扬的天下大同的理念,是以各『国』君主虽不采纳其主张,但对于明宗也奉若上宾,毕竟它是一个深受百姓‘『爱』戴’的学派,势力之大,不容小觑。

而且,明宗不单单只是一个宣扬学术的学派,在武功上,也是异常强大,毕竟宗派在『乱』世中要洪扬自己学说,到『处』游讲,如果没有武术在身,很容易被‘喀嚓’掉,明宗学者一般有文武之分,文者称明士,虽然也身怀武技,但并不高强,主从宣扬学术,‘兴天下之利’,亦或入朝为官,武者称明侠,内外兼修,武功深不可测,主从行侠仗义,‘除天下之害’,亦或保护明士。

现如今的明宗学派掌权者亦是学派创始人炎忠明,是位文武兼修,已年近八十岁的奇人,亦是凌傲尘口中所说的师宗,其下有四大长老分管明士与明侠,这一辈的明宗人才济济,声势『日』隆。

是以,即使是只会舞刀弄『枪』的武夫也对明宗学者无比崇敬,只是崇敬得有点莫明其妙,他们是一边打战,杀人,一边对宣扬‘非战、和平’的学派带着崇敬,确实有够可笑。

车里的倾狂理了理脑中关于明宗学派的资料,轻抿了一口葡萄酒,眉『『毛』』挑了挑,笑得意味深长:明宗啊!凌哥哥,原来你是明宗的学者,真让我大吃一惊,你是明士亦或是明侠呢?

“影,让他们走,我们该起程了,让咱的镇北将军等太久了,不好。”带着戏谑的密音传入因听到‘明宗’而微愣着的叶影的耳朵里。

接到命令,叶影摆了摆手,示意围着的卫兵退开后道:“主子有命,既然是明宗学者,又是无失之失,冲撞之罪,也就免了,李将军,让他们离开,传令下去,立即起程。”说着,纵身一跃,回到马上。

“凌公子,请。”李将军抱拳,有礼道,一挥手,卫兵立即让开一条道,让凌傲尘两人离开。

“将军请。”牵过马,凌傲尘扬唇一笑道,拉着‘少年’走到一边,让队伍先行离开。

三千卫队很快便整装完毕,重新出发。

当车辕与凌傲尘错身而过的时候,倾狂很清楚地感受到一股久违的清新的气息,带着『阳』光的味道,微眯着眼睛,贪婪地猛吸了一口,看着距离越来越远的他,无声轻笑着在心中想道:虽然很想跟你叙叙‘旧『情』’,但明显,时间,地点,身份,都不对,可是,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呵,真期待,凌哥哥见到‘子风’时的表『情』,不会再带‘子风’去扑蝶吧?

看着越行越远的队伍,凌傲尘洒然的眉宇间带着沉思:车辕里坐的便是龙麟三皇子?那个荒诞的‘浪『荡』皇子’?依刚才的『情』景,如果她真如传言那般,应该会刁难他们才对,为何始终沉默不语,轻易放过他们,这其中……

“表哥,你在发什么呆啊?”一声娇嗔打断了凌傲尘的沉思。

收回思绪,凌傲尘笑着拍了拍她的头道:“我在想,再不回去,你爷爷一定会发现你偷跑出来,到时,会怎么罚你呢?”

“呀,我们快回去吧!……”‘少年’一脸焦急地拉着凌傲尘走,再也不敢碰那匹‘疯马’了。

回头再看了一眼远去的车辕,凌傲尘带着莫明的思绪与‘少年’往反方向而去。

再行半『日』,倾狂一行便到达北境军营,看着在寒风中依旧挺直着腰杆,『精』神烁烁,面容沉静,半点不见畏冷疲倦的守岗士兵,还有来回巡逻,纪律严谨的巡罗兵,倾狂面『露』赞赏之『『色』』:镇北将军所带的兵果然名不虚传,就不知这位人称‘龙麟战神’的柳大将军是位怎样的人物,真期待啊!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