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48 藏龙卧虎(1)

048

藏龙卧虎(1)

一见左边那个男子,倾狂深邃的眼眸亮光一闪,嘴角边的笑意更深了。

泼墨般的长发依旧不羁地倾垂在身后,『脱』下青衣,换上一袭赤月『『色』』长袍的凌傲尘,在潇洒『阳』光中又带着一抹书卷味,不仅不显得突兀,反而与他本身的洒『脱』很好的融合起来,更显魅力,嘴角边依然是那抹懒散的笑意,在雪融『阳』光下如此的慑人心神,一时『『迷』』倒了在场的千万少『女』。

无数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锋芒甚至盖过他的师宗,很多名门千金眼『露』『爱』慕之『情』,立即让人去打听,如此俊逸潇洒的公子叫什么名字,能跟在师宗身后上台子的,在明宗的地位一定不低。

凌哥哥,你真像是耀眼的明星,光芒四『射』的你可是『『迷』』了不少人的心啊!可是,怎么办呢!看到今『日』的你,我突然有种想将你藏起来的冲动,你的魅力,你的『阳』光,只能由我一个『独』享,你,凌傲尘只能做我莫倾狂一人的天使。

坐起来,倾狂黝黑的眼眸微眯,灼灼的目光从眼眸中直『射』台上一举手一投足都显得无比潇洒『阳』光的凌傲尘,嘴角边勾起一个狂谑的笑意。

时刻关注着倾狂的叶影的心突而咯噔一沉,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坐在台上,浑身散发着『阳』光慵散气息的俊逸男子,万千人中,他始终是最受瞩目的那一位。

是他?凌傲尘!虽只有一面之缘,但叶影却清楚地记得那个他们初到北境时那个自称是‘明宗子弟凌傲尘’的男子,不只因为他本身有种让人见过一面便难以忘怀的气质,更因老大在见到他时那不一样的反应,还有波动的『情』绪,十年相随,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老大,只要微微一点『情』绪变化,他都能察觉得到。

一股又酸又痛又怕的『情』绪涌上了心头,这是他第一次,在老大的眼中看到对一个男子闪动着这样的光芒,不管是对杨文鸿、云玄天还是他,她都从未『露』出这样的光芒。

未察觉到叶影『情』绪之变,倾狂将目光从凌傲尘身上收回来,投向正侃侃而谈的炎忠明身上,轻声道:“好犀利的言辞。”

收回心思,叶影也如倾狂般看向炎忠明,只听得他道:“杀一人,谓之不义,必有一死罪矣,若以此说往,杀十人,十重不义,必有十死罪矣;杀百人,百重不义,必有百死罪矣,当此天下之君子,皆知而非之,谓之不义。最为不义者,乃战。有战争就有杀戮,天下之君子皆应放下手中的兵器,尤身为人君者,皆应以万民为上,岂可因一已之『私』,而枉动干戈,如此君主将不配为王……”

“呵,难怪,明宗学说得不到各『国』君主的认同,如此‘目无君上’的话,也亏得是这个‘大宗师’说出来的,如若换成寻常人,不被杀头才怪。”轻轻一笑,倾狂慵散起身,轻弹了下有点折皱的衣袍,伸了下懒腰,踱步至窗边道,心中突而闪过一丝奇怪的念头,却快得令她抓不住。

Www.quanben5.coM【全本5】

“他的这些话应该去三『国』联军那去说,说不定能让他们痛悔不已继而自动退兵呢!”叶影突而接话道,语气还是如此的正经。

“嗯?今天太『阳』是从东边升的吧?”倾狂歪着头,奇怪地看向他,一脸疑『惑』地笑问道。

叶影下意识地伸出头,向外面看去,点了点头答道:“今天太『阳』是从东边升起的,有什么不对吗?”奇怪,刚刚不是在说明宗的学说吗?怎么好好的扯到‘太『阳』’身上去了。

“当然不对了,你叶大侍卫竟然会出‘这样’的话来,真是大大的不对,不对,如果不是太『阳』从西边升起的话,就是你受了什么刺『激』了。”重重地点了点头,倾狂上下要打量着叶影肯定道。

被倾狂看得不好意思,叶影耳根子开始泛了起了红,不自然地轻咳了声:“咳,我……没受什么刺『激』啊!那句话……那句话又没有什么不对。”他绝不敢说,他是真的受了刺『激』,因她而受了刺『激』,一旦他说了出来,或许他连守在她身边都做不到了。

“哈哈……影,你怎么这么容易脸红,实在太可『爱』了,难怪京都那么多名门千金想嫁给你,哈哈……”他脸红的样子,真是太好玩了,好久没逗他,都快忘了他脸皮有多薄了,倾狂忍不住抚掌大笑起来,这下,更是弄得他面红耳赤的,刚毅的脸庞就像一个红苹果般。

“唔唔……”嘴巴被塞住的白奎说不了话,但还是拼命点头,来表示自己非常着赞同倾狂的话。

叶影红着脸,转过头去,掩饰尴尬,也掩住去了眼眸中那一丝酸痛,什么名门千金,他都不要,他要的人,从来就只有一个,可是,这个人,他要不起。

“好了,不逗你,不过,你刚刚那句话确实有点道理。”倾狂‘大发慈悲’地拍了拍叶影的肩膀笑说道。

“嗯?”这下轮到叶影疑『惑』了,他刚刚那句话分明是一时的玩笑话。

转过身,再次将视线投向正讲到高『『潮』』『处』的炎忠明,『摸』了『摸』下巴,正经道:“现在两军均按兵不动,就这样僵持着,已经有三天了,据说那个神秘军师已经找到了对付我玄罗军的办法,准备在这几『日』再次进攻了,但是柳剑穹伤又还没好,援兵又未到,一打起来铁定只有全军覆没的份,所以,如果能让这位口才如此之好的炎大宗师去三『国』联军那大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非战’思想,说不定,那些士兵还真的会被他说到提不起武器呢!没了士兵,就算那个神秘军师再有什么厉害的招术都没用,到时柳大将军再挥军过去,收复失地,指『日』可待啊!你说,你是不是说得有道理啊!”说着『硬』憋着笑,不逗他!那是……不可能的。

“老大。”认真地听着,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对啊!听到最后总算听出来了,知道又是在取笑他,叶影责怪地叫道,就知道她不会那么好心地‘放过’他,每次都要逗得他到了极限才肯放过他,她就这样想看他红着脸的困窘模样?

“哈哈……好了,不逗了,真的不逗了,哈……哈哈……”知道叫出那句‘老大’已是他的极限了,再逗下去,难保他不会‘夺门而出’,倾狂摆了摆手道,大笑不已。

只要能让你开心,要我做什么都行!笑得直弯下腰的倾狂没有看到叶影眼眸中一闪而过的宠溺。

‘啪啪……’广场上响起了响彻云宵的鼓掌声,表明炎忠明的讲学已然结束了,剩下的时间便是由另一位明宗子弟来主持了。

就在炎忠明在退场时,意外就发生了。

诺大的广场外突然冲进一队身着龙麟军服的士兵,粗声恶气驱赶人群,一时场面极度地混『乱』不堪。

“你们干什么?”一声浑厚的声音压住了全场,没有内力者耳边均嗡嗡作响,混『乱』的场面总算静了下来,全都直愣愣地看着讲台上,白胡须翻飞的老者,那是刚刚跟在炎忠明身后的二个老者之一。

“好强的真气。”看着那个老者,叶影嗔喃喃道,转而又疑『惑』了:“老大,看他衣服上的标志,他是个主从宣扬学术的明士,竟也是个高阶高手,难道传言有误。”不是说,明士虽身怀有武技,但却并不高强吗?看刚刚那一声吼,这人起码是个六阶高手。

站在窗前,看着场中的混『乱』,倾狂灵动的眼眸带着抹深思,听到叶影的话,才道:“不是传言有误,而是不齐全,你看。”指着场上坐在下排的其他明宗子弟,又道:“左边的是明士,除了几个低阶高手,其他的几乎没有真气,可说是手无缚『鸡』之力,所以传言中的明士指的是普通明士,而这个老者,应该是主管明士的两大长老之一,是个六阶巅峰高手。”

场上,捣『乱』的士兵中的一个领头的将军,一脚踢开脚下的莆垫,抽出刀,指着台上,粗喝着声,骂道:“死老头,竟敢在这里妖言『惑』众,宣扬如此大逆不道的邪说,煽动百姓反叛君主,不想活了吗?”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