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63 死亡之音(2)

063

死亡之音(2)

郝尔无法,只能边扯住燕达朗,边挥刀挡去火箭,火光映『射』下突而让他发现一丝生机,当下大喜,对着燕达朗道:“二皇子,那边有破绽。”只见右边的高栏『处』可能由于地面土质较松而显得不甚稳固。

但是燕达朗此时哪还听得进话,在那鬼吼狼叫的,如果不是因为有盾兵一直护着他,早就烧成灰了,郝尔无奈,只是高声下令道:“快,随本将向右边突围。”

随即扯着燕达朗,靠着盾兵的掩护,冲到右边高栏,下令道:“撞开高栏。”几个护在身边的盾兵立即撞了上去,没几下,就把高栏给撞倒。

“快,撤,随本将撤。”郝尔大喜过望,连忙带着不到五万的残余部队逃出火海,赶紧往雪峡口撤去,那里还有他们的五万人马。

可是事实哪能如他所愿,刚一逃出火海,正待向雪峡谷口撤去……

‘咚咚咚……’战鼓声擂擂,震动天地,像是为这剩余的残余之兵敲起了‘死亡之音’。

前方四周亮起了火把映『射』之下,出现的是被他们‘『逼』入绝境’的龙麟军,人人都是『精』神熠熠,稳如霄山,凶狠如狼的眼眸中闪着噬人的光芒,哪有半点困顿不堪的模样,一身金甲战衣的柳剑穹腰佩宝剑,棱角分明的脸庞在火光之下显得更为冷酷。

“柳剑穹,老子杀了你……”一见到柳剑穹,燕达朗瞪大通红的眼眸,推开郝尔,发了疯似地便要朝柳剑穹挥舞着刀杀过去。

“二皇子……”这次是贺图拉住了他,不知所措地看向郝尔,眼眸中盈满的掩设不住的恐惧与绝望。

郝尔也算是有勇有谋的老将,当即明白,早在他们定下扰敌之计时,柳剑穹便已将计就计,一步一步地引他们进入绝境,龙麟军的败退,溃不成军,都只是一个计谋,一个一举将他们三『国』联军同时歼灭的计谋,想来军师的那十万兵马也早已不在了吧!柳剑穹真不愧为‘龙麟战神’,只是他真的那么神?竟能猜得到他们的每一步计划,继而设下一个又一个陷阱让他们跳,亏他们还在那窃喜,一切都在他们掌握之中,却原来是自己被别人给掌握住了。

“郝尔将军,怎么办,要不……要不,我们投降吧!”高禄见前有如狼似虎的龙麟军,后有滔天的‘火海’,万分恐惧地颤抖着道,还是保住『『性』』命重要啊!

“高禄将军,即使剩下一兵一卒,我燕雨也不做那懦夫的行为。”郝尔眼神一冷,不屑地冷哼道,随即大刀朝天一指,大喝一声:“燕雨的勇士们,杀啊!……”便朝率先朝龙麟兵杀了过去,燕雨兵也紧跟着他们的将军试图突围。

“哼,杀……”柳剑穹冷哼一声,抽出宝剑向前一指,身后的憋屈已久的龙麟军立即如『『潮』』水般向企图突围的敌军冲杀过去。

QUAbEn5.COm(全。本*网)

两军一时混战了起来,刚逃出火海的燕雨军在龙麟军的刀剑下,已是强虏之末,只有待宰的份,郝尔身先士卒,被龙麟将领连砍数刀,左臂已断,却仍撑着最后一口气突围,而高禄等其他将领早已丧生在龙麟兵的刀剑之下,最为完好的应算燕达朗和一直护在他身边的贺图。

“贺图,我来开路,你快带二皇子突围,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二皇子。”眼见身边的残余兵马一个一个地倒下,郝尔带着绝望冲贺图喊道,既已心知他们进入了天罗地网,再怎么样也无法逃『脱』,那么只能用尽生命来保护他们的二皇子逃离出去,也算是他对燕雨尽最后一点心力了。

听出郝尔话中的意思,贺图点了点头,一刀砍向一个龙麟骑兵,抢过他的马,便想去拉杀红眼的燕达朗,可惜燕达朗不领『情』。

“二皇子,快走,保住了『『性』』命,来『日』才能一雪前耻啊!”深知燕达朗心『『性』』的郝尔,一手扯过燕达朗大喝一声。

“啊!……”燕达朗大吼一声,一刀劈向攻向他的龙麟骑兵,发即随即翻身上马,与贺图在郝尔及剩下的燕雨兵的开路下,杀出一条血路,冲出龙麟军的包围。

见燕达朗已冲出去,郝尔心中放下一块大石,转身,持着大刀横挡在拦住『欲』追过去的龙麟军面前,浑身浴血,断臂的他大有一夫当关,莫夫万敌的气势,一时竟是止住了龙麟兵脚步。

“郝尔将军果真不愧为燕雨名将,本将佩服。”清冷的声音在龙麟兵后响起,柳剑穹慢慢地走上前来,赤瞳中闪过一丝赞赏。

“柳大将军果真不愧为‘龙麟战神’,今『日』败在你的手上,本将无话可说。”看着面前如天神般的柳剑穹,郝尔闭了闭眼睛似叹息般道,随即似是想到什么般,骇然地睁大眼睛,直盯着柳剑穹道:“你……你是故意放二皇子走的?”

不对,不对,以柳剑穹的能力,以龙麟军的勇猛,即使他抱着怎样必死的决心,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地护着三皇子冲出重围,而且看柳剑穹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想追上去的意思。

“为什么?你还想做什么?”柳剑穹没开口,但微微扯起的嘴角却也算是给了他肯定的答案了,郝尔不禁惊慌起来。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我龙麟央央大『国』岂能不顺应时势,郝尔将军,你以为然否?”柳剑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语含玄机道,赤瞳里闪着炽热的光芒,还有狂热的崇敬。

郝尔浑身一震,他虽看不懂他眼眸中那炽热的光芒是为何,但他又岂会听不懂他话中的意思,他龙麟要争夺天下,而他燕雨『国』怕将会是第一个被开刀啊!

“郝尔将军,本将敬重你是个忠义之士,绝不会做劝降将军的辱人之举,你自行了断吧!”柳剑穹战袍一挥,淡淡道。

郝尔轻叹了口气,举起长刀横在劲间,仰望着黑夜,无论他想如何拿燕雨开刀,他都已无力再保卫『国』家了,一抹。

柳剑穹深深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郝尔,对身边的亲兵道:“好好埋葬了吧!”

杀声喊天的雪峡谷一下子静了下来,唯有微风吹过,带着浓重的血腥味,昭示着这里,刚刚经过怎样的大屠杀,整整十多万兵马丧身于此。

“大将军,敌军已全数歼灭,雪峡口的五万兵马,歼灭一万,降兵四万,我军伤亡,不到一百。”韩墨『激』动地向柳剑穹禀报今晚一战的成果,看着柳剑穹的眼眸就像在看神一般,天啊!敌我双方损失如此悬殊的战役,可真算是闻所未闻,堪称千古一战啊!柳大将军真是天降战神啊!

“哈哈,这一仗打得真是漂亮,大将军真是神机妙算啊!”陈将军一抹脸上的血迹,开怀大笑道。

“是啊!太厉害了,末将随并肩王打过无数战役,还从未打到如此痛快的一战,大将军,末将算是服了你了。”关陨满怀敬佩地看着柳剑穹,豪声道。

“嘻嘻,就是,就是,敌军还真以为他们的诡计有多厉害呢!岂不知,我们大将军早就对他们诡计『胸』有成竹,来个将计就计,佯装军心涣散,不敌溃败,退守雪峡谷,就等着敌军全营关上门来了,嘻嘻,高,高啊!”

听着他们对这场战役的无限惊叹,看着他的极度崇拜的眼神,柳剑穹倒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又不好说明真相,只能在心里将他们崇拜和敬仰之『情』自动地转传给真正的‘神人’——三皇子。

这场奇战,每一个环节,每一步计谋,都是出自于她的手,那一夜她自信而傲然的声音再次在他脑中响起……

“敌之首计,困我之势,不以战,损刚益柔,两军对垒,逸者胜,劳者败;我军将计就计,示敌于弱,引敌来袭。”

“敌之二计,趁缓军初到,未稳之际,突攻,不以明攻,必先『乱』我阵脚;我军则假之以便,唆之使前,断其援应,陷之死地,遇『毒』,位不当也。

“敌之三计,围困我军,趁夜里应外合,杀我军于措手不及;我军则『诱』敌深入腹地,先以火攻,残余之兵,则为我屠杀也。”

“只有末将还是有点不明白,大将军,我军为何要故意在右边高栏『露』出破绽,让郝尔领着残余之兵逃出来,而不何直接将敌军全部烧死于火海?”韩墨的疑问声打断了柳剑穹的思绪。

『露』出破绽只是为了能让燕达朗成功‘逃走’出来,而屠杀残余之兵,是为了让燕达朗陷入孤境,只是这个原因他不能说出来,否则会坏了三皇子的计划,柳剑穹心想着,表面淡淡道:“这个本将自有道理,众位将军以后就明白了。”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