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65 修罗血场(2)

065

修罗血场(2)

“军师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何会在这里啊?”嘻嘻一笑,童『阳』抚了抚『『插』』于腰间的双刃,依旧如此童真无邪取笑道:“原以为军师很聪明,却原来也不过是个大笨蛋,这么明显的事都看不出来,哎……”

摇头叹息,一副‘我真是错看了你’的样子,气得紫衣军师浑身发颤:臭小子,敢对我如此无礼,看我待会不把你碎尸万段。

“不用急得发抖,本着『日』行一善的原则,本少爷就好心把这个连白痴都知道的答案告诉你吧!咳咳,因为少爷我本就是天极门中人,今夜跟着我伟大的圣尊大人出来清清‘垃圾’,没空去参加军师你所定下的所谓什么妙计。”童『阳』撇了撇嘴,完全一副‘施恩’的口吻道,还不忘了对倾狂贫嘴。

垃圾?是说他们吗?众人一阵气结,被一个看起来像还没长大的小『屁』孩如此不屑地说是‘垃圾’,不气死才怪,但都忌惮着树端之上那个绝世少年,哦,不,是圣尊而不敢轻举妄动。

紫衣军师蹙了蹙眉,心中升起了很不好的预感:童『阳』是天极门人,看他看看的意思,不仅是想杀了他们,而且还破坏了他的计划?可是为什么……

“跟他说那么多干什么?圣尊,可以动手了没,我的手已经『痒』了很久了。”那『女』子,也就是**楼的老板云娘带上了一双在黑夜中闪着磷光的手套,不满地瞥了童『阳』一眼,然后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悠闲踏于顶端之上,宛如俯瞰芸芸众生般高高在上的狂肆少年。

“是啊!是啊!圣尊,这些‘垃圾’多留在世上一刻,便多污染了新鲜空气一分,咱们还是赶紧动!”清秀少年,也就是白奎赶紧附和着着,一边玩弄着手中的金算盘,一边带着万分‘渴望’的眼神看着倾狂。

将他们的话一丝不漏地全听在耳里,所有人都有种被气得想吐血的冲动,这种憋屈他们还没受过呢!

却见倾狂『摸』『摸』了一下光洁的下巴,状似思索了一下,便点了点头道:“保护大气环境,功盖千秋,动!”随意地挥了挥手。

“圣尊,你欺人太甚了。”紫衣军师已是忍到极点,他好歹也是一个八阶高手,竟被一群后生晚辈如此戏弄,当成是‘垃圾’,真是是可忍而熟不可忍也,当即雷霆一喝,只是他还未动,人家等待已久的已然先动了。

倾狂衣袖刚一挥,童『阳』、白奎,云娘已是迫不及待地飞身而下,直朝那黑压压的‘风鸣暗兵’而去,那眼眸闪烁着的兴奋光芒,活像吸血鬼开始‘扑食’一般,就差『露』出两颗利牙了。

玄衣男子率先迎战,黑衣鼓动,纵身拔起,挡住了三人,看来他很清楚,这三人的力量绝非‘风鸣暗兵’对付得了的。

玄衣男子二话不说便已出掌,强劲地掌风呼啸而来,直『逼』童『阳』三人,竟想一口气解决三人,在他看来,三人虽都是四、五阶高手,但自己比他们高出几阶,杀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然而他想错了。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面对扑面而来的强劲掌风,三人却半点不显紧张,童『阳』依旧带着浅浅的笑容,将手中的一刃抛出,自己飞身踏上,借助刀刃之力,飞身冲天,白奎金算盘一抖,金光『射』出,与那强劲掌风相撞,借助那反噬回来的力量后退,云娘则凌空旋翻,衣袂翻飞间,三人轻松地避开那要命的掌风。

“这风真大,吹得我头发都『乱』了,讨厌。”旋身立于一块巨石上,云娘抚了抚微『乱』的青丝,瞪了那玄衣男子一眼,嗔怪道。

“『乱』了才美呢!圣尊说这叫做‘凌『乱』美’,够『独』特。”不知何时站在云娘左侧的童『阳』笑嘻嘻道,而白奎则站在右侧,很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玄衣男子见自己这要命的一掌却丝毫伤不到几个后辈,本来就已经够大受打击的,如今再听三人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地在那说什么‘凌『乱』美’,差点一个气岔,仰天长啸,瞬息飞身而去,转眼间,已攻至云娘身前。

云娘侧身一斜,避开他的一击,童『阳』双刃『交』叉一划,攻上他上盘,白奎一弯身,金算盘一扫,攻上他下盘,玄衣男子仗着内力高强,不躲不避,反掌钳住童『阳』的手腕,想一把捏碎他的脉门,同时下盘反脚一踢,想踢断白奎的金算盘,然而他尚末碰到童『阳』两人,刚刚侧身一闪的云娘,竟如水蛇一般,身子一绕,套着手套的手化掌为爪,以破空之势自下往上勾住玄衣男子左臂,指尖运气,一捏,五指嵌入他的肌肤之中。

玄衣男子没料到童『阳』、白奎那两招根本就是虚招,云娘这一招才是真正的杀招,一见云娘得手,两人快速撤身而回,『硬』是没让玄衣男子碰到半分,三人配合之默契,简直就是天衣无缝。

“啊……”一声惨叫从玄衣男子的口中逸出,竟是他在云娘五指『『插』』*入他手臂时,举起自己的右手,猛然拍断自己左臂,狼狈地跌落在地上。

“万『毒』手,朱雀楼水蛇星?”忙运真气护『体』,玄衣男子抚着断臂,不可置信地瞪着巨石上笑得妩媚的云娘,那双闪着磷光的手套在朦胧夜『『色』』下泛着噬人的光芒,怎么会?朱雀楼的杀手怎么会跟随在圣尊之下?

朱雀楼,近年来以神秘之态,强劲的势头活跃于凤天大陆之上,他们几番想调查这个神秘的组织,却无法掌握其动向,想不到今『日』朱雀七星之一竟随圣尊惊现于此。

万『毒』手,朱雀楼朱雀神君座下七星之一的水蛇星,一招一式均凝气于指,致『阴』致『毒』,只要被她抓到,那巨『毒』便会随着血『液』于瞬间流入心脏,神仙难救,因而玄衣男子才会果断地自断一臂,否则现在,只怕他已『毒』气攻心了。

“哈哈,有点见识,也够果断的,不错啊!阁下可是同行?”翻看着不带一丝血迹的手套,云娘很有兴趣地问道,凭他刚刚的出手,她能嗅到一丝熟悉的味道,一种身为杀手的气息。

“找死。”大受刺『激』,玄衣男子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杀气,单一只手便猛然再攻了上去,这一次,他不敢再轻敌了,一出手,便是出尽全力,一个七阶巅峰高手被几个四、五阶高手『逼』得暴走,也算是不可思议了。

“果然是同行。”云娘一副‘果然不出所料’道,飞身迎了上去,童『阳』、白奎也紧跟而上相助,毕竟他们武技再高,身法再『精』妙,也无法单对一个七阶巅峰高手,即使那人刚断了一臂。

四人一时战在了一块,玄衣男子倚仗高阶真气,压住三人,童『阳』三人则频出怪招,不以他正面相碰,一时倒也斗得难解难分。

紫衣军师将目光紧紧地盯着一副看好戏模样的‘圣尊’身上,五指并掌,黑纱斗笠下的脸庞更显『阴』冷而紧绷,他刚一直在等‘圣尊’出手帮那三人,他便可从中探出‘圣尊’的深浅,毕竟一个七阶巅峰高手对决三个‘低’阶高手,结果显而易见,却不想‘圣尊’从头到尾都是像在看好戏一样,对那三人充满了信任,没有出手的意思。

直至云娘一爪抓上了玄衣手臂,轻易让他自断一臂,才明白,虽然三人内力不如玄衣,然而他们武技,再加上配合无契,纵然是他,也无法轻易制住他们,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朱雀楼竟会与天极门扯上关系,不,看『情』况,朱雀楼根本就是天极门的,天啊!这个圣尊的势力到底有多大?

“影,下去会会你曾经的上司吧!”微低头,倾狂琉光的眼眸一转看向站于下枝,蠢蠢『欲』动的叶影轻笑一声道,哈,想不到,那玄衣男子竟就是当年幻炎楼遇到的那个首领,这么多年了,功力竟一点也不见涨,倒还是一如以往的自大轻敌。

叶影自是也想到玄衣男子便是他曾经的首领,如鹰般锐利的眼眸闪过一丝狠戾,好战的因子瞬间『激』起,倏地从树上蹿下,速度快得惊人,如黑夜之鹰般迎上一掌打向童『阳』的玄衣男子,冰寒宝剑在黑夜里铮鸣,如鬼神之音。

玄衣男子顿时只觉得心口狂跳,气息不稳,急忙旋身避开冰冷的剑峰,飞快之间出掌,掌风,剑气相撞,『激』起阵阵火光,在黑夜之中响起惊天巨响,整个雪峡崖顶似乎都要颤上一颤。

相斗众人被这股强流震分开来,玄衣男子惊魂未定地不停后退,尚未反应过来,呼啸的剑鸣声夹杂着迫人的剑气再次袭来,却见叶影竟在分开之际,凌空一个后翻,再一个筋斗翻身而来,带着破空的必杀之气,玄衣男子只得惊惶应战。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