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66 修罗血场(3)

066

修罗血场(3)

“嘻嘻,圣使加油,这个大废物就『交』给你了。”童『阳』笑嘻嘻地冲叶影喊道,转过头,对着白奎和云娘天真一笑道:“我们来比赛,看看谁杀得多。”说着,不待两人说话,便纵身再次飞向早已集结成形的‘风鸣暗兵’而去。

“你作弊。”云娘和白奎同时冲着童『阳』不屑一声指控,也紧跟着飞身而去。

一时,阵阵哀嚎声,惨叫声在雪峡崖顶响起,恐怖的杀气和涌动的真气四『处』『乱』蹿,浓重的血腥味弥散着整个雪峡崖,骇人血光飞快狂飙,三人于‘风鸣暗兵’之中急速蹿动,看似无规则『乱』蹿,实则是专攻‘风鸣暗兵’阵形的薄弱之『处』,『乱』其阵形,无阵可依的‘风鸣暗兵’也不过是低阶高手,童『阳』三人杀起来就宛如砍瓜切菜般简单。

这时,紫衣军师动了,因为他再不动,估计没一会,这数千名‘风鸣暗兵’就真的成‘瓜菜’被清理干净了。

先一掌打向他最气愤的童『阳』,这一掌带着劲罡之气,就算童『阳』武技再刁钻,也必定躲不过,童『阳』自己心里也明白,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想躲的意思,继续斩杀着‘风鸣暗兵’。

这小子是要以命换命吗?紫衣军师不禁惊骇,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时,数道白光横挡在他的罡气之前,化去了他的劲力,眼前白影一闪,‘圣尊’飘然落地,长身『玉』立于他五步开外之地。

童『阳』转过头,对倾狂展开一个深深的笑脸,对于那紫衣军师的劲罡之气,他根本就不用担心,因为有圣尊在此。

该死的,又是一掌像打入了棉花里一样,紫衣军师气得直想吐血,仰天大喝一声,劲风鼓动,尘土飞扬,风声嘶鸣,足下一蹬,竟踏出个大坑,旋身攻了上去。

倾狂自信狂肆轻笑,衣袖轻挥,数根细丝如灵蛇吐信般蜿蜒而去,从四面八方打向紫衣军师,萦绕在他的周身,竟像是一张密网一般。

紫衣军师顿时只觉得自己像被困于蚕茧之中,全身无一『处』不受到压迫,每一寸肌肤都似随时会被攻击到一样,而他屡屡挥出的强劲罡气却只能让那细线一颤却丝毫不受损,幸得他有真气护『体』,尚能避过最强一击,却也让紫衣被划破,连遮面斗笠亦被劈裂开,『露』出一张苍老的脸庞,胡须被划得七零八落,甚是狼狈不堪。

倾狂『『操』』控着细丝,似是在玩弄着紫衣军师,并不急于要他的命。

她这是在验收成果呢!当初让青龙制出这天蚕细丝,原只是突发奇地想尝试一下笑傲江湖中东方不败那针丝功夫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厉害,却没想到效果竟真的是出奇的好,用起来十分顺手,后来干脆去掉金针,单以天蚕细丝为武器,再经一改造,任是再厉害的神兵利器也断不开它,再强劲的真气也无法将其震断。

QuanbEn5.COM(全。本*网)

很显然,这个成果她很满意。

那边,叶影虽是比玄衣男子低阶,然而在气势之上,却远比玄衣男子高,而且一出手,便是要命的打法,剑气直直地将其笼罩,玄衣男子被迫得只能守而无法攻,再加上今晚受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竟一连被几个低阶后辈打得无力还手,而一时气血不稳,被叶影寻了个空隙,一剑往下劈下,黑纱斗笠破裂下,一丝血柱自灵台而下。

“你……”惊怒地指着叶影,玄衣男子满是皱纹的脸庞满是不可置信,那一剑,他算是看出来了,那一招是幻炎楼夺命之招,眼前这个人是幻炎楼的人?难道他……在断气的那一瞬间,他想起了他们是谁!

看都不看死不瞑目的玄衣男子一眼,叶影纵身跃到‘玩’得正兴起的倾狂身边。

“呵,影,去吧!该结束了。”倾狂瞥了叶影轻笑一声道,这个所谓的‘八阶高手’,她一个人还搞得定。

叶影点了点头,纵身跃向杀得血沫横飞的‘屠宰场’,加入了‘比赛’行列,一时,哀嚎惨叫声更甚,整个犹如修罗场,凄厉惨呼不绝。

倾狂从头到尾都而带着微笑地欣赏着这场屠杀,飞溅而起的血红却沾不到她半分,洁白的衣袍轻飘,身『处』血腥杀伐之地,然丝毫不受血腥之气所染,依然飘飘似仙,冷眼看世间。

“玩够了。”伸出纤纤『玉』指,倾狂很恶劣地一笑,在几不可见的细丝上轻弹了一下,‘嗡’地一声清灵脆响像是在众人心里重重一弹,瞬间惊心不已,而细丝之中的紫衣军师一马当先,感受最深,陡然心悸,心神难定,竟有种像是走火入魔之前的征兆,两鬓白发之间已是细珠密布,压不住咸味涌上喉间,丝丝血迹溢出嘴角,急运真气稳住心神,却在凝神之时,那细丝猛然一收,像个‘鱼网’一般将他这条‘大鱼’给紧紧地‘网’住。

玩,她当这场屠杀是在玩啊?惊恐地抬头看向墨发飞扬,满是狂厉之气的‘圣尊’,却见她晃了一个如青葱般的五指,对着他勾起一个绝艳的轻笑,在他的惊骇之下,五指握成拳,往后一拉。

“啊……”凄厉的叫声随着这一拉,响彻整个雪峡崖,久久回『荡』,宛如恶鬼嘶厉。

紫衣军师瘫倒在地上,自脸部开始,条条血丝布满全身每寸肌肤,看似只是伤到表皮,比起千刀万剐不过是小巫见大巫,实则是千刀万剐比起这一身伤,不过是小儿科,条条血丝之下他全身经脉慢慢地断碎,五脏六腑慢慢变得千穿百孔,也就是表面小伤,内里却全部被慢慢掏空震碎,而他却无能为力,但又因高阶真气护着心脉而吊着一口气,此时他倒宁愿自己内力不那么深厚,就不用受这种非人之刑。

收起细丝,倾狂悠闲踱步至紫衣军师身前,两人都是八阶高手,若不是她先在气势上压住他,且手执神器,要打败他,恐怕还得颇费一番打斗。

叶影、童『阳』、白奎、云娘四人刚好将全部‘风鸣暗兵’解决了,飞身至倾狂身侧,时间计算得刚刚好。

“为……什么?圣尊,你我并无冤仇,为何?……”紫衣军师粗喘着气,不甘心地问道,他们与天极门从无结仇,为什么,他们不仅要破坏他的计划,还如此残忍地对他们进行大屠杀。

“咦,本尊没告诉你吗?”倾狂一副惊疑地歪着头道。

鬼才有告诉我?紫衣军师怒瞪着一脸天真无邪的倾狂。

“该死的,这倒是本尊的不是。”倾狂红唇轻扬,洁白衣袖一挥,轻笑抱拳道:“本尊本名莫倾狂,乃龙麟三皇子是也!阁下如果有点脑子的话,应该知道,你我有何冤仇了吧?”

龙麟三……三皇子?那个草包皇子?这,这怎么可能?紫衣军师苍老的脸庞一阵扭曲,满眼的惊吓与不可置信是如此地明显,一再地传递出‘不可能,不可能,你骗人……’的信号,可见‘龙麟三皇子’这五个字在他心中造成了怎样大的震憾,天极门圣尊是龙麟那个‘草包皇子’,天啊!这太恐怖的吧!

天极门可是十年前由圣尊一手创立的,天啊!这,十年前她她才多大啊!竟能一手创立一个如此可怕的门派,这,这匪疑所思了,他活了几十年,从没想到这世间竟有人可以恐怖至此,如此手段,如此心机,如此谋略,如此狠辣,如此隐忍,天下间,还有何人能与其匹敌。

“很震惊吗?呵呵,不好意思,吓到你了。”轻笑一声,倾狂说得很是抱歉,语气一顿,凝眸扬眉,狂肆邪谑扬唇一笑:“本尊要问鼎天下,缺的是一个契机,阁下为本尊送上这么一个绝好的机会,本尊岂能不投桃报李,送你们上西天极乐去享福呢!是吧!”说着,素手一扬,紫衣军师终于结束了非人折磨,上西天‘享福‘去了。

瞪大的眼眸中满是深深的绝望,却不是为自己的死亡。

“嘻嘻,今晚杀得真痛快啊!”童『阳』还刃回腰间,笑嘻嘻地蹦到倾狂身边道,白奎和云娘也是一脸的欢畅,三个人开始讨论起这场‘比赛’谁胜谁负了。

倾狂很是无语轻笑一声,抬头间,只是雪峡谷内蔓起冲天大火,那里正在进行着另一场屠杀。

“童『阳』,你该赶下场戏了。”勾唇一笑,倾狂对正争着第一名的童『阳』道。

“啊!这么快啊?”童『阳』很是哀怨地瞅着倾狂,他想多呆在圣尊身边一会嘛!

“嗯。”对他哀怨的眼神视若无睹,倾狂笑着点了点头,这些家伙的粘人功夫,简直直追他们的‘神君’了!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