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90 皇朝消逝(1)

090

皇朝消逝(1)

“这……这不可能,从未见她习过武啊?她……她……”云玄天很是艰难地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呼吸已是极为不顺畅了,脸上七彩变幻着,这怎么可能,在龙麟的这几年,他时刻粘着她,纵然她能隐藏自己的智慧,但是这武功,却从未见她修练过,也未听过她有什么厉害的师傅,这,这怎么一声不响地就成了九阶高手的了,不可能不可能……

“倾狂皇子,你还要让我受多少惊吓……”月钧枫紧捂着『胸』口,浑身颤抖个不停,喃喃地出声道,难怪你这么有恃无恐,难怪你丝毫不畏惧幻炎杀手,难怪……你的属下一点都不紧张蓝堂主的出手,原来你……你还真是深藏不『露』,九阶高手,九阶高手啊!

“噗……”孙正再次往前喷出了一大口血,这一次,完全是给惊得吐血的,亏他刚刚还想出手制住她以期反败为胜,可笑啊可笑。

燕达朗与霜彦倒是最没有反应的,因为他们已经蒙了,傻了……

龙麟士兵望着倾狂的炽热眼神已上升到对神的敬仰了,这就是他们龙麟『国』的三皇子,他们的主子!之前他们也只知他们的三皇子会很厉害的搏击技巧,但没想到,竟是他们想也想不到的高阶高手啊!

叶影等则暗想,九阶已经惊吓成这样了,如果让他们知道老大已进入九阶巅峰,即将进入十阶,不知,他们会是何等表『情』,估计会没有表『情』,因为早就被吓死了。

“纵然你是个九阶高手,老子今天也一样能废了你,喝……”恍过神来,蓝衣人大喝一声,纵身飞跃而去,他还就不信了,他这个早已进入九阶之境的高手会敌不过她一个后生晚辈,何况这样一个人物,绝不能留,否则以往怕是真的谁也斗不过她了。

“呵,来得正好……”倾狂墨眉轻扬,勾唇狂肆一笑,唰得一声,从腰间抽出七尺青峰宝剑,在『阳』光的照『射』下,剑刃泛『射』着噬人的寒光,衣袂翻飞,青丝飞扬,一手负后,一手执剑的她恍然如凛然傲立于天地间的天纵谪仙。

蓝衣人翻掌间,手中渐渐显现一个泛着浅蓝光的球『体』,隐隐间还似有电流『激』闪而过,随着‘喝’的一声,泛着浅蓝光的球『体』直袭倾狂而去,破空间似还能听到‘呲呲……’的电击声。

倾狂足尖一点,纵天翻身而上,于凌云之上,执剑的手腕一转,手中长剑立即幻化为一般将‘球『体』’吞噬入内,‘噼里啪啦’『激』流撞击,剑网之内耀眼闪光直『射』而出,如晴空之上凭空显现的‘电闪雷鸣’。

‘砰……’剑网爆炸开来,恍然如惊天劈雷一般震得整个元都上下如地震般摇晃起来,威力远超过‘火炮’。

倾狂与蓝衣人也同时被震开了去,闪光过后,只见两人分站于殿底一端,静立对峙。

QuanBen5(cOM)(全。本*网)

“小狂儿……”云玄天担忧地往前挪了一步,待见得倾狂无恙,执剑而恃时,方才放下心来。

月钧枫亦是神『情』紧张,只是他的紧张中却带着矛盾,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紧张谁。

“唔,好『精』妙的剑法。”蓝衣人后退的一步,稳住身形,压下上涌的血气,不禁赞声道,原以为凭自己几十年深厚的真气再加上高超的武技,定是必胜无疑,想不到她的真气如此真纯厚,远比他高,而且所使的剑法竟是他从未见过的『精』妙。

“多谢夸奖,刚刚只是热了一下身而已,现在,该是真正出手的时候了。”倾狂收剑抱拳,完全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可是说出的话却是狂妄得气死人。

热了一下身而已?蓝衣人又惊又气,朝下面静立的黑衣人大吼一声:“动手……”话音未落,足下用力一踩,直把殿顶给踏了一个窟窿,纵身一飞,连连出掌,连接而去的‘球『体』’一个接一个地朝倾狂飞了过去。

下面静立的黑衣人闻声从惊愕中恍过身神,便朝叶影等人冲杀了过去。

云玄天等人本以为就此死定了,因为仅凭叶影这三个高手,怎么对付得了人家三十个六阶以上的高手,但是这时,令人错愕的事再次发生了。

只见,闻声而上的三十人黑衣人中有十个人竟然临阵倒戈,反过来与其他黑衣人对杀起来,而叶影他们也似乎早就知道,闪身加入的战斗,十三对二十,竟还占着上风,因为十三人似是联合成为一『体』,攻守间威力无穷。

待见倾狂面对蓝衣人的连番轰‘球’,『精』眸一闪,举起长剑,冲天直指,运气于剑,蜿蜒可见的闪电自云端之上倾泄而下,注入剑刃之中。

“去。”带着流动电流的长剑冲着袭过来的‘球『体』’一指,两相撞击之下,‘球『体』’炸成片片火花,直朝蓝衣人反噬回去。

“啊……”伴随着蓝衣人一声惨叫,一个大型物『体』从天而降,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扬起更大的烟尘,整个地上直陷入三分。

烟尘散去,宛若天降谪仙的倾狂飘然而落,不沾染半点尘土,执剑抵着经脉尽断的蓝衣人的咽喉,倾狂扬唇,挑眉轻笑道:“我说,你们一个杀手组织不本本份份地做你们的杀手,跑来跟人家争什么天下啊!现在,是不是后悔,不该妄图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嗯?”

转首,看着临阵倒戈的黑衣人,蓝衣人浑身一个『激』灵,瞬间便想明白了,咬了咬牙道:“莫倾狂,你……竟然把局布到我们身上来了,你……”原来,她一直不显『露』武功,是为了等他们出来,早在北境的时候,她就趁紫堂主调出他手下时,换成她的人进入幻炎楼,目的就是为了真正的灭掉幻炎楼?

“呵,阁下挺聪明的嘛,这么明显的事,都想到的,嗯,不错不错。”倾狂一副赞赏的样子点点头笑道,谁要是听不出她话里的讽刺,谁就是弱智。

“你……莫倾狂,你莫要太轻狂了,不可否认,你确实有过人的智慧,也有绝顶的武功,但是,天下事不是你这个『『乳』』嗅未干的小子想得那么简单,这个深不可测的漩涡也不是你耍几下『阴』谋就能应付得了,你……你等着……”蓝衣人一阵气结,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抵在喉间的剑尖已划破了皮肤,但他知道,不用她将剑刺入他的咽喉,全身经脉尽断的他都活不了。

“阁下,难道没听说过,年少轻狂吗?呵呵……”倾狂轻笑一声,扬眉凝眸,狂霸之气尽显而出,清朗而踯地有声的声音清晰地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纵然这个漩涡深不可测,纵然它再惊涛骇浪,我莫倾狂也必会劈风斩浪,踏波,本皇子倒要看看,最终是这个漩涡淹没了我,还是我将这个‘漩涡’尽握在手,本皇子等着呢。”

这个漩涡深吗?呵,她从来就知道,这个漩涡比表面看来的要深得多得多,甚至比她想像的还要深,但那又如何,她还从未怕过,她倒要看看,这个漩涡,究竟有深,‘漩涡’下究竟还藏着什么?

好个自信狂妄的莫倾狂,众人不禁又再心折于她的霸气之下,拥有惊天地的智慧,泣鬼神的武功,这样一个绝世人物,确实有这种狂傲的资本。

“呵呵……好,好,我就睁大着眼睛看着,看你是否能斗得过‘天’……”蓝衣人竟反常而笑,话里的意思耐人寻味。

‘天’?倾狂微皱了皱眉,黝黑的眼眸变得更加深邃难懂。

那边,叶影等人已解决了幻炎楼的杀手,虽则不免人人身上挂彩,但却无折损一人,见倾狂蹙眉深思,便无言静侍在旁。

看了蓝衣人一眼,倾狂心中的长剑微动,一剑刺穿了他的咽喉,刚拔出长剑,突然间心里一阵奇异的感觉闪过,接着只觉得眼前影子一闪,她剑下之人已然不见了。

所有人再次深深的错愕,这人又是凭空消失了?凭倾狂的眼力还能看到影子一闪,但在其他人看来,就是蓝衣人突然间凭空消失了。

幸好倾狂的事已将云玄天等人的心脏‘训练’得够强,否则他们绝对会因承受不住了而直接两眼一翻倒下。

好快的速度啊!倾狂不禁暗惊,在影子闪过的瞬间,几不可察觉地轻唤一地声:“灵风。”随着影子消失的方向,又是一道以『肉』眼看不到的白光一闪。

风云一变,天下哗然!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