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91 皇朝消逝(2)

091

皇朝消逝(2)

先是燕韩两『国』公然造反,屠杀元氏帝尊一族,再就是楚云各『国』镇压失利,最让天下人瞠目结舌的是,最终顺利镇压叛『乱』的是龙麟三皇子。

‘平叛’之后,倾狂下令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元都百姓的正常生活,开仓放粮,修缮百姓因战火而被毁坏的家园,仅以一天的时间,元都恢复如常,似是未曾发生叛『乱』一样,随地可听见对于龙麟三皇子的歌功颂德。

龙麟三皇子领龙麟卫兵镇压燕韩两『国』叛『乱』,为天元皇室复仇,救了其他三『国』;龙麟三皇子承袭‘传『国』『玉』玺’,成为‘天命『玉』玺‘的主人,龙麟『国』成为天下之主;龙麟三皇子智盖天下,谋略智慧无人能及;龙麟三皇子武功神鬼莫测,未及弱冠便已是九阶高手;龙麟三皇子乃绝世之佳公子,天降神人;龙麟三皇子仁心仁德,『爱』护百姓……

一时间,整个元都上上下下都在盛传龙麟三皇子如何平叛,如何对抗强敌,如何『爱』护百姓,讲得绘声讲『『色』』,要多夸张有多夸张,消息不胫而走,相信很快便会传遍整个凤天大陆,在天下人的眼中,昔『日』的‘浪『荡』草包皇子’已是智慧与正义的化身,形象立即大为颠倒。

驿馆龙苑里,这位智慧与正义化身的大英雄正非常没形象地斜靠在椅子上,翘着个二朗腿,笑看着童『阳』的『精』彩表演。

“正当燕韩叛臣手起刀落要将元华皇子等人杀害的时候,咱们的倾狂皇子威风凛凛地骑着高头俊马,手持神兵利器,大喝一声‘贼人休得放肆,你狂爷爷来也!’,于千钧一发之际,从叛贼的大刀下救下的众人,元华皇子感其恩,亲赠‘传『国』主玺’,奉龙麟『国』为天下之主,谁知燕达朗那厮……”童『阳』唱做俱佳学着那酒楼说书先生说道,直把屋里的所有人给逗笑了。

倾狂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三人成烁,众口成金,这以讹似讹的力量实在是太厉害了,她狼狈出场的形象经这么一说,就变成了威风凛凛地出场了,手中的弹弓直接就上升为神兵利器了,强,太强了。

“神人转世的倾狂皇子引天之电,一劈,直将那贼人给劈焦了……今『日』到此为止,『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童『阳』‘叮’地一声,拿着小木棍敲在桌上,一副吊足人胃口的样子道。

“还下回分解呢!别卖关子了,赶紧接着说啊!”傅玑听得正欢的时候,突然没了,一时不禁催促道,叶影也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等着他继续说,虽然这整件事他们知道得最清楚,但是谁叫这故事中的英雄是他们的主子呢!

“我也想接着说,可人家说书先生刚好说到这就停了,我也什么办法。”童『阳』摊了摊手,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道,当时他听到那句‘请听下回分解’的时候,还真恨不得上去将那个说书先生给抓来,让他把下回下下回一口气全给他说完呢!但那样的话,就没意思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我去把他给抓来,让他把所有回全说完。”傅玑站了起来,说道,叶影也很是赞同,敢『情』,这三人全想一块去了。

“去把他抓来就没意思了,好了,坐下吧!”倾狂轻笑了一声,见傅玑坐下,又道:“说正事吧!影,燕达朗他们几个怎样了?”

三人这才稍为严肃一点,叶影回道:“孙正死了,燕达朗和霜彦还吊着一口气,不过傻了,老大,不准备杀了他们两个?”

倾狂依旧斜靠在椅子上,轻扣着把手道:“杀,怎么能不杀,但要看怎么个杀法。”勾唇一笑:“立即派人把他们送到柳剑穹那,呵,兴兵讨伐,用他们来祭旗最好不过。”这也算是他们最后的一点利用价值了。

“明白。”叶影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会,与童『阳』两人相视一眼,才又道:“那个带走幻炎楼主的……”他不知该怎么说,是人还是如灵风一般是神灵之物?那么快的速度,如果真的是人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闻言,倾狂站起身,走到『床』边,轻轻抱起正因累极而睡得正香的灵风,抚了抚它的狐『『毛』』,摇了摇头,悠悠道:“不知道,灵风追踪了一天一夜都追不到,呵,看来这个漩涡还真的是挺深的呢!”

想起灵风累趴在她面前,带着愧疚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倾狂不禁眯起了危险了眼眸,连灵风这种神物的速度都追不上,那究竟是怎样的‘怪物’?幻炎楼主,你们背后的力量到底有强?真的是‘天’吗?呵,与‘天’斗?就算真的是天,又能如何,我莫倾狂也无畏惧,天挡诛天,地挡灭地,幻炎楼主,你就好好看看,我是怎么诛‘天’吧!

叶影下意识地按住腰间的剑,这是他第一次听老大用这种不确定的语气说话,是因为心里没底吗?

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过了半响,倾狂才放下灵风,顺带着放下『床』帘,依旧很没形象在斜坐在椅子上轻笑道:“漩涡再深,也终会有到底的时候,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影,去开门吧!他们来了。”

话音刚落不久,便响起了敲门声,门一打开,进来的是云玄天、月钧枫、凤梓月还有秦绍。

“狐狸、钧枫哥哥、凤王爷,你们怎么不好好休息?伤好了吗?”倾狂一脸笑意地迎了上去,赶紧请他们坐下,又立即吩咐下人上茶,礼貌周到得无可挑剔。

“小狂儿不忙,我们的伤早就是好了。”云玄天一眼扫过叶影三人,拉住倾狂的手拍了拍道,不无意外地看到三人的眼底同时闪过杀意,尤其是叶影,但都是稍纵即逝,不禁酸酸地想着,小狂儿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还真是高啊!连碰一下都不行。

“是啊!多亏了倾狂皇子送来的灵『『药』』,才让我们好得这么快。”月钧枫依旧笑得温润,然而看向倾狂的眼眸中却不免带上了点点复杂。

“那就好。”倾狂点了点头放心地笑道,又歪了歪头道:“咦?这位不是秦大人吗?你的脸『『色』』不是很好耶,不会也受伤了吧!早知道也给你送点『『药』』去,说起来,你还是这次平叛的大功臣呢?”

“老夫好得很,有劳倾狂皇子挂心了,叛『乱』是倾狂皇子平的,这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莫要拿老夫取笑了。”秦绍哼哼地咬牙道,语气甚是不善道,他是受伤没错,是被你三皇子给气伤的,原以为她只是个没用的皇子,想不到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将他们各『国』玩弄于股掌间不说,还……

“小狂儿认识我师傅?这是怎么回事?”云玄天看看倾狂又看看自个的师傅,疑『惑』地问道,依旧握着倾狂的手不放,看得叶影差点忍不住拔剑砍人。

那从云玄天宽厚的手掌上传来的炽人的温度,还有那两道一明一暗的火辣视线,直快把她的手给烤焦了,不着痕迹地抽回手,倾狂笑得无害道:“原来他是你师傅啊!事『情』是这样的,就是我那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给睡过头了,后来幸得你师傅‘好心’地来‘叫醒’我,才能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平了燕韩两『国』的叛『乱』,所以说你师傅是这次的大功臣。”之后又一脸愧疚道:“那个,还要跟秦大人说一声抱歉,那天实在赶得急,所以一不小心将你给……”

“是老夫有错在先,倾狂皇子莫怪才是。”秦绍赶紧出声打断倾狂的话道,想起前天的事,他就恨不得死了算了,本来他在众人去参加端午宴的时候想趁机结果了这个倾狂皇子,免得她将来会成为太子的拌脚石,谁知道她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不仅杀不了她,而且还……还被她派人绑了给扔进……扔进茅厕里,直到现在,还一直感到身上臭不可闻,这事要是被大家知道了,他颜面何存啊!

云玄天一听倾狂的话,眉头便深深的蹙起,虽不知道小狂儿一不小心把他师傅给怎么了?但是他很明白了她所谓的‘好心叫醒她’指的是什么,师傅竟真的对小狂儿下手,也幸得小狂深藏不『露』,要不然……想到这,不禁浑身一震,万分庆幸,幸好小狂儿武功绝世,不然就惨了,不过……

“小狂儿……”云玄天突然『激』动不已地紧紧地又重新抓住倾狂的双手,目光闪着灼灼的光芒,从天元皇宫的那场叛『乱』中,他很清楚地知道,小狂儿绝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但是她竟然会放过要杀她的秦绍,就因为他是他的师傅,他太感动了,原来他在小狂儿心目中的地位那么高啊!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