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三十九章 重装上阵

王二财一喊,谁也不知道外面出了什么事,他的几个手下就忍不住也趴在窗户往下看,一个个马上变得噤若寒蝉……孟姨冷笑着对王二财道:“跟你这种王八蛋见面,你真以为我会不做一点准备?”冯八爪和段虎也都忍不住问王二财:“外面到底怎么了?”王二财指着窗外崩溃道:“你们自己看!”冯八爪和段虎还有徐怀『玉』争先恐后地来到窗边,只看了一眼徐怀『玉』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苦着脸道:“什么『情』况啊?”段虎愣了一下神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孟姐好手段,我今天算是开眼了。”

冯八爪则沉默半晌摊手冲孟姨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嘛?”宿爷最后也忍不住了,不顾身份跑去看了一眼,把拐棍在地上使劲墩着:“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小孟你这是干什么?”孟姨哈哈一笑道:“我们宝华集团干别的不行,挖个楼推个土还算在行,王老二你说得没错,我们龙家在东西南北都有搅拌站,我说我来和你王老大见面,总不能空手来,怕你这路不平,我叫了几十辆铲车来,你这哪有沟沟坎坎的别客气,一句话我全给你铲了!你不是喜欢西边那个搅拌站吗?你往那边看,那几台铲车就是从那开过来的。”

开始我也不知道孟姨在外面做了什么手脚,听她说完这句话已经隐约有一点明白了,我踮起脚往窗户外偷偷看了一眼,顿时也被震惊了:就见楼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几十辆大型铲车,它们密密麻麻地把红歌汇围在中间,密不透风,而且机器全都开动着堵在门口,发出轰隆轰隆的噪音,显得虎视眈眈,只要再往前开几米,红歌汇免不了变成一堆废墟……这时包厢门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王二财的一个小弟跑上楼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老大,咱们被包围了……都是铲车!”王二财瞪了他一眼道:“老子看见了,你们这帮废物就不会冲出去把开车的拉出来?”小弟惊恐道:“冲不出去呀,前后门都让水泥糊上了!”王二财往外一看,见铲车后面还停着好几辆运水泥那种罐车……王二财双拳对砸,狠狠地冲那50多号人一挥手:“从2楼跳下去!”“是!”一群壮汉脸红脖子粗地应道。

“你们跳吧,可别后悔。”

孟姨悠然道:“600号水泥和沙子按1比3配比配起来的,人跳进去就是一个眼儿,别说往出爬,找都找不见了,我这批水泥本来是准备给四环立『交』桥打地基用的,各位要是有心支持『国』家建设,我代表『国』家感谢你们,等以后桥建成了,我会申请把你们的名字刻在桥墩上的。”

这句话说完立刻没人动地方了……王二财道:“姓孟的你叫这么多铲车来我这是什么意思?”孟姨道:“意思很明白,我来了就没打算走,你只要敢动我们一手指头大家都别活,我把楼一推咱们就都拌成馅儿死在这!”徐怀『玉』顿时哀嚎起来:“孟老大,我可是无辜的呀。”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孟姨笑道:“那只能说抱歉了,现在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王二财迟疑了片刻,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大叫:“你是想诈老子吧?我不信你有这个种!”“这简单。”

孟姨忽然从包里掏出一个一直在接通中的电话来对在嘴边说:“二子,叫你的人往前来吧。”

孟姨刚说完,我们就听外面噪音大作,几十台铲车并列前行,众人感觉脚下一阵晃动,就好像轻微地震那样,几乎所有人都在同一刻变了脸,徐怀『玉』钻到了桌子底下,其他人则不约而同地蹲下了身子,王二财眼中闪过一丝恐惧,大喝一声:“慢着。”

孟姨这才通过手机让外面停下,昂然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宿爷也终于拿出老一辈的架子愤然作『色』道:“我说你们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这是干什么?”冯八爪也和稀泥道:“都冷静冷静,都冷静冷静。”

王二财无力地一挥手,他的手下们还不明白老大的意思,『迷』茫道:“老大,还打不打?”王二财怒道:“滚!”手下们如逢大赦,呼噜呼噜全跑了——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不愿意拼命。

王二财虚弱道:“姓孟的算你狠,你二位请便吧。”

孟姨道:“这不行,咱们这次出来是为了谈事的,既然事『情』还没个结果我们怎么能走呢?”王二财脸『色』难看道:“那你说怎么办?”孟姨扶着宿骥麟重新在沙发上坐好,讨好道:“老爷子,您也知道我们宝华集团是做什么买卖的,您说王二财的条件过不过分?”宿骥麟双手按在拐棍上,沉默良久才道:“要我说二财你也有点不懂事了,明知道人家是靠什么养家糊口的还断人财路,你这是要砸人饭碗啊。”

合着他现在一点也不糊涂了。

冯八爪也凑趣道:“谈判嘛,就是你张口要价我坐地还钱,这很正常,所以说你们谁也别冲动,这么多同道看着呢,还能让你们哪一方吃了亏?”这话说得就相当有技巧,风头转得一点也看不出来,但其实态度已经是180度转弯了。

段虎道:“要我说,王老大要人家的搅拌站这绝对是不可能,不过10万也确实少了点。”

徐怀『玉』从桌子下面把脑袋钻了出来:“要不你们商量好个价码,这钱我出?”孟姨把他从下面扶出来,笑道:“这是怎么话说的,没这个道理。”

王二财道:“那你说多少钱吧?”孟姨又把目光转向我:“小龙还是你说了算。”

我背着手道:“我觉得以在场各位的身份,钱多少是不重要的,主要就是一个态度,王兄弟受的苦我们心里也很过意不去,所以愿意赔钱已经说明我们是有诚意的了,本来10万已经是我们的底限,但是二财叔既然觉得还不是很满意,那我就自作主张再加2万,12万,你们看这样行么?”这时候的我跟刚才又不同,有底气,说话自然『硬』气,我同意加2万无非是不想让事『情』再那么僵下去,与其说是给王二财一个台阶,不如说是给在场的别人一个台阶,王二财要是再敢呲牙,那就是真的不懂事了,恐怕连冯八爪也得怨他不识时务。

孟姨暗暗冲我竖起大拇指,问王二财:“王老大,你觉得怎么样?”“我的场变成你的场了我还能怎么说?”王二财忽然心有不甘道:“我儿子的事儿就算揭过去了,那你铲我楼又怎么算,这样吧,你给100万走人。”

他眼见搅拌站无望,索『性』开始务实,抱着能多要点是点的心态步步为营了。

孟姨嗤笑道:“你怎么不说我为什么铲你楼?你楼被铲个角儿是损失,我那好几罐车水泥不花钱?”说到这孟姨提醒众人,“咱们最好还是赶快走,那水泥晾一会咱就真给糊这儿了。”

宿骥麟使劲墩拐棍:“二财啊,我看12万不少了,小龙说的对,有个态度就是好的嘛。”

冯八爪也道:“我看这事就这么了了吧,本来都是些小孩子的矛盾,你说我们这些大人犯得着吗?”王二财狠狠瞪了他一眼,显然他为了买通冯八爪花的钱都远不止这个数。

可是此刻被人兵临城下自己又众叛亲离,他只得无奈地冲孟姨一伸手:“给钱。”

孟姨从包里掏出支票本来刷刷地写着,边写边莫名其妙地眼睛一红,跟宿骥麟说:“宿爷您是看着我们家宝华长大的,他的事儿您也都知道——他那牢是为谁坐的?是为了咱们本地所有同道坐的!”说到这孟姨把支票撕下来『交』给宿骥麟,哀怨道,“这老的进去了,小的还没历练不懂事,我一个『女』人见识浅『处』『处』受人排挤,我也知道良心这东西现在不值钱了,可也不能变本加厉地缺德啊——前两天二财的儿子还领了一帮人去抓我们家小薇,幸好是没出什么事,万一小薇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呀?”宿骥麟眯着眼睛看王二财道:“还有这样的事?”王二财本想辩解几句,想想也心灰意懒,索『性』不说话了。

这就是孟姨高明的地方,我原本想这件事对我们谈判是有利的,孟姨这么『精』明的『女』人怎么会忘?没想到她只是没用到两军对阵上——那会都在相互扯皮,说出来也未必有人信,最后谈判胜利的时候才拿出来敲砖钉脚。

孟姨适时地擦了一下眼睛,无限惆怅道:“家里顶梁柱不在了,人人都想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哎……”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孟姨演起戏来真不是盖得,她要是早几年认识琼瑶,都没刘雪华什么事了。

宿骥麟拍着孟姨的肩膀以示安慰,一边道:“不是还有这么多叔伯同辈呢么,以后谁敢欺负你我们不会不管的。”

宿骥麟把支票塞到王二财手里,严肃道,“今天这么多人都在场,我也给做个证明,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谁再掰扯上个没完就是不给同道面子。”

段虎道:“宿爷说得好!”王二财低着头道:“知道了。”

宿骥麟这才笑眯眯地跟孟姨说:“小孟,你看这事你还算满意吗?”孟姨像委屈的儿媳妇似的小幅度地点点头,随即把电话堵在耳朵上喊:“二子,给老娘在前门挖条通道出来。”

众人:“……”我们来到一楼大厅的时候,我发现这里不光前后门,连窗户外都被水泥堆满了,堵得黑漆漆的,空气里充满了泥碴子的味道。

前门按孟姨的指示被挖出一条仅供一人出去的通道,冯八爪看看一楼被铲车铲塌的一角,一刻也不愿意多待,本来想第一个往出跑,可是看看宿爷和段虎那不善的眼神,只得让在一边,宿骥麟对我和孟姨说:“你们先走。”

大家都是明白人,知道这个时候客气不得,要是最后关头王二财反水,那这帮人是谁也别想好。

孟姨把我推在前面,挥手跟众人道别,她站在门口对王二财说:“我们走了以后你赶紧雇家政打扫吧,600号的水泥再干一干,钻头都打不动。”

王二财:“……”当我和孟姨出现在门外的时候,我看见了有史以来最为壮观的场景:好几十台巨大的铲车一字排开停在我面前,像是一支等待检阅的机械部队。

我冲对面使劲挥手道:“你们好,博派。”

片刻后,无数灰蒙蒙的『精』钢大铲也同时上下挥舞,像在冲我致意一样……---------分割---------有没猜对的?U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