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卷 女儿国 第二十七章 行刺

可想而知,这句一说出来那此『女』将军们是何其的震惊,她们全都呆在当地,这样的死寂维持了很长时间她们中有终于有一个结结巴巴地说:“怎……怎么会这样?”

老妈缓缓道:“十八『国』联盟中的虢『国』,『私』自与黑吉斯媾和,虢『国』军大营扎在我军旁,名为侧应,却暗中借道给黑吉斯,导致我军被黑吉斯军10万人马包围,虽经死战,终损伤殆尽!”

这一句话更是如水入油锅,好几个『女』将军满眼通红地喝道:“大将军,发兵吧,我们誓为死去的姐妹报仇,把黑吉斯的杂种杀个干净!”也有人大声道:“最可恶的是十八『国』联盟,我们先去把他们的老窝端了!”

老妈一摆手道:“说这些为时过早,现在局势还不明朗,我们只知道虢『国』已经投敌,另外那十七『国』是什么态度暂时不明。”

有人怒道:“十八『国』联盟都是一丘之貉能有什么好鸟,我看把他们都杀了干净!”

老妈沉声道:“诸位,我和大家一样悲伤愤怒,可这都于事无补,我们是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保家卫『国』,如果我们现在意气用事把矛盾扩大那正中黑吉斯下怀,黑吉斯兵锋直指联邦大陆,毋庸讳言,此时的『情』况是敌强我弱,内讧一起,联邦大陆衣无宁『日』,我『女』儿『国』迟早会被拖垮拖死,军人战死沙场并不丢人,最可耻的是丧权辱『国』,到那一天我们有何面目去见『女』儿『国』举『国』百姓和皇上?”

众将一时沉默,却均有愤愤之『色』。

老妈召过一个卫兵道:“你去把送信之人找来,我有话问她。”

不一会两个卫兵搀着那个送信的『女』兵走进来,她已经换过了衣服吃了些东西,看上去略略有了血『色』,刚到门口,这人就飞扑进来跪在地上哭喊道:“大将军,快想办法救救张将军和姐妹们啊一………

老妈眼神一闪道:“你说什么?”

那『女』兵泪流满面道:“张将军和几万姐妹被黑吉斯10万大军困在山上,粮草只够一月之用,还请大将军速速发兵去救。”

老妈急向前一步道:“这么说她们还没死?”

那『女』兵脸现茫然道:“谁说她们死了?”

老妈急忙打开桌上的军报道:“这上面不是说我5万飞凤军全军覆没吗?”

“这…………我能看看吗?“老妈把军报递到她手里,那『女』兵细细看了一遍道:“这就蹊跷了,黑吉斯来犯时,张将军率领全『体』姐妹拼死突围,她写这道军报时,我们已经冲到一座山上了呀。”

老妈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详细说一遍。

那『女』兵缓了一口气道:“张将军一直对虢『国』军不放心,所以暗中加了两班暗啃,黑吉斯来袭前我们总算没有完全措手不及,将军带着我们边打边撤,总算在一座不知名的山上落了脚,现在黑吉斯10万人马把我们困在山上,将军和姐妹们急盼大将军来救。“老妈道:“那怎么军报上说你们全军覆没?”

QuanBen5(cOM)【全本网】

那『女』兵又者了一遍军报,同样不明所以,马菁拿过来端详了一会,迟疑道:“这份军报写得甚是潦草,错字连篇也就不说了,好几『处』模糊不清,我看张将军的原意应该是,险些,全军覆没才对。”

众将愣了一下,纷纷道:“应该是这样了。”

老妈长出了一口气,心『情』转好,笑道:“张赶虎这个小兔崽子带兵是机灵的,可惜就是不学无术,好几次的军报都写得莫名其妙词不达意,这次更是,险些,一笔抹杀了我5万飞凤军啊。”

众将也都放下心来,哈哈大笑起来。

老妈神『情』一凛,又问那『女』兵:“你说你们被困在山上,现在『情』况怎样?”

那『女』兵道:“张将军派人据住要道,那山易守难攻,暂时还不怎样,可是粮草只有一个月的了,还有…………那『女』兵悲伤道“,我们现在也没有5万人了,突围的时候王副将带着3000人为我们打掩护,全都……为『国』捐躯了,为了让我突围送信,张将军手下的1000近卫军姐妹也战死沙场,我,我……“她后面的话一句也没说出来,又哭倒在地。

一干将军急火火地道:“大将军,让我带兵去救张将军吧!”

老妈挥手止住众人的七嘴八舌,郑重道:“此事要从长计议,黑吉斯军的统帅但凡不是酒囊饭袋就肯定会重新布置静待我们入敖,咱们要冒冒失失地闯进去,就好比狼入了。袋,那时的损失就更大了。”

众人又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老妈问那送信的『女』兵:“虢『国』军投敌了,那其他十七『国』呢?”

那『女』兵道:“其他『国』家看样子是想降又下不了决心,半信半疑,我们在和黑吉斯『交』战的时候他们各自闭关自守,既不出兵帮我们,也没有放黑吉斯军入城。”

『女』将们又吵吵起来:“我就说他们没一个好东西。”

老妈咳嗽一声道:“这也怪不得他们,十七『国』『国』小势微,又没一个主心骨,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把他们联合起来。”老妈清清嗓子道“,众将听令!”

将军们一听立刻肃静,老妈大声道:“马菁听令!”

马菁向前一步道:“末将在”

“你速速带人前去十七『国』,一定要劝说他们坚守城池不放黑吉斯一兵一卒入城,你就跟他们说『女』儿『国』大军不『日』就到,他们若抗敌,我飞凤军就是他们的后援;他们若降敌,那就是我们的敌人,我大军到『日』定不跟他们善罢甘休,其中利害你要跟他们言明,黑吉斯狼子野心,一时屈从无异于引狼入室,与我『女』儿『国』『精』武合作才有生路,具『体』怎么说你自己斟酌,这件事至关重要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马菁道:“遵命!”

“王清!”

队列里走出一员40来岁的『女』将道:“末将在!”

“你持我虎符调集边境两省全部兵力驻扎在十八『国』与我『女』儿『国』『交』界『处』,万一十八『国』倒戈,你就是我第一道防线,务必要把敌人阻在『女』儿『国』境外。”

王清道:“遵命!”

“赵得力!”

“末将在!”

“粮草辎重一切事宜我全『交』给你,一但开战你要保持我军血脉通畅,只准有战死的将军不许有饿死的士兵,如有半分差池,军法不饶!”

“遵命!”

“李纬!”

“末将在!”

“我命你训练新兵。”

“这……”李纬不解道:“大将军,训练新兵一直是由专人负责的。”

“我让你训练的不是普通的兵,我飞凤军虽然『精』锐,可是人数太少了,我令你从各地军中挑选尖兵再加以集训,补充到飞凤军中,人数嘛,就控制在3万左右,记住,入我飞凤军第一宗旨是自愿,强征来的一概不要。”

“遵命!”

“其他众将各回本部整顿人马听候调遣,三『日』后随本帅亲征。”

众将一起躬身抱拳道:“遵命!”

老妈三言五语把防御、后勤、征募新兵的事项安排妥当,各将一一凛遵。

『处』理完军事,王清的眼神左右乱扫,小心翼翼道:“大将军,我听说剑神先生就下榻在将军府,不知能不能让我们见见?”

老妈一愣,随即指着我说:“这位就走了。”

众将一起看过来,眼神里既有惊讶又有意外,她们大概也没想到剑神居然是我这样一今年纪轻轻的男人,我手里还端着半碗面条,见无数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不禁尴尬道:“各位将军吃点再走?”

一干人愕然,她们都是学武之人,听说剑神在此免不了都有好奇之心,其心境大概就像靠码字为生的人见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一样,不过我不知道她们见我是这个样子会不会失望……

王清失神片刻,笑道:“先生肯赏脸的话,不知道能不能赐教几招?”

“这个……”人怕出名猪怕壮,这样的『情』况我早预料到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你要我怎么跟她说?堂堂的剑神不会武功?她要是那种练过两天跆拳道想拿别人试试手的妹妹也就算了,最多让她踢两脚,可这位是王牌部队里的将军,保底级别是剑生剑士,随便给我一拳我就有资格身残志坚了。

好在马菁跟我『处』得还算不错,出来解围道:“剑神先生现在空有阶位,王将军想请教的话须得等先生下次回来了。”她把原委一说,最后又说了苦梅的事,那些将军们中有几个果然小声议论:“这么说,他不是成了我们师祖了?”

王清惋惜道:“既然这样,那只好下次了。

将军们走后,老妈拧着眉在屋里跟了两圈,我问她:“你打算怎么救那些人?”

老妈道:“走一步看一步吧,除去虢『国』,十七『国』的态度很重要,当然,有没有他们的支持这些人我都一定要救,5万人,飞凤军的四分之一,相当于『女』儿『国』『国』防力量的八分之一,不论从大局还是道义上,这次出征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我说:“嗯,就相当于扎金花,一小半家底已经押进去了,不管对面怎么叫嚣咱们都得陪着,要不然就得出局!”

“你这个比喻倒也恰当…”老妈忽然一瞪眼道:“你小子这些年吃喝嫖『赌』没少沾呐?”

我嘿嘿笑道:“冤枉,后两项我走到了『女』儿『国』才学会。”

老妈和我闲话了几句,抑郁稍减,但眉宇间始终有一抹化不开的忧『色』,5万飞凤军被困在山上,『女』儿『国』主动尽失,她这个大将军肩上的担子不轻。

老妈沉思了一会,拿出纸笔刷刷点点写起信来,我问:“您写什么呢?”

“请罪书,这次兵败是我决策失误,我要向『女』皇辞去大将军一职。”

我吃惊道:“三天以后您不是要亲征吗?”

老妈道:“放心,『女』皇不会同意的,我也就是走走形式以掩那些史官的嘴,这么大的纰漏总不能没人负责,我不能让『女』皇落下话柄。”

我说:“那万一『女』皇要真同意了呢?”

老妈苦笑道:“那我就省心了。”

整整一夜老妈都没合眼,待在作战室里和几个参谋对着地图商量了一夜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从神『情』上看,也没什么结果,吃过午饭,『女』皇的圣旨终于来了,『女』皇在圣旨里把老妈一顿臭骂,说你赵芳华身为大将军,竟然连,胜败乃兵家,常事觉悟都没有,吃了亏就闹辞职,置朕和百姓于何地等等,总之谁都看得出来,与其说是骂,不如说是安慰和宽心信,只在圣旨的最后说要罚薪三个月,这同样是在堵别人的嘴,这对君臣的双簧倒是唱得合板合眼一丝不苟。

来宣旨的是曹大姑,她念完旨『私』下里拉着老妈的手道:“皇上罚大将军的薪无非是给别人看的,她希望将军不要介意。“老妈叹口气道:“我自然是明白的。“曹大姑道:“皇上昨天一夜没睡,一是挂念被困在前线的将士,二是但心大将军的身『体』,她说,大将军恐怕比朕难受一百倍,那些将士们于朕是君臣,于大将军是姐妹,朕一夜不睡不要紧,大将军怕是要连续几夜不睡了。,这是皇上的原话,她要我转告你,此次出征一切生杀予夺全由将军便宜行事,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尽管提。“老妈眼睛一红道:“劳烦大姑奏明圣上,赵芳华无地自容,唯有以死相报。”

曹大姑又转向我道:“皇上也很牵挂剑神先生,再三要我转达对先生的敬意,云亲王上书说她那边已经基本妥当,明天就送先生回去,希望先生能够快去快回,『女』儿『国』上下感『激』不尽。”

我说:“你让皇上放心,我绝对会像『脱』疆的野狗一样赶回来。”

曹大姑:“……这就好。”

送走了她,老妈更没时间睡觉了,将军府里传令兵和各部统帅人来人往,各种关于出征的事宜都需要老妈『处』理,一夜之间老妈老了很多,鬓角的头发像被霜气染了似的白了两丛,我心疼她,偷空劝她休息一下,老妈却愧疚地拉着我的手道:“羊羊,你明天就要走妈本来应该多陪陪你,可惜咱们时间都不多了,你回去以后要好好生活,至于我的事……就别告诉你爸了。”

不等我说什么又有人来禀报军『情』,老妈只得振作『精』神去『处』理。

就在这时,将军府门口一阵大乱,隐约传来了卫兵的喊喝声和兵器相『交』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人在明火执仗地『硬』闯将军府。片刻间赵护卫带着一队卫兵火速赶到,老妈一手拿着军报看着,头也没抬一下道:“什么事?”

赵护卫单膝跪地,言简意赅道:“大将军,有刺客!”

老妈这有抬头看了她一眼,语气如常道:“哦?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地就想杀我,他们有多少人?”

赵护卫道:“10个以上,具『体』不清楚。““能拿活的吗?”

赵护卫面有惭『色』道:“禀大将军,恐怕有难度,刺客武艺极高,而且都是死士,我们已重伤了其中的两人,但都咬舌自尽了。”

老妈淡淡道:“那就格杀勿论吧,反正也不难猜出谁想要我的命。”

“是!”赵护卫应了一声,老妈又看了她一眼,问道:“能顶得住吗?”

赵护卫大声道:“能”、

“好。”老妈又开始看军报。

赵护卫道:“为了安全起见,还请将军暂且回避……

老妈挥挥手道:“既然能顶得住我还回避什么,让黑吉斯的人看笑话吗?”

赵护卫满脸通红道:“是!”她起身抽刀,站立在老妈身旁,将军府里的卫兵遇事并不慌乱,有人不断跑去前面支援,也有一队队卫兵井然地把我们所在的院落包围起来,刀出鞘弓上弦,静待前方的事态发展。

这时前面嘈杂声更大了,兵铁相撞的声音一波一波传来,不时能听到有人闷哼一声就此寂然,除此之外始终不再有人大声喊喝,对方的人武功显然十分『精』强,有好几次打斗声都已渐渐逼近我们所在的位置,但都给生生地压了回去,虽然看不见嘶杀的场面,但这番惊心动魄更胜于亲见。

痞子打群架我没少见过,可这样的场合还是第一次经历,不禁有三分害怕七分紧张,双手不自觉地微微颤抖,要给王将军她们看见我现在的样子,她们恐怕连大牙都得笑掉,这样的剑神她们大概连听也没听说过吧?可这也不能怪我,痞子打架有人肠子一流出来立刻就作鸟兽散,现在可是分分秒秒都在死人啊!

渐渐地,嘶杀声小了起来,又过了不知多久,终于归于岑寂,一个浑身是血的小队长跑步来到我们近前,跪倒在地道:“报大将军,刺客一十四人全部伏诛。”她额角被砍了一刀,还在汩汩流血,可面有坚毅之『色』,这『女』儿『国』的『女』人发起狠来,果然比男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妈道:“我们的人呢?”

小队长黯然道:“死132伤……伤无数。“老妈神『色』一痛:“1比10?看来来的这些都是狠角『色』啊。“那小队长道:“据卑职观察,其中有不少于5人是剑师前期级别,其他人未及细看,想来也不会差。”

老妈冷哼一声道:“一次派来有个剑师刺杀我,也算得上下血本了,走,带我去看看。”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