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七十章 老和尚的结石

王老手掌一离开顶门,徐青压力顿减,僵『硬』的左脚落了下来,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落脚未稳,一声大喝震得他一个踉跄,险些跌坐在了地上。

徐青心里纳闷,什么佛门禅劲?我这辈子连寺庙的大门都没进过,光瓢的和尚倒是见过几个,前几天还买了一尊破菩萨,等等,莫非又是那尊牙雕?

“我和佛门没有一『毛』钱关系,前几天和唐哥去云南淘了一尊牙雕韦驮像,这几天晚上我都是抱着它睡的,梦里还能听到老和尚念经的声音,睡得忒安稳……”

徐青老老实实的把去腾冲『赌』石到买牙雕经过大略讲了一遍,其中隐去了异能一段,说完还掏出皮夹子从里面翻出一张发票递给了王老。

王老听得眼中异彩连连,接过发票瞟了一眼后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徒儿,韦驮牙雕现在何『处』?”

小友再次变成了徒儿,一旁的唐『国』斌也长舒了一口大气,心中也对那尊不起眼的破牙雕起了兴趣,心说,要真是对练功有好『处』的东西,待会一定要问青子借回去玩几天才行。

“就在我『床』头摆着呢,我还寻思着把它改成一个抱枕,以后每天搂着睡,还能提高睡眠质量。”徐青皱了皱鼻子,颇有些得意的说道。

王老笑道:“听你这么一说为师对这尊牙雕也生出了几分兴趣,不知道你住『处』可有客房?”言下之意就是要亲自去徐青住『处』走上一遭,瞧一瞧那尊牙雕韦驮像。

“客房多得很,师傅要去住几天我举双手双脚欢迎!”

事『情』峰回路转,最开心的还是徐青,听到王老有去自家小住的意图自然是满口答应。

“嗯!你们两个先去外面等着,我收拾一下就来。”王老摆了摆手让两人出去,自己从八仙柜里提溜出个木箱子整理起出行的物件来。

坐在车里,唐『国』斌抱着那本古籍翻看个不停,那模样就像小孩子得到了心仪的玩具一样,好奇的徐青想凑上去瞧几眼,不料这厮故意把身子一偏,挡住了视线。

徐青撇了撇嘴不愠不火的说道:“不给看是吧,以后师傅要是教了我更好的功夫别怪做兄弟的不拿出来和你分享了。”

“什么?你准备把王爷爷教的东西和哥们分享?”唐大少猛的转过身子,瞪大着双眼望着徐青,眼神中满是『激』动之『色』。

“以前有这想法,不过现在没有了。”徐青无所谓的一摊手,开始闭目养神。

唐大少这下真急了,也顾不上什么古籍,拉着徐青的胳膊央求起来。

“好兄弟,哥们跟你开玩笑的,以后王爷爷教的功夫你一定要教我啊!要不我拜你为师,现在就拜。”唐大少身子一挺就要行礼,却忘了自己身在车内,脑袋蓬一声撞在车顶盖上,痛得他抱头大叫起来。

“哈哈!你小子悠着点,这车说好了是我的,撞坏了可是要陪的。”徐青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嘴上还不忘逗趣两句,这时车门啪一下打开,王老提溜着木箱钻进了后座。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开车,顺便叫你老子送两条清蒸鲈鱼去我徒弟住『处』。”

王老不咸不淡的吩咐了一句,闭着眼开始养神儿。

唐『国』斌不敢怠慢,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发动车子直奔归途。

车子一路疾驰,一小时后停在了别墅门前,刚进门曾嫂就热络的递上来几双拖鞋,徐青帮王老拎着箱子进了屋。

望着别墅内豪华的装饰,王老淡然一笑道:“徒儿,年纪轻轻能挣下这份家业也算是难能可贵了,往后可要戒骄戒躁,习武之人重信轻物方可学有所成。”

徐青点了点头道:“我记下了,您先和唐哥坐会,我这就去把牙雕韦驮像取来。”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一回头道:“曾嫂,我嫂子呢?”

曾嫂笑答道:“秦小姐在房间上网,只说待会吃饭再叫她!”

徐青点头道:“嗯,帮忙泡两杯茶。”说完把箱子一放,一溜烟跑上二楼,从房间里抱出韦驮像风风火火跑了下来直接『交』给了王老。

王老拿起韦驮像左右打量了一番,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愈来愈凝重,最后长叹一声道:“唉!乖徒儿,你的好运气真是连为师也有些嫉妒了,你可知这件佛门至宝的来历么?”

徐青和唐『国』斌对视一眼,茫然的摇了摇头,摆出一副虚心求解的模样。

王老面『色』一肃,一脸凝重的说道:“法不传六耳,唐小子先出去守住门口,任何人不得进入,此事『处』理稍有不慎便会给你唐家惹来滔天大祸。”

唐大少倏然一惊,连忙起身跑了出去,竟连拖鞋也顾不得换掉。徐青也感觉事态严重,走到曾嫂跟前低声吩咐了两句,曾嫂点了点头,很识趣的走上了楼,她知道有钱人家的秘密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还是恪尽本分的好。

徐青走到王老身旁坐下,满脸兴奋道:“师傅,您就别卖关子了,快说说这牙雕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王老双掌夹住韦驮像两侧,微笑道:“瞧好了,为师今『日』就让这般若舍利重现世间!”

双掌一合,只听得喀嚓一声爆响,坚『硬』无比的牙雕如朽木般炸开,『黄』白『色』碎片簌簌落下,王老双掌分开,掌中残留的碎片尽数落下,徐青低头一看,只见有几颗指肚大小的淡金『色』珠子散落在象牙碎片之上。

王老弯下腰捡起那几颗珠子摊在手心,脸上浮起一抹喜『色』:“徒儿,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徐青望着那五颗大小不一,形状不规整的珠子,皱眉沉吟了一阵,这才若有所思的答道:“这东西不会是老和尚烧剩下的舍利子吧?”

“哈哈!好个老和尚烧剩下的,不知道般若宗五祖要是知道自家苦练数百年的佛门修为便宜了你这么个傻小子,会不会从西天净土跳回来打你一顿。”

王老笑逐颜开,心『情』好到了极点,见到这五颗舍利后他心中所有的疑虑全部化作了浮云,暗暗庆幸上天赐给他一位有佛缘的弟子,假以时『日』武学上的造诣定然无可限量。

“师傅,以前我听说舍利子就是老和尚肚子里的结石,弄不好还是尿结石,用得着高兴成这样吗?”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