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八十章 【好“可怕”的提议】

第八十章 【好“可怕”的提议】冷场……那个临时客串的朋友几乎是用机械的动作把那张名片接了下来,只是却忍不住用可怜的眼神抬头看了乔乔一眼。

乔乔用力咳嗽了一下,然后回头对另外一个朋友使了个眼『色』……那个朋友立刻会意,故意大声笑道:“来!咱们玩儿点刺『激』的吧!”说完,故意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从怀里掏出一个透明的塑料小包,里面是一小包白『色』的粉末!然后他把玻璃台板擦干净了,小心翼翼的倒出一点点白『色』粉末来,扑在桌面上抹均匀了,抬头看着其他人:“怎么样?来一点?”乔乔立刻很飞扬跋扈的笑道:“老规矩吧!”我额头冷汗都出来了……不用弄得那么夸张吧……幸好阿泽已经悄悄用口型无声的对我说:“面粉。”

我稍稍放心,乔乔已经用挑衅的目光看了李文景一眼:“怎么样?要不要试试?”李文景微微皱眉,终于叹了口气:“我……不太习惯……”不等他说完,乔乔已经带着胜利的笑容,不屑的口吻,道:“怎么不敢啊?这个很刺『激』的!要不要试一下嘛?”回头看了那个朋友一眼,那个朋友一脸作出来的兴奋表『情』,其实眼神和上刑场差不多……只能模仿电影电视里的吸『毒』分子一样,小心翼翼的在桌面上匀出一道白『色』的粉末,然后咬牙,伸出一根手指按住一边鼻孔,用另外一个鼻孔凑过去……用力一吸……“阿嚏!!”立刻就是一个震天响的喷嚏!随后这个可怜的家伙还眼泪汪汪的样子,明明很难受,却还要做出一副很HI的样子,大声道:“好爽!好爽啊!”乔乔咬牙瞪着李文景:“怎么样?要不要试试!”李文景苦笑:“我刚才的意思是……我觉得你们这样K粉,作法不对而已……如果想更爽的话,可以尝试用一点葡萄糖液来,稀释一下,然后拿锡箔纸在打火机上烘干了,那样再用……可能感觉会更好一些。”

全场冷汗……靠!这个家伙……“专业”啊!我忍不住开口道:“李文景……你……你会吸过『毒』吧?”李文景有些坦然的笑了笑:“我没有吸过粉,只是,我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曾经作为『交』换留学生的身份在美『国』宾夕发尼亚大学一年,曾经为了追求刺『激』偷偷吸食过大麻……你知道的,西方很多大学生都吸过大麻,不过我现在已经不会碰这些东西了。”

再次冷场……说实话,我们这帮人虽然平『日』里有些荒唐,但是谁也没有接触过『毒』品……别说大麻了,连摇头丸都没有碰过!李文景很坦然道:“我个人还是觉得你们最好不要碰『毒』品……因为这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会有损你的健康……如果你一定要吸,我恐怕就只好告辞了,因为我已经戒掉了。”

乔乔咬牙,有些愣神,幸好阿泽已经反应过来了:“那好吧,大家把东西收起来吧!我们只喝酒就可以了……”然后对几个人使了眼『色』,除了那个可怜的一直打喷嚏的兄弟,其他人都赶紧把那包面粉藏了起来。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随后乔乔对阿泽使了个眼『色』,阿泽无奈,继续和李文景谈话:“李先生,您的家族是从事什么行业的生意?”“很多行业。”

李文景很谦虚:“家族的生意比较复杂,这几年我们感觉到涉及的领域或许有些过于分散,正准备考虑整顿一下。”

随即他反问道:“阿泽,请问您是做什么生意的?”来了!阿泽果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故意看了看左右,一连神秘的样子,低声道:“一点见不得光的生意……嗯,这个!”他伸出手,做了一个手『枪』的动作,低声道:“军火!”“……”李文景诧异的看了看阿泽:“军火?”他终于变『色』了!乔乔和阿泽都明显松了口气。

看来还是有办法镇住他的嘛!不过随后李文景继续道:“可是在『国』内做军火……是违法的吧!中『国』虽然也有军火进出口的生意,但那些都是官方政府的领域,属于『国』家运作,没听说中『国』有『私』人军火商。”

阿泽低声笑道:“一点小生意,我们是地下小军火商……李先生,东南亚很多『国』家局势不稳定,如果有生意,大家一起发财啊!菲律宾,马来西亚,还有印尼,都有很多非政府武装啊!还有现在泰『国』局势也不稳定……大有钱可赚嘛。”

“这个……恐怕不行。”

李文景回绝得很干脆。

阿泽和乔乔立刻就露出不屑的表『情』,乔乔开口道:“李文景……算了吧,你们家族做的都是合法生意,免得被我们这些朋友托下水!哼!”李文景想了想,苦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他笑了笑,道:“阿泽,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我『爱』莫能助……因为,东南亚现在最大的军火供应商是我们家族里……我叔叔在美『国』的分公司『操』办的。”

“……”“…………”“………………”李文景不慌不忙道:“我们家族在美『国』的生意一直由我叔叔『操』作,我们是和美『国』最大的军火家族洛克家族有生意来往,属于合作『性』质,拥有美『国』政府颁发的执照,属于合法经营『枪』支军火买卖……”他苦笑道:“至于东南亚的几个非政府武装……我建议您不要和他们合作,因为他们的信誉不好,上个世纪发生过几次黑吃黑的毁坏信誉的事件,现在很多军火商已经拒绝和他们合作了……”随后他用很诚恳的目光看着阿泽:“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点个人的建议。”

我呆住了。

乔乔呆住了。

阿泽呆住了。

一屋子人都呆住了。

就在我们发愣的时候,李文景很轻松的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酒……忽然,砰的一声,包厢的房门被撞开了!随后就看见木头披头散发的冲了进来,身披一件大衣,而里面则露出醒目的『精』神病院的病号服,大声叫道:“乔乔!乔乔在哪里!!”我看了阿泽一眼,我们两人最先回过神来,迅速跳了起来,扑到门口一左一右,两人飞快的架起木头,不由分说把他推了出去。

红杏出墙大作战第二次行动……完败!#822;我送的李文景回酒店。

乔乔和阿泽已经羞愧得无脸见人了。

“今晚……”分手之前,我犹豫着开口看着李文景。

“不用说了。”

李文景笑道:“我明白的。”

他眨着眼睛笑道:“不过我想不到,你们的手段还真的很有创意!老实说,一上来的时候我差点就被唬住了。”

我叹了口气:“好了,其实我们没有恶意的。”

“我也没有恶意。”

李文景笑了笑:“你们是一群很有趣的人,我很愿意和你们『交』朋友……嗯,请你转告乔乔,我和她同样对这个婚约很抗拒……可是老人们都是很固执的,有的时候,一些迂回的手段远远比正面『硬』撼更有效果……所以,我建议我们表面上表示和睦相『处』,然后慢慢的想办法,这样比较好。

至少目前看来,我会说服我的父亲暂时不考虑结婚的事『情』,大家可以借口慢慢『交』往一段时间。

我估计,我们可以有两年时间慢慢的想办法,我有把握在把婚期拖到两年以后,办法总会有的。”

离别之前,他忽然低声道:“陈『阳』,能问你一个问题么?”“什么?”李文景目光闪动:“乔乔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她和你,阿泽,还有那位姓穆的医生,关系都很亲密,为什么你们三位男士中的一个没有和她在一起?我觉得那或许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我苦笑一声:“别开玩笑了……我们和乔乔?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李文景笑得很高深莫测:“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我叹息:“我告诉你实话吧……乔乔……她是……嗯,她喜欢『女』人。”

李文景静静听我说完,他脸上连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反而淡淡的反问我:“那又怎么样?”不等我说完,他已经缓缓道:“如果我得到的资料没错的话……我想乔乔应该不会是天生就喜欢『女』人吧?至少,我知道的,我听乔叔叔说起过,乔乔在几年前,曾经有过一位很亲密的男朋友,可惜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分手了。”

随后他拍拍我的肩膀:“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或许我只是多管闲事,不过我还是觉得,其实你们几个关系那么好,从朋友发展成恋人,也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

而且……我感觉到乔叔叔的意思,其实他未必就真的很看中我当他的『女』婿,只是老人家对『女』儿的终生大事很着急,所以才会匆忙的把我作为人选带来。

如果乔乔自己有一位固定的男友……或许乔叔叔也会改变主意。”

我愣了一下:“可是我以为……”李文景笑道:“麻烦你,把我的话转告给乔乔吧,嗯,我还会在这里待上几天,因为家族里有一些生意,在这里有一些生意上的朋友要见面。

我留在这里的期间,欢迎你找我来喝茶,毕竟,你是我在这座城市里的第一个朋友。”

说完这些,李文景递给我一张名片,微笑走进酒店了。

我看着他离去,忽然想起晚上在这里无意中看见他和周荆的手下见面……难道他的家族和周荆有生意来往?不过似乎以我和他的关系,也不太方便问这些问题吧。

我摇摇头,走出酒店。

阿泽和乔乔都在车上等候,木头则坐在后排,身上依然裹着大衣。

乔乔一脸讪讪的笑容,看见我过来却把气都撒在我的身上了:“陈『阳』!你晚上搞什么鬼!我们怎么都找不到你!如果我们好好商量一下的话,就不会出这么多丑了!!”我耸耸肩膀:“我怎么知道!可是有一点你可以放心了。

人家根本就没有想娶你。”

“哦?”乔乔眼睛一亮。

随后我把李文景的话向乔乔转述了一遍,不过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把李文景的那段“朋友变成恋人”的建议说出来。

乔乔没有察觉我脸上一闪而过的犹豫的表『情』,听完之后,非常满意的笑了笑,一副很豪迈的样子:“嗯!看来这个家伙还是很识时务嘛!”乔大小姐眉飞『色』舞道:“很好很好!原本我还做好的打算,如果最好逃不过去,我就只好出狠招了!”“什么狠招?”“切!找把剪刀,在新婚之夜『洞』房的时候,一刀下去……割了他!”乔大小姐一脸得意的笑容,说得意气风发:“那样以后他就别想碰我了!”我们三个男人下意识的第一个反应,则是不由自主的用手捂住了裤裆。

既然头等大事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乔大小姐心『情』大好,一扫颓势,立刻意气风发的建议大家一起去找地方吃消夜。

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多快四点了,老实我也也是真饿了,晚上陪那个老付吃饭,光喝酒了,就吃了一碗鱼翅粥,现在也感觉有些饥饿,木头和阿泽则无所谓。

反正两人都是无所事事,也不担心第二天要上班早起,阿泽是没固定工作的,而木头则守着那个社区小诊所每天在办公室里看漫画。

不过离奇的是,两人都没有坐乔乔的车,而是都一起上了我开来的那辆车,正好,我把汽车也还给了阿泽。

阿泽却想了想:“你留着用吧,我家里还有一辆。

你现在工作地方蛮远的,有辆车也方便。”

对于朋友的好意,我没有拒绝,反正和这几个家后关系好到能同穿一条内裤,也就没和他客气。

不过上车之后,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阿泽开口道:“刚才你和乔乔说李文景那个家伙的话……好像中间里犹豫了一下,是不是有什么话隐瞒了?”木头也看着我。

我怔了怔:“你们感觉到了?”“嗯。”

“好吧。”

我叹了口气,坐在驾驶座位上回头看着两人:“我的确有一句话隐瞒了没说……李文景他有一个很荒唐的建议,我觉得没有必要说出来,因为太荒唐了。”

顿了顿,我苦笑道:“他建议我们其中的一个,和乔乔谈恋『爱』,从朋友升华为恋人,他说这样是最省事的办法……”我还没说完,两个男人已经面无人『色』了。

看了阿泽一眼,这位花花公子很艰难的咽了口吐沫:“靠!和她结婚?光是想象一下就已经比噩梦都可怕了!!我……我宁愿少活十年!!”我叹了口气,把目光转向木头。

木头毕竟是木头,没有半句废话,只是飞快的说了一句:“二十年!”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