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八十四章 【专业人士】

第八十四章 【专业人士】宁燕住的地址在城西龙江附近,是上个世纪末政府大力开发城西所拓建的大片新住宅区里。

地址并不太难找,我一口气冲到了宁燕住的小区里,找到了她住的那栋楼,仔细看了看。

果然看见楼下有一辆苏AXXXXX的面包车。

车牌和电话里公司那个『女』孩说的完全一样。

我松了口气,看来我的判断是没错的。

他们果然是带着宁燕回家来了。

那个人渣男人看来还算不死心,想勒索点钱吧。

我把车停在了小区外的马路上,拿出电话,打给阿威,告诉他地址,让他带人过来。

然后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枝香烟,假装若无其事的朝着那辆车走了过去。

车上坐着一个人,估计是司机,一脸横『肉』,约莫三十岁不到的样子,看那样子,应该是在外面混惯了的老油子。

我嘴里『插』着一枝香烟走到车前,伸手敲了敲车窗,里面的司机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摇下车窗,『操』着很标准的南京本地口音:“什么事啊?”我指指嘴巴里的香烟,脸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朋友,借个火来。”

司机瞥了我一眼,眼神里有些不耐烦,但依然低头去掏打火机。

我看了看左右,大白天的小区里其实没什么人走动,趁着司机伸手递给我打火机的时候,我猛的一把攥住他的手腕,然后不等他叫出来,已经用力一拉把他整个人从车窗里拽了出来!随后一掌切在他脖子后面的动脉上。

这人哼了一声,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我叹了口气,幸好这家伙没系安全带……推开车门,把他塞到了车后面。

我拍了拍手,然后寻着门牌走到了楼道下面,往上看了一眼……看来那个人渣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一帮人,似乎是老手了,居然在楼道里面留了一个放风的。

一个男人蹲在楼道里吸烟,看我走上来,他立刻很警惕的站了起来,我假装不理会他,装模做样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自顾自的上楼。

这个举动立刻让他的警惕消除了几分……而且我的穿着是一身的西装,好像一个标准的上班族一样。

我甚至故意用疑惑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上楼。

这个家伙放心了,甚至还让开身子给我让出上楼的路来。

我走过他身边,到了他上面的几个台阶,忽然身子停住,一个回身,一脚侧踢在他的头上,这家伙哼了一声,身子咣一声滚了下去,一头栽在地上,我立刻冲了过去,从后面勒住他的脖子不让他发出声音,然后手里攥着钥匙顶住他的咽喉,压低声音道:“不许喊!”“呃……”这人疼得脸上表『情』都变型了,额头尽是冷汗,被我勒住脖子,呼吸有些不畅,又被我用钥匙顶住了咽喉,吓得吸了口气,果然闭上了嘴巴。

QUaNbEn5.com。全*本*5

“那个『女』人呢?”“什么……『女』人?”我哼了一声,手里的钥匙顶着他的咽喉稍微用了几分力,冷冷道:“你信不信这把钥匙能把你的喉管捅穿了?”“在上面!”这个家伙看来是老江湖,认清了形势,没有『硬』扛,很快就说了出来:“五楼。”

“楼上有几个人?”“……两个。”

我冷笑一声,从他口袋里搜出了一个手机,然后拿出来直接从楼『洞』墙上的砖垛上扔了出去。

然后站起来,在他的头上踢了一脚,把这人踢晕了过去。

这小子在骗我。

我可以肯定,楼上至少还有四个人!他们这帮人似乎是专门做勒索的老手了,有司机,有望风的,楼上至少还有三个人,一般来说,一个负责看住被挟持的人,另外两个则负责搜刮财物,最后还要再加上那个人渣男人,一共四个!继续上楼,我脚步很轻。

这种单元公寓房,这个楼道里,每层有两户人家。

宁燕住的地方在五楼的左边,我站在四楼伸头看了一眼,房门关着,里面隐约有人说话的声音,我摸近了门,小心翼翼的往里面看了一眼,却正好听见那个人渣的声音,似乎很得意的在说什么:“……我说你也是自己犯贱!原本你老老实实多好!你居然敢让那个家伙打我!好啊!你打啊!打啊!妈的……你乖乖打电话给那个家伙,让他出点血……”我深深吸了口气,用力敲了敲门。

里面说话的声音骤然静了下去,我又敲了两声,里面终于传来了一个粗声粗气的喝问:“哪个啊?”我咳嗽了一声含糊不清道:“收牛『奶』费的!”随后里面又沉默了会儿,那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喝道:“没钱!你下午再过来!”我匀了口气,故意用一种不耐烦的口气道:“几十块钱,我不能为你多跑一趟吧?你到底订不订啊?”十几秒钟之后,里面传来开门的声音,随即房门推开了一条缝隙,后面有人顶着门露出半张脸,不耐烦道:“多少钱?”我早就退后了一步,等他房门开了一条缝,不等他说完,抬起腿来一脚就踹在大门上。

砰!房门踹开了,后面的那个家伙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脑袋被门磕了一下。

我已经冲了进去,飞起一脚又踢在他的脸上,这人痛叫一声,身子超后倒了下去。

这时候我看清了房子里的『情』况,宁燕坐在客厅里,手被捆住了,半边脸肿了起来,好像是被打了一耳光。

而房间里果然,如我预料的那样,除了地上被我踢倒的一个,还有三个家伙,那个人渣男人就坐在宁燕的身边,另外两个则分别站在沙发的旁边。

我忽然冲了进来,大概是让他们有些促不及防,等我踢倒了一个人,剩下的两个家伙已经反应了过来。

其中一个看上去个头不高,但是身材很粗壮结实,手里拿着一截钢管,另外一个则拿着一把匕首。

两人迅速『交』换了一下眼『色』,已经分两边朝我扑了过来!左边的那个拿钢管的当头朝着我脑袋砸了下来,我侧身躲开,就去捏他手腕,这家伙反应居然也极快,我只是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却被他一下挣『脱』了,另外那个拿匕首的家伙当『胸』就刺,我赶紧身子往后一退,飞起一脚踢中这人的手腕,他痛呼一声,匕首跌落在地上,这个人却显然是老手了,不退反进!过来就和我扭打起来,房间里空间太小,我有些施展不开,被他逼近了,躲开他当面的一拳,脚下一勾,把他绊倒,这人却一把抱住了我的双腿,用力一拉,幸好我下盘还算结实,没有被他拉倒,可是那个拿钢管的人已经砸了下来,这次我没躲开,肩膀被砸了一下,疼得我一咧嘴。

地上那个家伙已经扭住了我的腰,试图把我顶倒,我用膝盖顶了他两下,这人下巴挨了我一下,痛得大叫,却忍住了,反而挣扎中,我后背又挨了一钢管。

“『操』!”我大怒,眼看对方又拿着钢管砸了下来,这次却不躲了,拼着抬起手臂『硬』扛了他一下,另外一只手却一拳砸在他的『胸』口肋骨上。

那家伙大叫一声,身子往后跌了下去,我这时才终于甩开了地上抱着我的家伙,一脚踢在他的『胸』口,那人一口气没缓过来,坐在地上不住咳嗽,我已经过去拎起了那个那钢管的。

这家伙显然也是练过的,『胸』口挨了我一拳,却还有余力伸出手臂招架我,我抓他领口的时候,居然还试图用擒拿的功夫来翻我的手腕,我冷笑一声,一把拧住他的手指,然后用力一搬……房间里立刻传来一声惨叫,我顺势一把卸掉了他的手臂关节,然后一个膝顶撞在他的小肚子上,这人才终于倒了下去。

我也有些气喘。

这两个家伙都是老手,很有干架的经验。

打起来死缠滥打,很『硬』。

我身手虽然还可以,但是遇到那种欺软怕『硬』的小混混,可以靠着凌厉的手段打趴下一两个就能吓住其他人。

可遇到这种老鸟,就不管用了。

收拾下这两个人,自己身上也挨了几下。

可见会功夫也不是万能的。

这还是因为我进门的时候就第一时间收拾掉了一个!如果是面对三个人的话,我恐怕还会多费点手脚。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对手不弱又肯拼命的『情』况下,我也不能保证全身而退的。

回头看了看那个人渣,已经吓得软掉了,我过去先一拳打在他脸上,这人立刻鼻血长流,惨叫一声,捂着脸就弯腰下去。

宁燕的手上没有绳子,而是用胶带缠起来的。

我拿出钥匙划开一道口子,就轻易的撕开了。

怎么说呢……这帮人很专业!捆人不用绳子而用胶带,是老手才知道的行为。

透明胶带把手腕缠起来,人一样动不了。

而且还不用担心出事,因为带绳子如果被抓了,会成为证物,而胶带……平常人家都有。

绳子也会磨破被害人的手腕皮肤,最后验伤会成为证据,胶带也可以避免这点。

解开了宁燕,又把她嘴上的一截胶带撕了下来。

宁燕已经呆住了,原本我冲进来的时候,她还在挣扎惊呼,看着我和人搏斗的时候,她还拼命的呼喊什么,可惜嘴巴堵住了说不出来。

而现在,则似乎已经惊呆了……“你没事吧,宁姐?”我笑了笑。

“我没事……陈『阳』,你怎么会跑来的?”宁燕急匆匆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怎么会找到我的?你没事吧?受伤没有?”我笑了笑:“我没什么,如果不是公司里那个丫头机灵,你今天就吃大苦头了!”回头看了看几个地上的家伙,然后走过去,把那个人渣男人扶了起来,这家伙吓得身子缩成一团,正在发抖,战战兢兢道:“你你你你你,你别过来!”我笑了:“你放心,我不打你。”

顿了顿,我故意叹了口气:“我这个人一生气起来,出手就控制不住轻重了,而偏偏我一看见你这种人渣就来气……万一把你打个三长两短的,我还惹麻烦,所以,你放心吧,我不会怎么碰你的。”

我抽了支香烟,又忍不住说了宁燕几句。

这个『女』人简直有些莫名其妙!我忍不住对她的软弱好欺痛斥了几句:“你是不是疯了?居然老老实实的就和他们走了?还乖乖的带他们回家来拿钱?你为什么不让同事报警?”宁燕垂着头,忽然低声道:“陈『阳』……你是不是已经报警了?”“没有。”

我摇头:“报警?太便宜这个王八蛋了。”

过了会儿,我的手机响了,是阿威,他已经带着人到了楼下,我让阿威直接带人上来。

这小子居然一口气把金壁辉煌的十几个保安全拉过来了,两辆面包车。

阿威看上去比前一阵子胖了点,不过脸上那道伤疤依然狰狞可怕。

宁燕眼看一下涌进来这么多人,有些害怕,恐惧的看了我一眼:“陈『阳』……”“都是我朋友。”

我淡淡道:“宁姐,今天小五我帮你把这事『情』了结掉!免得这个人渣以后还来烦你!”宁燕似乎想说什么,可是我已经转头看了阿威一眼:“地方准备好了?”“老地方。”

阿威咧开嘴笑了笑:“好久没和小五哥办事了,妈的,今天可以好好爽一爽。”

十几个手下都是我原来在金壁辉煌的小弟,大部分人都得到过我的关照,挨个和我打了招呼,恭恭敬敬的喊了几声小五哥,我吩咐把几个家伙,全部架上车。

“宁姐,你家里有离婚协议书吧?你闹离婚闹了这么久,家里肯定有这东西的。”

“嗯……有的。”

宁燕有些不安,凑过来低声道:“陈『阳』……你别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出来……不好收场的。”

我笑了,拍拍她肩膀:“放心吧宁姐,这事『情』我心里有分寸的。”

我叹了口气:“其实不怪你……唉,你一个『女』人在这里,没亲没故的,遇到这种人不敢声张,也不能怨你。”

下了楼,阿威把那个人渣和另外几个勒索的家伙全部架上了车,然后一行人开车出了小区,宁燕则上了我的车。

“阿威,你们先去,我带我姐姐去医院看看,回头我过去找你……”分别之前我和阿威『交』待了一句,然后趁着宁燕不注意,低声道:“好好‘招呼’他们,但是别下太狠的手,我晚点就过去找你。”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