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九十三章 【大赌局】(2)

第九十三章 【大『赌』局】(2)估计对他这种人来说,随手一把扔掉的筹码都远远超过一千了吧!我耸耸肩膀:多少并不重要,难道我钱多『赌』的大就一定好玩么?你只是想赢李文景他们,但是赢多少钱,你反正不在乎的。

金部长无语,李文景看着我笑容可掬,忽然开口:你说的似乎有点道理……不是有点道理,而是很多道理。

我笑道:大家喜欢『赌』博,其实就和喜欢下棋的道理差不多,『赌』博睁输赢,下棋同样争输赢。

难道李畅昊下棋没局都要押很多钱才算有意思么?一千就一千!金部长搓搓手,一拍桌子:我不在乎多少钱,只要陈『阳』能赢你们两个,我都很满意了!李文景苦笑:我无所谓,我也是你的客人,客随主便,你说怎么就怎么吧。

扑龙大和金部长『交』谈了几句,这个家伙眼神很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表『情』有些不耐烦,不过勉强看在金部长的面子上同意了。

那个荷官忍不住发话了:这个……各位先生,如果你们『赌』金太少的话……我们很难办的……这个……金部长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我知道,你们要抽佣的嘛,该多少我会给的,最低额多少,你直接从我的会员帐户里扣吧!然后大他叫一声;发牌发牌!一脸兴奋,眼神都火热起来。

那个荷官满脸无奈,大概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顶级『赌』场里,却只玩的这么小的客人吧看了看手里的几副专业的蝴蝶牌扑克牌……这种扑克牌是专业制造的,『赌』场里的专用扑克,高级货,一副扑克牌就要好几百块……梭哈!梭哈!今天老子要大杀四方!金部长说完看了我一眼。

有些尴尬:恩,还是看你大杀四方吧。

我叹可口气。

其实我很无奈……难道我不想玩大点么?就好象电影里『赌』神那样,百万千万的筹码往外一推,多风光,多嚣张?开始……我不敢!如果我输了,那是输地方楠的钱……我现在就已经很为难的,让我再输个几百万出去,我岂不是欠这个『女』人更多?如果我赢了……那更倒霉了!今天不是我的财运『日』!强行使用戒指赢了……接下来就够我倒霉了!赢的越多,副作用就越厉害!所以,我才尽力把『赌』注弄的小一点……这样的话,副作用反噬的时候,下场也不会太惨吧!荷官已经洗牌发牌了,我们四个男人面前分别送来了一堆筹码……不过可笑的是,在这个高档的VIP包房里,我们面前放着地却是最低面值的一百元一个的小筹码……每人10个,『赌』资每人一千元整。

我们玩的是梭哈,也就是香港电影『赌』神『赌』侠『赌』圣玩的那种玩法,QQ上有一种“五张牌”其实就是梭哈的修改版本。

规则差不多。

第一轮大家都扔了一百块出去,然后我根本没看自己的底牌,而例外一长明牌,牌面则是一张红心K算是蛮大的,不过这轮李文景牌面对大,他是一张黑桃A。

QUaNbEn5.com全本、网

李文景面『色』平静。

眼神丝毫看不出什么起伏,连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随便扔了一百出去,其他人都跟了。

中间过程没什么说的,大家随便玩儿到第五张牌,局势则有些复杂了。

李文景的牌面是一对A,两长单支。

加上底牌,他最大的可能是三条A,或者一对A外加一对。

金部长这轮运气不好。

牌面是一把烂牌,从8到K,顺是顺不起来的。

连对字都没有,即使他底牌是K,凑成一对K,也大不过李文景,所以干脆扔牌了。

扑龙大则眼神闪烁,他牌面是一对八和一对九。

这个牌面很有趣,因为他底牌如果也是八或者九,就可以稳吃李文景。

即使他只有两对。

对李文景也未必就没有赢面。

而我,牌面看上去则很漂亮。

四张牌分别是10,J,Q,K,而且还是红心同花!李文景看了我的牌两眼,笑了:牌不错啊,是同花顺么?不过红心九在扑龙大家里哦,除非你的底牌是红心A才行。

否则的话……就算你拿着一把顺子,不是同花顺的话,扑龙大则很有可能是三带二,一样能吃你。

他眯起眼睛:我记得你好象从开始到现在,都没看过底牌哦!难道你有记牌的技术?我笑笑:你牌面有一对A了,你说的这么有信心,难道你的底牌是红心A?所以才肯定我不是同花顺我笑的很从容。

我没有看底牌,原因有两点。

第一点么。

我听说过,『赌』术高手通常都是心理学高手,他们可以从你的脸部表『情』,你的动作,等等一切细节看出你是否紧张或者欣喜……然后判断对方的底牌是多少。

而我,我自认不是什么『赌』术高手,我不敢保证我的表『情』就一定能伪装的很好,所以我干脆不看底牌!我连自己的底牌是什么都不知道,别人就别想从我脸上看出我的表『情』变化里的破绽了!至于第二点原因么……嘿嘿!我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钱包,然后掏出那枚戒指,小心翼翼的戴在手指上,轻轻转了转。

同花最大,同花说话。

荷官看了我一眼。

我点点头,想也不想,就把面前的筹码全推了出去:SHOUHAND。

唉,难得有这种『赌』局,可以像『赌』神那样表现一把……可是『赌』注太小,没什么感觉……李文景看了我一眼。

他眯起眼睛,笑了笑,然后毫不犹豫地把牌一盖:我不喜欢冒险,这把我不跟了扑大龙坐在我正对面,静静的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摇摇头,淡淡的说了一句话,然后把面前的筹码全部推了出来,缓缓翻开自己的底牌三条九,一对八!我面无表『情』:他说什么?看了李文景一眼。

李文景笑了笑:他说,除非你底牌是红心A,不过他认为几率很小。

我点点头。

淡淡道:几率小,不一定就没有。

翻开牌,一张红心A!扑龙大面无表『情』,只是很平静的看了我一样,忽然笑了笑:他说,你运气真的很好。

李文景笑了笑我承认。

我点头荷官宣布我赢,然后把筹码推给了我,我想了想,拿出两张扔给扑龙大:算是我借给你的。

咱们继续。

扑龙大地表『情』一下变的很古怪……金部长忍不住笑道:有趣有趣!没想到这么小的『赌』局,扑龙大居然还要靠别人借钱才能『赌』下去!!!哈哈哈哈……简直笑死我了!!接下来的两局。

我带着戒指,毫不费力的就抓到四条A,而且全部都在牌面上!这几乎已经是牌局里除了同花顺之外最大的牌了!至于我底牌是什么,根本就无所谓。

其他三人当场扔牌放弃。

重新开局,我再次牌面拿到A一对和K一对,而这局其他三方的牌面都比我小。

结果我又胜出。

第三局,更是离谱,我牌面是四条K,而其他三叫,则分别拿到了不同花『色』的9、10、J、A一把烂牌。

我面前的筹码已经聚了一堆,而扑龙大的桌面已经空了(我已经借了两次给他),而金部长和李文景的桌面也只剩下了最后的一张一百元的筹码。

活见鬼了。

金部长用力摸着下巴:你这小子简直就像是『赌』神附『体』一样!和你打牌。

明显你没什么技术『性』,但是你的运气也太好了!把把摸大牌!你不是出老千吧?我苦笑:我一直坐在这里,牌是『赌』场的。

发牌的也是『赌』场的,我怎么出千?李文景忽然笑了笑:好了,我认输了。

他把手里的牌翻了过来:继续打下去没什么意思……陈『阳』的牌运太好了。

我从来没见过运气这么好了……他顿了一下,看着我的目光严肃了起来:我刚才一直在观察你的……你的确没有出千……可是这才让我惊奇,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运气吧。

李文景看了金部长一眼:好了,姓金的,你赢了,我认输……我想扑龙大应该和我一样的想法吧。

看了一眼韩『国』人。

扑龙大忽然说了一句:外围。

这两个生『硬』的中『国』字从他口中蹦出来,倒是让我楞了一下。

旁边的荷官立刻会意:几位是要『赌』外围么?本『赌』场有这个项目的,我们这里可以直接对欧洲亚洲各大联赛杯赛下注,还有香港澳门的马场,都有直接遥控下注。

有指了指墙壁上的一个硕大的电视屏幕:这里的闭路电视是卫星星号,我们可以直接把澳门和香港的马场塞框传送过来。

然后又笑道:我们这里还有全世界各大庄家和搏彩公司开出来的盘口,供各位参考和选择……您的一切要求,我们都会尽力做到!玩么?金部长想了想,看了看最后的一百元:我就剩下一百了。

李文景和我一样,陈『阳』这小子有好几千!就算『赌』外围,除非是陪率很大的盘口,否则我们一百块也赢不了多少吧。

李文景忽然『插』口道:不用这么复杂,我们不比金额大小,比赔率!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