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25章 残忍折磨

知道在这些人中也问不出什么,杜飞云双脚一跺便跃上房檐,几个纵跃便跳进最后一重院落。

这里,是秦家家主和夫人以及少爷们居住的地方,也是最为严密防守的地方,即便是秦府的护院和下人,未经允许也不敢擅闯。

杜飞云闪身落在院中,眼神迅速打量四周,只见周围是一圈走廊房屋,中间是占地近两亩的花园,亭台水榭林立其中。

杜飞云贴着走廊快步奔走,手指戳开每间房屋的窗纸,探查着其中的『情』形,搜寻了十几间房屋依然未见母亲和姐姐的踪影。

陡然,他的耳中捕捉到一声『女』人的惨叫,还夹杂着几道男人的狂笑声。

身『处』这等『处』境,心忧母亲与姐姐安危,在骤然听到这些声音的刹那,杜飞云瞬间做出判断,身形一闪便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窜去。

如果母亲和姐姐遭受什么伤害,他一定会让秦家付出代价!

这一刻,杜飞云紧咬钢牙,眼中布满血丝,闪动着沸腾的杀意。

身形飞掠之下,数十丈的距离片刻即到。来到一间房前,杜飞云毫不犹豫地一脚踹碎木门,身形似利剑一般飚『射』进去。

当他冲进这间考究奢华的房中,瞬间便看清屋内的景象。那一刻,他怒发冲冠,心中顿时气血翻涌,一股滔天怒火勃然爆发!

屋内人很多,六个男人,两个『女』人。

充斥整个房间的,是一股酸腐难闻的『『药』』膏味,还有一股血腥味。

四个身着家丁打扮的汉子,两人一组,架着两个『女』人。

身材瘦弱的『女』人年龄稍小,十六七岁的模样,此刻被两个家丁架着,动弹不得。

她的脸颊高高肿起,嘴角还在溢着鲜血,头发蓬『乱』。

一个头戴青『『色』』方巾帽的瘦削中年男人,正握着匕首扎进她的手指。

她的手心,她的十指,都在滴沥着鲜血。

十指连心,剧痛无比,她咬着牙,满脸泪痕,身躯颤抖,却怎么也不肯惨叫出声。

那中年男人脸上全是残忍的笑意,不断地以匕首扎刺着她的手心手指,还扭头向『床』上躺着的那个少年『露』出一丝谄媚的笑意。

另外一个被架着的是一个面容清秀,身材瘦弱的『妇』人。此时的她也是脸颊青肿,十指滴血,满脸泪痕。

她开口唾骂着那中年男子,望向身旁『女』子的眼神里,满是怜惜。

另外四个家丁,一边欣赏着中年男人折磨那个『女』子,还会发出阵阵狂笑声,极是快意。

杜飞云破门而入的刹那,房中顿时安静下来,众人的狂笑声停止,『妇』人的唾骂声停歇,『床』上躺着的那少年的得意笑声也停下。

静,令人窒息的静。

“秦二,你该死!”低沉的声音响起,怒火攻心身躯颤抖的杜飞云,生死低沉到好似沙哑。他那赤红的眼睛盯着那中年人,直勾勾地望着他手中正在折磨人的匕首。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