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25章 残忍折磨

知道在这些人中也问不出什么,杜飞云双脚一跺便跃上房檐,几个纵跃便跳进最后一重院落。

这里,是秦家家主和夫人以及少爷们居住的地方,也是最为严密防守的地方,即便是秦府的护院和下人,未经允许也不敢擅闯。

杜飞云闪身落在院中,眼神迅速打量四周,只见周围是一圈走廊房屋,中间是占地近两亩的花园,亭台水榭林立其中。

杜飞云贴着走廊快步奔走,手指戳开每间房屋的窗纸,探查着其中的『情』形,搜寻了十几间房屋依然未见母亲和姐姐的踪影。

陡然,他的耳中捕捉到一声『女』人的惨叫,还夹杂着几道男人的狂笑声。

身『处』这等『处』境,心忧母亲与姐姐安危,在骤然听到这些声音的刹那,杜飞云瞬间做出判断,身形一闪便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窜去。

如果母亲和姐姐遭受什么伤害,他一定会让秦家付出代价!

这一刻,杜飞云紧咬钢牙,眼中布满血丝,闪动着沸腾的杀意。

身形飞掠之下,数十丈的距离片刻即到。来到一间房前,杜飞云毫不犹豫地一脚踹碎木门,身形似利剑一般飚『射』进去。

当他冲进这间考究奢华的房中,瞬间便看清屋内的景象。那一刻,他怒发冲冠,心中顿时气血翻涌,一股滔天怒火勃然爆发!

屋内人很多,六个男人,两个『女』人。

充斥整个房间的,是一股酸腐难闻的『『药』』膏味,还有一股血腥味。

四个身着家丁打扮的汉子,两人一组,架着两个『女』人。

身材瘦弱的『女』人年龄稍小,十六七岁的模样,此刻被两个家丁架着,动弹不得。

她的脸颊高高肿起,嘴角还在溢着鲜血,头发蓬『乱』。

一个头戴青『『色』』方巾帽的瘦削中年男人,正握着匕首扎进她的手指。

她的手心,她的十指,都在滴沥着鲜血。

十指连心,剧痛无比,她咬着牙,满脸泪痕,身躯颤抖,却怎么也不肯惨叫出声。

那中年男人脸上全是残忍的笑意,不断地以匕首扎刺着她的手心手指,还扭头向『床』上躺着的那个少年『露』出一丝谄媚的笑意。

另外一个被架着的是一个面容清秀,身材瘦弱的『妇』人。此时的她也是脸颊青肿,十指滴血,满脸泪痕。

她开口唾骂着那中年男子,望向身旁『女』子的眼神里,满是怜惜。

另外四个家丁,一边欣赏着中年男人折磨那个『女』子,还会发出阵阵狂笑声,极是快意。

杜飞云破门而入的刹那,房中顿时安静下来,众人的狂笑声停止,『妇』人的唾骂声停歇,『床』上躺着的那少年的得意笑声也停下。

静,令人窒息的静。

“秦二,你该死!”低沉的声音响起,怒火攻心身躯颤抖的杜飞云,生死低沉到好似沙哑。他那赤红的眼睛盯着那中年人,直勾勾地望着他手中正在折磨人的匕首。

QuanbEn5.COM。全*本*5

毫无疑问,这是秦守义的房间,躺在『床』上满脸畅快地欣赏这一惨剧的人,自然也是他。

正在执行刑罚的中年男子,便是受秦万年之命擒拿杜氏母『女』的秦家管事,秦二。

至于那两个正在被残酷折磨的『女』人,自然便是杜飞云苦苦寻找的杜氏和杜绾清。

秦二受秦万年之命将杜氏母『女』抓回秦府,正准备押进密室之中关押,等待秦万年决断『处』罚。

秦守义如今成为鼻涕虫一般的软『体』动物,这全是拜杜飞云所赐。所以他早对杜绾清和杜飞云恨之入骨,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寝其皮。

正是如此,他才传令让秦二将杜氏母『女』带到房中,并让秦二当场施展酷刑。

他已经迫不及待要狠狠折磨杜氏母『女』,然后再将她们杀掉泄愤。

所以,才会有杜飞云现在看到的这一幕。

他不曾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杜氏一家只是平民百姓,他身为秦家少爷,杀了便是杀了。

即便事后柳家会追究此事,他相信他父亲秦万年也会为他撑腰的。

在白石镇,他秦家不会惧怕任何人,哪怕是柳家也不例外!

然而,就在他柳二少爷看得正爽,正在发泄心头愤怒时,杜飞云却突然闯进来。

这一刻,瞬间的错愕之后,秦守义脸上『露』出的表『情』竟然不是担忧或者害怕,而是狂喜。

这一刻,他甚至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秦万年出门寻找杜飞云到现在也不见回来,秦守义做梦都想着将杜飞云凌迟致死,然而现在杜飞云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他又怎能不狂喜?

是以,在错愕片刻之后,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的他竟然兴奋地开口喝道:“秦二,给我把这个杂种拿下,千万别让他跑了!”

若不是浑身骨折无法动弹,秦守义现在最想做的肯定是摩拳擦掌地亲自虐杀杜飞云。

只可惜,这后院太过于严密,秦府下人不敢进来打扰。

所以,没有人提前进来为他通风报信,更没有人告诉秦守义,之前杜飞云在秦府中『独』身面对众多护院的事『情』。至于杜飞云取得族比大会第一名的事『情』,在场众人都不知晓。

如果他知道杜飞云此时的实力,只怕他立刻就会哭丧着求饶,可惜的是,他不知道。

当然,杜氏母『女』也不知道,她们也不清楚杜飞云的实力境界。

所以,忧之心切的『情』况下,杜氏与杜绾清几乎同时呼喊道:“飞云,你快逃,别管我们!”

为了让主子高兴,为了讨少爷的欢心,秦二瞬间闪身掠至杜飞云面前,大手伸出朝着杜飞云的脖子掐来,脸上还带着戏谑的笑意。

“想跑?没门!”

只可惜,秦二失望了,杜飞云立在原地并没有任何要逃跑的意思,反而满脸杀气地出手了。

赤红光华瞬间闪现,杜飞云的右手刹那间搭住秦二的手腕,然后朝后一拉,秦二顿时身不由己地扑向杜飞云。

右手将秦二拉到面前,杜飞云那泛着赤红光华的左手瞬间拍出,直奔秦二的『胸』口。

“咔嚓”一声沉闷的骨折声响起,秦二脸上的戏谑笑意瞬间凝固,大嘴一张便是一口血箭喷出,尔后无力地摔倒在地,抽搐了数下,便再无声息。

“啊!”瞬间的逆转,让人不可置信的『情』景出现,不单是秦守义,就连四个家丁也是惊呼出声,面『『色』』呆滞地望着杜飞云。

连同杜氏母『女』在内,也没有人会想到,杜飞云仅仅一招,便将炼『体』期七层实力的秦二当场击杀。

惊恐和不可置信的气氛凝固仅仅刹那,便被一道颤抖的声音打破。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她!”

显然,有位家丁很聪明,他很快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连忙抽出一把匕首顶在杜绾清的脖颈『处』。

有人质在手,便可令杜飞云投鼠忌器,不敢妄动。如此一来,他们才有求生的机会。甚至于,只要等到秦府的护卫赶来,他们就可以杀掉面前这个少年。

然而,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就在那家丁颤抖地怒喝出声时,一道白光瞬间自杜飞云手中飚『射』而出,笃的一声定在他的脑门上。

那是一把匕首,片刻之前还被秦二用来扎刺杜绾清的十指,此刻却深深地刺进那家丁的额头。

匕首『射』出的刹那,杀气凛然的杜飞云也动了,他的身影好似闪电,带起一道白『『色』』残影,瞬间飚『射』向另外三个家丁。

带着赤红光华的掌影泼洒而出,上下翻飞,先后拍中三位家丁的脑门,顿时便将他们拍飞出去,倒地之后便再也没有声息。

短短一息时间,杜飞云便如杀神一般将管事秦二和四位家丁击杀。杜氏和杜绾清原本被四位家丁架着,此刻失去支撑,孱弱不堪的身躯顿时便软软倒下。

杜飞云一边一个将母亲和姐姐搂住,尔后瞥了一眼『床』上那神『『色』』惊恐的秦守义。眼底一丝寒光闪过,他的脚尖一挑,『『插』』在那位家丁脑门上的匕首便再次飚『射』而出,笃的一声钉在秦守义的脑门上。

见秦守义的脑袋无力地垂下,死的不能再死,杜飞云这才搂着母亲和姐姐,闪身跨出房门。来到院中,他一跃跳上房檐,几个纵跃之后便跳出围墙,离开了秦府。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