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33章 神医薛让

千江城隶属于百川领管辖,位于百川领的西南方,域内群山连绵,河流众多,拥有诸多险峻风景。

此时,在那巍峨雄壮的城门前,正有三人相互搀扶着,立在城门前大道上,仰头望着六丈高城门上的那三个古朴端庄的大字。

这三人,自然是杜飞云一家。一家三口自白石镇离开,长途跋涉两『日』,今天终于来到一百余里之外的千江城。

杜飞云和杜绾清自幼便生活在白石镇,从未踏出白石镇,此时还是此生头一遭见到千江城的模样。

杜绾清与杜氏两人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城墙四周的『情』形,望着宽阔城门下进出的汹涌人『『潮』』,脸上带着一丝欣喜和如释重负。

离开了白石镇,来到千江城,杜飞云也是暗松一口气,心中愉悦。

在这里,没有人认识他们,也没有人会瞧不起他们,没人会欺侮他们。秦家和白家,所有对他有威胁的炼气期修士都死掉了。

现在,他终于可以带着母亲和姐姐,在千江城里无忧无虑地生活。

…………

半月时间一晃即过,杜氏一家三口的生活,如整座千江城那般,平淡,宁静,毫无波澜。

进入千江城之后,杜飞云先领着母亲和姐姐寻了一『处』客栈安身歇息,尔后便出去在城中打听寻找住『处』。

对于租房子这种事『情』,他丝毫不陌生,短短两天便在十几『处』住房之中挑选了一『处』最为合适的房屋。

这『处』房屋位于城北清泉巷,环境幽静清新,不至于像城中心那般繁华嘈杂,也不至于像外城那般死寂破败。

这是一『处』『独』门『独』户的住『处』,有个面积不大的小院,四间房屋,一个月只需缴纳四两银子的房租,倒也还算合适。

这半个月时间里,杜飞云几乎足不出户,一直都呆在房里闭关修炼。

原本他是要出门置办柴米油盐之类生活所需的物资,却奈何那九龙鼎又开始折磨于他,是以『脱』不开身,这些琐碎杂事只好由杜绾清去『『操』』心。

如同上次一样,那九龙鼎被他耗尽存储的元力,一旦被他召回『体』内,便会如饥似渴地疯狂汲取他的元力。

这半个月时间里,杜飞云一直都呆在房中苦修积攒元力,用来补充九龙鼎的存储。

当初杜飞云只有炼『体』期实力,将九龙鼎存储的元力充满尚需一个月时间,如今他成功晋阶为炼气期一层修士,补满九龙鼎所需的元力,只需半月即可。

九龙鼎其功效的强大和逆天是毋庸置疑的,杜飞云是深有『体』会,可是其缺点和不便之『处』也是很明显的。

使用过之后,九龙鼎内存储的元力便会消耗一空,就此无法再用,而且还需要至少半月时间的恢复,这是最大的不便。

杜飞云明白,这九龙鼎只能作为他的底牌,在危急关头用来保命,而且只能使用一次,并不能当做常用法器。如今他已成为炼气期修士,也是该另外寻找一件趁手的法器了。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只不过,法器乃是修士使用之物,那是何等贵重的物品。以杜飞云目前区区一千多两银子的财富,根本不敢妄想购买一件法器,只能想别的办法。

当时他以九龙鼎一举击杀了白『玉』生和秦万年,若是能将两人的法器飞剑抢来,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那两柄飞剑连同他们两人被先天真火给化成了灰烬。

九龙鼎不是一般的法宝,绝对是比法器更为高级的存在,这一点杜飞云是心知肚明的。

九龙鼎对他来说,便是左膀右臂身家『『性』』命一般重要,只不过这九龙鼎他现在还不能得心应手的使用,爆发一次之后还需要半月时间的恢复,着实不便。

如今看来,唯有等他达到先天期境界,才能够得心应手地使用九龙鼎。在内心深『处』,他隐隐觉得,九龙鼎的强大效用远远不止目前这些,肯定还有更多的神奇功效等待他去发掘。

只不过,这一切都必须要等到他达到先天期境界才可以。

提升实力,尽早达到先天期境界,这才是重中之重!

不过这件事并不能一蹴而就,还需勤修苦练,稳扎稳打才行,丝毫不可急躁。

当然,在这之前,杜飞云还有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去拜访名满千江城的神医薛让。

杜飞云一直梦想着存够银子,带着母亲来千江城寻找薛神医,如今既然来到了千江城,银子也有了,自然是要去走一趟的。

治好母亲的病,这是杜飞云此生最大的愿望之一,若是能够让母亲不再被顽疾所折磨,他宁愿付出任何代价,哪怕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两世为人的诸多悲惨遭遇,使得杜飞云深深地明白,百善孝为先,这世间最值得他去关心和保护的,只有自己的亲人。

今『日』里,杜飞云终于从房间内走了出来。此时的他神清气爽,『精』神饱满,浑身上下隐隐散发着凌厉气势,显然实力又有所『精』进。

修士与普通人最大的区别,便是在于『精』气神和气势。实力达到炼气期九层以上的修士,『体』内气血充盈奔腾,自有强大气势生出,气血和神气便足以震慑邪恶、驱散『阴』晦。

一家人用过早饭之后,杜飞云便带着母亲和姐姐出门,准备拜访神医薛让,为母亲诊治病『情』。

不单是整个千江城,就连白石镇那等偏远僻静的小镇,都盛传着薛让的神医之名,由此便能够想见,这薛让的名声有多么响亮。

一路向着回春堂走去,杜飞云还在心中暗暗揣测着这个神医薛让的脾气『『性』』格,根据种种传闻来判断揣测此人的为人和『爱』好。

前世时他曾看过诸多武侠小说,但凡是名医高人之流,似乎大多都是『『性』』『情』古怪之人。杜飞云不禁在心中暗暗揣测,这薛让是否也是此类人物?

回春堂位于城中心最为繁华的区域,坐落于千江大道上,左近四邻都是一些老字号酒楼店铺,还有一些钱庄和古玩铺子等等。

寻常出没于千江大道上的,大多都是城内的富商巨贾,以及豪门子弟等等名流,布衣百姓倒是少见。

由此看来,这回春堂虽然名头极大,却也不过是与酒楼茶肆相仿的生意店铺,也是满身铜臭的庸俗之流。

在心中,杜飞云暗暗揣测着,或许那名满千江的薛神医,也是个大腹便便的市侩商人?

回春堂的铺子极大,八扇门打开折叠起来,大门足有两丈宽。一丈余高的门楣之上,一块古朴端庄的牌匾悬挂其上,上书回春堂三个大字。

杜飞云搀扶着母亲走进回春堂,很快便有伙计将三人引到专供病人休息的桌椅前坐下,排队等待大夫的诊治。

铺子内前边是许多桌椅,为求医之人休息等待所用,后方是长长的柜台,十几个算账和抓『『药』』的伙计在柜台后忙碌。

柜台前,有三个中年文士打扮的大夫在为病人诊断,询问病『情』诊治病因,开方子下『『药』』。

铺子内求医之人众多,进进出出络绎不绝,却丝毫不曾杂『乱』吵闹,很是井然有序。

杜飞云原本以为薛让会亲自在回春堂坐诊,却没料到在此看病的是三位面容温和的中年大夫,心中不禁猜测,这三人或许便是薛让的弟子。

很快,便轮到杜氏,杜飞云连忙搀扶着母亲来到一位大夫的跟前坐下。这位姓李的大夫很仔细地询问过杜氏的病『情』之后,便是面现疑『惑』地紧蹙眉头。

又用去一刻钟的时间为杜氏号脉,最终这位大夫却是无奈地摇摇头叹息,声称自己也无能为力,无法诊治判断。

随后,这位大夫便告诉杜飞云,为今之计也只有请他师尊薛神医出手,才有可能诊治此病。杜飞云本就是奔着薛让来的,自然是点头答应。

在柜台前『交』过一百两的定金之后,便有一位伙计带领杜氏一家三口出门,离开回春堂向着北城走去。

薛让既然是名满千江的神医,又有回春堂这么一件大铺子,肯定是家财丰厚。原本杜飞云以为薛让肯定是住在城中心区域的,毕竟千江城里绝大多数的名门权贵都在那里。

可是他没想到,薛让的住『处』竟然在城北,毫无疑问,城北的环境比起城中心来说更加安静清幽,可是那里只是普通百姓居住的地方,四周并未有什么豪华宅院。

在伙计的带领下,杜氏一家几乎是原路返回,行走半个时辰之后,竟然又回到了清泉巷。

站在清泉巷的巷子口,杜氏一家都是有些啼笑皆非,完全没想到那薛神医竟然也居住在清泉巷,跟他们还算是街坊邻居。

走进清泉巷里,伙计带着杜氏一家来到一『处』宅院大门前,上前拍门通报之后,很快便有家丁前来开门。那家丁问明『情』况之后,便带着杜氏一家走进宅院。

走进这『处』占地不大却胜在清幽的宅院里,杜飞云的表『情』更是古怪,倒是惹得那家丁微微侧目。

因为,这家虽不算豪华却清幽宜人的宅院,竟然就在他们隔壁,与他们的住『处』只有一墙之隔。杜飞云没想到,他们绕了一大圈,最后又绕回了家门口。

不过,他现在最关心的不是这些,他正在心中暗暗忧虑着,那位神医薛让究竟有几分本领,又是否能够诊治母亲的病症?;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794.html